叫爱莉起床是哪几

      “敖烈可是罪该万死?”

      观世音淡淡道。

      嗷!

      随着一声兽吼,虚空裂开,一头金毛犼咆哮而出。

      刾 观音坐骑金毛犼,相传敢在东海杀蛟搏龙,以龙为食。

      与龙族乃是死敌。

      敖广心中一震,又抬头看着天上的降龙罗汉。

      这佛门可不是专为敖烈而来,而是要整个龙族付出代价끦。

      见敖广沉默,观音仿佛知道了敖㛴广的回复鷬,一手挥下,道:“将孽龙千刀万剐!”

      那降龙罗汉听后,掌中金光入刀,直劈而下,残破的龙鳞瞬间破碎,ᆺ肝脏洒落。

      体内的龙血早早被敖烈自身燃尽。

      那金毛犼急不可待的扑了上去,开始吞噬其敖烈的肝脏。

      直到降龙罗汉从敖烈腹中取出唐僧肉身出来。

      鿅 “魂魄呢?”

      降龙罗汉两眼一瞪,这唐僧魂魄居然不见了。

      “观音!”

      傲闰见儿子惨死身前,这怎能容忍,拔剑而起,就要掀起大战。

      “不可!”

      敖广一手拦下,轻喝道。

      可见到自己兄弟老泪纵横,悲痛㏥欲绝的模样,这敖广心中也如被割一刀壥,心痛不已。

      隼 “降龙,收住龙魂!”

      观音一眼看去,便知晓敖烈是要与唐僧씋魂壭魄同归于尽。

      佛门来的太快,也来势太过凶猛。

      敖烈的血肉都来㼕不及把唐僧炼化,且肉身被降龙打烂,只能出此下策,拿龙魂殊死一搏。

      大不了成为世间一灰尘,纵使如此,也死而无憾了。

      ࣿ Ⳝ “父王,原谅烈儿不孝!”椼

      一道金色龙魂从肉身挣脱而出,正环绕成团,将唐僧魂圚魄围在其中,开始剧烈燃烧起来。

      “尔敢!”

      핂 降龙罗汉伏龙法相施奌展而出,佛光大绽,一头八部天龙环绕金身法相,宝相庄严。

      㦶 蝊伏龙法相一手探出,想要制止敖烈。

      观音更是上前助其一臂之力两,手捏法决,莲花印层层而下,如同洒下一场莲花雨。

      唐僧魂魄盘坐其中,勨竟开始诵念佛经,十三世功德修擿为化成一头六翅天蝉,护住了其魂魄不被燃尽。

      ꈴ“那便战吧!”

      敖广大喝。

      若是那敖烈牺牲自己换来整个龙疗族一丝生机,敖广便忾会选择容忍。

      可如今敖烈眼看要身死道陨,佛门问罪龙族,只能拼死一战了!

      咚!咚!咚!

      巨鲸力士敲起战鼓,整个海族高举刀兵,誓要与四海귋共存亡。

      龙䧒子龙孙更是面无惧色,带着龙族大犧军杀向天上的穇佛子。

      四海龙王相视一眼。

      傲闰强忍悲痛,笑道:“逆子不孝,连累了兄弟,下辈子只愿还做兄弟!”

      “哈哈!战个痛快吧!”

      ⅈ 只见四海龙王扔掉头上的冠冕,四头身长万丈的真龙升天而起。

      敖广带着傲闰往降ﻂ龙罗汉杀去怗,就算是死,也要把敖烈的残爀存的肉身保住。

      其余两位龙王则是杀向观世音。

      四大龙王,悍튴不畏死!

      “善哉!”

      观世音悲悯뭲相,千手观音法相一步迈出,仿佛要撑破这座天地。

      坐骑金毛犼更是凶猛异常,脚踩狂风෹,朝南海龙王杀去。

      大战爆发,惊动六界。

      天庭,凌霄宝殿。 

      㗔 “與佛门竟敢如此大胆,屠我譽龙族!”

      玉皇大帝大发雷霆,手中酒樽摔落在地,一头气运金龙于身旁环᪕绕。

      这是千年来,玉皇大帝第一次在众仙面前现出这等怒意。

       天子一怒,浮尸千里。

      何况一位执掌六界的天帝呢。

      这一刻,王母也不敢说出声。

      “杨戬,命你率三鵆千草㉢头神,速速去救下四海龙王。”

      “雷部正神䨨闻仲,率十万天兵天将,前往西海支援。”

      鹑 “火部य़众神,雷部众神,二十四星宿,四大天王全部给朕前去!”

      “遇佛杀之!”

      轰!

      쫅玉皇大帝说完,自那九天之上落下一道天雷,劈在凌霄宝殿之Â上。

      뼒 而托㾯塔天王也刚想开口劝阻……

      “朕意已决。”

      玉皇大帝大步走下龙椅,无视天雷中的劝阻之意,뻧沉声道ꎷ。

      괯 杨戬最先反应过来,拱手道:“领旨!”

      连听调不听宣的杨戬都领了旨,这谁人还敢不从。

      而此时的托塔天王李靖有些胆战心惊,平日若是调兵遣将,匎玉帝必会让他坐镇大섑军。

      而訄现在直接把他无视了。

      更λ是让雷部的闻仲做统率。

      只能说明这玉帝对他早有不满。

      太上老君与太白金星两人面面相觑,随即无奈的点点头。

      螅訊连鸿钧都劝不住玉皇大帝,他们两人更是多说无益。

      鿦 䄿 而那鸿钧只是჻以天雷规劝,相当于默认了玉帝的决蝽定。

      因为一旦龙族归顺佛门或是被灭族,那么天庭的气运要被大砍大一刀。

      在六界中ꈦ的地位更会一落千丈,颜묚面尽失。

      地府,轮回关。

      “大动乱已至,佛门当真以为玛天下无敌了吗,丝毫不顾芸ꝁ芸쁨众生,谈什么慈悲为怀。”

      平心娘娘喃喃道,于是传下法旨。

      ꃽ  “叶长青,速去西海,阻止佛门大战。”

      ᱵ 缫 看着大战爆发的叶长青,迟튼迟未缓过神来,直至平心娘죡娘的法旨落下。 矋

      “叶长青领❆旨!”

      뜠阴天子为了应对这场龙族与佛门大战,也只能寄希望于叶长青了。 헅

      给뗬了十万鬼兵,ၓ三䴈千鬼茦将让叶长青带妫走。

      如果这场大战不加以阻拦,一旦波及人间。

      将会有亿万生灵要被殃及。

      到那时,即便是地府也承载不了如此多的魀亡魂。

      叶长青㝦深吸一口气,缓解下紧张的情绪,喃喃道:“这才大战揭幕。”

      而这一切都发生都是因为叶长青!

      这时的龙族已处下风,战况惨烈。

      鹥数不清的海族尸体浮在海面之上,鲜血染红了整座西海,成了尸山血海。

      不断有蛟龙之属跨越万里而来,来此赴死。

      龙族,危在旦夕。

      “敖广,还不知悔改?”

      룥千手观音缓缓道。

      敖广身受重伤,龙角断裂,腹部一道鯊佛印还在不断侵蚀着血肉,

      “哈哈,今日刞我龙族那怕츰灭族,也不做你佛门走狗!”

      敖广喷出一口鲜血后,大笑道。

      “那可由不得你。”

      千手观音凭筪空一握,专门镇压龙族的化龙池被托在掌间。

      而这时뾞,其余三大龙王,皆被打烂真身,化成流光重뱔重摔落在海面之上。

      敖广只恨祖龙未曾复苏,龙族无圣人。

      “为吾儿陪葬吧∳!”

      西瑭海龙王已近癫狂,自斩逆鳞,一道鲜血撰写而成的法旨悬浮在西海之上。

      西海龙宫从海面渐渐上浮,西海龙王施展出最后一丝法力,化作龙身೑,横卧在龙宫之上。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