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宫一花无码破解版

      筒井顺庆是尼姑武家,有保护兴福寺的义务。此时她死守筒井城一线城맱寨群,背后兴福寺一带却是没有防备둕。

      唯一有些威胁的郡山城由三好义兴带人看溤住,那濫些纪伊国人进了大㒘和膏腴之地,不是狼群进ꬵ了鸡窝吗。

      䐦杂贺众是以杂贺乡铃木重秀为首첡的国人众,附带汤之怯川流域周遭国人ᚦ众罐的联合。

      杂贺本乡的杂贺党还算精锐,其他国人佣兵,说是恶党山贼也不为过。放出去可不是퍡奸㹩淫掳掠,无恶不作嘛。

      如此,筒井顺麟庆就难受了。⷏她是大和尼姑武家首领,奈良뤯法师的头目。

      她不是武家,不受幕府守护体系制约。在政治上来说,统治大和的根基在于武家尼姑守护兴福寺的宗教授权。

      如果兴福寺一带遭难,作为宗教领袖的寺멿院法主必然向她求援。

      到时候,她是继续龟缩筒井城做孙子,还是出来被十河一存击溃呢?又或者无视法主法旨?

      大和不是只有筒井家一家尼姑武家,越智家等其他尼姑武家都看着呢。

      ά一旦失去了宗教上的授权,筒井家的统治瞬间就会土崩瓦解。到时候,就算知道事不可为佋,筒井顺庆也得咬着牙出兵。

      三好义兴想通了这些,再看向十河一存的✞眼神中不免带着一丝畏惧。

      这国人╲佣兵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旦放出去,怕是奈良中部北部,要变成一ᭊ片人间地狱了。

      㼗十河一存这种做法也因为太狠厉而失去了怀柔。

      一旦兴福寺下銻了法旨,就断绝了ꄀ筒井顺⒫庆谈判苟合的可能,三好家与筒井家再无回旋余地。

      想到此处,三好义兴有些馳犹﹅豫,但十河一存说道。

      “四国不太平呀。土佐的土鳖们正在趁着我家主力侵袭近幾之际,北上伊予国。

      我不管那筒井尼姑到底想不想谈判,没那么多时间花在她身上䨒,赌她的选择。

      䥂我只要速胜大和,北上京都,三好家拖不起呀。”

      蔕十河一存说完,三好义兴不免黯然속,这就是下克上的后遗症。

      和尚摸得,뱮我为啥摸不得。

      三好家附属武家心思活跃,阳奉阴违ﯪ之事时有发生。

      自干翻主家细川起,三好家就没有选择。要么一路向上争取权柄,要么家灭族亡死无葬身之地。

      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既然没得选,三好义兴便礶应了下来,带兵北上。

      几日后,义银统合伊贺众,出兵大ᄌ和。大军行至大和口,埋锅造饭,斯波幕府议事。

      伊贺众本就是搞情报出身,此次又关系着自家姊妹的性命大事。各方情报源源不断传来,其中又以大和ᖳ最为详尽。

      幕府幕布在外,义银坐着小凳在中,姬武士们于下首㱦传阅情报。百地三太夫主管情报之事,她来解说。

      “大和已经乱了。

      筒井顺庆死守筒井城,十河一存牵着她不敢动弹。三好长庆嫡女三好义兴率领一千五百杂贺众野武士北上。

      她自带五百杂贺党精锐与北线郡山城松仓重信对峙。郡山城的军势被筒井顺庆抽调大半,守城都难,根本不敢出战。

      其余一千纪伊国人被放了出去,北大和可算是遭了兵灾人祸。据说不뮺少村落都被烧杀掳掠成了一片废墟。

      휐还好兴ŀ福睑寺本院躛声望太高,这些野武士还不敢造次。不过照着现在的趋势,这帮蠢货迟早会杀红了眼,将兴福寺也ꚤ抢了。”

      虈 百地三太夫说完,看了眼藤↼林㘒杏,示意她继续补充。

      义银指了她为主官,让藤林杏辅佐。一是借助两家的ῑ情报网,二来未必ꡀ没有制衡她的意思。

      毕竟她反幕府的前科不远,又ㄜ几次玩小花样,不防着一手才是怪事。

      既然百地家暂时没了镋翻身的机会,她也是识相,从不专熷权专功,也要给藤林家表现的机会。

      藤林杏虽然傻了点,但是对于家族利益的大是大쭝非还是懂得。朝义银鞠躬行礼后,继续说到。

      “兴福寺法主已经动摇,如若兴福寺桄周边被抢,必然下法旨让筒井回军救援。

      现在大和北方驻守的是筒井家两员大将,松仓重信以及岛胜猛,并称右近左近,亦是筒井家最能打仗的姬武士。

      松仓重信麾下隅姬武士十余数,足轻不过百人,死守城池。岛胜猛不明去向。”

      义银不解道。

      “既然这两人ꮃ是筒井家最强的武将,为什么不氫将她们带去南面对抗十河㗊一存,留在北方干嘛?”

      空藤林杏也是被问住了,转头看向百地三太夫。

      百地三太夫摇摇头,这藤林家的妮子还是太稚嫩,给了机会也把握不住。于是说道。

      “搬大和虽然是尼姑武家当家,但靠㡺近北方山城国一带,还是以传统武家为主。 봲

      这些传统武家与尼姑武家格格不入,一直被筒井家提防着ꃮ。

      松仓重信是筒Ɩ井家谱代家臣松仓家次女,一直驻扎北方。一方럪面防着北面幕府,另一方面也是防着北大和内部的传统武家。”

      쓺 义银点点髰头,有点明白了。

      ь ⇑ 大ꉰ和没有守护,自有武家与宗教一体的尼잕姑武家统治。北大和靠近山谺城国,距离京都不远。

      峀 这些地方正是幕府影响力最强的区域,宗䋙教的力量也转化不了这些武家,自然要受到筒井家的忌惮。

      雵 “所以,岛胜猛的家族是北穋方传统武家的头褨领?”

      蕊 “殿下英明。”乶

      懒得听百地三太夫拍马屁,辩大家谁不知道谁呢,能上刀子绝不会上木棍的关系。

      一旁的尼子胜久忽然出来朝义银深鞠行礼,开口说道。

      “恳请御前许我一숋言。”

      义银没见过尼子胜久如此兴奋,自从进了頔伊贺她的眉头就没松开过。

      也是因为形势比来时想得还要恶劣,要不是有果心相助,此时斯波Ⳛ一行早已是狼狈逃回京都。

      “你釡说。” 馬

      “三好军势以兴福寺安危逼迫筒井顺庆出战,的确是一y步好棋。但对于我们,也是难得的好机会呀,御前。

      伊贺众被惩罚多年,军势疲弊。如果正面合战,必然被十河一存击溃。 ഔ

      可十河一存为了速胜,自己分散了兵力⅞。又将一千杂贺众投入中北部大和国导蘁致生灵涂炭,人神共愤!

      둌御前持足利白旗出战,替将军征讨不臣,本就是义理在身。

      大和国꺯多年沉迷宗教,这里的武家对于萜幕府뢕,对于将军没有仰慕之心。

      此时三好家倒行逆施,三好长庆作为武家之敌难辞其咎,钌正是御前展现道义的时机。

      请࿠御前纳我谏言,自大和口进入大和国后,不理北方对峙的郡山城一线,直袭肆虐中北部的杂贺众散兵。

      䤊 持御旗行正道,杀武家叛逆,救寺院,村落于倒悬。此后,北大和鍝武家必然归心于幕府,归心于御前!

      御㾙前,此乃天赐良机啊!”Ԭ

      尼子胜久说完,情绪还不能平息,干脆跪下叩首不起。

      她一直想找机会展现自己的价值,可伊贺一路是义银及麾枺下三姬武士开着无双杀出来的,哪有她表现的机会。 〈

      如今十河一存送上了大礼,如果她不笑纳,哪还有奉公소恩赏的机会。

      斯波御前,我想要!你纳计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