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新片合集在线播放

      “实世界”————

      子宙孤零零的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狮,眼神空灵寂寞,表情失望冷淡,叹息还难过无神。右手拿着手机,刷着小ง视频,随着叹息一个一个划走,感觉什么都入不了她的法眼。终于,有一对情ٳ侣暧昧的视频引起了她的注意,并看着入神又入迷,当视频结束以后,她噘着嘴。

      “子殿,六年了,除了银河我从未碰过男人,还因为有他ⱱ的存在,我连自己解决生理需求的方法都不能使用。禾像我……这样特别喜欢粘人的女孩,已经是极限了,真受不了。”她双手合十朝着天空祈祷,眼神放光,充满欲望。

      “请为我下午的行为原谅我,我迫不得已,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需要生理需求的。六年愐来我守身如玉,对子殿算够意思了吧?请原谅我!请原谅我!请原谅我!”

      “好,去酒吧,蹦迪,勾个帅气小哥哥,一起……ɶ”

      “也希望银ⷑ河能理解、原谅妈妈,等你长大了,应该뎃就能理解妈妈的做法了。”她真诚的闭上双眼,向上䣑天祈祷。并且表示从未对不起子殿,毕竟两个人连婚都没结。她才24岁,有大㙊把年华需要浪费呀!

      ボ就ⴙ这样,她在自己仑的车里,换了身性感、暴露又迷人的短裙低胸装,一路开着窗户,坦露微笑着行驶。

      盼望能在开车途中会遇到小哥哥,然后与他来上个一夜情或是几夜情,这样눋一来就省的去酒吧勾引了,还显得自己很有骚吧垃圾的劲。可是……事情并非她所料,一路上就算是她主动露头都无人前来搭讪,全当没看见。从停车场到酒吧门口,也没有人愿意搭理,直到즂她走进了里面。

      “哇哦,还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第二次来酒吧,还都是同一年同一个月同一星期。”她闻끖了一鼻子这股味道,然后就瞬时揄去了洗手间。

      똑 “看来……我还得……习惯习惯,为了帅气的小哥哥,我他妈的…拼了。”她深吸口气,离开喷了空气清新剂的洗手间,来到音乐喧嚣、群龙混杂还酒气冲天的大厅里,随着音乐,她还不由췠自主的摇起来,为了能更풥好的进入状态,她直接点了一打度数很高的啤ƍ酒,并턄在五分钟内,三瓶干下肚。心中道:“该死,老毛病又犯了,为啥我就怎么歌都不醉?还是这酒……”

      这话不是假话,她的不醉指的不是酒量高,而是对颟酒精毫无感觉,直ሥ接㑘挥发至体外,什么反应都没有。

      쎭 “这样下去不是事啊,不醉怎么给人机会。”半个小时过去了都ꭔ,整整六打啤酒下肚,却还是清醒一头,连喝进去的酒都不知道跑哪去了,令人苦恼。由此,还引来了一波好色、好挑事的人来围观子宙。

      ྡྷ 一眼望去,她装作喝醉,看中了一位帅哥。他文雅的拿쉍着一瓶干净又有仪式感的啤酒,子宙扑了魚上去。

      然而此时,在墙壁上得画作里,出现了办公室内饮水机水桶里出现的绿色形态体,这看清楚了,它就是虚世界里,被人痛快排除体外还痛苦进入体内的【普通绿色无志灵魂】,也不知受谁指示,它一꧂直观看这子宙,像是挖人前探索一样,看看她究竟有什么本事。随后它消失了。

      “小ᰣ哥哥,对不起啊。”子宙呼吸急促,抱着这位帅帅的小哥哥一顿撒娇。“麻烦你带我去洗手间好吗?我想吐一下,吐在这不好吧!啊?”

      别瞧他看着文雅,连性格和行为都很善良,心思一点都没往⥞歪处去想,只是单纯的送子宙去洗手间。

      然后吐ꚽ了又吐,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她再次出来时,发싵现小哥哥还没走,觉得希望在燃烧。她ꆟ就继续装醉接着扑进他怀里紧紧地ݎ抱住他,道:“哇,你好帅啊,要不然……跟姐姐去酒店玩一玩如何啊?”这个男的摇了摇头,表示不同意。“别怕,我又不是坏人,我给钱,一万块行不啊!”子宙都这样了,小哥哥又想有钱不赚白不赚,就同意了。

      听后,子宙敞开大笑,继续装醉,搂着这位小哥ฎ哥就走出了酒吧。然而,却看到隔壁小巷里有摔打和熟悉的롆求饶声,她就奋起同情心,前去观察。拉着小哥哥的手就开始往小巷走,结果看到的是酒吧老板。

      “子老板?你什么时候来的?”老板恭恭敬敬的打招呼,欢迎这子宙。两人竟然ˢ认识,没想到啊。

      场景内,还有一个人,求饶的人。他躺在垃圾堆旁,看似受到了重大打击,尤其是脸、胸口和肚子。老板道:“你来给我评评理,他在我这工作了半年,我欠藙他一个月工资,说了下月所有员工发工资的时候再发,可他偏偏不干,ㆁ连这点规矩都不懂,你说他怎么在社会上混啊?”

      䎑 这位老板看着不像坏人,确实是有难言之隐。这个小巷被黑庎暗笼罩,是个……小房间,有没开灯,看不清挨打的人是谁或是男的还是女的。

      就在子宙转头的瞬间,她看清了ꦤ此人,默默道:“怎么会是林莫萧?”

      倒地不起的林莫萧也隐约看清了子宙,也默默道:“子宙子老板吗?”

      “这五千块够了吧?别来烦我老同学了。”随后,子宙从包幘里拿出了一万块,扔给了林莫萧。“老同学,他的工资,等你们发的时候转给我就行了,他工资的ಌ数量就行。”她看出了林莫萧的难处,并选择了一种霸道的方式进行施舍。

      林莫萧走䄦了,子宙想和小哥哥上床的想法也破灭了。

      “行了,你走吧,今天我不想做。”说完后,老同学用异样的眼光看向子宙,开始关心中뙍得怀疑。“别误会,只是子殿失踪六年了,我因为太……才这样的,以后不会了,别担心。”她如实解释,老同学瞬间放心了很多。 좨

      拍了怕子宙的秥肩膀,微笑回应道:“那就好,只要你别做那种女人、那行,怎么玩都行。”

      “虚世界”————

      刚刚,倪天临身边又死了一位,还是打算回头是岸、痛改前非还自我赎罪的一位美女,她是标准的时代性渣女鹷,按照古代的理解就是卖身,还不要钱!也不知道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到底是不是맊真的,还是在特意说谎。

      反正大家都没难过,甚至尚曲平还因此㔠而敞开大笑,并扬言大快人心,死得好、她就该得到这样的后果。

      꽊 此时此刻,倪天ݗ临身边全是恶心人的闻到和恐怖的人体内脏以及血流成河的血液。从一开始節的紧张,到安抚生效,平静与大家交流,再到现在的孤苦伶仃,他学会呶了很多,也不在为此感到太强烈的反应,而是冷静下来,想着自己身边的ν两位死去,自己应该是最先知道规则的人才对。

      此后,他开始全心全意的分析从头到尾发生的事,一点点捋整齐并和大家讨论。当然了,赵文学和尚曲平自然是不说,自己明白就得了。

      这一点,赵文学可是和尚曲平学的,一开始他说到,就要做到䗰,凨不说就是不说。让他们自己琢磨去,反正情侣死不了,对面自己在意的人也死不了,这就行了。至于倪天临,他只能自己靠自己了,争取快点得出结论,好等待时间结束这一Ⓣ切,活着离开然后休息,再等待下一次的事件到来,㢕磨练意志力、增强自我承受ᦋ能力,不要那么脆弱。他还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道:“哎我们过多长时间了,感觉好奇®怪。”

      “对哦,有道理。”赵文学被他一句话点醒,也开始思考起Ꭵ了这个问题,便看了看手腕上的表뎈,发现不见了!“你们看,它不见了,这整的什么事啊这是,这东西老贵了,我两年睁的钱都买不起,太可惜了。”

      这一瞧手腕,把自己的方言都干出来了,看来此手表对他还是有很多纪念的,而且价格不菲。

      但又从最后一句话看,他们好像又不怎么在意,可能是㬩身处险境,把钱财置之度外,看的没那么重。他又说:“不见了,是这次事件的剻问题,我相信你们看时间的物品也不见了,都查查自己的兜和手腕吧,别等后知后⹊觉。”随之,大家逐一发现自己的手机和手表真的没有了。

       䜐“先别说话!”赵文学阻止了大家言语。尤其是倪天临,发现自己手机不见了,他就想开口,不过幸好赵大哥即使呐喊,不然他可能就死了。

      不仅是他们三个人,ᓚ连可以在房间内走动的情侣,手机、手表等电子事物也消失不见䋰踪影,一点警示都没有,好歹说一声这些东西要没收啊,不明不白的。在场的五个人里,是有赵文学赵大哥和尚曲平尚老师过了三十,年龄辽达到34同岁,所以对这些物件,他们并没有怜悯和可怜,丢了就丢了,反탰正也不用。就是这样的反驳反击,和决心驱使。

      看着倪天临,他可是上马就要寐说话了,最后,还是被赵大哥一嘴顶了回去,依然不知道规律是什么。

      “对了,这张凳子!”일尚曲平双手插胸,͗指鰰向了靠着门的那张椅子,并且说到了大家都萝没注意到的问题。在大家的视角里是冉芮把椅子顺倒的,然而并不是这样。是尚老师发现了,且提出了这个问题。

       这也是她将话题引向转移的目培的,不想再看到两人吵架或是有人慌乱的情况了,现在要冷静才对。

      䇋 随着尚老师的话语,楚歌和冉芮前去观察,两人全程一直拉着手、挽着胳膊,丝毫不댷分离。“对,我确实没碰它,而是它自己倒得,据方向和力度分析,应该是个人!”小姑娘的分析,把自己男朋友都吓到了,呼吸了一口气却不敢呼出去,憋住只等閚脑中的答案浮现为止。

      Ꝋ“亲爱的,你可别开玩笑,虽然我们身处虚世界,很多犹未可知乃超⒙自然的事情尝尝会有,但䎱看不见的人……我想在座的两位老师都没见过吧?”

      说话的片刻,在两对情侣旁边又出现了九只深绿色无志灵魂在飘荡。楚歌见状,带着冉芮就前去争夺,两人一人三只,然后各自体内跑出了一只绿色无志灵魂,然后很痛快。“尚老师,快碰它啊,把你刚刚增加的补回来呀!”楚歌故意躲过剩下的三只深绿色无志灵魂,把它们引向尚曲平的座位,并成功将这三只吸入体内,把无志灵魂补回来了!

      “多谢小弟弟,你真是个好人,不仅对夫人宠爱,还对长辈如此关怀,我开始对你刮目相看了。”

      “切!”斜对面的倪天临很不행屑又嫉妒的一声。“多大的人了还这么肉麻,不就是给你三只深绿色无志灵魂吗?至于这么夸人家的男朋友쟩?呵呵!”这句话,迎来了赵文学的一把脖溜子,伸Ⓑ手就给了他一下귀。

       “你给我闭嘴,小孩家家的你懂볞个屁,好好学学。”

       不仅他,连冉芮都站出来踢尚老师说话。喊道:“就是,你个小孩家家的懂什么?”

      嘲讽完后,仗着他不能下地打人,就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