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安卓黄瓜视频

      姚杰开쓓着车,在波基普西兜了几圈,在镇上吃了个午饭,然后将预先查到的几家招租的房子都过了一边,但发现都不是很满意,这些房子在网上看起来不错,但是实地一看却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于是就在他准备继续多ၙ看看的时候,一辆警车停在了他的车旁,从上面下来一男一女两个警察拦住了他。

      嗯,这里不是纽约市,所以拦他的不是NYPD,不过也是不NYSP(纽约州警),而是PPD(波基普西县警)。

      两人都戴着口罩,也看不清两人的面容和表情,姚杰稍稍有些小紧张。

      “下午好,先生,有人说你在镇上已经转了很久了,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发生什么刁难,两名县警态度相当的好,和NYPD完全不同。

      不过这和波鱰基普西在美国也算是个比较有名的旅游目的地有关,一般这种地方警方的态度都会比较温和。

      “你们好,我是一个作家,本来住在纽约,但是你们知道的,纽约现在的环境有些糟糕,所以我打算找个环境更好一些的地方住。”姚杰回答道。

      “我能看看你的证件吗?”听到姚杰的回答≜,两名县警对视一眼,然后女警对他问䧑道。

      “当然!”姚杰立刻递上了自己的驾照以及英文翻译件。

      “夏国!很不错的国家!”男县警只接了翻译件看了看,又递还了过来“那么先生,你找到合适的住所了吗?”

      “并没有,我想要一栋环境好一些,安静一些的房子,院子要够大,能养宠物,结果我发现网络上挂和实际的差别有些大。”姚汬杰耸耸肩道。

      “想要租还是买?”对方又问

      “当然是뮖租,我虽然收入不错,但是买的价格太高了!”姚杰摇了摇头说道,波基普西只是一个县治,但是因为很靠近纽约,而且环境好,所以价格并不便宜,一般的独㎭栋都得要几十万,他的钱都是现金,花땽这么一大笔现金买房子,要不了几天税警就得上门。

      “有决定要住多久吗?”一旁的女警突然问道。

      “额,看情况읨,我的签证是到今年年底的,所以最少也要住六个月,另外我正在申请绿卡,如果通过,也可能会在这里定居。”姚杰想了想后说道。

      如果是在得到那个能穿越世界的面ᾪ板之前,姚杰肯定ꥤ是无比迫切的想要回夏国的,但是现在他反而不急了。

      炙 去那些个影视世界,枪支弹药这种防身必备的东西毫无疑问是必须的,而这些东西在美国可以很轻易的买到,随时可以补充,但是在夏퀱国除非和官方合作,否嬨则基本不可能。

      而和官方合作,在姚杰没有打下足够的实力基础之前,他是不会考虑的。

      所以在相当一段时间之内,美国这种混乱的国度,反而更适合他发展。

      当然,还有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他刚刚收获的几百万欧元压根不可能通过正常途径带到过内,他可不愿意放弃这么大一笔财富,虽然圤这笔财富得来的轻而易举。 ⹈

      “你的运气不错,我刚好知道有一蕋栋房子符合你的需求,就是价格会比较高!轰”这名女警想了想说道。

      “有多高?”姚杰来了兴趣,对方总不至鏯于给他介绍一套庄园吧?

      至于女警介绍房子这事儿,他并没哆有表示怀疑,在美国各个级别的警方当中,县警的职责是最广的,几乎什么事情都管,这就导致他们往往会是地方上消息最灵通的人。

      “每个月五千美元,租期最短不得低于三个月。”女警说道。

      륵 五千美元确实是个高价,毕竟姚杰之前看的那些房子也就两千左右,不过这位警察姐姐你知道的是不是太过清楚了一点?就算县警的消息比较灵通,但也不至于这么具体㍠吧?

      “好吧,那套房子其实就是我的!”面对姚杰的疑惑目光,女警耸耸肩道“认识一࿌下,格洛丽亚!” 麗

      姚杰无语,租房子居然租到了警察头扛上,他心中表示一万的拒绝,但是对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去看看也不合适。

      “那就去看看?”姚杰道。

      “当然可以,我们开车领你过去。”格洛丽亚点点头道。

      “这不会⋴影响你们工作吗?”闻言的ắ姚杰好ﳠ奇道。

      “影响?当然不,为游客带路也是我们的职责,不是吗?”格洛丽亚眨了眨眼说道。

      额,姚툯杰表示这没毛病。

      于是在两名县警的领路之下,姚杰出了波基普西。

      Ჸ 是的,格洛丽亚口中的房子楛并不在波基普西,䥩而是在北部的一个村子,不过距离很近,开车也就十几分钟。

      这个村子名叫海德公园……嗯,和英国那个海德公园只是名字相同꼎而已。

      不过纽约州的这个海德公园村的来历也不小,因为这个地方走出过一个名人,这个人就是史上任期最长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

      罗斯福在这里有一个非常욒大的庄园,不过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景点繽,有空倒是可以去逛逛。

      很快,姚杰跟着警车来到了海德公园村子外不远处一座背靠小树林的房子跟前。

      “真漂亮!”看到这房子的第一眼,姚杰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这是一栋大一小连接在一起的矮层别墅,面积非常的大。大的那边是住宅,有两层,长二十余米,宽也有十米。小的那边只有一层,长也有十米,宽七八米。

      房子前面的花园很大,后面还有一个游泳池。

      这么大的房子,五千刀确实不算贵。 飱

      “不仅是房子,后面的树林也是一起的,大概有10英亩,可以打猎,林子里还有一条小河穿过可以钓鱼,因为是私人领地,可以不需要狩猎证,不过你是外国人,鎜不能持有枪械,只能用弓弩。”格洛丽亚介绍到。

      “所以,租下这栋⼠房子还附送这片树林的使用权?”姚杰惊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五千一个月简直便宜到家了。

      “是的,这套房子其实是我叔叔留给我的遗产。他因为疫情原因去世了,没有子女,所以大部分的财产都捐赠了,只留给我这栋房子和这片林地。”格洛丽䢎亚解释道:“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想把这套房子和林地卖ᒵ掉,因为我在镇子里有房子住所以用不上,但我髰却需要为它们纳税。如果是过去,我根本不用担心,直接委苺托给房地产公司就行了。

      可是你知道的,现在这个国家乱套了,房价地价暴跌,农场还好说,但是房子和林地,别说卖了,租都很难租出去,我已经对外招租一个多月了,基本上都是问了价格就没有了下文。”

      格洛丽亚的语气中充满了一丝无奈,如果是经济好的时候,这种景色秀घ丽,装修精致的房子最受外国人欢迎,是完全不愁租或者卖的,如果是租的话,租金起码七八千往䖱上。

      ꞃ ◊ 但是现在情况变了,外国人根本不敢来美国,而美国人有钱的看不上,穷的租不起,可是税必须按时交,这就让情况就变得非常的ፊ尴尬了起来。

      这也是为什么格洛丽亚听到姚杰说是来租房子뛎的,立刻推荐了蕃这套房子,而且还报出了一个相对偏低的价格,深怕把姚杰吓走了。㓊

      “我确实非常喜欢这套房子,但是……”姚杰有些犹豫。

      “我带你到里面看看吧!”似乎是看出了姚杰ᓞ的犹豫,格洛丽亚突然说道屌,然后和那名男县警打了声招呼,带着姚杰进了房子。

      走进房子里,里面的装修非常的精致,地板都是纯木质的。大的房子这边一楼是一个㓚带着壁炉的巨大客厅,附带一个小酒吧。一个佣人房、一个卫生间,一个洗衣房还有一个地下室仓库。

      二楼则有3间卧室,一间书房和5个卫生间。

      小房子那边则是厨房餐厅。

      后院还有一间仓库。

      显然曾经的那个农场主踆主人很讲究生活品质而不像西部的农场主那样基本都比较糙。

      “让誔我猜㏥猜你在担믟心什么,是因为现金吗?”带着姚杰在房子内走了一圈之后,格洛丽亚突然说道。

      嫚???你怎么知道???姚杰一脸懵逼。 푚

      “这不奇怪,我当警察也有四五年了,见过不少像你这样的夏国人,都喜欢用大量的现金购物,也就是近两年因为鐩各种原因才少了一些,但也并不是没有。”格洛丽亚解释道“所以我基本猜的到你的担心,害怕使用太多的现金,被我们没收。”

      在美国,查钱的不仅仅税务局,还有警方。

      唯一不同的是税务局会上门查,警方不行。

      而结果都是如果发现大额现金,统统没收,而且如果是警方没收的钱,一般都会直接归属地方警局,变成警员们的外快。

      按照美国的租房交易,一般都是押一付一,那就超过一万了,而且姚杰用的还是欧元,如果姚杰无法说明来源的话,格洛丽亚这样的警察就有足够的理由将之没收。 叉

      “其实你不用担心,我并不是以警察的身份和你交易,我也没有必要因为那点微薄的薪水而丢掉这笔丰厚的额外收入!”格洛丽亚非常诚恳的说道,然后又用开玩笑般的语气到“甚至如果你能一次性拿出两百万美元现金的话,我都不介意把这栋房子和林子“送”给你。”

      什么⏪叫“送”呢?就是姚杰私下把两百䲡万现金给格洛丽亚,然后格洛丽亚交一笔赠与税,㤧然后将房子和林地“送”给姚杰。

      当然,对于这个提议,姚杰直接当做没听到,一两万被查到那顶多是没收,可两百万那事情就严重Ⓤ了。

      不过格洛丽亚说的没错是,她一个县警,月收入也就餌三四千,只要姚杰不暴露那笔巨款,每次一两万的交易,格洛丽亚完全没有必要去坑姚杰,因为没收了那钱就是警局的,她顶多拿几百奖金,为此失去一个大客户不值得。 

      在美国,尤其是地方警,那都只是一份工作,很少人会为了维护法律事业而损害自己的利益。

      “我还需要考虑一下,明닛天给你答复如何?”不过想明白的姚杰也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当然可以,如果决定了可以随时联系我!”格洛丽亚也不介意。

      于是双方留了联系电话,就告别了。

      回到纽磉约,时间已经比较晚了,姚杰就在便利店随便买了点吃便回了公寓。

      第二天上午,姚杰再次来到了波基普西找到了格洛丽亚,敲定曣了租房事宜。

      租这种私人HOUSE的手续很简单,只要双方简单的签个协议就OK了,不像公寓楼,一般都需要通过物业管理公司,需要担保,还要各种审查麻烦的很。 수

      不过在与姚杰掏出三摞欧元,一次性付了三个月房租的时候,格洛丽亚还是小小的惊讶驟了一下,但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铌在合同上签完字之后,姚杰也算微微松了口气ୃ,一切顺利就好。

      为了表示地主之谊,在完成交易之后格洛丽亚邀请了姚杰在波基普西的一家餐厅共进午餐……嗯,一顿价值20美元的“大餐”。

      也是吃饭的时候,姚杰真正看清了格洛丽亚摘掉口罩后的样子。

      嗯,标准的美式大妞,有点神似大表姐。

      简单的吃完饭,拿ອ到钥䢴匙的姚杰回到纽约后没有急着立刻搬家,而是换了一身衣服,稍稍伪装了一下然后驱车前往长岛,找到了之前章叔说的淲那家华人开的枪店径直走了进去。

      “덩夏国来的?”店里人不少,见到姚杰进来,当即便有一名亚裔店员上来用国语问候,这家枪店可不是什么小店,规模很大,光店员就有十几个。

      “是的!”姚杰点了点头。

      “来看枪賺的吧?现在美国这么乱,我们夏国人就应该买点枪来保护自己。”随即这名店员开始滔滔不绝的介绍了起来。

      툆 “你也是夏裔?”姚杰突ᱯ然打断道。

      “是的,我是二代移民。”店员点了点头。翇

      “我没有枪证、狩猎证,也没淣有绿卡,能买枪吗?”姚杰装作不懂问道。

      “额……先生,这恐怕很难,纽约是美国枪支管理最严重的州,不过你可以买电击枪或者气枪,它们的威利也不错而且还便宜。됓”店员闻言立刻介绍道。

      讀“但是我想要一把步枪,那把CQ㥱-A就很不错!”姚杰看着挂在墙上的一把灰色突击步枪说道。

      这是一把夏国防M16的出口型突击步枪,因为价格因素,美国枪店中各种夏国枪有不少。

      “呵呵,先生你可真会看玩笑。”店员的恖脸色有些尴尬,姚杰这意思明显是想要买賏黑枪啊,这让他一个守法公民怎么接话?

      “十万!”姚杰说道“你给我弄到一把,我给你十万,欧元,不是软妹币,全都是小额现金。”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找老板,开玩笑,能够在长岛这种᧏地方开这么大一家枪店的老板,会为了十万欧元去冒风险膢?

      但是这些店员就不一样了,他已经了解过,在这种地方工作时间长了,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点自己的路子。

      赹 这名店员闻言呼吸不由得一窒,十万欧元,这在美国也绝对不是什么小数字,以他三千刀的工资,起码得不吃不喝攒三年。

      “你看,你我都带着口罩,谁也不认识谁,我们约个地点,约个时间,你给我枪,我给你钱,事后咱们谁也没见过谁。”姚杰继续诱惑道。

      ഫ“CQ不行,这种国产的枪都比较新,没有记录的很难栆弄到,但是AK或者M16可以。”这名店员咬了咬牙道,其实卖黑枪这种事情,他并不是没做过,只不过他很少会和像姚杰这样来路不明的人交易,只是这笔金额数쇘字实在是太大,再加上姚杰看起来也是夏国人无疑,这才勉强答应“不过我需要两天的时间。”

      “很好,给我一个联系方式,两天后我联系你,如何?”姚杰笑了。

      “可以,但是怎么保证你一定会买?”店员问道。

      “这是定金!等我的电话!”姚Ʂ杰递给店员一个纸包,然后转身离开了枪店。

      而店员拿着纸包看了看没人注意,转身进了洗手间,打开纸包,里面是一摞崭新的50欧元纸币,一共有五千,这店员对欧元也很熟悉,基本确定这并不是假币。

      “这特么哪里来的凯子,一出手就是五千欧?也不怕我骗他。”店员有点诧异,但是想了惸想又摇摇头,鬼知道忽悠这种豪客会引来什么麻烦,反正卖一把黑枪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他还想着赚那剩下的九万五呢。

      是的,在美国如果仅是非法买卖枪支其实并不是大罪,只要不是像电影战争之王尤里那种大规模贩卖重武器的,一般轻则几个月,重的也就几年,犯罪成本极低,还不如做伪证等行为来的严重,而且基踰本都可以保释。

      前几年就有个案例,两个枪贩子,两ଡ人走私超过两千支枪,本来两个人的罪名等同的,结果一个被判了3年,另一个被判了9年,原因只是后者做了伪证。

      这也是为什么姚杰敢于大咧咧的向一ి个不认识店员要求买倵黑枪的原因。

      在十万欧元面前,仅仅只是ᢤ可能蹲几个月监狱的风险根本不值一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