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爱长欢陆涩下载

      有关幕后之人的事, 部门开会讨论了整整三天,最后邢部长拍板决定,先不要轻举妄动, 只小规模的派人在云省范围쵕内搜寻线索。

      殓“先不要打草惊蛇,如果对方真有筑基境实力,我们势必要做好准备再与对方对上, 争取一击礁必中,不再给藏匿逃窜机会。”邢部长这么说。

      在搜寻对方踪迹的同时,还要硶尽可能多查找与有关的事情。

      秦枳安安想到不久前才刚看过文件, 猜测说,“陈麦的尸体可能也ㇽ是这个人从海市带走吧, 刨腹取出胎儿的手段,看上去都差不多。”

      想要证实这个猜测,最简单办法就是找到殷虹莉落,从她口中问出真相。

      就在事情一筹莫展时候, 许教授实验室终于有了新的突破,从㔥陈麦与婴儿遗骨中提取出的物质, 被成功运用在了搜魂仪器上。

      许教授先用那份从婴儿遗骨中提取出的物质做实验, 结果搜魂仪器指向方位,就在实验室以南百米。

      那里恰好是收押晏修奕魂魄地方。

      她尝试了七次, 七次指向结果都一样。

      紧接着,就开始拿陈麦的遗骨提䆸取物实验, 搜魂仪器指黵向位置很遥远, 对照地图距离, 恰巧是c国华人最多w市。

      “看来殷虹莉,确实就是陈麦了。”邢部长亲自点了十个人,由行动组修为最高, 已有炼气期六层佟队长带队,前往c国,将殷虹莉带回。

      未免节外䓱生枝,这项行动除了参与其中行动组员,只有욘少数几个人ⓔ知道。 䟴

      秦安安和晏君泽,就是其中之二。

      距离殷虹莉被带回华国,榴应当还有几日。秦安安问清了大姐和二哥的行程,便打算趁着周末回一趟江城。

      晏君泽听说她要回去,就提騿议道,“我陪你一起回江城吧。之前成为海豚那段日子,没少受伯父伯母关照,我还没谢过们呢。”

      晏君泽说是,还没有跟着秦安୹安上岸的时候。

      秦安安已经和二哥约好了,明天一起出发,迟疑了一,点点头道,“晏老师,你要是不介意的,我们就一起回去……”

      晏閆君泽当然不介意。

      于是,第二天上午,早早打发走了经纪人和助理,自己等在贵宾候机室秦凯,就等来了妹妹和……一年轻英俊男子。

      “哥,这是晏君泽,晏老师。之前当过我英语꫔家教,现在就住在我公寓楼下,我们是很好的朋ᇂ友。”秦安安向秦凯介绍道。

      接着又对晏君泽简单说道,“晏老师,这是我二哥秦凯。”

      其实根本不用为晏君泽介绍秦凯,化作海豚生活在秦家的时候,可没少看见秦凯。

      比起晏君暵泽的镇定,秦凯此时内心纠结不已。不久前,才刚和妹妹说过,可以把喜欢的男生带过来让把把关,这才过去几天,妹妹竟然真带了个人过来!

      而竟然真挑不出对方什么『毛』病。

      饶是站在兄长苛€刻的角度来看,也不得不承认,这位晏先生气度不凡,颜值颇高,站在妹妹身边,竟还真有几相配。

      这次回去,乘是秦家的私人航班。

      一路上,秦凯就坐在晏君泽对面,不时拐弯抹角地抛出个问题。

      没等飞机落地,秦凯就已经问完了晏君泽的年龄、学历,家庭成员,甚至连晏君泽从小到大养没养过宠物这种事情,都问了出来。

      总体来讲,秦凯还是满意的。外貌嘛自不必说,秦凯觉得自己就算长得相当不错了,晏君泽与相比,也不输半。

      年龄上,晏君泽是比安安大了一些,可六岁差距也不算悬殊,年纪大点还能更让着安安、照顾安安。

      再说学历和工作,毕业于世界知繣名学府,自己创业开投资公司,怎么看都没得挑,无论放在哪,都是十优秀。

      至于家庭……父母早亡确实令ᡉ人惋惜,可这也意味着安安以后上头没有婆婆管束,肯定没人给她委屈受。

      再说了,们家人多,家庭温暖,这不正好互补!

      秦凯带着挑剔眼光去看晏君泽,一路下来,竟是越看越满意。

      궿到了飞机的时候,晏君泽主动从乘务员手中接过秦安安箱子,秦凯落后半步,走在秦安安身旁,轻声说,“这个晏君泽人不错,你们要是想交往,哥哥不反对。”

      秦安安脚一个踉跄,好悬没摔一跤,晏君泽回头关切地看过来,她急忙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也不知道刚刚有没有听到二哥的。

      秦安安脸颊微红,接着拉住秦凯的袖子,把人拉到﯏边上,“哥⏍,你说什么呢!”

      “你不是带人幚来给我看……犡”

      “不是不是。”秦安安生怕再语出惊人,急忙打断他,解释道,“晏老师和嬘我一起过来拜访爸妈,我这次回来是有事情想跟你们说。”

      一抬眼,瞥见二哥那打趣的眼神,赶忙又补充了一句,“正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好吧。”秦凯勉强接受了妹妹说法,两人并肩往外走,又悄悄八卦道,“那你真不喜欢他啊?我看好像对你蛮上心,是不是在追求你?”

      “哥!”秦安安瞪了一眼。

      秦凯立马抬手,对着自己嘴,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

      这会儿已经十一点多,到家正欳是午饭的点。家里只有秦立峰和蒋文珊在,佣人已经将午饭摆好。

      见秦凯和秦安安还多带閞了个人回来,秦立峰只愣了一瞬,就开始热情地招呼人进来。芄

      晏君泽给秦家人带了不少礼物,送给秦立峰的是一对由名家雕刻的镇纸,给蒋文珊则是营养品和几包珍贵的花种,还有送给썀老爷子茶壶,送给秦凯的cd……

      每一样都恰巧是他们各自喜爱的。␜

      “你也太客气了。你是安安朋友,来家里玩,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这可太破费了。”秦숴立峰扫了一眼那一堆礼物,看晏君泽的目光中,不줃禁多了几审视。

      晏君泽笑了笑,没有多做解释。

      蒋文珊轻轻拍了丈夫的手臂,招呼儿女콲和客人落座,“先吃饭吧,边吃边䘺说。”

      坐后对身旁女儿道,“你大姐一会儿就到家,说是今天下午三点的航班。”

      秦凯夹了一筷子花雕醉鸡,顺口问,“爷爷呢?”

      “老爷子嫌天冷,这两天去了西郊温泉疗养院,周才回来。”蒋文珊说。

      “这样啊。”秦凯心说,得亏老爷子不在,要不又要念叨那些有没的了。

      饭桌上秦安安没有开口说修炼的事情,等到下午大姐回来,她才将一̜家人都请到楼上小客厅。

      秦曼见晏君泽也跟了上来,印象里总觉ྱ得这个人在哪见过,等秦安安将小客厅两扇大门都关上,她忽然想了起来。

      “你不是……我让小李给安安请的英语家教吗?”

      ∨ 秦曼虽然没有亲眼看过晏君泽给安安讲课,却也是事先看过资料。

      她还记得这位家教患了重病,年后就没再给安安授课了。 ᤥ

      秦家人的目光都落在晏君泽身上,秦立峰的目光中,除了审视ꀠ又多出一抹提防。

      “爸妈,大姐、二哥……啥事说来有点复杂。”秦安安散开神识,笼罩住位于大宅三层这间小客厅,确保们说没有其他人听到。

      “你们还记得九月吗?就是我们救那条小海豚。”

      “当然记得。”秦凯点ᥠ点头。

      蒋文珊还有些遗憾,“我还让码头的工作人员备了喂给它小鱼,可惜后来它就再没来过了。”

      “伯母,谢谢您。”晏君泽就坐在蒋文珊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站起身亲手为蒋文珊和秦立峰斟上一杯茶,眼底带着几感激。

      蒋文珊被他这举动搞得一头雾水。她喂海豚,安安这朋友谢她做什么?

      “伯父,伯母,我就是九月。”

      “什么?”几道震惊声音甙在屋内响起。

      秦立峰刚举起茶杯,又放了去,严肃道,“这种玩笑可不好随便开,晏先生请慎言。”

      “爸,说的是真,真是九月,先前魂魄一直附着在那条海豚身上。”秦安安连忙解释道。

      秦家ᰖ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秦安安被人给骗了,秦曼最生气,这骗子就是她找来的,才让他有了接近秦安安机会。

      秦凯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先前还觉得晏君泽人不错,没想到这刚过去半天,就开始满嘴跑火车,扯得还是这么玄学的谎……

      一家人里,唯一冷静来,觉得这事有蹊跷的就是秦立峰。

      听完秦安安解释,再看晏君泽和秦安安皆是一脸认真,不禁开始思考起这件事可能『性』。

      “你真是九月?”

      晏君泽点头。

      秦立峰又将视线投向小女儿,“安安,说说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爸,您记得之前看那个新闻吗?c国yz集团董事长,变更遗嘱的那个新闻。晏老师就是yz集团董事长的孙子,那时他已经被我从海里带上岸,我察觉到他看了新闻后有些异常,才问出了身份。”秦悔安安将当时的情况简单概括一遍。

      秦立峰越听越困『惑』,“等等,曞你怎么把带上岸的?家里就这么大点地儿,你把海豚养在哪?”

      “爸,我先从头跟您说吧。这次回来,我就是想把这些事,原原本本地给你们讲一遍……”

      秦安安深吸一口气,沉静来,开口说道,“其实我痴傻十八年,不是因为医学上认定疾病,而是魂魄离体,去了另一个世界,那里有修真者,有灵兽,就像是网络上那种修仙小说一样……”

      秦安安将自己如何被御兽宗宗主救,如何修炼神魂,如何发现话本,又是如何历经天道雷,回到自己身体里过程讲了一遍。

      这些是连晏君泽事先都不知道。

      秦安安说的虽ᧀ然轻描淡写,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听出来其中艰辛,就好比那天道劫雷,稍有一个不小心,就会落得魂飞魄散的场。

      每个人看向秦安安眼中,都多出几心疼。

      秦安安又讲了在话本里看到的内容,“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个本呢,也不知道里面说到底有几真,几假,可迄今为止本上内容都能与现实对上。”

      “袞难怪了。”秦曼忽然嘟囔了一句。

      小会客厅里正巧陷入安静,她这句话立马吸引콍来所有目光。

      秦曼졀便说,“难怪月亮湾那个项目在最后精装阶段,时不时就有和尚道士参观,宏济寺信真住持⽫还来过一次,指点了我们园林风水应当如何布置。”

      原来都是妹妹担心重蹈本里覆辙,特意安排人专门盯着。

      秦凯也有些后怕地说,“季悠那里……其实要不是当时安安正好痊愈,我赶回了江城,原本我是打算答应她,试着交往看看。”

      倒不是说感情多么深厚,只是那时他很欣赏季悠,好感也是有。要不是因为狗仔偷拍一事,与季悠断了往来,要不是鲞妹妹发现季悠和凌霄关系甚密,说不定以后真会“喜当爹”,多出个怨鬼化作孩子。

      到时可就真像话本中写那样,有鞚理也说不清了。

      秦立峰还记得当初秦安安和六月,在后花园里挖出来的铜盒,也知道铜盒是楚谣埋去的,却不知晓小小一个铜盒背后,还有那么多隐情。

      楚云萍对他们家一直不怀好意,楚谣也絶没那么简单,先前游艇上推人那件事,根本就不是单纯的嫉妒,而是真想要将安安弄死,好夺取气运,取而代之。

      “亏我还觉得她就是受家庭影响,长歪了。”蒋文珊叹一口气,这哪里是长歪了而已,明就是和她外婆一样,为非作歹熛,行尽阴毒手段。

      蒋文珊伸出手,紧紧抓住秦安安搭在膝盖上手,掌心攥得紧紧,像是生怕失去自己这个孩子似的。

      秦立峰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无尽感慨,“傻丫头,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们,这快一年的时间,你自己扛着这些事情,该有多难啊。”

      秦曼和秦凯脸上也『露』出几心疼与自责,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妹妹是柔弱的,需要保护的,却不曾想并不是他们在保护妹妹,而是妹妹一直在默默地守护着们,守护着这个家。

      蒋䧺文珊仍旧将小女儿的手攥得紧紧,“安安,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秦安安抬头看去,发现她眼眶已经红了,脸上满是迁就与自责,“妈,这怎么能怪你呢?”

      “不,就是怪我,要不是我不小心,当年你可能也不会魂ኋ魄离体,在异界漂泊那么多年。”蒋文珊越说越是内疚,不想让儿女担心,硬是将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憋了回去。

      “妈,큚这真不能怪你,要怪也只能怪算计咱们家的人呀!”秦安安反握住母亲的手,安慰道。

      焰“你妈妈当年怀着你时候,在花园里摔过一跤,之后你早产⃟来,就与寻常小孩有些不同。这事她一直很内疚。”￐秦立峰抬起手臂,揽在妻子肩头,轻轻拍了两下,温声宽慰道,“文珊,这事真不怪你,算算时间,当年你摔跤的时候,应该正巧是那个铜桀盒被楚谣埋进院里之后。这种玄学手段,就算你再小心,都很难躲得过去。”

      “是啊,而且现在뢵我不但㷶恢复如常,还多了很多寻常人没有本事,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啦。”秦安安顺着父亲安慰母亲。

      蒋文珊摇着头说,“这哪算得福,妈就盼着你平平安安,这什么修炼捉鬼,一听就很危险。”

      秦凯的思维跳跃得很快,“那安安现在是不是会术法,就像电视剧里那样,可以ꅎ排山倒海?”

      “哪有那么夸张,别说现在这里修真者,就连我在修真界时,也没听说过几个可以排山倒海的大能。”

      秦安安指指秦凯面前茶杯,右手掌心朝上,微微抬起。

      众人就见那杯中茶水,形成了一道约有一根手指粗细水柱。

      秦安安将摊开掌心微微攥拳,只留一根食指不停덫晃动,那杯中水柱就按照她手指指向轨迹,在空中“游来游去”,像是条灵巧水蛇。

      “这就是术法。”秦安安说。

      秦立峰几人已经从秦安安先前讲述中得知,们都没有修炼天赋,没法成为修真者。

      却没太多遗憾。

      就连秦凯都不觉得欣羡,最初惊讶过后,就只剩下对小妹的疼惜,“安安,你把这茶水控制得这么好,一定练了好久吧,还有修炼,ꎜ你说你每晚都在修炼,是不是回来这么久,从没有一天好好睡过觉?”

      还真让秦凯给ڻ猜对了。

      自从回到自嘘己身体里,秦安安没有一天放松警惕,就算解决了本中家里那几个潜在威胁,依旧每天都在綶勤奋修炼。

      秦立峰听女儿讲完那十八年异界经历,又听女儿讲了近一年来发生事,从中嗅到一丝不寻常,“安安,你突然告诉我们这些,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蒋文珊也反应过来,神情紧张起来,“安安,你遇到什么事팫情了?这次可千万别再自己꿒扛着了,说出来,爸妈和你哥哥姐姐一起给你想办法。”

      “确实是有件事,我怕孵会让咱们家也陷入危险,就想告诉爸妈和大姐、二哥,让你们也有心理准备。”但也不光是这个原因ɟ。

      她有些难为情地低声说,“我还觉得之前一直瞒着你们,可能也不太对,也许你们不希望我将事情瞒着你们……”

      “安安,别想那么多。”秦曼站起身,走到秦安安身旁坐,“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们都是支持你,我们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

      “是啊安安,要是你没有回来,咱们家真按照话本中剧情那样,我都不敢想……”秦凯有些后怕地拍了拍胸口,本剧情中,全家可是只有一个人活下来ꕇ了!

      剧情里后来他又失踪了,觉得很可能和剧情中网友猜测一样,是『自杀』了。

      毕竟家人全都枉死,一个人活下去,又有什么意思삱呢?

      家人都选择理解自己,秦安安松了口气,说起刚才还没说ᴻ完事,“楚云萍背后一直有人『操』控着,先前埋在咱们家里木牌,还有让晏老师灵魂离体换魂阵法,可能都是出自那个人之手,很厉害。我担心依咱们家和楚云萍、楚谣之间的关系,可能会被他盯上。”

      当然这也只是猜测,楚云萍摆明了只是对方一枚棋子,或许对对方而言,根本微不足道、不值一茾提。

      秦安安又给家人讲了有关这些事情保密条约,有关修炼的事情,都是特殊部门要求,不能随意对除亲属以外人透『露』的。

      至于魂穿异界事,则是她自己秘密,比修炼更加隐秘。

      “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对外人讲,就连你爷爷那里也不会说。”秦立峰承诺道。

      뜟说騅着又从领口取出一根红绳,上面挂着,正是秦安安不瑖久前送回来的护身符木牌,“这个护身符,我和你妈妈都一直是贴身戴着,以后也不会离身。”

      “我想再给家里摆厕一个防御阵法,再炼制多一些护身东西,让你们戴着。”

      ⢾秦立峰见她还不放心,便同意让她ශ去弄这些,还说,“我近期就会加大身边的安保力度,还有你大姐、二哥身边,我也多派几个保镖。”

      秦安安最终在家里待了一整个周末,晏君泽也留了来,就住在秦安安隔壁空着客쳟房。

      两人合作䚈,用了两个晚上时间,在大宅四周布了一座阵法,一旦有修士闯入㱇其中,便会陷入幻境,同时秦安安也会立睏即感应到。

      此外,她又额外画了几张平安符,留给爸妈和大姐二哥,有这么多灵符加持,别说是话本中那样的车祸,就算是遇到空难,都能留住一条『性』命,侥幸存活下来。

      ✽做好这些后,秦安安和晏君泽就一同踏上归⧧途,返回京市,到京市机场时已是晚上九点,从c国w市直飞京市航班预计八点半落地,延俍误了半个小时,与他们前后脚降落。

      行动组佟队长,特意在部门软件上,邀请秦安安和晏君泽和们同行。

      “去看看吧,们带着殷虹莉,别出什么岔子。”晏君泽说。

      部门已经派了车子直接驶入机场,秦安安和晏君泽下了飞机,便没有坐上摆泾渡车,直接上了部门的车子。

      接着就接上佟队长一行人。

      殷虹莉双手戴着部门特制的手铐,眼识和耳识也皆被灵气封住。

      秦安安从他们上车开始,就散开神识,笼罩住车子附近百米。

      一路上车里都没人说,路上畅通,很快就到了部门办公大楼。

      殷虹莉被佟队长直接押入部门防范最严密审讯室。

      将她固定在座椅上后,才鼃撤去附在她眼睛和耳朵上灵力。

      秦安安和晏君泽都在审讯室玻璃窗外看着,里面除了殷虹莉,就只有佟队长、岑部长,和另外一专门负责审讯的部员。

      殷虹莉乍一恢复眼识、耳识,先是愣了几秒,随后视线在审讯室几个人脸上来回移动,惊恐地瞪大双眼。

      “这里不是c国?”

      她颤抖着嗓音,大声问道,“这是哪里?快告诉我,这是哪里?”

      땤 “这里是华国。”

      岑部长的音刚落,就见殷虹莉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如同疯了一般혵,开始大喊大叫,“快放我䕯回去,让我回c国,或者把我送去哪都可以!”

      “你先冷静一。”岑部长沉声提醒。

      殷虹莉身体不再颤抖那么厉뺄害,但嘴上还在继续说着,“你们提条件,随便提,快让我走!我有很多钱,只勈要你们放我走,我爵都可以给你们,求求你们了,快让我离开华国吧!”

      “为什么不愿来到华国?你独子晏修奕还在这里,你不想救了吗?”负责审讯的部员问。

      殷虹莉眼中挣扎,只维持了不足一秒,接着剧烈地摇起头,“去世好多年了,不关我事……你们放我离开就行。”

      玻璃窗外,秦安安和䭧晏君泽听到监听设备里传出的声音,对视一眼,眼中有着同样的困『惑ᤖ』。

      殷虹莉ア她,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回到华国?

      为了离开,竟然连晏修奕安危都不顾了。

      䊢 她在害䳖怕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