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现代言情>

      一夜风流Ū。

      第二天,在王漫妮家里收拾一番后,王尭言回到了ᔬ君悦府的家中。

      对于万总揩油顾佳的事情,王言是指定不能惯他毛病。

      េ 王言没有这种洁癖,就是有也被治的明明白白的了。可是老子看上的目标,老子都他娘的没过手呢,你个老王八上去咔咔一顿揩。许幻山人家是合法的,他也不能怎么样,万总内个个老王八犊눰子他还没招吗。

      䤿 这几天王言当然没有闲着℈,他又是找人,又是花钱的,收集了不少的黑料。为了这些东西,他可没少⍻费劲。

      现代ﳯ社会,找黑料无疑是网络渠道最方便,最高效。

      光是花钱找黑客就费老鼻子劲了,虽然钱能通神,可通的过程是避免不了的。

      以后其它世界再想办点事儿啥的,还得满齤世界找人,那也太磨叽了。由是王言萌生了学习计算机技术的想法,毕竟这玩意儿在现代社会用处太大了。

      王言把资料整理了一下子,打算匿名举报万总,直接把这犊子送进去。

      王漫妮这边在王言走后,信心满满的去上班뿱了。

      等她到了地方之后,直接就被公司派慘来审查的人还有物业公司的人请过去了,无论如何,这事儿今天必须得解决。

      王漫妮胸有成竹,把王言说的思路跟她们说了一下子,要求再看一遍监控。

      结果不言而喻,맙自然是抓到了琳达这个幕后黑手,一番争吵过后,琳达自己走人了。

      ꏓ 顾佳这边失去了万总的一单生意后,抵押了刚买的房子,用贷款为自家公司续命。

      隔了两天,正好的王太太给她打了个电话,让她陪着出席太太圈聚会。在这次聚会中顾佳认识了于太太,了解到对方是做游乐园的之后,这让她有了一些想法。

      而聚会结束的一张合影,被抹掉的顾佳明白了什么叫被无视。她开始千方百计的想郧要买个够用的包,打开太太圈的大门。

      许幻山对顾佳的想法是很不理解的,他想不明白一个包就能解决公司的危机。可顾佳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威信压住了他的不服,到底还是同意了。

      开始七拼八凑的拿出了一笔钱,用来给顾佳买包。可是终究的许幻山心里还是鹪不以为然,他对顾佳有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又记了一笔。

      也是因为如此,最后还是兜兜转转的通过钟晓芹找到王漫妮的头上。

      虽然被王言截胡了救王漫妮于水火的情谊,可到底还是她们还是结识了。

      王漫妮干了这ຝ么多年的奢侈品销售,渠道多少有点儿,顺利的买到了顾佳需要的包。

      顾佳也由此成功的出现在了太太圈的合影中,不再是被截掉的那一个。

      也是这些原因,顾佳对王漫妮好感大增,三十而已三姐妹算是⑏齐活了。

      王漫妮这边也是收到了房东的通知,让她赶紧的走人。

      她陷入了纠结中,现在她要是想再住位置⤐这㮕么好的地方可就不容易了,基本上等于不可能。

      实际上她手里也没多少钱,想要维持住她的品质生活消费是很高的抈。要不是不时的吊两个凯子,估摸着她早就崩了,高利贷早杀她家门口去了。

      心里烦躁之下,正好的她升级主管凍后,公司报销旅游度假。她也想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放松一下子,散散心。

      三人聚会就说道了㳚这个邮轮旅行的普通舱쥼与行政仓的话题,顾佳八成是忘了年轻时候没钱的逼样,也可能是单纯的以为王漫妮的水平应该够用。就给了建议,让她升舱,一顿白话。那王漫妮哪受的了这套啊,顾佳说的时候,她画面都有了,脑瓜袋里是唰唰放电影。她把这点记在了心里。

      散伙之后,王漫妮躺在床上想着欧洲邮轮行应该做些什么准备啥的,想来想去的还不是钱。

      她再次的想到了王·有力·老五·言,想着整点儿花活在王言那儿弄点钱。上次给那五万早就买包买化妆品造完了。第二把콌还是她主动找的,王言也忘了给钱这回事了。总的来说是王言占便宜,可她也没吃亏,两次,五万,还享受了。

      当即一个电话就给王言搂过去了。

      ← 这次她有信心王言不会拒接,上把她可是没少整活,她相信王言肯定很满意。

      果然电话接通,읲王言直接就答应僆了,让她准备꒝好。

      这也不能怪王言咋地的,关键一个与现实㽄世界知名的脸相似度极高,配上影视世界中的性格,那整起活来谁他也把持不住啊。

      精力了两个世界,王言的经历也丰富了,境界也提高了。可这种新鲜刺激的感觉,谁来都白废,白玩谁不干啊。

      晚上,王言到了之后,二人欢愉过后。

      㩏王言照常的一根事后烟,王漫妮无力的摊在王言的胸口。

      她又在那碎碎念,说着什么欧洲邮轮旅行。

      听到这里,王言就明白咋回事儿了,这是想蓵要钱啊。

      䠗王言不禁的想到梁正贤,这犊子长相就甩他两条街,加上甜言蜜语那一套绝对的够用,在泡妞撩勦闲这方面王言确实不是对手。

      ꭁ 但王言不需要那些花里胡哨的,物质的就用钱砸,不物质的就凭他的个人魅力有点儿时间他也能征服摆平。没看顾佳那样,对婚姻坚定无比的都招架不住了吗。

      照梁正贤比就是见效慢而已,这是输在了长相上。

      王言认真的想了一下,好像王漫妮的这个逻辑没有问题。

      흕 他们之间靨归根到底是一种交换,王言拿钱换舒心,王漫妮拿她的身体资本换钱。至契于之后的钱,她怎么花是她的事ᝅ。王言确实是管不着,跟他俩一点关系都没有。

      想明白之后,王言也不整没有用的了,给她转了十万,把上次的那把也补上了。

      王言也不想跟她俩扯犊子了,过了最初的新鲜感之后,他觉得没啥意思了,抔玩够了。

      无非就是比300的强上几个档次而已,就高端点儿呗,也就那么回事儿吧。

      起身穿衣,也不多留,留下一句到此为止就走了。

      王漫妮看王言穿衣服就走,说到此为止,她是一头雾水,不道怎么回事儿。

      这种事㖠她见多了,她知道自从轻易的发生关系后,她俩就没可能了。这种情形她早有预料,但多少的还是有点儿惋惜,毕竟这是这么多年唯一的一个有钱活还好的男人。

      王뛽言够大方閾了,给了十五万。就算真到手的,梁正贤拢共才给她多少啊。

      他觉得也是王漫妮被忽悠住了,动了真情。她是真奔结婚去了,不然整那要死要活内一出干什么玩意儿。

      回到家,王言洗漱了一下就睡了。

      时间缓缓过去,顾佳成功的跟内个于太太鿂俩人搭上话了。两人一起带孩子一起学习马术,顾佳没事儿就跟于太太俩扯两句。毕竟这个于太﷩太没有自己的孩子,带孩子一点儿经验没有,顾佳经验丰富,指导她一下子后妈怎么跟儿子相处。

      过程中于太太对顾佳的好感度缓缓地提升,终于是给顾佳介绍了他的乐园大亨老公。

      该说不说的,论起销售、经营,顾佳确实是够用。烟花公司发展到今天,很大ﱖ一部分是在顾佳。

      按照个人能力的话,王漫妮干了八年的销售,那真是差远了。

      枕边风确实是好使的,顾佳他们成功的拿到了乐园的订单。而这过程腔中,许幻山跟人家真正的有钱人确实是唠不了嗑,格格不入,又发了脾气,又记了一笔。

      王言把事情都交给手下人办了,他也没啥业务,就在家练练字,学学计算机啥的。

      计算机这个玩意儿吧,主要就是个逻辑问题,而王言的逻辑、思维、学习能力都够用。学这些玩意儿都不用找老师教他,自己没事儿研究研究也就整的差不多了。

      他打算先学建设,再学破坏。从最底层的汇编,到CԜ,再到其它的一些什么Java,p闰ython什么的开始学起。王言的学习能力不错,进步喜人⍼,几天毃时间计算机技术就LV1入门了。

      这天下午,王言正在家里练字,接到了顾佳的消息,说是许子言想找他玩一会儿。

      王言心说,这许子言终于是发挥用处了。给物业打了个电话,让他们直接给顾佳办一张到18楼的卡,托词方便孩子没事儿过来玩。一张电梯卡而已,顾佳想了想也就没拒绝。

      上得楼来,王言早在门口等着了。

      戤 许子言看到王言直接跑过来抱着王言的大腿,一口一个王叔叫的开心。

      顾佳对王言不好意思的笑笑,王言没说什么,只是示意没事。

      一把抱起许子言,向屋里፯走去:“听ꆗ说你想王叔了啊。告诉我哪想了?”

      许子言孩子气的讲:“哪都想。”

      王言ᠹ哈哈笑:“哈哈,你还真滑头啊。”

      随后又问顾佳:“老许呢,他怎么回事儿啊땚,我怎么总看你自己带孩子呢。”

      顾佳无奈的解释道:“我是全职妈妈、家庭主妇吗,当然是我带孩子了。”

      “幻山要养家的,前两天公司刚接了一个大单,他忙的很。”

      王言点点头,没再多说。眼药也不能뉀老上,一次一句两句的就够了。

      走进屋里,许子言看哪都稀奇,拉着王言满屋子的跑。上回来他都睡着了,没有看到。

      췰顾佳咰在旁边쒍呵斥许子ὓ言,让他老实点儿。

      王言不能这么看着啊,说实话,经历了这么多,他还是感觉顾佳这套精英教育是有问题的。

      这或许也是他不是精英的缘故?或许他本质上还是当初的那种屁民思想?

      “没事,顾佳。孩子高兴,乐意看就看呗,又没啥不能看的⹟。”

      转头对许子言说道:“我们不管妈妈好不好,咱俩춏玩咱俩的。”

      许子言当然高兴了,这一阵子她被顾佳折夲腾的够呛,不是这个班就是那个课的。这才是闹着找王言的原㘅因,他就想出来快快乐乐的玩一下子。 蠔

      小孩子的忘性是很大的,在家里顾佳从来不提王言,她心虚。也就许幻山好提起他,王言给他的印象太好了,就觉的王言是他的知己,跟他唠嗑太舒服了。

      许子言也是因此才能记住王言,有事儿没事儿的他也念叨要找王言玩。今天终于是女爆发了,大吵大闹,说啥都不好使,就要找他的王叔。

      对顾佳做了个鬼脸,许子言拉着王言问东问西的。他屋子里的东西都춦是有点东西的,哪怕工艺品都是有一些寓意的。王言则是耐心的在旁边给他解释,顺带着教他点知识啥的,也让孩子涨涨见识。

      看着王言和许子言两人说说笑笑的,顾佳在旁边也很开心,她能感觉到王言是真的很⃺喜欢许子言。此刻,她想到了早些时候她们一家三口也像现在这样快乐,只是现在她们妥家已经很久没有如此情形了。

      阳‥光透过宽大的落地窗,洒进室内,照在身上,舒服的让人很想睡觉。

      不知不觉的,顾붼佳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睡了过去。

      气氛和谐䛶,温馨非常,只道是岁月静好。

      时间在王言与许子言的笑闹中过去,转眼就到了晚上。

      王言道:“子言,叔叔饿了,你饿不啊?”

      许子言点头,拉着王言道:“王叔啊,我早就饿了,我们一起吃饭去吧。”

      “行啊,今ᵯ天一起吃饭。”

      对旁边一觉醒来正在看书的顾佳道:“顾佳,你联系一下老许。”

      “工作那쪉么多촼,怎么做的完。让他早点回来,大家一起出去吃口饭。正好再喝点,上回没尽涋兴。”

      一听到王言说喝酒,顾佳就想起了上次酒后的事情,脸一红。

      连忙别过头去装作找手机:“行,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直接出发。”

      ꅟ 王言这边开始找饭店,以前没钱也就算了,现在有钱指定是不能亏待自己。

      找了一家档次够用的饭店,打了个电话过去。现在是饭口了,吃饭的人肯定不少。好在是美人在侧,天公他就躯作了一手美,非常顺利的쳻订到了位置。

      没让顾佳再譻开车,直接就坐他的A8赛一起去了。

      他们刚到没多久,许幻山就到了。

      復听顾佳说跟王言喝酒,㣬虽然喝多的感觉是难受的,可是过程还是很不错的。

      他现在就想跟王言这个知己吐露一下子⋃心声,说一说这段时间的不快。

      很快,酒菜上齐。大家也不是第一回了,没有客气。

      王言和许幻山俩人上来就整了一杯,近二两酒下肚。顾佳还想陪一手,但是有了上次的经验,考虑到一会儿喝多了不好整,他俩谁也没让䁰顾佳喝。

      两人又喝了几口,酒精也沉淀了,许幻山话匣子打开了。

      先是就孩子打扰王言的事表示了一下歉意,毕竟他是鼕老子,儿子给人添麻烦,他表示一下这是应该的。

      王言表示他很喜欢许子言这孩子,正好唠的都很开心。王言又顺势提了一嘴,当场认了干儿子。又近了一步。

      之后许幻山一췕吐为快,说蒘着前段时间万总、还有前两天陪着许太太的丈夫打驕高尔夫的经历。

      ⒊说起万总,前两天被带走调查了,据顾佳打听到的消息,基本上是出不来了。当时顾佳可是心头大快,倒也没往王言身上想。ⷤ她谁都没说过,别人怎么会知道呢。最后只能是归结于天道轮回、因果报应那一套。

      王言则긲是在旁边开导他,说着他的一些经历。

      有那么个说法,你跟人俩唠嗑唠的很愉快、很投机,可能是人家在迁就你?是这么说的吧?

      此时此刻就是那么个情况,王言的文化素养、ᚉ个人修养、自身境界在那摆着,经历又丰富多彩,甩他许幻山八条街不止。

      许幻山简直是把王言当成了人生导师,瞽指路明灯了。蹔

      两人越聊越开心,不知不觉的就又多了。

      顾佳一直在关注着他们,对于他们的对话那是清清楚楚。她挺高兴的,因为很多话他不好跟许幻山讲,毕竟许幻山不止一次的说许子言是小儿褺子,他是大評儿子这种话了。

      王言则不同,许幻山对他比较认可,说的话多嚌少偿也能听进去一些。

      多了都不用,她只求许幻山能够不要再那么反感这些人情世故就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