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电脑在线看

      两人一狗来到一处讖纤尘不染茅草房前。

      此房顶全是淮草,全是新苫,散发出違一股好闻的旷野气息。此时农村皆茅草房,覆盖房顶用草有多种,各地不一翩,淮草、茅草攷、稻草、麦秸、雷草、斑茅等,鷶这些草中,淮草质量最好,它比麦秸、稻草等材料更加结实耐用,修修补补可以撑个一二十年,是这个时代的高档建筑材料

      淮河边村居基本上是土坯草房。用土坯做墙,用各种草覆哹盖屋顶,冬暖夏凉、通风良好。

      房前石阶,脚常踩处光滑透亮,房前的石凳满是被时光晒干的斑驳苔藓,诉说着石头悠长的历史㰰。

      秦宇正在端详石凳,战县长率先走上퓎石阶,推开木门,屋内秘书正在整理各큚种文件。

      战县长和蔼地问뗗秦宇:“晚饭吃得怎么样。”驩

      “汪!---”

      “乖乖地ꀂ,真好!”秦宇点头附和。本来横眉冷眼看着与县长并肩而站的秦宇的秘书,听到这一人一狗的回答,嘴角上翘,很঄有眼色的搬过来两把凳子。 Ꮈ

      囧!山羊狗太小爬不上去,又不好“飞”上去。 

      秦宇微笑地谢过秘书,把尴尬万分的山羊狗抱到一张凳子上,本想也坐下的秘书,尴尬万分地站着,山羊狗为之高兴,为之四顾,且不忘给秦宇嘇几个青眼。

      秘书心中惊叹,这袖珍小狗难道成精吗?

      战县长毫不⬎在意,踱到长桌后坐下,对秦宇道:“你准备一下,厾去琅琊山归云洞蜂替我送封信。”

      “啊!本来被冰封过的身体一僵,这次是内心䘸被冻。”

      “我还小。”秦宇纠謁纠着脸怯怯地道

      “哈哈--划-” 皜

      “汪汪---”

      秦宇对着二傻一样的山羊狗和秘书大声道:“都闭嘴,我不玩了,我真地小。” 慬

      战县长Ԛ却道:“我不是坏人,不是你想的---琅琊故人的情况特殊,一般人无法把信送到,本来你的同伴可以,你也知道,你同伴的情况,只好麻烦你了。”

      “ଈ你是谁?你究竟是谁?你怎么知道山羊狗是我的同伴ꤋ?”

      秦宇本想再装嫩,这招在秦妈在前百试百灵。现在看来,这个世界不是谁都是你妈,别人不会惯螟着你。装嫩,秦宇知道,在战县长面前,屁用都没有。

      战县长哈哈大笑道:“我是谁?你只需知道,我是你敌人的敌人,⻨是你的朋友,就够了。”

      “敌人的敌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敌人是谁。麻烦您告诉我呗!”

      “鍞别装,越装越傻,你的敌人不是桃青云吗?别说不是,你身上有他的气息,ퟫ我刚给你抹去。据我所知,他是叛出了师门⛇。”

      真相,布阵老鬼来自桃青云ඨ的授意。

      无奈,秦宇只好点点头,认同了战县长的说法,然后小心试探道吹:“此去我会不会死?竸”

      “哈哈----”

      “汪汪----”

      仿佛无数只ﵕ草泥马몒在秦宇心中满是忧伤的大草原上来回奔驰。

      秦宇发现这只墄羊变成狗之后,真是苟,自己正在为两个人活下Β去拼搏时,不帮忙也就算了,竟然特챣么地拼命拖后脚。祐

      啊呸,我死,你能好过呢。秦宇真想喷山羊狗一脸,

      ㏲摊上这么个狗队友,气鼓,气死。秦宇ꗻ想,会不会是山ꑋ羊狗装成只傻狗,那么战县长就不会注意到他。

      想到这,秦宇眼神怪怪nj的瞥了ᕧ一眼山羊狗,心里暗骂真能装。

      此时釓此刻,秦宇心里最想的是爸妈,离家的孩子是真苦啊!暑

      汪!汪!-----山羊狗欢脱地䚮一直在叫。

      无奈,秦宇襆只好收拾一地鸡毛般的心情,回头认真地看向战县长道:“我知道桃青云的一些秘密,可以用来和你交换,请你放我和山羊狗走,可以吗?”

      錾“我不想知道桃青云的秘密,我与桃青云虽然是敌人,但我还是想光明正大的赢。还有你别怕,事实上,你现헗在想走,也可以走,这屋里,没人留你!我只是想请你办事,互利互惠,交换条件是我带你们渡河。”

      看着战县长坚定的神神,秦宇放弃努力,只好平躺,他提要求:“我需要食物,越多햷越好,最好有瑫一车。”

      “哈哈----”秘书笑。

      “汪핱汪---”山羊狗叫。

      特么的,秦宇怒从胆边生,他真想一脚踢飞老狗,然后咬死这个傻缺秘風雨文学。

      “꧀呃!”秘书不乐了。

      “呃!”山羊狗也不乐了。

      뒂秦宇耳边终于쟒清净了。

      战县长一脸的波澜不惊,平静地道:“给你七天的口粮,来回都够,怎亇么样?”

      “成交!”

      战谭县长媴拿出一封信交给秦宇,写了一张条,交曃秘书。

      讨秘书看了一人一狗一眼,对秦宇冷声道:“跟旅我走吧!”靤

      秦宇揣好信,抱起山羊狗병,与战县长告别,然后跟在秘书身后走出这间帐篷包围中的茅草房。

      泡 秦宇回头看向战县长,突然间明白桃县攂长与战县长不是一伙的,但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死大敌。不过战县长身上,没有设阵截自己老鬼的气息,这样괸看来,老鬼定是桃县长是一伙的。

      秦宇弄不明白桃县长和战县长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他接过一麻袋粗粮瑉饼子和一罐咸菜,怀揣战县长的书信,抱着山羊狗,踏上了去琅琊山的路。

      当大营被远远䣴扔在身后,山羊狗不汪注了,他沉重地道:“我们旝逃吧!就앜算我不受伤,把我们两捆起来,都打不过这个战县长。”

      秦宇不解问道:“在这个生机灵气泯灭的时代,他这样的巨妖大擘不应该休眠吗?他凭什么出来得瑟?” 

      山羊狗无บ气无力地道:“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反正我感受到他身内的澎湃活力,不漏之身也做不到啊!邪门,他就能做到。我们绝对不是他的对。”

      “所以--”

      “所我才装苟,所以我们赶紧逃。”

      “那我们不渡河了?”

      “为什么要渡河?我又不回老家。” ﷯

      秦宇面无表情道:“我可以不渡淮河,我可是答应过我父넞亲,要回老家看一看,看能不能把家里的人接到桃源去。这样看佳来,确实跟你没什么关系,你逃走吧!”

      “你说什么呢?我们是朋友,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如果抛下你,一个人逃,我᷸还是人׎吗?”

      擀 秦宇真想怼他一脸,你确实不是,你是狗。

      山羊狗挺胸昂头,又大义凛然地道,“臚再说,你之前也没扔下我一个人ꄷ走쉦,找了我近一年,我怎么能扔下你一个人呢。”

      秦宇听到山羊狗说到后半断,脱口要怼的话,又咽了回去,还很感动,一人一狗踏上了去琅琊山的路。

      秘山很佩服地弯腰低头对战县长回报道:“县长英明,他们果然没逃,已经踏上了去琅琊山缎的쭼道路。”

      战县长脸色如深潭,没有一点涟漪,只寲是点了点头,让秘书退下。

      秘书走后,战县长叹息道:“可惜了这个᤯孩子,可惜了一身好根骨,䅙这要是神仙时㐻代,不,就算是传奇时代,我෎定会收他为徒,哪怕是末法时代츊,也有法可想。现在,只能---真是可惜了。”

      怅然良久,战县长看着窗外的明月道:“琅琊故人有信来,就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福气享受此子。唉,真是可惜,便宜了你们。”

      驝战县长心潮难平,平复良久,才平下追回秦宇的冲动。在这一᣾刻,他起身,又坐下,看着明月下一望无际的帐篷,又坐下。叹息道:“神仙终成土䅣,大业眼前铸。”

      只要归云洞认可这信碎,那么此去洪泽修堤之事,就成了一半。古语⃬常云,舍得,峉舍得,有舍,才有得。

      战县长想了又想,又自语道:“罢了,罢了,真可惜了,可惜秦宇一駋身澎湃生机,也不知道,秦宇的长鐹辈是谁?因果太锋利,就让因果落在归云洞头上吧。有得ꀥ必有失,一啄一饮,皆有定数。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