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公侵犯到怀孕深田咏美

      “焱哥,你听到刚才那声音没?好厉害的仙人。”叶天晴背着范淼,疾步上前。

      叶焱背着两个大包笑道:“听到了,但听不清楚,好像是什么剑仙命令啥的,什么万里灵泉啥的。”

      张六耳快步上前跟两人齐头并进说:“嘿,我可是听的清清楚楚,是道音赦令,意思就是一个神通广大的前辈引动这地球灵气复苏,他的道音一完就有了效果,你们问麻子是不是空气里里灵气都多了些。”

      “对啊对啊,在我眼里突然灵气就多了,这山里迷迷蒙蒙的,连远处的城市都有了迷蒙景色,漂亮极了。”

      范淼跳下叶天晴后背,挨个在众人脑袋上敲了个爆栗,“那你们还闲聊啥,赶紧走,顺着火车路线去秦岭,那么多灵气肯定有很多人会突破,在不快点宝贝都没了。”

      众人一听范淼所说,也顾不得挨了爆栗,神色一禀连忙上路,一时烟尘四起,除了叶天晴动作轻灵不惹尘埃,其余人似乎都是走了刚猛路子。

      自从诸葛小天吃了朱果以后,他大腿暖洋洋有了知觉,对机械假肢的把控更加得心应手,想来不用多久他的双腿就能活动自如了。

      抬眼看了看前面领头奔跑的两个弟弟,心里感激之情无以言表,那种但有所求必定肝脑涂地的心情更是藏都藏不住,一张稚嫩脸庞此刻似乎成熟了许多。

      奔行过程中,虽然气喘嘘嘘,张六耳还是脚下发力冲上前来询问:“淼姐,啥时候我们能坐上飞机啊,逃票这种事做多了怪不好意思的,我就是对飞机有点好奇。”

      “嘿,说起这事,都停一下,给武波哥打个电话换点钱,我们坐飞机去秦岭。”范淼掏出白百合买的电话熟练的拨上号码。

      “丫头,我这忙着呢,快长话短说。”

      范淼瘪瘪嘴,心里就不开心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十多岁的小丫头也是一样,“哥,我这有宝贝卖给你们特别事务局要不要?”

      “要要要,啥宝贝,想卖多少钱?”

      “毕方羽毛编织的大氅,挺好的宝贝,卖个几万块钱够坐飞机就行。”

      武波在电话那头失笑道:“你有多少人坐飞机要卖几万块啊。”

      “就我们六个啊,听说飞机票很贵嘛,哎呦哥哥,你就答应我嘛。”

      “我等会回给你,你别关机啊,我去问问领导,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卖宝贝呢。”

      武波挂了电话匆匆去找直系领导陈老询问,陈老当即答应下来由武波全权做主,不光是这一次,以后如果还有人出售宝物只要确实是真的就照单全收。

      “丫头,宝贝我们买了,你在哪个地界,我安排人过来跟你交易。”

      “离我最近的城市应该是成都呀,哥你给我个电话,我到了联系,我们没有身份证买不了飞机票,你能不能顺便给我们安排一下。”

      武波这一刻心力交瘁,这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身份证都没有就敢在华夏地界瞎折腾,“死丫头,知道了,顺便给你们安排个顾问身份吧。”

      范淼挂了电话以后,几人高兴坏了,这是他们赚到的第一笔金钱,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好,离买下福利院那片地的目标看起来也不远了。

      一路无话,几人紧赶慢赶到了成都,拨通武波给的号码见到了交接人员。

      诸葛小天拿着大氅笑眯眯的对来人说道:“大哥,给我们现金最好,我们几个的身份证有没有带来啦?”

      “嗯,都带着呢,这就给你们,武组长交代让我陪同几位顾问一起坐飞机。”

      诸葛小天略一思量当即答应下来,一来几人虽然本事不小,但很多事物确实需要学习,二来几人年龄偏小,在大城市里确实多有不便,三来他们也需要好好打理一下,卧龙山脉里待了那么久,连范淼身上都有一股酸臭味。

      特别事务局的这名交接员也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随即就安排了几人到一间酒店先休息片刻,安顿好以后他拿着羽毛大氅就走了,离去时说三小时后回来,还说顺便帮几人买好机票。

      这就是权力的好处了,诸葛小天看着此人离去,心里有了些想法,他也不说出来,回到房间几人连忙拿出身份证和事务局证件。

      叶天晴打开那本红色封皮的钢质本子,上书‘特别事务局,可节制并介入地方政府灵异事件,临时行动队顾问,叶天晴,男,年龄绝密,能力绝密,师门三刀门,社会关系绝密,政治面貌有贡献群众’

      范淼那本略有一点点不同,上书‘特别事务局,可节制并介入地方政府灵异事件,临时行动队队长,范淼,女,年龄绝密,能力博览群书,地方政府请提供所有书籍类灵异记载,师门三刀门,社会关系绝密,政治面貌无’

      这就是武波假公济私了,打着特别事务局的幌子让范淼看那些神异书籍,武波可是知道自家妹妹是个行走的百科全书。

      笑闹完了几人分别洗漱的干干净净,换上那套一直放在大包里的衣服就等着坐飞机了,孩子心性显露无余,一直等了约莫一小时,那交接员才回来带着几人到了机场。

      嚯,这机场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形形色色的人潮进进出出,六耳和小麻子摸摸这里看看那里,因为耳朵巨大,六耳还戴了顶土帽遮住了耳朵。

      其余四人倒是比较沉得住气,过安检的时候安保人员一定要没收叶天晴和叶焱的刀,叶焱差点就跟人动了手,不过那交接员过来以后直接出示了那本红色本子一切万事大吉,他俩带着刀就上了飞机。

      “嘿,老弟,以后搞不定的事你提醒我给人家看红本本,这东西用处大啊,我们也是特权人士了。”

      叶天晴失笑:“我也没想到这个本子用处这么大,我还以为是武哥糊弄我们的呢。”

      “我也以为武哥弄个顾问身份帮我们上飞机呢,没想到是真的有特权啊,你们快看,那飞机真大,这么重一个东西是啥原理飞上天的啊。”

      “我哪知道啥原理,我又没有武波哥的科学脑子。”

      范淼实在是受不了几个男孩也叽叽喳喳的不会停,连叶天晴都有点小激动,从小不爱说话的他现在话倒是变多了不少:“等会上了飞机少说两句,不然人家以为我们是土包子。”

      “淼姐,你说这飞机能比啊飞叔飞的快不?”

      “肯定没有,阿飞叔全力飞行能日行两万里呢,少说几句,等会上了飞机就安静睡觉。”

      叶焱老大不乐意,又抢白道:“可是淼姐,我有点兴奋啊,第一次坐飞机你不兴奋么?”

      “兴奋,可我不想人家说我们六个是土包子。”

      叶天晴最是在意自己的几个亲人,一听这话,摸了摸自己的刀,“我看谁敢,我一刀就能把这飞机劈成两半。”

      事务局交接员在旁边擦了擦额头,哪怕候机大厅温度宜人也出了一头冷汗,他在心里说‘武组长啊,这哪是几个孩子啊,这是几个祖宗啊,要是在飞机上谁惹了他们真劈了飞机就算是最离奇空难了’

      在飞机上,几个小孩无不新奇,最后得出结论,努力修炼不用花钱也能飞,就各自闭目养神,叶天晴脑海里无时无刻不闪动那一拳的传承,他现在一拳打出能引起道鸣却没有威力,心里幻想着什么时候能一拳天崩地裂迷迷糊糊睡去。

      ----------

      等了这么多天,夺命因果蛊终于是取回来了,这些天叶三刀在一群女子的吴侬软语中倒是胖了不少,没办法啊,谁叫叶三刀接地气,一群女子变着方法的给他吃好的喝好的。

      倒是没人围着阿飞转,阿飞是仙人,没人敢来招惹他,这让阿飞每每见到叶三刀就感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老尼姑托着一个纯金托盘,托盘里放着一只胖乎乎懒洋洋的虫子,虫子旁还有一块被啃的坑坑洼洼的和田玉石。

      “上仙,这夺命因果蛊神妙非凡,可以连接两个人的因果关系,凭着这玄妙非凡的联系蛊就能指明方向。”

      阿飞沉吟一下道:“还是连接无首吧,据古籍记载无首最为嗜杀,我还是尽早去除了无首较为妥当。”

      “只要注入一道精气在心里想象无首的样貌即可,这些大妖魔长相都独一无二,要是普通人就必须知道生辰八字了。”

      阿飞也不废话,两指并拢逼出一道轻柔剑气,缓缓注入蛊虫身体,只见蛊虫凌空飘了起来,身上闪过一道紫气,那白胖白胖的身体上一道黑红细线显了出来,就像指南针一样,红色直指阿飞,黑色那端指着北方。

      “这妖魔跑的还真快,院长你就在峨眉山等我回来吧,我要是半月都还没回来多半是我死了,那时候你就自己下山去找几个孩子。”

      “呸,你说什么丧气话,你可是仙人,打杀个妖魔又没叫你移山填海,我就在这里等你凯旋而归。”

      阿飞飞入高空,辨认了一下方向就离去了,一群环肥燕瘦的女子就围了上来问东问西,叶三刀此时脾气再好也颇为不耐,转身寻了个僻静的亭子仰头便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