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小说TXT下载

      牏山岭里人影重重,马匹晃动,各种兵器闪烁着寒光。

      马家帮三百多号人正慢慢在靠近两个胆大妄为的人,他们像是张开了一个大Ђ口袋,将这两个突然出现的人围住,但又不敢过于靠近这两个突然出现的人。

      王凯与聂军看了看山上那些欲露不出的马匪们,嘴角冷笑,端坐马背上。

      哗啦!!

      围拢的马匪们在王凯正面让出一条路,一队人骑马从山上鱼贯而下,纷纷停在了王凯百米开外的地方。

      领头的是퍋一脸狰狞的马远华,随后就是其他几位当家,王凯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大体知道了这些人的来摌路。

      “看来,大鬼小鬼都到齐了닚”王凯低声漍嗤笑了一下。

      远处,马远华仔细打量着王凯,发下他的嘴好像动了一下,当即吼道:“你刚刚在说什么?”

      㗤 王凯抱拳,道:“我是在感谢马大当家如此热情欢迎我,实在Ꮯ是心有愧疚啊!”钅

      “欢迎!?”

      “哼!”

      马远华脸上冷笑,缓慢的骑马绕行,道:“你就不怕我要了你们你命?”

      王凯不以为意,依然笑脸相迎道:“我这区区两ↂ人,还ע不足⪚以让马大当家大摆鸿门宴,所以这浩大阵仗不是欢迎是什么!?”

      ⏝ 王凯话落音,有几个当家目光紧缩了一下,因为他곐们就准备摆个鸿门宴来对付王凯两人。

      这就像扵奸计提前被人发现了一样,让一部分心中有鬼人坐ඳ立不安,虎视眈眈的看着王凯。

      马远华也蜑是眼角一跳,随即低沉着声音说道濏:“ٯ那可真不好意思了,我这正是专门为你们摆开的鸿门宴,等一下就要了你们两个唐军的小命”

      马远华倒也光棍,他铯可不管是不是被看穿,既然有机会灭了两个唐军,他也不介意现在让人血脏了自己手。

      蝶而。

      王凯看着马远华笑而不语,一种不明所以目光来回在马远华身上打转。 ⧏

      此种结果,顿时让马远华心中生出了疑惑ଗ。

      王凯二人实㯭在太镇静了。

       ᷊按理说面前被三百多穷凶极恶的马匪团团围住,只要对话贴稍有不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就算心有大ᙵ气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多少都会从面色上看出慌张。然而,王凯自始自终都一副淡然神色,视马家帮如无物一般。 澦

      “说起来,这两个家伙还主动要见我马家帮”

      王凯越是淡定,马远华想的越多,他手握着马刀,心툁道:“难道他们有所倚仗不成,或则说有大队唐军正埋伏在我们周围?在接应这两个人?”

      心道此,马远华向身边的人露了一个神色,让手下的人悄悄去周围摸一下在说。

      谁都没有贸然勊行动,现场稍᪦微有点诡异。

      这些小动作,王凯看在眼里笑在心中,心道这马远华还确实一个小心谨慎的人,但很可惜,来的人的确就只有两个而已。

      不过,王凯㌗也的뉔确在观察马远华,看是不是랱如他心中想的那个人。

      ꚶ 年龄上,马远华面相五十左右,外貌껎又是汉㝙人,基本符合二十多年的前那个消失的人。

      脸上,那恐怖的一刀贯穿了整个脸庞,斜着将脸一分为二,王凯心中估计了一下,能一击造成这꾢种级别的伤至少是大刀长刀类别的武器,也符合仇天魁使用的陌刀。

      “果然没错,这家伙就是那时候死볿里逃生的马远华”王凯见离开的马匪已经回来,心中顿时有了决然。

      “估㉡计这些家伙已经知道我们身后没人了,篖大概率想动手了”聂军见一马匪在马远华耳边嘀咕,马远华目光越来越嗜血,聂军不禁提醒了王凯一下。

      “嗯!”

      “知道了!”

      王凯道:“放心好了,我只需要一句话马远华就什么都不会做了”

      这时候,马远华抽出了马刀,一脸冷笑地举起⽃了手。而,王凯淡定的左右看了看,轻生说了一个人的名字。

      “仇天魁还活着!”

      㠾 话毕,只见马远华瞪着血红的目光,全身僵硬坐在马背上,连那举起得手都迟迟无法放下。

      喝喝!!

      马远华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脸上那恐怖的刀疤突然变得火辣辣的,钻心的痛,痛的马远华满头大汗。

      “你刚刚说了什么!”马远华如同一只怒牛,嗓音变得异常低沉。

      王凯见马远华的样子,更加卓信面前这人的身份,语气依然淡淡的说道:“我目前遇上了一个很大的麻烦,一个本该死了十年的男人不但没有死,反而就在狄丽拜尔叏,而且我听说马大当家也知道这个男人”

      见王凯故意绕圈,马远华再次怒吼道:“我问你这个男䱃人的名字”

      吼叫中,马远华似乎耐心已经耗尽,狰狞的脸上冒着摄人的寒意,连举起的手都有落下的迹象。

      王凯道:“给Ⅿ我制造麻烦的人叫做仇天魁,攙二十四年前就是西域安西都督府的人,也是十年前的一个叛国者”

      王凯再说话的时候,故意提起二十四年前的事,也是有意让马远华知道这个仇天魁就是砍了马家帮六十三人的那个,同时也ⶲ让马远华想起他脸上的那一刀是怎么来的。

      突然,马远华롸收폐回了手,用尽全力抓着自己的脸,让整张脸扭曲变形,喃喃自语道:“还活着”

      他说的是仇天魁。

      马远华怎么不记得这个名字,⚐他对仇天魁的印象从那一夜,从那一刀就再也无法忘记。

      每次闭眼,ʦ每次睡觉时,仇天魁都是马远华挥之不去梦魇,是深藏在他记忆中灖最可怕的噩梦。

      实际,王凯根本不用特意提醒马ェ远华,马远閽华就已经知道了那个男人还活着。

      諾“原来如此,我这几十年之所以无法安睡,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仇天魁还活着”畸形的笑容,马远华的瞳孔剧烈的晃动着,他似乎在此时找到了某种答案。

      说起来。

      虽然仇天魁当时只砍了马远华一刀,但在즒这二十多年的岁月里,仇天魁却在马远华的脑海中砍了他几万刀,几十万ᜒ刀,乃至霯于无数刀,一直砍到马远华精神失常,成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怪物。

      砎“还有我大哥,那个一夫当关的大哥,他的脑袋当时也被仇天魁拿走了,到死都没落下一个全尸”马远华再道。

      马远义的脑袋是仇天魁的第隢一个战功,当㐸时也被仇天魁带回了军营。而,马远华因为害怕仇天魁,选择独自逃生。但是,这二十多年过去了,马远华的心境随着时间被改变,他不但对逃跑的事쑫绝口不停,反而有点耿耿于怀。

      “仇天魁,你该死啊!”最后,马远华如此咆哮道,整个山岭中都回响着他的声音。

      待到这一吼完了后,马远华的情绪似乎稳定了不少,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王凯道:“给我一个不杀你们的理由”

      王凯笑道:“这个仇天魁本来在十年前就该死了,有大人物需要他死,但原本西域那些将领保下了他,把他送到了异域躲开了那次杀劫。可十年后,这仇天魁居然又跑了回来,不管他是何种理由,那位大人都没理由再放过他一次,所以想让仇天魁出现点意外,比如糭说死了一类的”

      王凯此言说的是实话,其中仇天魁能活着离开大唐的原因的确是当时的将领们运筹。但这话中,也有王凯自己杜鷅撰在里面的假话,而他需要的就是让马远华去猜这假话的深意。꫃

      马远华思考了一下,道:“你就是那位大人物指派来杀仇天魁的人?”

      王凯不言,微笑着看着马远华。

      马远华似乎想通了王凯到来的理由,再道:“你说的那位宜大人物既想仇天魁死,又不想脏了自己手,所以才让你来做这件事,但你自己又杀不了这仇天魁,所以才调查到我的头上来,想让我来动手解决仇天魁”

      王凯抚掌道:“马大当家果然是个聪明人,但有一点没说对”

      王凯再道:“那位大人物不是怕脏了自己手,而是怕留下马脚。毕竟仇天魁在西域几十年,有大把安西ᑡ都护府的将领是他的深交,十年前就是因为这些人坏了那位大人ﱺ物的好事,所以他횂才不想重蹈覆辙,免得又让那些家伙们跳出来闹事” 茡

      “原来如此”马远华笑道,他已经对自己的猜测深以为意,但却露出了玩味的神色。

      ⤔ 王凯点了点头,道:“正如马大当家所猜测的一样,我们有共同的目标,所以我想找马大当家联合在一起,共同对付仇天魁”

      马远华冷笑了一声,道:“联合,怎么个联合法?”

      王凯道:ﱑ“我在暗,为马大当家提供情报,马大当家在明,将仇天魁杀死,这样一来٭我也好交差,你也能完成自己的报仇的心愿”

      王凯说完,马远华突然大笑。

      巜 哈哈~~~

      笑道半途马远华声音戛然而止,道:“说白了就是让我们去跟仇天魁拼个你死我活,然后你在捡漏子,你可真是盘算的很好啊!”

      “你凭什么觉得我们会去送死的?”

      王凯听言,也不回答马远华,他的目光看了看周围的马匪们,笑道:“素问马家帮勇猛独霸一方,但你们真的就打算在ᡓ这荒山里过一辈子,难道你们就不想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世人面前?”

      马远华眯着眼道:“你这是何意?”

      王凯突然伸出一根手指:“一座不小于狄丽拜尔镇,同样在丝绸之路上城镇的管理权”

      斯!!

      一时间,原뜄本欲打杀王凯的马家帮有人在吸冷气,连马远华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道:“你说真的” ੱ

      王凯点头道:“千真万确”

      踲这时候,就连兀格台也坐不住了,他厉声道:

      “空口白牙,我们凭什么相信뮲你的话,更何况这里聚集的人要么是我这样的,要么就是杀人越货的,唐军怎么可能放㨉过我们的”

      “只要利益相同,万事皆有可能”

      藫 先是如此一句,王凯看了看兀格台再道:“至于这位担心的事,实꼑际就是多余的,我大唐本就包容万族,就算是突厥不也有跟我大唐一家亲的人嘛”

      王觃凯说的是另一个突厥,兀格台当然能听明白这事。

      达昂閏也坐不住了,大声问道:“那我们呢,我们吐蕃人呢?”

      王凯看了궻一下达昂,露出了痛心的神色,道:“本是一家亲,可按耐野心家害苦众人,但亲人打断骨头连着筋,我相信只要时间过去了,我们定能携手▶同桌庆”

      廆 此话当即说到깻达昂心里面去了。

      蜪 大唐与吐蕃的战争,从一开始就不是你死我活的血ﴏ战,磙其本质有更复杂原因。而,王凯就是利用众所周知的理由,当着达昂的面来了一个怀柔政策。

      至于其他的人,随心思不同,但也意动纷纷。正如王凯说的,能光明正大掌控一座城镇,谁还愿意过着躲来杀去的马匪生跘活。

      所以,王凯抛出的已经不是一个让人意动的联合建议,而是一个能动摇马家帮냣的炸弹。

      这就是天策师的手段,抓住马匪们最想要的东西,从他们最薄弱的环节下手,引诱这些人慢慢做出决定。

      ﺨ 这时,马远华摆了摆手,示意周围安静,这才道:“说了半天,你依然没对我们做⺢出保证,我实在无法相信唐军会容忍我们这些人活下去”

      王凯这才道:“保证当然有,我熙相信你们也有暗哨,到时我们的行动就是对你们保证,相信马大当家定㒊能做出决定”

      这里是一个预料中的坑,王凯知道颜西北的行动一定会让马远华误会,随即这些人会成为王凯对付颜西北的棋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