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兔影院百度影音

      李世民又在屋子里走了一圈,然后问苏岩:“既然镜子这个生意做不成了,那你说说看,你这里还有没有其他好东西,既能让大唐人民喜欢,还可以大批量生产,价格也合适?”

      苏岩想了想道:“其实还真有一种符合陛下的要求……”

      “哦?那你说说看,朕听听是什么……”

      “酒……”

      苏岩话音刚落,整个屋子里的人都笑了。

      李世民笑得最厉害,他看着苏岩道:“亏你说得出来,你知道我大唐一年能产多少酒吗?”

      苏岩没有笑,他对李世民道:“陛下稍等我一下……”

      前些时间为了准备银镜实验,苏岩用简陋的方法提纯了一些酒精,有些浓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甚至他还制作了一个酒精灯。

      本来他还不打算让这些东西面世,现在既然李世民问了,他也就迫不得已拿出来了。

      当众人看着苏岩端出来一个盘子,盘子上面放着十几个小坛子,屋里的笑声依旧没有停止。

      他把盘子放在桌子上,拿起其中那坛四十多度的酒,对李世民道:“陛下,这是小子琢磨出来的酒,您要不要尝尝?”

      这次依旧是魏征在李世民说话之前站了出来道:“还是让老夫先尝尝吧……”

      他话音刚落,另外一个人也站出来道:“玄成平日并不怎么饮酒,这次还是让老夫来吧……”

      魏征回头看了一眼道:“哦?原来是侯将军,既然侯将军开口了,那就有请……”

      苏岩看了一眼,见他穿着紫袍,魏征又喊他侯将军,心知这就是侯君集了。

      他此时任兵部尚书,一脸的坚毅果决,有着军人惯有的不苟言笑。

      苏岩把酒递给他道:“侯将军请小口喝,这个酒非常烈,跟平常喝的酒完全不同。”

      侯君集爽朗一笑道:“老夫好酒,平常陛下赏赐的好酒,老夫都是一口一坛的,你这酒能有多烈?”

      说罢他猛地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紧接着便又一口喷了出来,接着便是剧烈地咳嗽。

      后面那些士兵见状马上上前,只待陛下一声令下,就要把苏岩抓起来。

      苏岩无奈地摇摇头。

      李世民也很是好奇,等到侯君集停止了咳嗽才问道:“君集,这个酒什么感觉?真的很烈吗?”

      侯君集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反复咂摸着嘴里的味道,接着又举起酒坛往嘴里送,不过这次他学乖了,没有再大口喝,而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

      等到侯君集连续喝了好多口,这才想起回答李世民的问题:“回陛下,这就确实很烈,非常烈,比平常喝的酒好喝太多了,过瘾,过瘾啊……”

      这下李世民也非常好奇了,他也爱喝酒,只是由于魏征的劝谏,平日里都很少喝,现在看老酒鬼侯君集都大呼过瘾,顿时也想尝尝这酒是什么味道。

      只是侯君集手里那一坛本来就没多少,加上他是直接对着坛口喝的,所以李世民的目光便直接转向了桌子上的其他坛子。

      “苏岩,桌子上那些都是烈酒吗?”

      苏岩点点头道:“是的陛下,都是烈酒,只是有一些比侯将军手里那个更烈,有一些不如那个烈……”

      “那给朕选一个不是那么烈的,让朕尝尝……”

      这次站出来的依旧是魏征,他义正言辞道:“陛下,这些酒还没有证实适合饮用,陛下不该以千金之躯试险……”

      一旁的侯君集有些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后道:“老夫不怕,要不干脆都让老夫喝了得了……”

      魏征不理会侯君集挑衅的话语,只是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有些无奈的苦笑道:“早知道今天就不带你来了,要不这样吧,坛子里的酒先倒出来一点,你尝尝,如果你觉得没问题朕再喝,如果你觉得不适合,朕便不喝,怎么样?”

      魏征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便依陛下的。”

      苏岩找来一个干净的小碗,选了一坛三十多度的酒,往碗里到了一点,递给了魏征。

      魏征接过碗的时候长长地看了苏岩一眼,然后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他平日很少饮酒,虽然那碗里的酒充其量不过一两,还是让他猛烈地咳嗽了一阵。

      等到他缓过来之后,转身对李世民道:“这确实是酒,陛下可以尝一尝……”

      李世民接过苏岩手里的酒,先是闻了闻,接着开始慢慢往嘴里倒。

      喝了一些之后,李世民也开始慢慢咂摸舌头,仔细地品味这酒的味道,最后道:“确实烈,确实够劲儿,朕喝了这么多年酒,才知道从前都白喝了。”

      这下其他所有官员都跃跃欲试,想要尝尝这烈酒的味道。

      但是李世民没给他们这个机会,而是接着问苏岩:“这酒你是怎么弄出来的?”

      苏岩道:“用东市买来的酒加工了一下……”

      “怎么加工的?”

      “想办法把酒里的水分慢慢弄出来……”

      “怎么弄的?”

      苏岩苦笑道:“陛下,这个解释起来也非常麻烦,要不这样,等十天后您再来的时候,小子亲自给您演示一下,那样解释起来也比较方便。”

      李世民点点头道:“看来十天之后朕是不来不可了啊,那么你这个酒,最烈可以到什么程度?”

      苏岩看了一下盘子,从中拿过来那瓶六十多度的酒道:“回陛下,这个坛子里的酒,大概是人能承受的极限了,里边酒和水的比例大概是二比一,刚才侯将军那一坛,酒和水比例大约是一比一,陛下刚才喝的大概是一比二……”

      李世民略一沉思道:“给我尝一点这个最烈的……”

      这次魏征没有再站出来。

      苏岩给李世民到了一点,李世民慢慢品尝过之后道:“果然够烈……这个已经是最烈了吗?”

      苏岩道:“其实不是,臣这里还有几乎全部是酒的酒,含水量不超过百分之五,但是那个真的已经不能喝了,喝了会死人的……”

      “那你弄出来干嘛?”

      “回陛下,这个有非常多的用途,以后小子做实验离不开这个东西,而且它还有一个神奇的作用,小子给您演示一下……”

      苏岩取来那个近乎纯酒精的坛子,打开上面的盖子后,众人发现它上面竟然有一个类似于蜡烛灯芯的东西。

      众人看着苏岩把那个小坛子又放在桌子上,点燃一个火折子,用火折子对着灯芯点了一下,那个灯芯竟然便持续地燃烧了起来。

      众人再一次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这个烈酒竟然可以跟蜡烛一样持续燃烧?”李世民惊奇地问道。

      苏岩点点头道:“确实是,这个里边其实已经不能叫酒了,而应该叫酒精……”

      “酒精?”

      “是的,它里边几乎不含水了,所以只要加上一根灯芯,便可以持续燃烧……”

      苏岩看到屋里所有人眼睛里都开始冒光,他们活了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酒竟然可以当蜡烛用。

      等了好一会儿李世民才缓过来,接着问道:“这种东西容易制作吗?成本高吗?”

      苏岩道:“回陛下,容易制作,成本也不高,十天之后陛下看了就会明白,其实非常简单。”

      “那么为什么几千年来中原就没有人知道这个道理?”

      苏岩道:“那是因为其中有一个原理,至今还没有人掌握,只要掌握了这个原理,再回头看这一切,就会发现非常的简单。”

      “好,那朕就等十天之后来,要是那时候你再跟朕说要花三天才能解释清楚,朕就再把你关到大牢里……”

      “小子不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