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ios

      “我走了,你好好看家!”ቊ

      过了四天,公玉晚晴等陈少捷从景云殿下班回到玉晚居,对他嘱咐一句,独自离开了青禹山。

      陈少捷看着自家师父消失在护山法阵的身影,心里充满了不舍。

      㒂 唉,和师父一起共度的美好时光,不得不暂停下粨来了。

      他惆怅的轻叹一声,转头骑上鸟东西,朝着青竹真人的草庐飞去。

      “师祖,在不在?”

      来到草庐前的法阵外,陈少捷恭敬招呼。

      “你怎么来了?”

      ꤸ草庐的门打开,青竹真人一脸诧࿞异的走了出来。

      陈少捷露出一脸无害的笑容:“师꣉父有事出去,我就想说来这里看看师祖有㔴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来侍奉师祖。”

      这套说辞他之前就想好了,属于A计划。

      칐他后面还有四个计划,如果A计划不行,他会陆⪹续把后面的拿出来。

      “你师父出去了?”

      青竹真人想了想,䘑忍不住转头朝北方看了一眼,脸上⽺带着一丝黯然。 ᕓ 始 陈少捷没想到A计划这么好使핖,试探着穿过法阵,走向自家师祖。

      果然,法阵已经打开,让他安然穿룰过,轭没有受到팺一点阻拦。

      陈少捷没话找话的问:“师祖,你知道师父他要去哪里吗?”

      青竹真人回头看了他一眼:“不要多问。”

      微微顿⁄了顿,他又问道:“你小子刚才说要来做什么?愝”

      “徒孙来侍奉햸师祖!”

      “不用,你回去玉晚居⒜吧,好好修炼。”

      “师祖,是这样的……”

      陈少捷既然来了,就不可能走了,他쾀的脑海中又回想起当初那天晚上和师祖在草庐里共度一宵的爽快感觉,真是无比回味。

      “师祖,我入门搜以后,师父已经给了我见面礼⃗,您……嗯,您身为师祖,是不是也该有点表示?”

      單 “见面礼?” 㒴

      青竹真人转过头,看向一脸娇羞的陈少捷,忍㑫不住有点好笑起来:“我都已经按照之前答应你的,你一晋升上院就立即덑收你入门,你还想要什么见面礼?”

      陈툰少捷就等着这句,立即张口≩就答:“师祖,要不你让我在你的草庐里修炼几天怎么样?就当是给徒孙的见面礼了。”

      ﻡ“啊?䧿”

      青竹真人立即会过意来:“原来你小子是盯上我的灵脉了。”

      陈Ꮊ少捷腼腆的摸摸头:“师祖,我就是用用而已,反正你这儿的灵气如此充沛,也不差这一些,贜不如就当给徒孙的见面礼,以后徒孙一퀂定好好孝敬你。”

      青竹真人无奈的摇摇头:“擹好吧,既然不来都来了,那你便进来吧。”

      一边说,一边转身往草庐里走,他同时厡又嘱咐:“进去以后别乱走乱摸,只一心修炼你的,知道了吗?딦”

      㨶“知道了师祖!”즡

      陈少捷一口答໊应下来,心说这草葱庐里最香的諛就是偲您老人家了,其他的徒孙都不感兴趣。

      坐下歐后,陈少捷果断闭上眼睛,开始㢫修炼。

      修炼速度提升袾一万倍,相比起一万五千倍,当然有差别。

      尤其在爽感上差距很冠大,一万倍顶多算是唇间的马杀鸡,而一万五千倍则是舌尖上的马杀鸡。

      쇞不过묛,草庐的灵气充足无比,有如实质,这又把爽感扳回来一点。

      陈少捷吞吃灵气时,一口就可以干掉一个灵气球,所以他左边吃一口,右边吃一口,左右开弓,速度超快,简直爽得无以复加。

      第二天醒过来,陈少捷发现师祖一直盯着他打量,目光有点怪怪的。

      萻 “师祖,你……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汒…修炼的是什么功诀?”

      “《草木诀》。”

      “居然是《草木诀》……”

      青竹真人想了想,突然从怀里掏出皇一块玉牌,扔给陈少捷:“这溴是草庐法阵的通行玉牌,以后你若是再想到来这里修炼,便自己进랹来吧。”

      “谢谢师祖!”

      陈少捷又惊又喜,连忙看了一眼玉牌,然后把它小心翼翼䔪的塞进怀里。 笥

      本来还想着应该怎么找接口,今天下班后好再来⭋蹭信号呢,现在师祖主动给了通行玉牌,这就方ⷱ便多了。

      当然,来草庐不是重点,重点是师祖本身。

      如果骊没有师祖在,这草庐的灵脉就算再好,也变꾶得不香了。

      所以很快想了想,陈少捷问道:“师祖,这几日你不出去吧?”

      青竹真人瞥了陈少捷一眼:“你问这个做什么?”

      ๏ 陈少捷和气一笑:“如果师祖不在,我就不来侍奉了,师祖在的时候,我才来。”

      青竹真人闻言忍不镝住笑了:“这么说,你小子倒是还有些孝心的。”

      “这是当然,徒孙一定好好孝敬师祖!”

      “我这䜏几日都在这里,不出去。”

      “好,那我在景云殿做完差事,就멛再过来侍奉师祖。”

      ……

      一连几天。

      陈少捷都在青竹真人的草庐过夜。

      因为有灵脉的浓郁灵气供应,修炼的速度虽然比沾光自家师父要佔低,可也低不了多少。

      没几日,陈少捷就感觉自身似乎快要一品圆满了。

      这天,他刚从景云殿出来,正骑着鸟东西,想回草庐去,没想到却突然听见下方山路上,传来一些谙吆喝声。

      ⳱ 될“孟天成,你别跑!”

      “小子,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打了人就想跑,没这么便宜事儿……”

      听见“孟天成”这쎣三个字,陈少捷有些好奇,悄悄让鸟东西降落下去,然后摸过去偷看。

      只见在山路一侧的空地上,孟天成被几名年轻弟子围住,看样子双方都有矛盾,已经准备大打出手。

       孟天成属于落单,被人围住,基本上逃不脱一个被揍的命运。

      宗门之内,虽然禁止私斗,不过只要不闹出死人或者重揟伤的情况,一般也没人追究。

       一个年轻弟子指着孟天成道:“孟天成,我只჌不过说了一句玩笑话儿而已,你就出拳打我,今天你若不向我道歉,莫怪我对你不客气。”

      “什么玩笑话儿?”

      孟天成一脸阴沉:“你辱我已死的大哥,我打你一拳就算是轻的,哼,还想我道歉,你做梦吧!”

      “你大哥死了与我何干?我们也算是一起在景云殿做事之人,䄁我只说了一句你大哥当年不过豢兽院的一名管事罢了,你怎么就打人?”

      “你说我大哥就是不行,废话少说,要打就来,爷不怵你们!”

      궚真是惹事精啊……

      陈少捷很清楚孟天成的脾性,这人就是个神经病。 

      砍整天脑子里不知道想什么,负能量非常重,平时䝟除了修炼就没别的事紋情了。

      眼脾下这事儿,看起櫫来是因为别뭽人的一句ⵣ话,他就被刺激㖺到了,所以打了人,然后被人围上,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㡞 唯一让陈少捷有点好奇的是˴,这人居然还有个哥哥,픕也是青禹仙宗的弟子,而且샶已经死了。

      另外,这人之前来找他,说是想进景云殿,他没管。

      没想到到最后,这人还是进了景云殿,只不知道在哪里做差事。

      ⭓眼看着两边打了起来——

      陈少捷想了想,径歃自偷偷的转身离开。

      这事儿和他没关系,他不准备管、也管不了。

      骑上鸟东西,晃悠悠的再次飞上了天,他很快一路朝着玉晚居飞了回去。

      师父离싵开愋前,说过短则五天、多则十天就会回来。 狡

      봗今天已经是第十天了……

      陈少捷从第五天开始,就每天回玉晚居看看,只盼着师父能快些回来。

      师父要是再不回来,他都开始有点担心了……

      ……担心着每天这么去草庐蹭师祖的信号和灵脉,迟早惹得师祖厌狹烦,然后把他赶出来。

      唉,师父啊,你就快些回擑来吧,徒儿真的想你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