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香蕉樱桃黄瓜丝瓜

      不过,冷锋不是战场新丁。

      在发现牛二貌似只是带节奏的连打五枪,唐刀这个排长兼教官却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后,哪怕是有点耍不要脸生生把五枪变成了十枪。

      他就迅速检讨自己是不是哪儿认知有误。

      幸好他有四倍望远镜,在仔细观察后,终于找到了牛二的目标,一个躲在矮墙后的日寇。

      牛二那五枪,看似没什么准头,其实都是打在那个躲在矮墙后的日军周遭。

      那是,要把他逼出来吗?

      冷锋不由有些好笑。

      新兵怕炮,老兵怕枪。换成是他,感觉自己被冷枪手盯上,那肯定是宁愿被炮弹炸死也是打死不露头的。

      牛二如果还是延续这个策略,别说最后五发子弹,就是给他五十发,估计拿他盯上的目标也没什么办法。

      果然,因为紧张呼吸略显粗重的新兵在停顿十秒钟过后,重新开枪。

      不过这次,他放弃了先前的目标,改射向另外一个躲在一个粗石柱子后面的日军。

      石柱很结实,足以抵挡弹片和子弹,就是还不够粗,完全遮挡住一名成人有些够呛。

      四倍望远镜中清晰可见,日军的脚和极少一部分躯体露在外面。

      只是,看了也白看,足足350米的距离,裸眼看过去连石柱都看不太清更何况是露出的那一点点人体躯干了。

      能射中石柱,都已经是精准度极高了。

      牛二的第一枪距离那根柱子最少也有三四米远,不过也算是难得了,比他预想的要强的多,至少没偏离的太离谱。

      “李九斤,你可是冷枪高手,来,来,你看看那个家伙你能干得掉不?”冷锋把望远镜往趴在自己旁边凝神向那边看的老兵油子面前一递。

      拿起望远镜又小心翼翼拿着带孔挡板挡在望远镜之前的老兵油子惹起众人一片哄笑,这货怕死是出了名的,学起这保命的活儿是比谁都快。

      “笑啥笑,长官刚刚才说的你们都忘了?想干掉敌人,就必须先学会最大限度保护自己。”老兵油子却是极不屑地扫一眼哄笑的同僚们,嘴里振振有辞。

      “好好想想,老子干掉的鬼子是不是比你们不怕死的还要多?”

      那颇有一种,老子以前做的原来竟暗合兵家至理的自豪。

      而哄笑的士兵们这才尴尬的发现,貌似,还真没有几个人比这个喜欢藏起来阴人打冷枪的老油条军功高。

      难道,以前混日子只是老油条的一种低调?

      这不能啊!这厮一发饷不是去大吃大喝就是去窑子找老相好,低调这词用谁身上也用不到他身上啊!

      怼到众人面面相觑,老兵油子这才洋洋得意的看向远方,找到冷锋所说的那根柱子和后面的日军。

      瞪了好一会儿,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如果再近个七八十米,我或许可以干掉他,但现在,不可能,除非是给我的步枪上也装个望远镜。”

      “行!你只要有这个自信,等有空的时候,我把这个望远镜改造改造给你和牛二的枪上一人装一个。”悠悠然抽着烟的唐刀微微一笑。

      这逼装的,老子差点儿都信了。一旁的冷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逗人玩呢?这种德国进口的高档四倍望远镜就算是在他们88师也不多,一营能有两个,那都是师部走之前特批的,听说还是从523团那边硬调的一个,你这红口白牙的一张嘴就把这望远镜给拆了,你信不信营长能把你给生吞活剥了?

      冷锋不信,老兵油子却信了,笑嘻嘻地把望远镜还给冷锋的当口接唐刀的话,“长官,那我可等着了,有这玩意儿帮我瞄准,就现在这距离,我能干掉好几个鬼子。”

      “出息劲儿!”唐刀摇摇头。“有了这,没五百米以上的狙杀记录,你还是老老实实窝着打你的冷枪去吧!”

      “咦?”没理会唐刀和老兵油子的瞎扯淡,重新看向目标的冷锋却是微微一惊。

      石柱上腾起一团烟雾,那显然是牛二击中了。

      这,碰巧的吧!冷锋暗自嘀咕。如果是瞄准打中的,光凭这一枪,牛二就能跻身一营神枪手的行列。

      而后,冷锋的目光凝固了,石柱再度腾起烟雾。

      牛二的第三枪,再度击中石柱。

      再射,再中。

      石柱后的日军努力缩起身子,冷锋已经可以想象石柱后日军的绝望,能打中石柱,自然就能打中他不是?让牛二这么一枪又一枪的射下去,迟早,会打中他露在外面的躯体的。

      日军是绝望的,但冷锋却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赢了赌注。

      牛二只有最后一发子弹,他就是再如何精准,能在最后一枪命中日军,对这名日军也是只伤而不能杀。

      正在这时,日军的步兵炮开始反击了。

      直射型的92步兵炮完全是平射轰过来,连续数团火光在仓库大楼前三十多米处爆开。

      仓库正面所有战位上的士兵都不由自主地将身体全部缩到工事之后,很多人甚至在各班排长的高声命令下离开窗口堆好的沙包工事,躲到墙壁后方。

      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92步兵炮的试射,很快,日军就会校准坐标将炮弹倾泻到仓库楼体上。

      厚达0.6米的混凝土墙壁或许可挡70口径直射炮的轰击,但能挡重机枪子弹的沙包工事可不成,两个月的大战中,他们的重机枪工事不知被这种弹道平直的小口径火炮轰塌了多少。

      虽然墙体面积更大,但轰中窗口也是有一定概率不是?

      现在又不是两军对战,自然没必要守在窗口。

      随着步兵炮的炮火在楼体上开始绽放,撕心裂肺的手摇警报器也在战场上响起,日军借着己方火炮的掩护,开始逐一向后撤退。

      “唐排长,不如这样,先撤离,咱们的赌约留到下次。”冷锋看一眼还趴在战位上的牛二,建议道。

      “活着固然很重要,但身为战士,那有敌人炮火一来就躲的?两军对阵,勇者胜!”唐刀却出人意料的摇摇头,来了一句和先前看似互相矛盾的话。

      冷锋的眼睛微微发亮。

      矛盾吗?从字面意思上来理解似乎是很矛盾,但细想之下,却发现两者完全可以合二为一。保存自己和不怕牺牲,都是为了胜利,就看你是怎样根据战况来做选择了。

      牛二的枪响了。

      冷锋重新举起手中的望远镜。

      呆若木鸡!

      他输了。

      望远镜的视野中,一名日军在血泊中痛苦的挣扎,正艰难的向距离他身边不足四米的石柱爬去。

      似乎,那根石柱可以给他足够的庇护。

      但显然,已经有一个日军躲着的石柱,不能再多藏一个了,更何况,已经被击中后心的日军显然已经活不长了,从他身后留下的那道长长血痕就可以看出。

      那绝对是个热血青年,要不然,血那会流得那般汹涌澎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