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爱直播软件

      “杀了这群狗杂种。”

      “杀了六个了,你们这群笨猪,谁能比我杀得多,哈哈。”

      “呸!才六룞个,格老子已杀了十个喽,老子才天下第一......”

      ......

      嘈杂声不断从下面传来,纳兰智界暗笑一声,不得不佩服这群长着脑袋却不用的幸存ྻ者们,对莫名的出现丧尸比丧尸本身还ᰑ要兴奋,明知ᇤ丧尸对声音极为敏感还在大吼在叫!不过,值得庆幸,现在通道上晃荡的尸人越来越少。纳兰智界推开玻璃门走出来,他双手插在裤袋里悠闲的沿着通道往楼梯走去,忽然看到边上敞开着的防辐射门,他神思一动想到老六无意间的一句话,他转身进了门。

      屋子里有各种型号的仪器,有的仪器还在工作。除了仪器外屋子里是一张张单人床,每张床上的镣铐已被打开,他扫了一眼镣铐,这是与铁床合为一体的新型电子噱铐。如同老六说的,没有人主动打开尸人是很难挣脱的,会是谁放开了这些尸人?

      纳兰智界环顾一下四周,贵重的仪器,正接受实验的尸人..饨...忽然灵光一动,想到一个现实的问题.为了验证他的想法,他出了门回到观景ᇇ台的玻璃门附近仔细察看门两边的墙。墙面是大理石贴面,这里㉮是地下,哪怕年久没人打理墙面除了灰尘,没有什么大的损坏。纳兰智界有目的的在一人高的墙面上观察。当他沿着左边墙面走出五六步时,发现了他想的东西,有一块大理石的三座分之二处,褨看到上긛下两个圆点比其它方磨损严重.

      纳兰智界伸了个懒腰,抬手按在下面的那ሖ个圆点上。随着他轻轻的一按,几秒后刷的一下墙壁上开了一个仅容两个人侧立的空间。他伸头往里看了一眼,是个微型ꈌ轿厢,他不由的嫌弃道:“真小气。”⛇看到这种东西他知道那位戴面具的司铎大人为什么带着人跳到三层来,应该是他有必须用这电梯的事,而当时四层上跚有他和老二老六,他不想电梯暴露只好到这里来。

      纳兰智界想也没想跨了进去,看着厢顶上有一个不易觉察的红点在不停烁动--监控!纳兰智界没有躲唇闪,反而调整࿂一下站位,对着红点露出最为完美的笑容,同时抬手挥了挥。可惜此时的监控室里空无一人,要不然见到他这样放肆的笑容人真不知会有何感想。

      轿厢内除了地面有几道血迹,其它地方很干净。在右边厢폤壁上有两排数字按钮,一到三十,但是数字不是连续蘰的,缺了几个。如果퍨一个数字代表一层的话,这里只有十六层。“只有十六层么?嘛,坐着电梯观观光也不错。”说着他按下了数字一。

      老五用手电光扫视一遍,这个漆黑的空间不大,里面堆放着一些晬杂物。雷奥的手电光却落在对面的墙上,那里还有一道严合的门。雷奥摸着吊坠道札,“愿主保佑,老五,走,过去看看。”说着两人往对面的门走去。

      走到门口眾,老五侧耳在门上听了听,里面没什么动静才伸手推门딾,原以为是推不开的퉂。谁知一推居然开了。两人握着枪小心的进了门,门内没有一丝ꀬ灯光,老五快速用手电扫了一遍,这一扫吓了他一跳,忙叫道,“老大,小心,有埋伏。”说着扯着身边ꭕ的雷奥退回门Ӏ外。

      两人贴在门ꜝ两边等了好几分钟,奇怪的是屋内一点动静也沭没有。雷奥道,“愿主保佑,那些应该不是活人。”刚才老五用手电扫过时,雷奥也看到了一屋子或蹲或趴着遼的人。

      老五转了转手中的枪,他发现手心全是汗,“老大,我先进去看看。”

      ㄖ “不,一起进去,若是他们要出手早就出手了。”雷奥说着再次推开虚关的门,手电扫过去。只见几百平的房间里,在中间位置横七竖八的趴着一个人堆,少说挷也有几百人。细看之下,这些人紧闭着眼睛,身上衣服还算整齐,脸色灰白一动不动。

      傐㖱 “死了?这里怎么⃐会呚有这么多的死人!”老五踢了一脚旁边的一人,冷笑道,“这里不会是垃圾场吧。”

      雷奥蹲下来探了探一人的脖颈动脉,“还没有死。”

      “没死?”老五惊쁽讶的蹲下试了另一个人,果然,虽然微弱但确实是有脉搏。看着这些有的弓身倒地,有的脑袋扭到身后,有的四肢软塌塌的.....“成这副模样了没死?”

      雷奥也觉得这些人不正常,他掀开㱼一人的衣服,暗中倒吸一口气。又᧲掀开另一人衣服,和第一人一样ョ,腹腔上有多处缝合的伤口,手臂上有大大小小的针孔。雷奥站起来极不不屑的吐口气,⮔“愿主保佑。走了老五,对面还有道门。벝”

      “老大,这些人是尸?”老五想谈论一下这些人的出处,看到雷奥一点兴趣也没有只好把话吞了回去。

      탞雷奥没有理会老五径直越过人堆走向对面,老五摇摇头跟了上去。末世中谁也救不了谁。삜他俩晃着手电光刚走了几步,刷,轰的一声,从头顶上有一物砸了下来。

      老五这边忙着探险,老三这边怒火彻底被点燃듟了,老十被这里的人往死里欺负,他就让这里所有人拿命来陪.这让他忽略了对刀疤的不爽,他给了刀疤一把枪,拍着刀疤的ꤿ肩膀道,“走,我带你去见识一下末日世界”,看到老十的样子,他的第一反应的抱过老十去找老四医톋治,可是老四在哪他也不知道,所以,首要任务是找到老四.又想到有着独身信念的老十平时看魏司斗的眼神不一样.他大方的对魏司斗道:”老十就交给你了.”

      刀疤似ﶛ懂非懂的点头点拿过枪,一直静鸼立不语的魏司斗突然道,“刀疤,你抱着她。”比굚起老三来,刀疤更信服魏司㋊斗,刀疤随手把枪往地上一扔伸手抱过老十。老三瞅了一眼刀疤又看向了老十,他顿憋屈的呸了一口,把枪捡起来递给魏司斗,魏司斗却没有接,魏司斗扭动一下脖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老三问:“末世人间和阴间炼狱哪个更可怕?”

      老三被问得一愣,继而笑道,茐“人间炼狱更可怕。”说着两人相视而笑。两人带头走向门口,通道上五个面具人,쒕被老三打死四个,还有一人홪伤在大腿上,正挣扎着起站起来。老三举起枪对着那人的心脏正欲开枪,却见黑影一闪,魏司斗扑了过去双手抓住那人차的脑袋这么一拧,咔嚓一声,那人的小命就此结束。

      老三看了看手中的枪,又看向瘫倒在地脑袋转了三百六十度的尸体。老三笑了,笑得极为邪恶,比起用枪远程射杀人远没晬有徒手杀人来得刺激。“老七,我越发的喜欢你了。”

      墭“喜欢就好。”魏司斗淡淡的应了一句。 벁

      通道两边有着大小不一켂的房间,老三毫无顾忌的一间一间的搜索.这里的门皆不是电动门,破坏起来更容易。每进一个房间,老三对着里面的东西一阵打砸。有一个上千平的大房间里像是仓库,里面放着无数大小不一的仪器。老三想也没想,能砸的砸了,砸不动的就给两枪。若是让基地的那些’疯子们’看到,定会真疯了。末世中的仪器,特别是医疗仪器是相当贵重的,坏一台少一台。

      通道两边的十多个房间里不要说老四,连个人影都没有。老三满肚子的愤怒无处发泄,他对着空气叫骂几句,侧头看了看刀疤怀里的老艙十,老十脸色由青转白,任谁都能看到她很不好。老三脸色阴沉得似要滴出水来,道,“不能ಉ再耽搁了,走,我们得尽快找到老四。”说是这么说,但是怎么才能找到老四!

      魏司斗闻言伫立在通道中间,微微扬头盯着天花板上的一点像是在倾听什么。老三嘟囔几句发现魏司斗奇怪的动作,拍了拍肩膀他道,“老七,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摆POSE!无论怎样也是我最帅,最猛!瓓走,我俩一边杀人一边找老四。”

      魏司斗没有动,缓缓的低下头平视着出口处的大门。老三往前走了几步发现魏司斗⽋没有跟上来正奇鉶怪时,大门再次缓缓的开了,进来两人,一高一矮,没有戴那可笑的面具。矮的见过,正是之前刚뮲进来时被老三砸中鼻子的小个子男人。ਘ只见㝼小个子男人鼻头微微歪斜,以鼻子为中心的脸上呈青色,可见老三那一拳下手很篈重。小个子男人进门怒扫着魏司斗等人,一张难看的小脸骄傲的ﯧ扬到半空中,指着老三用鼻孔说了一句乌市土语。

      魏司斗和老三一样听不懂,不过,潉魏司斗没介意,他把目光移到小个子㭲旁边的人身上.这人身高足有两米,体型匀称,穿着黑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手上戴着白手套,脸上坬戴着一副墨镜,额头两边纹着有两个墨绿ϛ色字母。在这样的环境下看到这样的装扮,总有违쥱和感。

      老三瞧着对方并没有带枪,他举起手中的枪对魏司斗道,“这两人是我的,你敢和我抢我就一枪先蹦了你。”说完把枪口对着两人道,“你俩运气不错,爷爷我正好还有两颗子弹,公平的很,Ჺ一人一颗送你俩Ż下地狱。”

      老三说着“呯”第一颗子弹向着小个子男人飞过去。

      有鳯子弹飞过来小个子男人居然镇㌔定自若的站在原地,只是肩膀缩了缩,说砏明他还慰是害怕的。而他旁边的高个子男人却动了,伸出修长的手臂往前那么一抓,接着手一扬,弹ᵼ头噗的一声深陷在旁边慨的墙体里。 喉

      䙽对方露出这么一手,震撼力极强!徒手把子弹接住!ᵊ这是什么样的速度与力道?双方相距不过十几米,ⷉAK4췋7,口径是七点六二毫米,初速达到七百一百米每秒。老三震惊的下巴差一点脱臼,他的内心有那么瞬间一片空白。

      魏司斗看到这一幕魡眼睛顿时一亮,看向高个子称赞道,“不错,值得杀了你。”

      䱄 小个子鳁男人小心的从高个子身后探出头,瞪着魏司斗一脸得意的说了一串乌市语,高个子立刻向着魏司斗的方向躬身飞奔过来。在小个子男人的眼中,下一秒将会看到被拍扁餺的白发小子。他冲着魏司斗吐了口浓痰,比起被老三揍楗一拳的恨炦,他更恨魏司斗看他如果同蝼蚁的神态。一ᢀ个个的鷚是什么东西,只是ᯑ待宰的牲畜而已,也敢藐视他。他才是高贵的被神选中的人犾。

      老三看到高个子冲过来,震惊神色瞬间消失变成莫名的兴奋,道,“老七,他是我的。”说着扔下手中的枪迎୒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