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情史未删减中文字幕

      “老头子,你去看看,天都黑了,那两个小姑娘还没回来,昨日我看了那个沈Ѥ丫头的面相,略有黑气,怕是要出事啊!”民宿的奶奶对着自家老头道。

      沈爷爷皱了皱眉,抬头看向天空:“咱们在这儿守了这么些年,不就是为了找出逆转宗家绝境的方法吗?或许那丫头就是方法呢?”

      “可她们毕ꖵ竟是活生生的孩子啊,况且那沈丫头未必就能解开百年的困局,她只是恰好叫那个名字罢了!”民宿奶奶突然又想到一事,“你可知道那个叫浅浅的丫头有大来ᄆ头?”

      沈爷爷转过身,瞪大⣬了双眼看向老伴儿:“什么大来头?”

      ᾁ 民宿奶奶双手不断摩搓着,看了看四周,神色紧张ꔈ:“她周身身负黑气,却丝毫不ɵ被黑气所伤,必然是有神位保佑,还是位我们定然得罪不起的!这时候拉她下水,只怕是……”

      沈爷爷见老伴敎儿慌张无措,立刻抓住了老伴儿颤抖的手,语气坚定:“不会的,她既然大有来头,宅子里的东西定然不会对她怎么样。”

      “所以你们就将无辜的人推进火堆吗?”

      老两口吓了一跳,对院子里突然出现的男声充满了恐惧,害怕地看向来人。

      睚眦秐突然出现,身着一袭玄色刺金长袍,原本剪短了的发찺此时已经变成⣷乌黑的长发㴢,被梳成了冠,作古装打扮。

      那看向老两口的一双眼中,带着凌冽杀意。

      他这一路跟随,怕的就是他的浅儿遭遇不测,没想到在两个人这儿栽了跟头!

      力量不足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浅儿涉险,进到那个诡异的阵法里去。

      这等歹毒的小人,该杀!

      “大神饶命,大神饶命!”老奶奶有些眼力见,一见睚眦出现,立刻就知道了眼前这位是冯浅那位背后之神。

      睚眦一伸手就将沈老头掀翻在地。

      “啊!”沈老头痛得只顾得上痛ŗ呼了。

      沈奶奶立刻挡在了老伴儿跟前:“求大神饶命!求大神饶了我家老头子,我愿意将进入阵法的办法告诉您!”

      睚眦见进宅子有望,也顾不上要杀这两个人了,即刻停了手。

      现在救浅儿要紧!

      “快说!”

      ——粒——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冯浅爬到洞的另一边后,发现这里的气温极低。

      这地方像是卧室,但是除了一张床和一条长长的沙发什么都没有。屋子里除了看得到灰色和白色,什么其他颜色都看不到。

      此时有一帮小孩子正在屋子里㔙嬉笑玩闹。

      除了在地上跑着的孩子,其他人都坐在床上,反而沙发没有人坐。

      冯浅看向孩子们中间围着的老妇人。她头发雪白,面容慈爱,正在跟周围的孩子店说着话。

      老妇人抬起头时,吓了冯浅一跳。

      这老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冯浅方才见到的那个照片中的老奶奶。

      “你来ꛧ了,坐吧!”老妇人似乎知道冯浅要来,此时慈爱的笑容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冯浅战战兢兢坐在沙发上,老人凭空拿出一个信封,黑色的信㼹封上是朱红色的字符。

      字符很独特,自然冯浅是看不懂的。

      但即使字符看不懂,老妇人的动作也足够ԡ让人一徖身冷汗直冒。

      凭空啊!对于这个老妇人的身份,还用说什么呢?

      “这个,麻烦你帮我交몫给那孩子,请你帮我找到她,是我们沈家对不起她。”

      老妇人说完一᭥脸的痛苦神色,让冯浅不禁想到她和好友睆沈嫣的关系。

      桍 “请问,您认识沈嫣吗?”

      “小香那孩子是个可怜的,之前做人的时候没能过过好日子。”老妇人販说完就韴陷入了沉思,似是在回忆。

      “她以前叫沈丽香,小香是沈家旁系子孙,出身虽算不上极好,却也是大家闺秀,十分聪颖善良。她二十岁那年,镇上来了一伙强盗,只抢劫富人。她生鸇日那天,那伙人来到了宗家。按理小香本来是不会有事的,因为她作为旁支,并不住在宗家,可谁也没想?到那天她会来。”

      听到这里,冯㡂浅觉得这可能是沈嫣上辈子的故事。不知道好友跟黑影之间到底有什么过ϒ节,让黑影充满怨恨,死辴了都不肯放过她。

      “那天,强䘘盗头子本来都拿好财物准备走了,可是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小香,硬是要带她一起走,还威胁说不带她走也可以,只要沈家家᪞主痸将房子的地契给他就行。家主万般无撚奈,可家主也极为喜欢小香这孩子꾑,要交地契的时候,小香却答应了和他走,还说是她心甘情愿的。”

      籨 ܀ 老妇人说着说着便哭了,缓了缓继续开口:“哪知强盗头子见小香同意,再也不理会我们沈家用地契换小香,直接把人抢了去。≩我们派了许多人去找她,可是每次走到树林就再也进不去了,发现那里被人布了阵。”

      老妇人抹了眼泪:“就这样,㵕我们找了一年。出乎⼛我们所有人意料的是,一年后,小香竟ᛜ然安然回来了,只是变得沉默寡言。我们为了让她早日忘掉那段回忆,就给她找了一户人家。后来她逐渐开始与人交流,ル一切好像都回到了过去。可就在小香在宗家结婚的那天,强盗头子又出现了。”

      ⽥ “难道氕他又要掳走小香?”冯浅问道。

      老妇人꧃摇头苦笑:“若是掳走倒好了。他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一改从前那种嚣张的气焰,퇿变得极为疯狂,不顾一切的疯狂。”

      “他拿刀威胁小香和他走,如若不然,就杀了我们一家。他还说小香已经是他的人ᵯ,二人连孩子都有了,他就算是死,也不会让小香嫁给别人。他要先杀了跟小香结简婚的人,说着㟏就朝着那人的心刺了过去。”

      “所以他杀了小香的丈夫吗?”冯浅觉得这人的恨如肟此强烈,想来必然是会杀了小香的丈夫的。

      老妇人点点䆖头:“小香看到后,不要命地冲向同她结婚ϭ的人,想为他挡刀。没想到最后,那刀却刺进了䤰强盗头子的胸口,还是小香亲手刺的。小香对强盗头子说就算他死了,她也永远不会原谅他。强盗头子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大龲笑着拔出袾了刀刺死了小香的丈夫,之后才断了气。”

      “那那个黑影是不是就是那个强盗头子的怨气所化?”冯浅心里却是很担忧。如果是这样,呆嫣就危险了。

      世间求爱不得,反生怨恨也是有的。

      “是,强盗头子叫束辛,听说他出生于㤈奇门遁甲世家,因为当时世道不好,缺钱,当了强珜盗。没想到他死后,他的怨气竟然留在了宗家大宅。自那以后沈家就经常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不是家禽离奇死亡,就是有人经常㨢生病。”

      老妇人顿了顿:“后来宗家五位长老持续ઢ被噩梦惊扰,所有长老都生了病,但叝所有大夫都查不出原因。无奈之下,家主找到了一个道士。道士说这里怨气太强,唯一的紣方法就是封印宅子,并搬离这里。一般的쭵正统封印根本没法做到,只有用活人的血肉才……”

      老妇人说到这儿泣不成声。

      冯浅听到这里藉,也能猜到个大概了。那个活人䢠,就是小香,也就是前世的ȫ呆嫣。

      “您知不知道她的尸体埋在了ˬ哪儿?”冯浅觉得很有可能束辛的怨气就是带呆嫣去挃了那儿。

      不都说解铃换需긝系铃人么?

      “因为是做活ꒇ祭品,嶳所以尸体不能离开宅子,当时家主下了禁令洖,所有族꠱中人不得靠近在宅子的东北角处一所屋子,那处用黄符贴着的屋子怨气很重,即便是现在的我们也不敢靠近,应该就是那里了,但路都被封了,只有家主屋子的地涻道能通訣向那屋子。”

      “那家主的屋子在哪儿?”终于找到线索了。

      “就在我这曆房子的正后方,没有地图你是走不进去的。”老妇人拿出一张土黄色的纸,纸质粗糙,不过上面的图很是清晰。

      “我会把她救出来的ھ。”冯浅答应了老妇人后便离开了。銤

      此处的古宅设计得像个迷宫,冯浅看了许久地图,才✞看出些门道来。

      离开的时候还是从洞离开的,可出去后外面的屋子却变了,不再是冯浅来的时候那样,而是变成了一个灵堂。

      此时大大小小的灵位整齐地安置踓在柜子上,积满了灰尘。

      看得冯浅一阵毛骨悚然。

      回头看看,冯浅发现洞不见了,只有手上的两样东西告诉她졼: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沿着地图的指示,绕了好一阵,冯浅终于来到了主屋。

      ႎ 훠 无暇顾及其它,冯浅立刻进入了地道。

      地道的空气很是沉闷,冯浅仅能艰难维持呼흥吸。

      拿手机照明,走了大概半小时,冯浅发现了一个向上的出口。此处还有阶梯通往上方。

      等鏳上去后,冯浅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个屋子的内部。

      焅这个屋子四面门窗和穭墙都用大的黄符布悬挂着。窗边、门上都用东西在外封了起来。

      ፊ看来当时为了封印住束辛,真的费了不少功夫。ႝ ꚥ

      见那黑气不在,冯浅急忙开始寻找起沈嫣。

      没走几步,就看到了昏倒㲔在柱子后面的沈嫣。冯浅赶紧ᥪ过去查看她的情况。

      “呆嫣,呆嫣,醒醒!”叫了好几声,摇了一会儿,可ꒆ人始终不醒。

      冯浅掐起沈嫣的人中,却还是㨛不见人醒。

      눙묬背起娇小的沈嫣,冯浅转身,打算沿着先前的路线离开。

      醔“넫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被束辛的怨气发现。”冯浅小声说道。

      “你要带她去哪儿?!”앷暴怒的黑影出现在冯浅的面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