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好久不我下面了小说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伊月没说。

      比如说,许天衣暗恋温柔多年,比如说温晚也想促成许天衣与温柔这一对。

      只可惜,温柔大部分时候都在小寒山学艺,对许天衣连兄妹之情都算不上,最多就是普通朋友而已,更别说要嫁给他了。

      温晚是个明白人,所以才一边假装给温柔定亲,逼迫许天衣再主动一些,一边又给两人创造机会。

      许天衣只身保护温柔,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在回来的路上,这样两人就多了很多朝夕相处的时间不是吗?

      但很可惜,他没有算到,温柔居然在上京的路上遇到了伊月和王小石,并且深深的爱上了伊月,这下自然就更不可能回头了。

      至少现在她是绝不会回去的。

      “就你聪明!你们这些人,整天算计来算计去不累吗?”

      “累啊~”

      伊月说着耸了耸肩。

      “可就算累也得算计,因为你不算计别人别人也会算计你,我倒是希望这天下人人都跟你一样,那倒是可以天下太平了。”

      “嗯...嗯?你什么意思?”

      “夸你的意思~”

      温柔娇嗔着白了他一眼,那明媚的俏脸又是惹的他一阵心动。

      可惜,一阵脚步声远远的传进了他的耳朵,让他只好打消了下一步的动作。

      “不好了不好了!老板!有人闹事——诶——老板娘也在啊,呃,那个——”

      只有伊月的时候,两人怎么闹都行,可现在来了外人,尤其是那句‘老板娘’顿时闹了她个满脸通红。

      “放开我!”

      说着温柔一把推开他,站了起来。

      然后故意板着脸,向那雇来的伙计问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如今还有人敢来我们龙门客栈闹事?”

      伊月听完哑然失笑,龙门客栈如今只是小有名气的一间客栈而已,怎么可能会没人敢闹事?

      那伙计显然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好在伊月及时开口了。

      “二老板呢?他没去处理吗?”

      “二老板今天一早就去城南采买青莲斋的用度去了。”

      伊月了然,这才问道:“是什么人闹事?”

      掌柜连忙道:“是个又矮又黑的胖子,他一上来就点了十几桶米饭,吃完又点了十几桶,都快把我们库房里的存货全都给吃空了。”

      “只吃米饭不吃菜?”

      “是!”

      温柔听到这,立马生气的拍起了桌子:“哪有人只吃米饭不吃菜的,还一下子点这么多,明显是故意来找茬的!”

      伊月却是摇了摇头:“这也未必,我倒是听说过一个人,从来只吃米饭不吃菜,而且一顿能吃几十桶米饭。”

      温柔听了大为惊奇:“不是吧?这世上真有这样奇怪的家伙?”

      伊月轻轻点了点头:“没错,所以江湖人送了他个外号——‘饭王’!”

      饭王张炭,人如其名又黑又矮又胖,不过他的身份却是不可小觑,乃是原江湖第一情报组织‘天机’的首领张三爸的义子,身怀江湖‘八大绝艺’,还是桃花社‘七道旋风’之一,年纪轻轻一身武功便已达到二流境界,倒也是个名满天下的青年高手。

      “这么说来他就不是来找茬的了?”

      “应该不是。”

      伊月转头看向了那掌柜,心底里暗暗的叹了口气,这个掌柜只是个普通人,如果是在一般的客栈到也没什么问题,但他开的可是龙门客栈,没武功可以,没眼力可就不行了。

      “米饭不够再去采买就是了,我们龙门客栈又不缺钱。”

      说着,伊月突然心中一动,要是能将这送上门的张炭收下,当这个龙门客栈的掌柜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是转念他就打消了这个心思。

      张炭是那种游侠式的人物,让他久居一地显然不太现实,甚至他之所以来京城,也是因为在雷纯再次逃婚的过程中结识了雷纯,心生爱慕决定一路护送她回来的缘故。

      可在雷纯表明身份,尤其是还有未婚夫的时候,张炭已经没什么继续留下的理由,随时都可能离开了。

      “算了,这个人心思太多,除了王小石、唐宝牛这样的至诚之人,想要得到他的认可也不容易。”

      正想着,一声闷雷般的爆喝突然自客栈主楼的方向传来,顿时把刚刚坐下的温柔给吓了一跳,同时也把沉思中的伊月给惊醒了。

      伊月不由皱起了眉头。

      龙门客栈的占地面积虽然不大,但是从前面主楼到他所住的幽静小院也有二十多丈的距离,中间还有层层建筑阻隔,一般的声响想传过来可不容易。

      由此可知,声音的主人功夫不弱,至少也是二流水准,并且,这人应该是来闹事的,至少比‘饭王’张炭更像是来闹事的。

      另一边,温柔在被吓了一跳后,却是突然觉得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这莽牛似的声音...啊!我知道是谁了!这个混蛋!”

      说完,她本是打算立即跑出去教训一下这个‘混蛋’的,不过紧接着她就想到了伊月,然后脚步一顿,笑嘻嘻的凑到了伊月的身边。

      “这次你能猜到闹事的人是谁吗?”

      伊月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道:“明明出身蜀中唐门,却不好好的学暗器反倒练了一身十三太保横练功夫的唐宝牛是不是?”

      温柔不由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惊奇道:“你怎么连这个都猜出来?”

      伊月失笑:“要是猜不出来才奇怪呢,某女侠和沈虎禅等六人结拜,合成‘七大寇’的光辉事迹我都已经听的耳朵生茧了。”

      温柔这是第一次下山,在遇到他和王小石之前,也就只认识沈虎禅六人而已,能让她感到熟悉的想要猜起来确实不难。

      温柔好一会儿才转过弯来,娇哼一声冲着伊月做了个鬼脸,然后拉着他跑出了房间。

      “这头死牛居然敢在本姑娘的客栈闹事,看我不打死他!”温柔小声嘀咕着,可惜这些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实在是没什么威慑力,一般人是肯定不怕的。

      不过对方也不是一般人,对方是唐宝牛,和许天衣一样,同样暗恋温柔的唐宝牛。

      甚至他这次来京城,就是想念温柔来找温柔的。

      由于龙门客栈如今已经是小有名气,所以温柔的存在也不是什么秘密。

      以唐宝牛的关系很容易便打听到这里,找了过来,然后他就遇到了饭王张炭。

      “你这头蠢牛!居然敢在本姑娘店闹事,胆子肥了啊!”未等进门,温柔的娇叱声已经传了进来。

      原本都打算和张炭动手了的唐宝牛顿时一个激灵,原本魁梧异常的身体,似乎都跟着缩小了一大圈。

      这声音是他魂牵梦绕的声音,他就算死也不会忘记,只不过声音中的怒气他也听出来了。

      他,最害怕温柔生气了。

      “不不不、你别误会,我不是来闹事的,是有人在闹事,我想帮你教训那人!”说着唐宝牛舔着个脸,一边向温柔赔笑,一边伸出他那常人大腿粗细的胳膊指向了不远处停下吃饭的张炭。

      “你瞧你瞧!这家伙只吃饭不点其他,还吃那么多,明显就是来捣乱的——”

      唐宝牛话没说完,张炭就不乐意。

      “我吃我的饭,关你什么事?点不点菜是我的自由,难道这客栈还有进来就必须点餐的规矩?”

      唐宝牛听了不怒反喜,大叫道:“你看你看,这家伙果然是来闹事的!”

      温柔终于听不下去了,她觉得唐宝牛真是太蠢了,凭什么吃饭就一定要点菜?这是什么逻辑?

      她却是忘了,她自己先前也是这么想的。

      只能说,七大寇里,除了沈虎禅外,其余的基本上都是一群脑子有问题的逗比。

      唐宝牛也不是初入江湖的菜鸟,都已经在江湖摸爬滚打好多年了,居然还能活到现在,不得不说是真的幸运。

      又或者,他那十三太保横练确实十分了得。

      “蠢牛!你连‘饭王’张炭都没听说过么?真是太给我们七大寇丢脸了!”

      唐宝牛听完愣了一下,饭王张炭的名头可不比他们七大寇逊色,他当然听过了,只不过——

      “他就是‘饭王’张炭?又黑又矮又胖,长得跟个炭球似的......我知道了!肯定是只吃米饭不吃菜的缘故!”

      “......”

      伊月早就知道唐宝牛憨直,有什么说什么,但也没想到他能憨成这样。

      骂人揭短,直接把张炭的痛处全给说了一个遍,这要换做是他,恐怕直接要动手了。

      张炭脾气不错,但也不会好到别人都这么说了还没有反应。

      “呵!我是长的又黑又矮,可那又怎样?我是张炭,也是‘饭王’,在米饭面前,除了我,谁也不能称王!倒是有些人,长的人高马大,看起来人模狗样的,骨子里可是猥琐变态的很呢~”

      说着张炭手腕一抖,手上多出了一张绣着花的粉色手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