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app下载深夜释放自己iOS

      城市的夜景很美,灯火通明,霓虹灯闪烁,万紫千红。

      农村的夜晚很美,蝉鸣蛙叫,夜空密䓙布星辰,汇成一条河謤。

      这些陈祎都曾经历过,如瓂今在森林里过夜,他又体会到㮹了娇不一样的美。

      一声声狼嚎虎吼,猿啼鸟鸣,和白日的静﹬谧完全不同。弱肉强食,自然法则。

      不是弱小的狼被饿死,就是弱小的ꨁ羊被咬死。

      或许,这世界太过残酷,然而...却因此美丽。

      陈祎沉下心神冥想,尽量不去想某个打的主角还不了手,骂的主角不敢还口的boss。

      陈祎心中默念《金刚经》第一卷,身周再次出现‘圆寂光环’。

      和他在一个帐篷的学员㡤除了袁路都十分惊讶,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

      这下袁路有优越感了,清了清嗓子,低声道:“这是正常现象。”

      “哦?怎么说?”马上就랽要成为魂师了,凌风也做不到想陈祎那样心平气和的冥想修⌥炼,此时看到陈祎的‘圆寂之光’不由得来了兴致。

      刘秀虽然表面上对陈祎的事不感兴趣,但从他靠近的耳朵可以看出来,他也来了兴致。

      僟 袁路也不卖关子,“咳!你们想想,人家是先天满魂力,那是人中龙凤,天之骄子。和咱们这些人成就再高,也高不过人家。一辈子最多也不过被别人称一句‘草莽英雄’。和我们有些不同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袁路越说越离㯢谱,大概这些天来心里也不好受,趁这个机会将心里话说㼽了出来。

       冕 括兄凌风刊听了袁路的话想反驳,却说不出话,天赋比自己好,又比自己努力,甚至人家才六岁,就已经超过了十二岁的自己,自己那什么和人家比呢?

      “那又如何,我天赋虽然不如他,但我相信勤能补拙,他努力,我就比他更努力,当他因为骄傲而放缓步伐时,便是我超越他的时候。是,我ས们和他比起来,确实䝨上不了台面,但和普通人比起来,我们也是人中鬢龙凤。出身寒微,不是耻辱。能넑屈能伸,方为丈夫!”刘秀情绪十分激动,他不服,他也曾被称为天才,他也比任何人都努力,凭什么断定自己就一定会输给他?

      袁路嘴一୔撇倒头睡去,完全不理刘秀的豪言壮语,凌风䜑则是神色复杂的看着렋刘秀,他何尝不明白对方的心至思,可他已经没了和陈祎争斗的心。

      凌风拍了拍刘秀的肩膀,“我相信你!”他给不了刘秀其他帮助,只能给予他口头鼓励䃓。随后倒头睡去。

      刘秀感激的看了凌风一眼,然后和陈祎面对面盘坐,冷哼一声,很快醁也进入了冥想。

      对帐篷里发生的事,在外值夜的教导主任全然不知,一门心思警惕着周边⧅的环境,为了不招来魂兽,他们只在营地周围洒下了一些驱虫粉,并没有烧火,导致值夜的难度提高了不少。

      随ꐡ着一声声兽吼消失,月亮也渐渐升到空中。

      午夜降临。

      王凯准时出来接班,主任也俯身钻进了王凯的帐篷,沾床就睡。今天一下午和半个晚烦上的精神高度集中,让他这个年近五十的老头子深感疲倦。

      王凯揉了栃揉眼睛,随后双手使劲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一点。王凯仔细的观察着周边的环境,甚至因为武魂的原因,在夜晚,王凯看的甚至要比白天还要清晰。

      学员的帐篷之中,陈祎正盘坐冥想,养精蓄锐,‘圆寂之光’忽明忽暗。刘秀坐在对面争锋相对,至少气势上不比陈祎忽明忽暗的‘圆寂之光’差。

      此时的陈祎嬏正深⊭陷‘梦’中。

      他‘看’到,刘秀和袁路在吵架,凌风上去劝架,袁路没心没肺睡着了,凌风见两人冷静后也睡觉去了。只剩刘秀,冷静下来后,竟然坐在了自己对面,像是要和自己比试的样子。

      亙 我去,你们吵架归吵架,我惹你了吗ꉃ?你来刚我?

      陈祎正在腹诽刘秀。突然刘秀睁开双眼,冒着红㺜光的眼睛瞪着陈ਪ祎,向他扑过来。

      陈祎吓得一锯链,连忙起身往外跑,到帐篷࿅外向老师求救,老师却不理陈祎,陈祎没办法和刘秀绕着老师身体跑,刘秀的手臂变得特别长,在绕着老师跑的时候,陈祎还得时不时弯腰躲一下刘秀挥Ӹ过来的手臂。

      不行了,在这么下去,我会被拖垮的。

      埜陈祎脑海不由自主的出现这个想法,顿时心生退意,反应一慢。顿时被刘秀趁机从胳膊上扒拉下一块肉,吓得陈祎一佛升天,二佛出窍,也不顾疼㺿痛,撒腿就跑。

      陈祎在森林里㩅飞快的跑着,头也不ᥬ敢回,一直向前跑䀩着。

      胳膊上的텽伤口哗哗的喷着血,陈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血还没流干,他现在只想活下去,跑出这个恐怖的森林。

      跑了不知多久,胳膊上的血终于止墐住了,大概是流干了吧。

      陈祎脚步一次比一次沉重,头也昏昏沉沉的。他知道,自己这是失血过多了。如果不及时补血,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会交代在这里。

      陈祎趴在地上往ય前爬着,身体拖出了一条血路。

      쟾 这时,一睿个沉重的脚步声ਪ传来䭱……魂兽循着血腥味找到了陈祎。

      陈祎听见了脚步,惨然一笑,奋力扭头向后看去,他要看看结果自己的是什么东西?

      这一回头番,便是愕然。

      一头身高五米,棕红色毛发覆盖全身,胳膊比陈祎两个小腿还粗,一双兽眼血红,嘴角斁流涎,面目狰狞的魂兽出现在眼前。

      “熊大?!”

      ……

      “呃——”

      帐篷内,陈祎猛的睁开双眼,猛的深吸口气。

      一遍大口喘气,一遍轻抚着胸口。自己怎么会做这种梦?难不成?陈祎看儯了一眼正坐憲在对面的刘秀,又喘了几口气,显然后劲儿还没消散。

      䟾嗯?对面?

      “我尼玛!”陈祎面色惊恐的一跃而起,照着刘秀那清秀的面⊺孔踹了过去。

      㢨“啊!”

      随着刘秀的一声惨叫,袁路和凌风瞬间醒来。

      袁路挥舞着长长的手臂,面色惊慌的喊道:“怎么了?!怎么了?!”

      凌风一言不发,却是已经开启了武魂。

      陈祎看见袁路那长长的手臂,紓心中又是一抖渥,当蘉即就要踹过去。

      这时帐篷外传来主任的大喊:“魂兽来袭!警䣫戒!”

      陈祎慌忙冲出帐篷,结果眼前的一幕让他心神巨颤。

      值夜的王凯老师身上,缠绕着一条条花花绿绿的小蛇,不时还有新的小蛇从他的身体里钻出。

      “呕——”

       后出来的袁路和凌风看到这一幕,直接就吐了出来。

      “呕——”紧接着,陈祎也弯腰疯狂呕吐起来,他本来自认心里素质还好,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小白,现实总是会用恶作剧捉弄他。

      教导主任一把将正在呕吐的陈祎提起朝一个ࣖ地方突围出去,向彬也将袁路和凌风提在手里,紧跟在教导擎主任的身后。

      只见主任的第一第二魂环相继闪烁,蝍包围在他们身边的蛇群便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他们逃出包围。

      主任和向彬箃带着三人慌不择路的奔逃,陈祎也渐渐缓过神来。

      突然,他闻到一股熟셭悉崽的味道,是렾血腥味。

      果不其然,主任的肩膀出又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正在不停的留着鲜血。

      陈祎不由想起‘梦’里循着㵳血腥味找到自己身边的‘熊大’。

      “主任,血...血会引来魂兽的!”

      ᙝ主任停下脚步,擤第⸗三魂环一闪,陈祎感鸇觉到主任松了口气。

      茲 将툰陈祎扔到一边,主任坐在地上大口喘庾着气,眼神看向向彬。

      将晕过去的袁路和凌风安置好后,向彬来到主任的身边,第二魂环闪烁,手上亮起白色的光芒。

      这个向彬竟然还是个治疗型辅助魂师。 

      向彬将手按在主任手上的匵肩膀上놂,痛的主任龇牙咧嘴。少顷,向럧彬৙将手移开,主任的伤势虽然没有恢复多少,至少血是止住了ꅍ。

      不见主任有什么动薾作,一个洁白的小瓷瓶突兀的出现在他的手中。妆向彬拿过瓷瓶,打开瓶盖将小瓶内的粉末全部倒在了伤口上,刚好覆盖伤口。随后主任又톋拿出纱布篏,让向彬给自己包好。

      这才有心思看向陈祎,顿时脸色一变,“刘秀呢?”

      ⿺陈祎脸色变得煞白,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还..还在帐帐..篷..”

      “该死,他为什么不出来!”教导主任用力锤了一下地面,十分恼怒。

      栚“是我..我把他..把他踹晕了!”

      陈祎说着,眼泪蒿止不住熂的往下流,两世为人,这还是第一次看到死人,也是第一次害死人。

      教导主任猛的瞪向陈祎,神色惊疑不定,“你为要这么做?!”

      说实话,要不是刘秀的那一声惨叫,他也不会发现王凯已死,自己鴀等人已经被魂兽包围。

      陈祎支支吾吾ꑽ的将自己做湟噩梦事告诉了主任。

      教导主任和向彬听了都一脸震惊,这个梦和他们的情况何其相似ꓧ。

      从帐篷出来后,王凯早已死去,自然不能回应,刘秀陷在营地生死未知,‘梦’中却显示他变鎚成了怪物。从营地出来,慌不择路,一路逃窜。主任身负重伤,失血过多。

      情况竟然和陈祎‘梦’中大同小异,只不过쎵是换了人物。

      主任站起身来䱥,脸色一阵变化,둊刘秀生死未卜,陈祎三人尚未蕇成为魂师,没有自保能力,向彬只是一个辅助魂师,也没有什么战斗力。

      “走!先出去森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