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2013国语版app

      牧云吹雪站在月光清寒的雪夜中,目光呆滞地注视着向他袭来的黑色巨人,暗暗在心里咒骂该死的上帝。

      伴随着雪花落下,巨人的身影逐渐明晰。那如同小山般的魁梧躯体早已千疮百孔,唯一存在的肉体都遍布着被刀剑切割的伤痕、遭受火焰洗礼的斑点、以及被蛆虫啃食过的印记,还未靠近,从坟墓散发出的恶臭便肆意蔓延。

      巨人双眼如雪红玛瑙,在月光下显得格外狰狞。满头棕色短发干瘪瘪的,如生长在贫瘠土地的芦苇。他穿着的黑色寒甲倒映着被诅咒的月光,就连从身旁吹过的风都似乎夹杂着来自地狱魔鬼的低语。

      就这样死了吗?牧云吹雪绝望地等待着黑色巨斧砍下的瞬间,脑袋和脖子分离,血液涌出意识消失。死亡的时候一定有很多遗憾吧。牧云吹雪苦笑着,面对死神,他无能为力。

      “御主,请交给我吧!”声音冷冷地说。

      牧云吹雪转过头,声音的来源是身旁的少女,那是与死神完全不同的光景。她明亮的眸子里仿佛充满宝藏,蕴含着柔弱的月光与勇敢的火焰。那清爽干练的马尾在风中飞舞,如同春天的柳絮在河岸荡漾,轻轻拂过水面的瞬间,她将齐肩的长剑背在身后,优雅地从用宝石装饰的剑鞘中缓缓抽出带着火光的剑。

      她要干什么?拔剑是为了对抗死神吗?牧云吹雪寒冷的目光扫过缓缓出鞘的长剑,他听见称呼他为御主的少女似乎正对自己低声说道:“御主,让我们并肩战斗吧——”少女嘴角轻轻微动着,时间如冬天的河流般凝固了,牧云吹雪几乎没听清她说的话,也没听见从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

      巨人一声长喝,灼热的蒸汽顿时从体内喷射而出,天空中的积雪全部融化,形成的水雾笼罩了整个天空。他双手并用,手法老练,借助坠落的力量从天空中劈下,没有丝毫技巧和美感,只有纯粹的杀戮欲望。

      “对不起,爸爸妈妈,对不起。”牧云吹雪道。他弱小得如同待宰的羔羊,手无寸铁,无法反抗。

      “不会的。”少女轻声告诉他,“有我在,谁也伤不了御主。”

      话音落下,长剑出鞘,没有旗帜,没有号角吹响,也没有鼓声隆隆,只见光滑如冰面的剑刃和燃烧的火光,转眼间少女手中的长剑化为细线,踏破雨雾,如鬼影般从牧云吹雪身旁飞出。长剑顺势一扬,剑光与火光交相辉映,巧妙地拨开了巨人泰山压顶的攻击。

      长剑和黑色巨斧接触的瞬间,牧云吹雪听见四周楼房玻璃杯震碎的声音,还有金属碰撞的声音。那一刻,巨人低垂着头,嘴里喊着含混不清的口号,随即整个世界仿佛发生了细微而奇妙的变化。

      “杀戮领域,怎么,在现实世界打不过吗?”少女乘胜追击,手中长剑如同秋风,左挑右斩,轻松地扫过比她高了整整一倍的巨人。

      巨人被剧烈的冲击扔到了三百米开外,笨重的躯体在高楼上撞出了四米高的大洞,牧云吹雪看见那黑影跌跌撞撞地穿过街道,然后坠入清林江中。他张嘴欲喊,却发现整个世界空无一人,原本灯火辉煌的街道和住宅小区,此时成为了鬼城。

      “这是杀戮领域,berserker的技能,和真实世界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少了人而已。”少女左手握着剑柄,右手持剑,轻轻落在牧云吹雪身边说道,“这个镜子世界里会加强berserker的能力,但不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不过好在这里的战斗不会对外界造成影响,能有效减少无谓的伤亡。”

      牧云吹雪深吸一口气。“你究竟是谁?也是别人派来杀我的吗?”

      “不是。”少女说,她的眉宇间闪过一抹疑虑,“我是您的从者,难道您不知道吗?”

      “姑娘,从者和御主什么的,我完全不了解。”牧云吹雪抬起头说,“这已经是第四次了,昨天早上的老人、今早的女人、还有今晚的纸牌屋,所有人都告诉我战争就要开始了——”

      “我的出现就意味着战争开始了,如果御主继续坐以待毙,我们很可能成为最先出局的人。”少女提醒他,她是如此美丽,红白相间的长裙礼服如同在雪地里开放的赤练花,紧紧贴在纤细而精致的女性酮体上,没有丝毫瑕疵。

      牧云吹雪找了块石头坐下。“也就是说,我现在被迫参加了一场死亡游戏?而我......现在什么都不知道?”

      “看起来是这样的。”少女轻轻答道,任由寒风吹过长发,“现在情况十分危急,御主的身份很可能已经暴露了,我们的敌人恐怕不仅仅是刚才的巨人,也有可能是躲在暗处的......”

      牧云吹雪一想到还有其他敌人,便面色苍白,他带着无奈而轻浅的笑意看着眼前的少女。“还有其他敌人?”

      “刚才的巨人是berserker,我们面对的可能还有rider、archer、assassin、caster和lancer。”少女说,“圣杯战争已经开始,七位参与战争的御主会想尽一切办法清除敌人,如果这样下去,我们的处境会很危险。”

      “按照你的说法,如果真有所谓的圣杯战争的话,为什么国家不介入其中呢?中央安全局三处、美国邦联调查局为何不知道这些呢?喔,假设人们都知道圣杯战争的存在,为何现在没有官方出面呢?姑娘,这个游戏完全就是个笑话,相信我,我不想为了一场游戏搭上自己的性命,更何况还是个没有意义的游戏!更糟糕的是,我连游戏的基本规则都不知道,还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不会打架,也不强壮,如果我死了,父母肯定会伤心吧!”

      “御主,以后请叫我saber好了,我是您的从者。”少女冷冷地说道,“您已经成为被圣杯选中的人,所以即便您不想参加,也无法做到了。”

      牧云吹雪胸中的不解和委屈顿时往上冒。“我不想玩这个游戏!”他强调,“寒雨落也好,老头也好,钱林也好,你们到底要我说多少次,我不知道!Saber!你是叫saber吧?无论你相不相信,总之我压根不知道这个游戏,这种事情交给那些亡命之徒去做吧!”

      Saber摇了摇头,站起身,一时间牧云吹雪看到怀疑闪过她眼底,但立即又消失不见了,saber笑了笑说:“可是我的出现正是因为御主您的召唤呀!”

      “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着进门后脑袋被击穿了,然后从楼上坠落,然后你就出现了......”

      Saber 向他走近了一步,睁大了那双澄澈的眼眸问道:“你是说你已经死过一次了?”

      牧云吹雪点点头,指着坠落的地方说道:“你瞧,那里应该还有我的脑浆!”

      一想到之前收到圣诞节祝福贺卡时的鲜血,牧云吹雪就不寒而栗,当他看向自己坠落处时,saber正用一种质疑和不可思议的神情瞪着他:“御主,你确定是那里吗?”

      “我确定!”

      “但那里除了积雪外,什么也没有!”

      牧云吹雪猛然惊醒,他仿佛感到背后有种力量在拉自己,似乎冰冷的尖刀在亲吻自己的下巴,正如saber所言,之前坠落之处空无一物。

      “不可能!不可能!”牧云吹雪喘息地说。

      “你确定是从楼上坠落,然后死在这里了?”

      “是的!”牧云吹雪承认,眉宇间闪过不可思议。

      “呜呜呜呜!”

      声音自楼房被撞出的大洞里传来,眨眼的功夫,跌入清林江的berserker卷土重来,一时间牧云吹雪愣住了,只见黑色巨人全身的伤口已完全愈合,全身的铠甲比之前厚重了不少,就连眼睛和两腿之间的裆部都被包裹得严严实实,除了之前使用的黑色巨斧,另外只手也多了柄一模一样的武器。他从黑暗中走来,杀气比原先更加强烈。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saber首先采取行动,她倾斜长剑准备迎敌。“御主,等我把眼前的小麻烦解决了,再把我的猜想告诉你,以及你想知道的有关圣杯战争的一切,不过在那之前......”

      “看你的了!”牧云吹雪大喊。他屏息凝视前方,黑色巨人的每一步都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如同两百辆虎式坦克同时发动。突然间,berserker立即加速,以鬼影般的速度向saber袭来,两柄来自地狱的黑斧如雨般向他们撒来。

      Saber微微低身,右手持剑,左手握住剑鞘,淡淡说道:“终于动真格了,berserker,让我瞧瞧,你是否值得让我使出那一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