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的报复

      戗早上,朝阳升起,林峰也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强大的力量沉淀,形成一股쨺奇特的气场,缥缈,尊贵,却梙又十分的隐晦。

      直起身子走出房间,只看到此时九叔正在院落之外晨练。

      丝毫没有受伤的痕迹。

      不过他刚出来,九叔的眼睛就瞪了起来,甚至眼神之中㹍带着不可思议。

      蒮 “怎么可能?”

      䚷“这种气息,不会错的!”

      “灵台生光。”

      “这是天门筑基大成的迹象!”

      䬎 正是因为没有感应错,以及外漏的异象,九叔才震惊。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昨天,林峰不是才媵天门筑基吗?

      怎么今天賋就大成了?

      䜙这也太过于玄幻了一点儿了吧?让鯋人怎么能相信?

      是,我知道你福缘逆天。

      但是你也不能这么刺激我呀?

      我这二恋十多年的修行,쨨都赶不上뾢你两天。

      不行,我这心脏。

      九叔捂着自己的心脏,一副难受的样子,酸啊,实在是太酸!

      老天爷你这也太不公平了?

      九叔心里苦,但⛻是九叔不说。

      “师傅,你这是怎么了?”

      林峰有些愣神儿,这是出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了吗?

      怎么师傅突然一副这种神色?

      “没事,为师没ꡉ事。”

      摆了摆手,九叔觉得自己为人师表一定要撑起这股气势。

      “你的借物役形大法修行的如何?”

      “印有㾧何疑难之处,为师替你解答。”

      “练不成也……”

       ༚还没等他LJ说完,林峰非常惊喜的回答了。

      “师傅,这借物役形大法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刚刚练成就有着这等玄妙。”

      “真不知道是何等人物创造出来的。”

      九竵叔:“…………”

      杀了我吧!

      “呵,呵呵……”

      尬笑了几声,九叔觉得这没必要谈下去了,教不了了。

      当然九叔最后还解释了一句。

      “要找到自己的路,不要拘泥于外在的濏形式,不要受困于自己的思维。”

      “曾经有修行成功的前辈凭借此法掌控天雷,成为一方赫赫有名的道君。

      也有前辈拘役厉鬼,成为一方赫赫有名的鬼道大君。

      甚至还有前辈掌控自身,以自我成标记虚无坐标,成就䎎特殊洞天,从此自我逍遥。

      这些都是成功的例子。”

      “所以说开拓思维胢,开拓思维。” 춴

      “找到賲适合你的路。”

      一边说着,九叔一边向门外走去,不行受不了了쀟,我得出去凉快凉快。

      徒弟太过于妖孽了,也是不好教ꭎ啊!

      坈以前听说师傅也是修行界㻥难得一遇的天才?

      不知道师祖是不뱴是与我有同样的心态?心态崩了㪨有没有ᅖ?

      嗯,应该也有,毕竟师傅是绿林豪杰跈。

      天刚蒙蒙亮,打开大门,外面一个人也没有,但空气却十分的清新ƞ,令人心旷神怡。

      “呼~”

      “没有受到污染的空气就是清新,哪怕是呼吸了十几뾅年,也仍然感觉到整个人受到了쵏净化。铋”

      深吸舧几口气,林峰感觉到那清凉而又清新的湿气进入了自己的肺部,感觉十分的舒服。

      텵 “阴人过路,阳人回避~”

      “阴人过路,阳人回避~”

      ㌻“阴~人过路~,阳~人回避~”

      ………… 稚

      空气突然凝滞起来,一种诡异的嶕气氛之下,一众蹦蹦跳跳的人突然来到了义庄的门前。

      最前方的道人,一边用手在旁边的布袋之中撒着纸钱,一边指引着后面那群货物的方向。

      蹦蹦跳跳。

      칢 七䭄八婒具身穿官袍的僵尸在清晨蹦到家门口,着实让人惊悚!

      “师兄,我来了!”

      道人一个大跳,越过了门前,直接跳到了九叔的面前。

      给九玌叔来了一个亲切的拥抱。

      “我可想死你了~”

      看着师弟四目道长这么腻歪,九叔脸上也带着无奈,薬自己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如此的喜欢玩儿闹?

      突然,九叔眼珠一转。

      看我刺激刺激你!

      “来四目师弟,来看看你师侄的修为怎么样,能不켌能登堂入室?”

      㷊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四目向林峰走过去,他这话中带着陷阱。

      一不小心四目就能踩进去。

      “哦?你说的是小峰?”

      “上次来的时候你还说给他打基硨础,没有教他道法呢,我估计他现在连家乐都比不上?”

      “家乐好歹﹎已经点燃了……”

      “点燃了……”

      “胎光~”

      一边说着四目道长向林峰方向一看,整个人愣住了,双眼都快要瞪出来了,嘴巴张的能塞进去一个大鸡蛋。

      仔细看一眼。

      再看一眼!

       “不㫗对,我是在做梦。”

      如同在梦中一样。

      ċ 四目道长揉了揉眼睛,再向林峰看去,发现林峰周围灵气自行归附,整个人꥛灵台上散发着冲天的灵光。

      鯒 这分明,是已经天믗门筑基大成了的景象!

      “不可能,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뿴四目道长整个人都魔怔了,嘴里一直嘟囔着不可能。

      “我修行了四十多年才筑基大成,刚刚摸到阴神的边儿。

      不对,这一定是我快要突破阴神了才产生的幻觉。”

      “对,一定是幻觉!”

      “肯定是我赶尸累了,产生的幻觉。”

      “我应该去补一觉,睡一觉就好了,对,睡一觉就好”

      这时候的四目道长还管什么后面的僵尸,整个人恍若在梦中直挺挺的走뜼到客房之中,倒在了床上。

      “哈哈哈哈……”

      九叔看到四目道长的窘态,忍不住发出了大笑。

      “让你上次擴给我炫耀徒弟,怎么样受刺激了吧?”

      됌“哈哈哈哈……”

      看着九叔如同鞆小孩儿一样的操作,林峰也是摇了摇头,师傅真是푯越活越年轻。 䣏

      “师傅,四目师叔带来了这些货物怎么办?”

      “货物?”

      쫣九叔这才反应过来,四目道长来的时候还带着好几句僵尸呢,刚刚光刺餬激四目了,忘了把僵尸코停㸝住。

      “嗯哼,小峰,为师要去与你师叔论道,这里就交给你了,好好干覢!”

      ᯛ清了清嗓子,九ﭳ叔看看天看看地,鼓励似ᨈ的拍了拍林峰的肩膀,接着背着手就回屋了。

      留下林峰自己一个人将这些僵尸停在房间。

      “唉,劳碌命啊~”

      刚起来的林峰发出了ᆔ一声长叹。

      接着便起身去控制着这群僵尸向着停尸房内走去。

      䰕嶺 叮铃ᥕ铃~叮铃铃~

      铃声脆响。

      另一边……

      一处法坛矗立在一个ꖣ十分大的庄园之中,一群大人披身带甲如同神将,护卫在了中央那身穿道袍头带黄巾的道人身边。

      ῌ“”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魄来临,河边野处庙宇쫒村庄,宫廷牢狱,坟墓山林,虚惊怪异,失落真魂,今请山神,五道游路将军,当方土地,家宅灶君,吾进差役,着意收寻,收魂附体,帮起精神,天门开,地门开,千里童子送魂来,失魂者某某。奉请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艿头戴黄巾的道人在法坛之上做法,嘴上来来回回的念ᶀ诵着咒语,不一会儿整个庄园之中便是一阵又一阵咒语的回/音。

      听的人头皮发쥚麻鎿,仿佛身后有着凉气。

      “给我着!!”

      随着最后一声的大喝,某个东西仿佛࿽突然破碎碭,接着法坛之上的小草人便裂了开来。

      轰!

      뢳 一声巨响。

      随着一阵火焰消失在了法坛之上。

      “太狠了!”

      黄巾道人也心生凉气。

      “魂飞破散,没有来一丝的灵性,连招魂儿寻仇也做不到,这是招惹了什么狠人?”

      “让他连阴曹地府都下不了。”

      “而衮且,这位狠人路子有点儿野呀!”

      “嘶~”

      “道门,佛门,基督,更夸䵟张的是,还有葟萨满巫咒?”

      号 “嫰惹不起,惹不起啊~”

      꺚总结出结论,这是一位惯犯,而且下手极狠,路子復非常野!

      大旗猎猎,露出了旁边旗杆上的大字:

      얛“无生老母,真空家ᦟ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