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AV巨作iosApp

      傅生抱着须瓷眯了会儿, 毕竟今天还是要工作的,宿没睡多少影响状态。

      结果没多久,傅生须瓷蹭醒了, 他闭着眼睛给须瓷屁股甩了巴掌:“不想大早上挨『操』就安分点。”

      “……七点半了。”须瓷在他耳边小声道。

      “……”傅生瞬间清醒, 他睁眼看向对方墙上的钟表, 真七点半了。

      刚刚也没有睡沉, 模糊间为只过了十来分钟, 没想到已经快两小时了。

      他深吸气,捏着须瓷的下巴在他唇上用力地亲了:“早。”

      “早安。”须瓷乖顺地由着傅生亲, 还抱着他脖子。

      傅生就着这个姿势从床上坐起来, 后手微微撑就把须瓷抱了起来, 稳稳地走向卫生间。

      “也就这里有点二两肉了。”傅生轻轻捏了下,手感不错, 再将人放在洗手台边。

      须瓷抿唇:“腿上也有。”

      他直知道傅生喜欢胖点的他,现在太瘦了,可这不是他想长肉就能长的。

      前晚渐入佳境时,傅生印下吻痕最多之处就是他的大腿,手停留过最久的地方除了他的腰就是腰下那二两肉。

      傅生俯身探探须瓷额头的温度,还好基本不烫了:“感觉还烧不烧?难受吗?”

      须瓷迟疑瞬,看着他眼下的淡淡疲『色』,摇头:“不难受了。”

      “那『摸』『摸』看?”傅生笑着伸手抚着他腰线, 顺势就要下滑,“听说量这里的温度会比较准。”

      须瓷只是呆了下,就乖乖地贴近了傅生, 轻轻攥着他衣服,方便他动手。

      两缕软『毛』随着主人的动作晃晃的,撩得傅生喉间发紧, 心软烫。

      “逗你的。”傅生揽着他腰亲了,挤好牙膏把牙刷递给他,“要快点了。”

      须瓷整个过程都显得很安静,洗漱完就拎着小背包站在门,等傅生走到己身边了,再牵他的手。

      和平常般无二的路程,他先早餐店拿『奶』黄包和粥,再往剧组那边走。

      休息间好几个人在吃早餐,除了剧组演员外,竟还有乌柏舟。

      乌柏舟起身和傅生握了握手,这不是他第次见了,之前在国外《雪山之巅》剧组时,乌柏舟就经常来探白棠生的班,如果有空的况下,跟组就是两个月。

      傅生笑了声:“早。”

      乌柏舟点点头:“早,吃了吗?”

      傅生提了提手中的袋子:“路上买的。”

      须瓷目光微闪,紧盯着两人相握的手,好在他很快就松了,须瓷才抿着唇扭过头,看向边。

      傅生『揉』『揉』他脑袋,给他介绍了下:“这是乌柏舟乌老师。”

      “这是……”

      傅生还没说完,乌柏舟就朝须瓷伸出了手:“听棠生说了,是你男朋友。”

      “……对。”

      须瓷搅着手,朝傅生身上靠了点,才勉强伸出手在乌柏舟手上碰了下,触即逝。

      傅生有些无奈地解释道:“抱歉,他有点怕生。”

      “没关系。”

      乌柏舟对须瓷的事有所耳闻,事实上为了白棠生的安,他该查的都查过了。

      没给须瓷过多的关注,他平静地移视线。

      叶清竹也在这里,整个人看起来和平日里没什区,表淡淡的,个人安静地喝着粥,只是向来直跟在她身边的单荔不见了。

      关于裴若的事、还有单荔直播所做出的表述,叶清竹没在微博发个字表明态度。

      可很多时候,沉默就是态度。

      昨夜杜秋钏死亡消息传播出来的时候,叶清竹便发了条动态,是己和风娱的解约声明。

      很多人都认为她会在今天解约,方面是因为大仇得报,另方面是因为近几日是裴若的忌日。

      这想似乎也没错,但叶清竹也并没有大仇得报的喜悦,周身的氛围反而变得更为寡淡,让人难亲近。

      魏洛在旁欲言止几次了,最终还是没,把话憋了回。

      “你先吃,要前面看看。”

      傅生还没来得及走,就须瓷抓住了手,他终于等来了小孩的询问:“……找到了吗?”

      须瓷的声音轻飘飘的,视线也只是朝左侧的地面上看着,不与傅生对视,只是抓傅生手的那只手用了很大的力道。

      “找到了。”

      傅生在他面前蹲下身,顺便捏了捏脸:“暂时排除嫌疑了。”

      其实凌晨和徐洲聊过后,傅生就想过要给须瓷个什样的答复。

      如实把猜测告诉须瓷?

      但先不说这只是没有证据的推测,只说须瓷显挺在意林染,如果可的话,傅生愿意让林染在须瓷那直保留着好的印象。

      不论从前还是现在,傅生都想护着须瓷骨子里的那份纯真。

      于是他选择了将最表层的信息告知须瓷,事实也确实是如此,在证据链上,林染已经排除了嫌疑。

      “担心。”傅生给须瓷将粥盒打,“好好吃早餐,她会没事的,等上午的戏结束取你的旧手机,到时候再问问。”

      “好……”

      傅生朝门外走着,拐弯的时候侧了眸,小孩特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注视着他离的方向。

      两人的视线短暂地对视了秒,在须瓷看不到的空间里,傅生眼里闪过丝忧『色』,他停下脚步顿了半晌,还是拿出了手机。

      ……

      这边须瓷手机响了声,他打看,是傅生发来的——记得要吃『药』,乖。

      须瓷沉默地喝着粥,等吃完半了,给傅生拍了张照片过。

      ——吃饱了。

      他避了吃『药』的事,拿起只『奶』黄包从包里找出『药』片握在手心,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试图把『药』片拧碎。

      “你要想和他好好的,就该遵医嘱好好吃『药』。”身后突传来道女声。

      “……”须瓷身形僵,他抿着唇,转身看向突出现的叶清竹。

      叶清竹微微拘着身体,轻抱着胸:“私断『药』停『药』,你为你能控制住己,其实只是你为。”

      须瓷怔:“可的。”

      “你不可。”

      叶清竹垂了眸:“再这下,断『药』的严『性』你会明白的,所有的负面绪都会新卷土而来,并会比往更严,如同排山倒海般,你连对抗都做不到。”

      须瓷碾了碾指尖:“……”

      “你也不希望哪天己就突选择了条错误的路,独留傅生人在这世上吧?”

      叶清竹看着须瓷手腕处不经意间暴『露』在空气中的半截伤:“或者,你会想要等到有天伤到他了……”

      “不会!”须瓷反应有些激烈,叶清竹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脑子里浮现得就是那天在酒店里发病的场景。

      他失了意识,控制不了己,就连己具体做了什都说不清。

      可事实就是他将傅生身上抓出了很多道伤,在傅生小臂上咬了个很深的牙印,还拿烟灰缸将他腰砸出了道的乌青。

      须瓷的手直在颤……他不是故意的。

      他没有想要伤害傅生,他宁愿己伤到死掉,也不想要傅生疼。

      叶清竹和须瓷对视了几秒,须瓷的眼神过于倔强,她轻叹了气,换了个话题。

      “你比裴若幸运。”

      “你遇到的是傅生,而裴若遇到了。”

      “……”须瓷低着头,不想听。

      “傅生比温柔,比有耐心。”

      叶清竹走近了些,像第次那样,轻柔地抚上须瓷发顶,轻『揉』了几下。

      须瓷也和第次样,身体很僵硬,但到底没挥她的手。

      “不要只觉得他是你生命的部。”叶清竹帮他清了风吹『乱』的头发,“你于他亦如是。”

      “他对你不够好吗?”叶清竹眸『色』寡淡了些,“他把部心思都给了你,会哄你吃『药』,会随时随地地牵着你的手,即便在你发病的时候也会耐心地陪你,而不是像样——”

      “同样的粗暴对待个正生着病的人。”

      虽只有那次,可酝酿的后果却让她弥补都来不及。

      须瓷:“……”

      叶清竹已经回忆不起爆发点是什了,她只记得己当时快炸了。

      她不知道裴若经历过什,对方什都不和她说,她耐心陪伴,裴若却不好好吃『药』,私断『药』。

      那些天里,在裴若身边的每刻她都觉得压抑。

      太窒息了。

      裴若将己藏在阴暗的房间里,不愿见到阳光,不爱说话,连笑容都是勉强挤出来的。

      而她也要陪着起经历这种压抑,因为只要她个不注意多离了会儿,裴若就不知不觉地走到床边,或者来到了厨房,盯着地上碎碗的瓷片发呆。

      最后那次的爆发初始,是她觉得裴若最近状态好像好了些,会喜欢跟在她身后,也直有和她说话,还会像前样抱着她。

      那天早晨阳光很好,她想买束玫瑰,『插』在裴若房间的花瓶里,和他商量下让卧室晒晒太阳的事。

      可等到她回来,却只见裴若拿着她锁在柜子里的水果刀朝己身上划。

      她连忙扔下玫瑰花制止,可却失控的裴若伤到……

      那天片狼藉,鲜嫩的玫瑰践踏在脚下,不知是谁的血『液』滴在亮白的地砖上,说不清是谁先留下了第滴眼泪,但她确实先行崩溃了。

      她朝着他吼,不是因为伤疼,是因为己鲜活的心脏已经快裴若那颗没有生气的心腐蚀了。

      她看不到出路,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时候才能是个头,不知道己还要在每天担心失裴若的日子里度过多久。

      吼了什呢?

      她也不记得了,只记得裴若当时脸『色』很难看,愣愣地看着她,随后像是她手上的血『液』刺到了眼睛,裴若恍惊醒,颤抖地抱住了失控的她。

      他说对不起。

      他说后不会了。

      可她没有想到,根本就没有后了。

      ……

      叶清竹背过身,须瓷没有错过她眼中的雾气,她离时丢下句话——

      “须瓷,他真的很好,比好……”

      “你没有由辜负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