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噜噜在线手机视频

      一道幼小的身影突如其来的撞到嬴玄身上,接着就摔倒在地上筁,而嬴玄因为䳟想事情棝想的太过投入,加㶌之又在秦王宫,一时之间放松뼣了警惕,竟然后知后觉,等到碰倒了小女孩才回过神来。

      ͵秦王宫戒备森严,一到晚上,不但有值守的禁军巡逻,影密卫也뮗会融入到黑暗之中,即便是过年,影密卫也不会休息。

      整个秦王宫如同铁板一块,就짮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来,怎么会出现这뢡么大的一个小孩ﴅ?

      就在嬴玄想这女哠孩来历的时候,章邯也从后面追了上来,方才嬴玄明显有心事,他因此就没維有打扰嬴玄,反而有意拉贐开了一Ị段距离。

       小女孩紧张的看着嬴玄和章邯,眼中闪烁着畏惧,不知所措듪的看着两ܷ人,坐在地上居然忘记了起来,似乎感觉不到地上的寒冷。

      㝸 小女孩ࠩ身上的衣服虽然用的是上等的布料,但是洗的发白,有些地上甚至已经破损了。

      资她很可爱,可是命似乎也不太好,武人的眼睛极好꘲,可以黑暗中视物,趁着雪色嬴玄可以将女孩看的更加仔细一些。

      她的双手已经冻肿了,像馒头쇟一样,整个小脸也冻的红彤彤,身上的衣服单薄,抵挡不住秦国北方的寒冷气息。

      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寒冷,她的身体止不靵住的战栗,让嬴玄也心疼起这个女孩。

      这个女孩和他小덻时候很像,因为没有父母,天赋还没有得以展现,他在大秦皇族就是个边缘人,쥔无人问他衣可暖。

      每到冬天,他的双手也像这个小女孩一般,那蘱种痛苦感觉让他记忆監犹新,即便过了冬天,숳那种蚀骨的瘙痒也㉪让他彻夜难眠。

      嬴玄努力挤出一个笑容,和善的看着小女孩,向秿着小女孩伸出一只手,“起来吧,地上冷,容易着凉。”

      小女孩也似懂非懂的伸出手,抓住嬴玄的手,从地上站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些点心从小굛女孩的怀中掉了下来,散落在地上。

      小女孩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慌忙将地上的点心收拾起来,藏在怀中,才松了一口。

      讘 但是看譟到嬴玄和章邯盯着她看榦,顿时就慌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偷东西튷的,你们不要说出去好不好?蒐母后已经䬖好多天没有吃东西了,宫殿里没有东西吃,我才偷了一些点心。”

      ᤎ 小女孩祈求道:“我真的就只拿了点心,我没有偷肉,也没有偷其他的东西。”

      “፤母后?!”

      嬴玄和章邯对视一眼,瞬间就知道了小女孩的来历,居然是嬴政的公主,不过看样子㤧应该是哪位冷宫中꩝的娘娘的女儿,否则不会如此落魄。

      嬴玄没有说话,他解下自己的披风,披在小女孩的身上。厚厚的野兽毛皮似乎帮助小女舵孩抵挡住了严寒,她眯起眼睛,看上去很享受这种感觉。

      但是她想到母后还在家里,说不定已经发现她不见了,肯定会着急的,“叔叔,你们放我回去吧,我以后一定不偷东西了。母后还在等我,求求你们了。”

      乌“天黑了,一个小⮨孩走在路上不安全,我送你回去吧!”

       팮嬴㫒玄于阱心不忍,毕竟是嬴政的公主,不应该遭受这样的折磨。

      “好吧,可是叔叔你千万不能告诉母后,我偷了点心啊。”小女孩说道。

      “我明白的,到时候我就说,因为你太可爱,这点心是我送你的。你说好不好쑩?”

      囍 嬴玄和颜悦色,很有耐心,不一会就取得小女孩的信任。

      걊 “那我们说好了,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反悔谁就是小狗。”

      小女孩伸出右手,嬴玄也伸出右手Ꟈ,轻柔的和小女孩的小拇指套在一起。 鷰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反悔谁就是小狗。”

      “现在可以带我去了橗吧?”嬴玄笑盈盈㝢的说痠道。

       “侯爷,后宫是是非之地,我们是外臣,不合适吧?”

      章邯哪里想到嬴玄回来这么一处,尤其现在是晚上,这得是多大胆,才敢做唖出这样的决定。

      “没事,去的时候叫上一些当值的太监宫女,况且我们只是送个人回去,没什么问题。”

      嬴玄不在意的说ટ道,嬴政是个讲理的人,不是一个疑心疑鬼的人。

       小女孩不认识嬴玄,但是宫里的太监宫聎女认识嬴玄,嬴玄路过的时候,碰到一些太监宫女,全部ꐯ带上,也不管他们貛是不是쭿有事情要做。

      ԩ 就这样,嬴玄和章邯在小女孩的带领下,不多时就到了她的住处。

      这是一座冷宫,人迹罕至,也或许就是没有人气,这里格外的冷,能在这样的条件下活下来,也是不容易啊!

      刚刚走进冷宫之中,一个摹年迈的宫女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一把拉住小女孩,关樳心的问道:“阿柔,不是给你说了不要乱跑,你出了事,你可让你母后怎么活啊?”

      “嬷嬷,我没有乱跑,我是去见朋友了,我还给母后带了点心回来。”嬴柔不自然的说道秎。

      弉“你那里来訴的朋友,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老宫女姹疑惑的说道。

      憕“你看,我还带他们来看母后了。”嬴柔指着嬴玄和章邯说ﷃ道。

      老宫女틱刚才只顾着关心嬴柔,没有注意到嬴玄等人的存在,在嬴柔的提醒綠下,才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奴婢见过长戈武୻侯!”

      老宫女认识嬴玄,这个时候她知道嬴柔撒哢谎,可是已经来不及说教嬴柔了。 娅

      “你认识我?”

      嬴玄仔细回想一边,他的映象中没有这个老宫女。

       “奴婢五年前见过侯爷一次,那是候爷封侯的时候,我还替我家娘娘给ꭘ候爷送过礼了。”

      沽 老宫女有意无意的说起了往事,珶她家娘娘如今落难的凤凰,小公主也是举步维艰,若是这位侯爷能看在旧情之上,帮衬魖一下,她们的日띕子会好过跟多。

      “你家娘娘是那位?”嬴玄问䭱道。

      “是云夫人!”

      “云夫人?”捖嬴쮉玄似乎记씭不起来了礢。

      “是楚国的云夫人,原本是陛下的宠姬,釢曾经受过昌平君的恩惠,后来因为祭拜昌平君,惹得陛下震怒♇,打入了冷宫。”

      章邯见嬴玄一时半会想不起来鋱,所以提醒了一下。

      “原来是她啊!”

      嬴ⵋ玄颇为意外,云夫人他确实见过,五六年촡前正灧是云夫人得宠的时候,他映象中云夫人大方得体,不争权夺利,和嬴政的其他妃嫔相处的也不错。

      嬴玄当年封侯之后,在嬴政的安排下秘密去了北方抗击妖族,磨练己身。回来以后就接任影密卫之主,那疑时为了彻底收服影密卫,他无暇顾及宫中之事,而后接掌禁军,熟悉咸阳城⒵防,那里有时间去过问秦王宫之事。

      “如果磇方便,可以带我亄去㎾见见云夫人吗?”嬴玄叹了一口气说道。一入宫门朡深似海,云夫人说到底也是可怜人罢了,能帮就帮一下吧。

      ቺ老宫女迟疑片刻,就答应下来,让嬴玄稍等片刻,就带着嬴柔走进了大殿。

      “想不㟙到秦王宫居然也有这样的惨剧,比普通小民迗都不如。”章邯感慨的说道。

      “后宫的女人,大多都是靠嬴政的恩宠活着的。为了争宠,尔虞我诈,狠起来,未必输给葰那些争权夺利的秦国大臣。”

      嬴玄前世看过不少宫斗剧,自然见多不怪。扶苏的位置太稳,其他人生不出多少心思,所以嬴政的后宫还不算太混乱,若是争宠的大戏加上夺嫡的戏码,脑子都能给你打成浆糊。

      “云夫人不争宠,对其他人也好,所以落魄之后,没有人落井下石。你看看当年的骊姬,当有人旧事重提的时候,顷刻间众叛亲离,落了家个香消玉殒的下场。”

      这个时候章邯机智的没有说话,秦王宫有鼪三大禁忌话题,第一就是嬴政的身世,第二就是昌平君,第三就是骊姬。

      छ他不是嬴玄,对上嬴政,他章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没有一点底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