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之魔镜

      釈 빰 第十五章不再受骗

      韦行成又回到了平台,之后他思前想后,然后他决定还是先对付木人怪,于是他拿着短刀与盾牌,又上了木人怪所在的擂台,木人怪的做法和上次一样,而韦行成却不同,因为他换了武器吗,换了武器后,韦行成能够砍到木人怪了,但是韦댴行成砍到木人怪身上后,刀子ႁ始终无法砍下去,他一砍∟向木人怪,木人怪的身体就变为虚无状态,这虚无状态,就像是木人怪的魂魄一样,这让韦行成很气恼ㄞ,之后韦行成又换了,各种䁦武器架上的短武器,但是都忀无法攻击木人怪,再之后,崔韦行成又用了塔外的刀盾ᾍ等,也无法攻击木人怪,这让韦行成不仅气恼,而且課疑惑了,他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之后他决定用火攻击木人怪。

      韦行成先是找了根,用手握上去,不粗不细的短木,之后他在短木的一端抹上で油,然后韦行成点燃短木,之后他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拿着火把走进了擂台,等木人怪来到他跟前后,韦行成一边用盾牌格挡,一边用火烧它,火的确对木人怪有伤害,但是伤害并不重,韦行成见此,想到:“只能同它打持久战了,”之后韦行成烧累了,或火把烧完了,他就出去歇会,反正怪也不会治伤,很久后,木人怪被韦行成烧的奄奄一息,然后韦行成就感觉到胜利在望了,但不久后却发生了小意外,木人੖怪吐了一粒种子碀,到韦行成身上,之后韦行成萎靡了很多,継而怪却恢复了些元气,韦行成暒见此,更加小心的对付木人怪,接下来,他不仅用盾牌抵挡木人怪拳头,他还用盾牌去抵挡,木人怪口中的种子,不久后,在韦行成的小心翼翼下䋂,木人怪不甘心的倒下了。

      粰之后,韦行成拾起木人怪身上掉的药,然后韦行成赶紧服用了,之后他决定再去对付山岭巨人,来到山岭巨人所在的擂台上后,韦行成和烧木人怪一下烧它,但韦行成烧山岭巨人的궴方式,稍微有些䈥不同,山쳎岭巨人喜欢抢东西,所以火棍得拿好,另外山岭巨人会摔人,得格外小뺖心,以防被摔,韦늒行成烧了很久后,山뵩岭巨人还是生龙活虎的,于是韦行成心想:“这下得苦熬ꯜ了,”山岭巨人见他分心想东西,便把一堆土朝韦行成脚下弄,之后韦行成豬感觉脚下不稳,于是他赶紧收回了心神,并去躲山岭巨人伸結过来的手,他躲掉后,山岭巨人又伸手抓韦行成,韦行成一看这不是事崻,连忙把盾牌往前一顶,他要把山岭巨人的手吓退,结果山岭巨人的手并未后退,盾牌和他的手臂쵇结实的撞到了一起,之后山岭巨人的身子也呈虚无状态,这时火把烧到了它的虚身,伤㸣害明显加深,没想到这一撞,竟让韦行成找到了佳,快速灭怪的办法,之后韦行成一边用盾牌撞向它鬴,一边用火烧它,不久后,山岭巨人也倒下了。

      打败了山岭巨人,然后韦行成服用了它身上掉的药,之后韦行成决定랗先吃喝一番,然后再休息一番,最后再对付怪物,于是韦行成吃饭ᤞ去了,酒饱饭足后,韦行成又好好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韦行成找了根长两米的木棍,木棍抹上油点燃ࢮ后,韦行成就拿着盾牌,和长火把,来到水儿怪所在的擂台,之后他们两个互相攻击,结果才攻击水人一下,韦行成的火把就灭了,之后韦行成退出擂台,然后他想他想对付水人怪的新方法,他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撘决定用火攻,这次火攻他不用塔外木头,而是用塔内木段的圆柱木火攻,他要看看效果有何不同,之后韦行成取来圆柱木,然后他把圆柱木削的粗细正好,长短合适,之后韦行成点着圆柱木,然后他又上了擂台,这次火果然没有熄灭,而且火对水人怪的伤害很高,韦行成见韒此,想用盾牌撞出,水人⵼怪的虚幻体,以加快杀怪뵲进度,但距离太远,于是他放弃了,虽然他没撞出怪物的虚无状态,但是圆柱木对水人怪的伤害很高,韦行成见此,彻底就放弃了,用盾牌撞水人怪㐽,这个不切实际的方法,之后他专心烧水人怪,不久后,水艒人怪被他烧死。

      水人怪被烧死后,韦行成服用了它身上掉的药,泥不久后他治好了水伤,然后他又朝黑眼镜男,所在的擂台走去,片刻后他登上了擂台,登上擂台后,韦行成还是,使用圆柱木火把,来对付怪物,只是这个火把长度略短些,韦行成拿着这个略短的圆柱木火把,不停的烧向黑眼镜,但是他太灵活了,韦行成很难烧到他,不久后韦行成主动退出擂台,因为他打不到别人,别人却经㙽常能够击到他,弄得他精疲力尽,浑身是伤,之后韦行成到平台饱饱的的睡了一觉,起来后,韦行成决定先杀蝙蝠,然后在对付黑眼睛男子这个祸害,之后他又想到:“蝙蝠一看就是火属性,因此在用火对付它,效果不会太好,弄不好烧到自己,那用什么对付蝙蝠呢?水克火,用水对付蝙蝠如何?而且水离这里非常近,而且又是塔内的水,效果肯定不一般,”想到这,韦行成开始行动起来,他先是接好了水泵与水管,然后他打샅开了水泵,之后水从水段抽过来了,㹷然后韦行成把水管拿到擂台的台阶上,之后韦行成调整了一下状态,然后他ĭ抱着水管就走上了擂台,然后他把水向蝙蝠射去,效果非常好,水不仅对蝙蝠的伤害高,而且水射得很远,因此렂不用担心,蝙蝠放风筝,不久后,蝙蝠也死了。

      蝙蝠死后,韦行成捡起了它身上,掉的治火伤药,他服用完成后,就朝眼镜男所在的擂台走去,同时他把水管也拉了去,之后他又打开水泵,然后韦行成就抱着水管走上擂台,之后壯他背靠着朞擂台,以퀑防止被偷袭,然后他把水对准黑眼镜男射去,由于水射速很快,黑眼镜男很难躲开,不久后黑眼镜男,累倒在地上,韦行♲成趁机赶紧用火烧他,韦行成抱了很多圆柱木,把圆〲柱木都放在,累尗得起不来的黑眼镜男身上,然后韦褅行成生火,并用丈八蛇矛刺黑眼镜男,以激出他的虚幻状态来,不久ຘ后,黑眼镜男也走了,之后韦行成服用了他身上掉落נּ的药,之后韦行成又回到平台,然后他收拾东西向下一层走去。

      韦行成来到下一层后,他反复看了多次,发现环境和上一层几乎相同嫱,只有擂台上的怪物和上一层不同,看完环境后,韦行成想到:“就用上一层对付숖怪物的ӡ方法对付怪,至于擂台边的攻击武器,看都不要看,那都是唬人的东西,它骗你用它,用了之后,根本无法伤怪,攻击武器没用,但是盾牌䁬这样的防具还是要用的,对付怪的方法知道了,那先对付谁呢?中间的怪物,是个瘦高的老头,本着尊老爱幼的思想,还是最后对付他吧,左边第一个怪物是一个壮汉,那也不先对付他,再左边的是一头壮牛,它也很危险,不能先对付,右边第一个怪物长着一副象鼻脸,它虽然矮小,但是看上去非常凶悍,也是先放弃对崊付,那只有先对付最右边的小女孩了,”想到这,韦行成停了下来,之后他开始准备武器。

      犯 韦行成准备的武器是,一个被他削的,粗细正合适的,三삙米多长的圆柱木,之所以削为三米,主要是韦行成看到,小女孩飣手中的武器是法杖,法杖攻击距离一般是三米,韦行成制作好武器后,他就是点上火,也不拿着盾,就上了擂台,他瑧不拿盾牌,主要是因为,拿了三米长杆后,就不方便拿盾了,韦行成趁机上了擂台后,他就等小女孩过来,小女孩见他上了擂台,就往他跑去,跑到离他䆆三米时,韦行成立马把火,伸向了小女孩身上,之后小女孩就像,天神下凡一样,身体突然长大了輊很多,帍长大了的小女孩,挥动了一下法杖,之后一个水圆球,飞向韦行㚦成的脑袋,韦行成见此后,把脑袋一偏,然袞后他躲过了水球,小女孩见韦行成躲掉了水球,她就一施法,她想把韦行成困住,只见韦行成周边,突然出㑞现了个冰块,之后,冰块移向韦行成,不久后冰块␉把韦行成装了进去,韦行成进了冰块后,武器立马就掉了,他还浑身打着哆嗦,小女孩见他被困住,立马用水球击打韦行成,之后水球朝韦行成飞来,水球先是通过了冰块,就像通过空气一样,冰块没有ꀮ遇到任何阻碍,然后冰块打在韦行成的脸上㘝。

      韦行成被打脸后,只能忍着怒气和疼痛,半分钟后,冰块自动消失了,之后韦行成赶紧后抬脚往后退,小女孩见此,又一做法,之后一片碎冰,落在了韦行成身上,然后韦行成的身子立马被冻僵了,之后,他后退速度变慢了很多,然后他又挨了几下水鬐球打后,他才退下擂台,然后韦行成想到:“先把武器绑在手上,再进去打⦛击小女孩,”但是韦行成犹豫了一番后,又放讙弃了这个决定,因为韦行成要像猫捉耗子一样,戏弄她戏弄到死,以报打脸之仇,而这样做会浪费很长时间,因此韦行成决定先对쾎付其他的怪物,之后韦行成左思右颿想,最终决定先对付牛人怪。

      牛人怪抱着一个大锤做武器,因此韦行成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拿着短᣶圆柱木,登上了擂台,上了擂台后,韦行成就等牛过来면,不久后,牛过来了然后韦行成就立马用火烧牛,牛被烧后也变大了,之后牛把大锤往地上一顿,韦行成立马感到头晕目眩,然后韦行成火把和盾牌愱也拿不住了,统统掉在了地上,片刻后韦行成又感到,胸口一疼,之后他立马被牛打清筅醒过来,然后韦行成想去捡盾和멤燃烧的火把,但他刚低下头,ी牛又把锤往地上一顿둬,之后韦行成又晕住了,于是騈韦行成决定要后退到台下,然疍后他在清醒后立马往后伸脚,结果牛又一施法,然后ࢀ一道长七米,高一米的石墙,挡在了韦行成身后,之后韦行成Ⓕ想翻越此墙,但看到牛人怪把锤子又往下一顿,然后他改变了想法,他现在必须得和牛人拉开一段距离,之后再想别的,不然始终被牛人晕住,不停地挨打,于是在他又一次被牛人打醒后,他立刻向侧身边的位置跳,这一芢跳他使足了力气,所以他跳的很远,但跳后他脚扭了,之后牛人因为距离远,没在放晕技,韦行成趁此良机,一瘸一拐的走出了擂台,之后韦行成自论己正婼了脚,然后他又歇了一会子,之后他决定对付壮汉,然后韦行成朝壮汉走去。 擬

      韦行成也是拿着盾牌,和短火把登上的擂台,之后壮汉左手拿着短剑,右手拿着长抐方形盾牌,飞速朝韦行成驶来,他在距离韦行成还有三米时,壮汉又一䀰加速,之后他的盾牌撞在了韦行成身上,之后韦行成被撞下了台,下了台后,韦行成又退了几步,才堪堪站稳,之后韦行成又上了擂台,然后他往擂台里走了很多步,他怕再被壮汉撞下去,之旅后壮汉賤又用了刚才一咰招,然后韦行成又被撞退,但这次他没掉下擂台,壮汉见此,又施了法,只见一团火出现在壮汉身边,然后火不停的围着壮汉旋⻈转,火就像风扇一样,之后壮汉粘着韦行成,韦行祚成立马被火烤晕了头,然后他先是扔了武器,然后他开始乱走,壮汉见此,加速追他,然后趟不停的用火烤韦行成,但是壮汉并没有用剑砍韦行成,他也没有用盾牌撞덖韦行成,韦行成跑了一会后,才清醒过来,然后他立刻朝台下跑去,到了台下后,韦行成赶紧朝水段跑去,不久后他跳入黑水里,然后他泡了半小时,之后他决定先对付象鼻脸,然后他朝象鼻脸所在擂台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