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成名精彩时间在哪里

      “没有人。”文刚从房间里走出,刚刚他把房间都查看了一遍。

      易晨在窗帘后看外面的动静,张周洋在检查自己的手枪,王洋瘫在沙发上回魂,叫谢檬的女人在哭哭啼啼。

      “都是你们,都是你们把那些怪物引来了!不是你们的话我老公不会死!”谢檬劈头盖脸地去打方远,方远莫名其妙挨了几巴掌,表情很懵。

      “算了算了,谢小姐,发生这样的事谁也不想,大家都不容易。”李鑫上前去拉谢檬。

      “死的又不是你老公,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刚刚还哭哭啼啼的谢檬现在简直没完没了。

      这下李鑫也不知所措了。

      “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的东西,平时有好处就称兄道弟,有难了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我老公白瞎了眼才…………”

      我看了看易晨,他似乎对屋内的闹剧没兴趣,看也不看正在撒泼的谢檬。

      “啪!”张周洋把弹夹拍回手枪握柄,清脆的声音瞬间让屋子静了下来了。

      张周洋盯着谢檬,谢檬十分识相的消停了。

      “我的判断有一点失误,但我并不打算放弃去东城,你们谁有异议吗?”张周洋把手枪放回枪套,但我感觉他依然举着枪。

      没人想当出头鸟,屋子一下又安静得出奇。

      “那就这么定了,今晚我们在这里休息。”

      ………………

      易晨又撬开了几户人家的门,没有发现幸存者,现在众人正翻箱倒柜地搜寻物资。

      “刘玦航,”忽然的搭话把我吓得简直炸毛,我回过头,是颜佩仪和方远。

      “那个,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如果不是你的话现在我肯定都不在了。”

      “实在太感谢你了,兄弟,以后只要我能帮上忙,你只管提。”我看着方远脸上的红印,拜托憋笑很辛苦的。

      【嗯?嗯?这可是你们说的,到时候可别反悔。】

      “客气了客气了,这是我应该的。”我想我笑得一定没有破绽,两只眼里一定就写着“真诚”。

      【哇擦咧那好家伙差点把我给咔嚓了,这不狠狠敲你们一笔也不枉我差点丢了小命。】

      我忽然想起,我也被易晨救了,但我还没向他道谢。

      上次李靖的事件后,我和他的对话就少了许多,倒也不是我对他心存芥蒂,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起话头,易晨几乎从不主动找人聊天,如果不是有要事他甚至可以一整天一言不发。

      “对了方哥,”我觉得我的语气简直是翻版的王洋,“如果要去东城区,那不是隔你们家越来越远了?”

      这听起来就像一句废话,但其实我是在试探方远对张周洋的看法。

      “如果不是他拿着枪,谁tm的跟他胡闹。”方远毫不掩饰怒气,“刚刚那家伙都准备撕破脸了,那种情况下他杀几个人都不奇怪,简直就是人渣。”

      “无法确认它们的感染程度……”易晨说过的话幽幽地响起,我无法揣测这句话后面的阴暗。

      “算了方哥,消消气,大家和你的看法都是一样,他会自食其果的,算了算了。”我觉得方远多少有些耿直。

      ………………

      吃过东西,有些人已经去休息了。

      我看到易晨独自站在阳台,便上前搭话。

      “谢谢你救了我。”我说

      “不客气。”易晨简简单单回了一句,便不再说什么了。

      【傲娇?】我正在考虑是再起一个什么话茬好还是留他一个人在阳台寂寞如雪好时,他又开口了。

      “伊甸之蛇劝诱人类吃下智慧之果,人类从此拥有了智慧,却也因此饱经苦难。”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话题。

      “张周洋是伊甸园里的蛇吗?”这个话题的厚度超越了我的厚度。

      易晨微笑摇头,好在他对自己这些奇怪的话题又喜欢一笔带过,“想必你也发现了,今天的丧尸具备一定的智慧。”

      当然,组群行动,包围,偷袭,以及见识手枪的威力后没有选择追击,它们有思考能力了,不像影视里那般无脑,任其发展,人类命运危在旦夕,然而我们可能无能为力。

      “感染它们的是不是一种病毒,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分支,这些进化的代价又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易晨皱眉,思绪好像飘到了远方。

      【喂喂喂,回到刚刚伊甸蛇的话题吧!】我的内心独白在惨叫。

      “注意文刚,那东西的血溅到他的脖子上了。”易晨的声音很轻,稍不注意就被风吹散开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