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支配1?3磁力下载

      白凌㶇守在泉边,方才木南归刚一踏入泉中就消失了踪影,两个솧时辰过去,至今没有半分动嵰静。他心中焦急,却又不敢擅动,只能默默为木南归捏着一把冷汗。

      足足过了三个时辰,往生镜终于有了动庵静。

      ⽌ 白凌心绪一振,果然,就见那冰冷的泉水中的水汽渐渐蒸腾了起来。没过多久,蒸腾的水汽越ᥜ发浓烈,渐渐的,一个模糊的人影缓缓显露在了泉中。

      “木兄!”

      白凌大喜,连忙上前,将他从水中拉了푅出来。

      木南归浑身赤裸,长发湿ᐑ漉漉地搭在身上,低着头,神情不明。

      쑊“可有看清前世之事?”

      慌 白凌一边问一边将准糰备好的衣衫披在他的身上。

      木南归身体冰凉,他木然地伸出䇂手去,抓住衣服,“嗯”了一声。

      “可是……见到了什么不好之事?”

      见他情绪低落ﲀ,白凌心中不禁一沉。

      “不好之事……?”

      木南归忽然抬起头来,ṭ睁大了双眼,看着洞外碧蓝膀的晴天,流着泪,凄苦륲至极地大笑了起来。飽

      㫭“木兄……”

      췩“白兄,抱쟆歉了。”

      木南归收᷋了收泪水,他转过头去,看向白凌,“原来我的前世并非仙人,只不过是一个家道中멄落,冤屈至콓死的穷苦书蹶生罢了!”

      说罢,裹紧了衣衫,默然而去。

      牙琢石寨,灯火莹莹。

      白月瞪大了眼睛,看着哥哥:“你说南归哥哥并不是仙人?!”

      白凌点点头,将父亲手中的药碗接了过来。

      白徹眼中一沉:“凌儿。”

      “父亲。”

      “你可以肯定木南Ꚁ归身上带着的的确是仙气?”

      “是的,父객亲。”白凌眼神肯定,“那日他赠送物资来我族中时,身上透出的气息,分明是仙家的纯灵之气,孩儿天生灵族,区分人魔仙这种简单之事绝不可能出错。”

      白徹微微颔首,牙琢灵族,身负神血,对仙气、魔气、人气的基本分辨是术法,更是本能。

      샟“如此,便只有两个可能。”白徹沉吟道,“一,是这木南归已是仙人,在这人世转世许久,历经数熁次轮回。他在往生镜中看到的不过是前一世之事,并未溯及根本,所以无法探究他仙家根本。”

      “若是如此,那木兄的真实身份探究起来便ᙫ要费一番周折了。”栴

      泑 白凌眯起了眼睛,他虽为灵族,䨶不是真正的仙界之人,但也明白,在人间数次静轮回的仙人,若不是负有重大使命,便是触犯天条需来人世受苦偿还,但无论哪一种,探究其真身必定也是困难重重。

      䦿 “那还䭂有一种情况呢?”见到父兄面露难色,白月心中的孱焦急又增添了几分。

      “第二嘛,ড”白徹缓缓道휒,“晴便是这木瀭南归的过去并非仙人。”

      “⿿并鯱非仙人?”白月不懂。

      “℅月儿,”白凌解释道,“父亲的意思是,木兄虽然并非仙者,但他身负仙根,迟早也会步入仙界。”

      “可是,现在是现在,꬙将来是将来,既然是以后成仙,为什么现在又会有仙气呢?”白月依旧无法领会。

      ࣌白徹眼神深沉了Ⴝ起来,白月所问也是他所疑之事。ꤐ

      “凌儿,这木南归可会术法?”ꚛ

      白㦧凌想了想:“孩儿曾听他说过,早年时曾有人传授过一点咒术。”

      白徹点点头,“这便是了,若是木南归天生仙根,学习諔仙家术法自然能让他身负仙瞈气。”㥆

      白凌陷入了沉思,就听白徹接着又道:“不过,若是他早年学习的术法,仙气应是早有外露,为何在灵山十余年,我等都未发觉,直到此뚞时进山才被你查探?”

      “那父亲솏的意思是?”

      Ǒ 毕竟执掌灵眼多年,见过太턝多异于常态之事,白徹心中已然有了大致的结论,不过……

      那日神尊的斥责日日夜夜响在耳畔,他不敢攋多语,只是挥了挥手,结束了这个话题:뗶“凌儿,木南归的身份为何并不重要,只要他并뺈非魔族,与我牙琢无害,你便无需深究。”

      輻 无需深究么……

      煌 看着父亲憔悴的面容,白凌明白,自㚪从地裂发生以后,父亲的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如今渐渐枯槁,早已没有心力再去顾ピ及太多事情。连忙点了点头,扶着父亲躺下。

      “月窢儿。”

      白徹忽然轻声唤道,这样的和煦,是父亲핸对女儿多年未曾表露过的慈爱。

      黉白月擭一怔,眼眶顿时红了。

      “父亲。” 

      她温顺地跪到床边。

      “以后,要听你Յ哥哥的话。”

      苍老枯槁的手掌缓缓抚摸着她柔软的㡎发。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白月强忍着心中的悲伤,将脸靠在父亲的大手꨽上,轻轻点了点头。

      “月儿。”

      “父亲。”白月的声音有些堟哽咽。

      “退下吧,我还有事,要同你哥哥뺎交代。”

      白月看着父亲满是沟壑的脸,含着泪,묤退出了房间ᆠ。

      “父亲可是有要事要与孩儿说?”

      看着白月将房门关好,白凌这才问道䕹。虽然答案他早已猜到,可还是忍不住一问,期望父亲说出的,并非那件理所应当,却又悲痛䟗伤心的事。

      “凌㗰儿,为父的时间寄已经不多了,”苍老的声音无力的在他耳畔响起,“待地脉修复好了,你就继任族长吧。”

      期望落空,意外并㻱没有发生。白凌诳身子一颤,和方才的妹妹一般෼,也湿了㍳眼眶。

      “是,父亲。”他面色沉重地答道。

      ✌“还有一事。”

      白徹虚弱无力的手忽然握住了他的手腕。

      “父亲还有别的吩咐?”

      “凌儿,”白徹忽然뽟挣扎着,强自撑起身来,先是环顾四周,再三确定没有人偷听后,才紧歲紧盯住儿子的眼睛,“此事事关重大,你是下一任族长,务必要将接下来的话牢牢记在心中,万万不可忘记ᅳ!”

      白凌一听,顿时肃然,立即也将身子端正,慎重道:“孩儿遵命。” ㏞

      石屋原本南北贯穿,甚是通透,然而白徹闭目的瞬间,整个石屋竟变得漆ﲒ黑一片。֎

      絾灵力所뱅至,屏障已成,光亮缤、声猳音,甚至空气,无论何物,㭥都无法进入。

      첕 哪怕再三壖确认,亦不安全,唯有结界,方可断绝一切耳目。

      白徹与白凌四目相对룬。

      黑鮁暗之中,装着命运之秘的匣子,悄然打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