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app

      周萍冷冷的哼了一声:“那是因为他得了**癌!”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的依然看着远方。

      “你一点不吃惊吗?”周萍看着我说

      “和我猜的八九不离十。”我把眼睛收回来看着周萍在那看着我

      “和聪明人谈话就是省事!”她叹了口气又说:“我也累了!”

      “你老公让我把宏达变成红色!”我说

      “他和我说了。”周萍然后管我要了一根烟抽了起来又说:“我们俩没有证,他是何等精明之人。”

      “这个我倒是没想到。”我把她的烟接了过来:“不会抽就别装着会抽!”

      “能搂搂我吗?”周萍说

      “以什么身份?”

      “随便吧!”周萍直接搂住了我

      我把嘴上她剩下的烟扔了出去,轻轻地拥住了她的后背。

      “在紧点!”……

      ……

      “周总好,间总好!”

      “周总好,间总好!”……

      超市里,周萍带着我巡视起来,说是巡店其实就是想让我陪她随便逛逛,我推着车她在前面漫不经心地挑选着东西,说是漫不经心,可也是有目的性地挑了些日常生活用品,有时她也用手指头检查一下卫生情况。

      “你有没有需要买的?”她回头问我

      “再买,我家可真放不下了。”我笑着说

      “看看酒去!”周萍在前面拉着车,我在后面推着车,如果我没看错,前面过来的那人又是石乐,我这个心脏啊!

      “哎呀,又换了一个,这个品味还不错,像是你的风格,那个未成年的小女警也吃腻了?又换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厉害呀,我哥!”

      “你们认识?”周萍回头问我

      “我以前的同事!”我说

      “嗨呀,上次在小女警旁边说是朋友,这次在这大妈旁边又说是同事,你可以的啊,咋了?傍上富婆了?”石乐依然如此

      “你还真说对了,保安!”周萍从大衣兜里掏出对讲机:“酒水区有人闹事!”我拉了一下周萍,周萍没有理我甩了我一下盯着石乐,石乐也觉得不对,正要走,四个保安已经到了石乐身边:“周总,间总,是她吗?”

      “对,就是她,对我和间总进侮辱性言语攻击,诽谤我和间总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故意寻衅滋事,阻拦我和间总通过购物区,送到派出所,还有,报警后立刻通知她家属,把监控带有声频的高清录像拷贝一份一并送到派出所!”

      我在旁边听着差点没笑出来,知道周萍在吓唬石乐,其实周萍说的时候也想笑。

      “这位女士请这边走!”有个保安说

      石乐傻傻的站在原地没敢动地方,周萍直接拿起报话机:“监控室,把超市内外的摄像头全部关闭。”

      “你,你们要干什么?”石乐有些慌了神地颤抖地问

      保安又说了一遍:“女士,请吧?”后面两个保安拉着石乐就往无购物通道走,石乐边喊变回头看我:“间单,间单……我错了……”

      “你再不说话可真送走了啊。”周萍笑着说

      “再等等,给她个教训,保安队长叫什么?”我低声说

      “郭军。”周萍说

      快到了无购物通道了,我喊:“郭军!”

      “到!”

      我又从周萍手里拿过报话机:“郭队长,那是我以前的同事,刚才双方的购物车发生碰撞,只是口语几句,你让那个女士给周总道个歉就可以了,收到请回复,完毕!”然后就见郭军和石乐在那说着什么。

      我把拿报话机的手稍微往周萍那侧歪了歪,只听报话机里:“对不起,周总,间总!”石乐正要走,周萍拿起报话机说:“让她等会走。”周萍说完推着石乐的购物车去了收银台。

      我自是在红酒区看着进口红酒。

      “你看上她哪一点了?”周萍从后面过来说

      “女人都有可爱的一面!”我放下红酒:“还有要选的吗?”

      周萍看了一下表:“随便逛逛吧!”

      “乐意奉陪!”我说完,周萍接过了购物车。

      “晚上吃什么?听说你手艺不错?”周萍说

      “你说哪方面?”我看着洋酒说

      “任何方面!”周萍平静地说

      “刚才保安都和她说什么了?”我差开话题说

      “她听见报话机里你说的话,然后问保安,那女的谁了,又问你现在是干嘛的……”周萍还没说完

      “我猜保安会说,那女的是宏达集团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你怎么连她都敢惹,间总是我们宏达现任总经理今天头一天上班,你咋这么什么什么的之类的话。”

      周萍停下了脚步看着我:“瞎了眼窝。”用本地特有的此地方言说

      “对,应该是这句!”我笑着说

      “我想吃红烧肉。”周萍说

      我和周萍一起进了家,那几个还在那里面红耳赤的喊着叫着,只有姜老师委屈地说:“老公他们欺负我,我都快输光了!”

      “我给你拔回来!”周萍边去卫生间洗手边和姜老师说。

      “幸好你来了,要不下个月的生活费都没了!”姜老师开玩笑地站起来把位子让给了周萍,周萍一上来就说:“调风头,重新开始啊,四圈,就四圈,输了算我的,赢了她俩的,我输输三倍,你们照旧!”

      “哦,哦,好,说话算数啊!”那三个人说

      我和姜凡去了厨房,她关上了门问:“给她了?”

      “嗯,刚才去超市巡了巡店,大赖快不行了,他要找个接班人。”我说

      “所以就选择了你。”姜凡问

      “应该吧,但也没有这么简单,事情肯定埋的很深,大赖不到闭眼那一刻是不会和我说的。”

      “哦,我干什么?”姜老师问

      “你削几个土豆。”我边切肉边说,又和姜老师吻了一下,她也开始和我一起准备着晚餐,只一会儿功夫,外面便炸了锅,张孟君进来说:“啥是清一色自摸侃五魁一条龙?”

      “下个月的生活费有了。”我说

      一会又是一片饿殍遍野声,张孟君又进来问:“豪七!”

      我把刀放下:“这辈子我也只胡过两把,这个季度的生活费不愁了!”

      我刚把肉倒进糖色里,外面已经是乱哄哄的,周萍走进来:“搞定了啊?够你俩吃半年的了!”咬着桃子说

      我边翻炒着冒着泡的五花肉边说:“才一圈半,他们就抗不住了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院里的风气,记事起就认识‘五萬’!”

      “呵呵,也是!”我又把葱姜蒜放入锅里,酱油,仙贝露,耗油翻炒出香味又上了遍颜色后倒入料酒和醋逼出红烧肉特有的味道,撒盐和鸡精继续翻炒。这时,姜老师赶紧走到门口给周萍擦着眼泪,我也是一扭头才看见,站在厨房门口的周萍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哭了起来。姜老师把她带出了厨房,我把肉煸炒到可以往锅里加水了才洗了手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