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无码中文字幕一区二区三区蓝色区

      她的身份已经曝露无疑,鱜确实举步维艰。

      他们之间的对峙,像是老虎对上猫。

      “但是......还有很多办法......未必非要选择嫁给你这条路......”她稍作平复先前的激动情绪。冷静下来退让一步说道。

      “那你说,以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有哪条路可行?”难得见她乖顺片刻。他也回敬一步,松开并聆听她的想法。

      櫪 “我可以做你的属下......待在你身边侍奉左右......直到你不再需要我为止。”

      䪮“侍......侍奉?”意思就是把她当一个暖床丫头看待?这和青楼女子又有什么分别?

      “呵......コ这就是你想出来的好出路?”他又等到一个能气呱得自己肺炸的好理由:“미很不巧的是....뀚.脲.我可从来没和属下同床共枕过!峧也不会做这等有违伦理纲常之事!”

      “有何不可......”他根本就不明白。蛊毒已经开始孱食她的身心,她不想与任何人扯上一䒋星单点的关系。只想看着武儿一人좼平安ꧤ喜乐,任自己悄然离开这个不公平的俗世。

      “不可!我不接受!”他被她总是刻意贬低自己的态度无端惹ᐘ火。

      她头疼醚地皱起眉心⠘:“你我之间,并非良人。”如实道出狠话却也是事实。她心中曾经的良人并非是他,当然她也知他原本属意的而非是自己⌱这等蛇蝎心팅肠的虅恶人。

       他们不过被一场阴差阳错的阴谋愚弄罢了。现在悬崖勒㿂马,回归正位或许还不抏晚吧?

      “无妨,我喜欢你那就够了!”他松开拧紧モ的剑眉想也不想地接上话,并没有预想中的挫败。

      “我是叛臣乱党。”

      “知道,我ᅵ早说过不在乎你的身份。”

      “我坏事做尽,还杀过人......” 엳

      “这些我也知道㶖!”

      ΋“你若是娶了我将会受尽世人唾骂,一世英名不复存在......”

      “我不磺介意!”

      她终是正眼望入他坚定的清澈眸中。半晌后,启齿轻言:“你真是疯得不轻!”

      “随你怎么✌说...뻛...”他贴近她,附耳道:“Ა你是叛臣乱党,⵿而我是本就犤不该存活在世的烂人。我们都有듄不堪的过去,原本♭心中最爱攡也没了。无牵无挂,孑然퇥一身....튮..彼此遭遇倒还挺相似......如我所想,我첬们两个被녟抛弃的可怜人。抷不如有朝一日共享这个盛疯世天下,你何不与我名正言顺站在一起。坐看这个人间地狱如何뗼毁灭又未曾不可呢?”

      Ḗ 赫然想到坊间那个流传多年的传言。他是皇上亲下密旨处死,后又侥幸生还的小皇子。而今随着他在皇帝眼前的得势与䅢狂妄,更不言而喻地坐实猜测。

      莫不૙是......她騂隐约悟到他话中暗藏的某￉些含义:“莫非......你是想......报复皇上......”所以,他才与她这个罪臣刻意纠缠在一起。

      是她想的太过荒谬?还是猜对了?顯他一直以来在人前的放浪形骸準,主动请缨搏命征战,执意与她这ѓ个叛⊭党纠缠不休......都是只为了惹龙颜大怒?

      对她的疑惑,他不解释也不辩解。反倒႕是笑了,那双清澈的眼里䧙没有썷了明戉亮,灰暗得感受不到丝毫笑意。

      “我带你搏一把如何?就问你敢不敢与我一起同舟共济?有朝一日,坐享江삸山?”他语气笃定又不笢带温度:“虎符在我手中,整个御林军都是我的人。且只听我一人号令!这两年,邻国那几个属地小国也是⚖我一手带领打下的囊中物,若我要反谁也拦不住我......”

      “씛看来⵻.....是相互利用啊......呵呵......”⅙她领悟地扬起冷笑:“如此大逆不道之言行,就不怕被皇上先鰌砍了脑袋!”

      恕“但凡谁想让我死,我必先反了他!”他在艳阳⽍下,挑眉笑得像个恶魔:“你当真不考虑和我在一起铣?这比烧了青楼,杀了凤姨可有趣多了哦淍!若你看谁不顺眼,要杀要剐都釆随你!只要有我在,没人敢说一个不字뽱!”

      他这张嬉慽皮笑脸的面具下是冷血又薄情寡义,但眼下她想一巴掌打落他一副膨胀又嚣张的气焰。 ߗ

      “光有战功与盛名......其实并不能够长久ꎿ稳固。你虽有兵权在握,却无执政实权。虽懫用武力迫得ꪹ他国归顺,但若稳固往后的权势与硎地位。还需先巩固民心为要......特别是你不久前刚刚攻占归顺的那些战俘国!”她抬首,定定看着他:“俘国虽说已经统一归降,但民心仍旧不稳。经历战祸,无霰疑是黎民百ꬤ姓遭难。国无立主,民心Ⰸ四散。你且看那裴艥公子虽为避战祸,却没有丝毫亡国心态。在京城出手阔绰,大肆挥霍,为所欲为。这也︁便是说在他心中认为战败。但仍没有归属与对我国的敬畏之心!”

      蹚“那......依你之见,如何处置?”他挨着墙。十分感兴趣地静静听着,盯着她的眼里默默换为另一种神采。

      觀 “芡依我㥯看,杀鸡儆猴⧩!藉由旋香楼一事将裴公子的诸多恶性公之于众,警示俘国领主引以为戒。若借还冥顽不灵,可命俘಻国派遣质子前穵来归顺明志!用此强硬手段一年半氒载之内是能够达쾔到一定震慑效果。让他们知道并不是一纸归降我们便可停战不咎,还须俯首称臣。必要时,宁愿惩处一两名当朝老将......”

      她没有发现苳他神情有恙,먡依旧沉寂在自己的谋划里思索:“当然,此举完全就是以暴制暴。虽有震慑效果,但易滋生暴民反抗。届时,难免会反其道而行之。难以笼络民፥意,万不得已퍁时待他们有真正归髴顺之心最好再推出德矌政治国之道。首先必定首要安抚受难战火下,无家可归的难民为主。力图以德服人,推行仁嘷政之后必......必会......”她住了嘴,总算察觉出他眼神里藏不住的喝彩。

      趁着他走神这个片刻空隙,她奋力推开他的手臂不放过眼前任何一个逃离的机会。

      还没跑两步,整个人就被他提起横在腰间。全然不顾玉府两侧守卫眼里流露的惊讶。半拖半揽着她就毫不犹豫跨步迈进玉府门槛。

      她被一路晃犘得头晕目眩,胃部阵阵翻ᙈ搅难矹受到ᾋ反抗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途径后院,㏤他们与在绿荫庭内品酒下棋的四位长辈撞了个照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