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aapp

      至㰤宝争锋,䠛狂暴的力量横扫四极八荒,更伴茫随着刺目的光席卷高天,骇人听闻。

      “嗯?”

      㥇碧眼金睛兽有些不悦,因为铜炉没能一举镇压对手,被挡住了。

      “接下来我会燃烧体内的真名血脉,不怕死的大可继续出手。뭧”

      波厥身躯一颤,为了催动手中这把长弓,他付出的代价并◼不小,倘若再射出㡬几箭,甚至还有可能伤到本源。

      “真名血脉又能如何,谁也不能动圣药。”

      碧眼金睛兽꥽咆哮,根本无所畏惧,㘦因为它的血脉不比真名后裔逊色,甚至还要ᱱ更强。

      “촷这是你们自矡找的!”鸑

      波厥拼命,他说到做到,直接燃烧血脉,换来绝世꡼攻伐。

      祔一道道箭芒横亘苍穹,疯狂朝着铜炉冲去。

      巨大的碰撞声不绝于耳,不少实力较弱的妖魔被震到耳膜撕裂,痛苦哀嚎。

      “哼。”

      五彩孔雀冷哼,小塔㈵上前,与铜炉一起强势杀敌。

      青铜灯和断剑也在这个时候彻底复苏了,㼏五件至宝开始对拼,恐怖的力量让绝世霸主都开始变色。

      鋆 老者和中年男子咬牙,他们动用了部分洞天境本源,否则根本无法抗衡小塔的威势ݖ,可即便如此,他们也是被压制的。

      他们二人携带的至宝虽然不凡,但又怎么能和小塔以及铜炉比肩。

      没过多久,青貇铜Ꮡ灯的火光即将熄灭,那断㯧剑更惨ꌞ,本就已经裂开的剑身上出现了更多裂痕,而㜮且还在意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张,明显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恾如果继续下去,势必要被轰成碎片。

      揻 “只要圣药到手,我就算损失真名血脉也无妨,拼ᵘ了!”

      看到这一幕的波厥狠狠咬牙,随后,一道模糊的虚影出现在他的头顶。

      波难쬙神形降临,冰冷的眸光好似神龙在俯视蝼蚁,目空一切。

      下一刻,更为恐怖的箭芒撕裂虚空,这股力量已经真正坘跻身于洞天境领域了。

      小塔和铜炉也开始了进一步复苏,挡住了这必杀一击。

      “我赌你们不敢为了圣药燃烧血脉,自毁前程。”

      긔波厥彻底疯狂,可怕的箭芒和两件至宝碰撞,伴随着神光湮灭,恐怖到了极点。

      “这样下去,我们还真有可能威胁不到他们。”

      五彩孔雀低声道,正如波厥所说的一崏样,它的确可以让小塔再次复苏,可这么做是要以燃烧血脉为代价,为了一件圣药,还不至于如此。

      碧眼金睛兽没有说话,圣药成熟在即,自己无法短时间内击杀对手,只能看着圣药被人夺走。

      瘹 而且吞服圣药后的波厥还能将长弓的威势࿼发挥到极致,到那忽时恐怕要败退的就是它毺们了。

      “我虽然渴望圣药,但不愿燃烧血脉本源。”

      碧眼金睛兽心生退意,荒神域的确还有别的圣药,无需㜴为了眼前这一枚生死相搏。

      一旦伤到本鞝源,后悔的就该是它自己了。

      五彩孔雀也是这个心思,更何况它已经成年,无需圣药相助,之所以出手也只是为了维护荒神域的威严罢了。

      ﰗ “荒神堕落后,荒神域不再是很多人眼中的ꍴ禁区,为了所谓的威严,没有恒必要。”

      五彩孔雀开口艱,깙这个时候它也打算放弃了。

      与此同时,那枚圣药㦁彻底成熟,五彩孔雀和碧眼金睛兽一看阻拦失败,也就各自收回了至宝。

      釩 靮“哈哈,犟哈哈!”

      波厥狂笑鿭,他的ᛊ脸色无比苍白,但眼里却冲出两束灿烂的神光。

      他知䗈道自己赢了,最终还是保住了圣药。

      튌 ꯍ“尽管损失逆了一些本源,可먻是有圣药相助,这些本源立即就会得到냚补充,我也能借此突破至苦海境㈚九重天,甚至一举成为禁忌生灵。”

      波厥志墭得意满,他的损失不可谓不大,但是能ﭪ得獨到圣药,一切都值得了。

      ⻬“恭喜少主。”

      粳老者和中年男子对㑟视一眼。

      成为禁忌后的惚波厥在族中地位必然会急剧攀升,说ﴖ不定还有望争夺圣主之位,成为真名家族的领袖,一想到뀘这里썡,他们自然变得越发恭敬了。

      矺 “异种虽强,但我ᨣ准备啸充足,这圣药终究똌还得是我的。”

      波厥迅速朝着圣药冲去,打算摘下后ꛊ直接吞服。

      “妖魔竟然Ň还是成功了,尽管这些异种有实力将ꫝ其拦下,但妖魔准备了三件至宝,而且皇血꫈妖魔还燃烧的自身血脉,这些异种肯定❋不想为了一株圣药而伤到己身滬。”쯖

      闝远处的顿叶然心中一叹,他可无力阻止波厥,只能眼﭂睁睁看着后者将圣药取走。

      ⪔然而就在波厥即将摘下圣逝药之时,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瀴一片金色火海从极远处蔓延而至,迅速来到绿洲上空,紧接着,一只巨大的爪子轰然菆落下,抢在波厥前面摘下了圣药。

      “该死늳?!什么人敢抢夺֩我的圣药!﵂”

      波厥一愣,等他反应过来之时圣药早已消失不见。

      盛怒下的他再퍝次燃烧血脉,箭芒横空,冲进了那片火海。

      这一箭恐怖至极,远比先祕前来得强大。

      “现在就连真名者也敢染指荒神域了吗?”

      ᜲސ冰冷的声音揷从天而降,紧接着,一轮大日冉冉升起,悬浮在苍穹之ꝧ巅,둨剑芒尚未靠近磿便在恐怖高温的侵蚀下化作虚无。

      彷 一只生有三足的金色쐤神鸟出ꡇ现了,它的气息太恐怖了,甚至还要超越五彩孔雀。

      就像一鶇尊真神跨界而至,轻易就能镇压所有对抗他的生灵。

      “是它?!”

      叶然心惊,他一眼就认出了这只金色垊神鸟正是Ⱑ那ᤫ颗神卵中的生灵,没想到在圣药的吸引뼌下,连这탨等恐怖的生灵都出世了。

      “三足金乌?!”䛏

      波厥脸色狂变,原本的疯狂瞬间成为骇然,他哪里还敢继续出手,直接带着长弓朝着远处疾驰而去,一刻也不敢停留。

      三足金乌是传说中的异种,每一只都拥有匪夷所思的神威,岂是他所能抗衡的。

      “没想到它竟然真的没有陨落,但圣药对它来说应该没有用处了吧。”

      五彩孔雀稍稍后退,同为飞禽,它对三足金乌忌惮至极,纵使有着小塔也不敢和后者争锋。

      至于其他绝世霸主更是惊恐无比,盁甚至都不敢直视那只金色神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