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电脑视频app下载软件

       几分钟之后,当宁卫民再重新走驜进废品收购站的时候。

      ꀎ 鐁刚才还剑拔弩张,恨不得灆一触即发的冲突气氛,已经全然消散了。

      他成了굵全场唯一趾高气昂的人。

      已经再没人敢于在他面前刺毛儿炸刺儿了。

      包括朱大能在内,他们几个人无횂不露出人魐畜无害,又略显尴尬的笑容来。

      詧 其实这一点都不奇怪。

      关Ჴ键就在于这辆压轴的道具——汽车上了。

      虽然只是一辆相当简陋的212型军用吉普车。

      但由于这年头,是没有私车的。

      这两汽车在朱大能他们的眼里,就代表了一种至高力量的威慑。 꾼

      虽然朱大能ⵁ他们并不十分清楚国家干部具体待遇问题和配车标准。

      可他们䥪如䦗同这年代大多数人一样,已经形成欕了一种根深蒂固的䍹概念——汽车就不是一般人能坐的。廧

      既然宁卫民坐着汽车而来,还能让司机老老实实按他吩咐的去做。

      那再和他的穿着、气质왿、举手投켗足牛哄哄的做派联系起来。

      无疑就很容易形成一辐个具有说服力的逻辑证据ᳳ链。

      使得他们深信不疑,宁卫民辣是大有来头的人,至少也是家里很有背景的主儿。

      他们可都是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又是有家有业的主儿,都觉得这样的人招惹不起。

      艘 再说了,人⏮家的司机还等在外面,那就是实实在在的人证啊。

      万一宁卫民要有个好歹,这司机还能善罢甘休嘛。

      兴许一个电话就能把他们都送进局子里去。ẕ

      所以他们就是再混蛋毬,再胆大包天,也不敢在这样ꅷ的情况下对宁卫民做什么啊。

      ⳡ心里全都在后悔不迭,自认晦气呢。

      而作为䋵宁卫民来讲,其实也正是因为吃准了这一点。

      迱他就知道朱大能他们只有欺软怕硬的本事,只敢跟那ꯠ些明显不如他们的弱者ﺇ耍威风ᛵ。

      才会不惜成本,煞费苦心的准备好一系列道具。

      䣣 给他们演了这么一出与果戈里的资《钦差大臣》如出一辙的戏码。

       应该说,事实证明,这药方子算是开对了,效果相当不错。

      曾经在宁卫民面前凶神恶煞,耀武扬威的暴徒们,此时再不复当初的蛮横无理。

      㖄反倒是人人带着一脸毫无脾气的可怜样,由着宁卫民随意挤兑。

      尤其是ᅬ朱大能,赔笑作揖,就跟他的奴才似的。 穓

      弊 “怎么着?咱们接횲着来吧,你们谁先动手啊?让我也痛快痛快……”

      “别别,您别这么说啊。误会,这儿绝没人敢动您一根儿手指头。”

      “哟呵,怂了?我刚才还真䄍把你们当汉子来着。这也太让我失望쬦了,你怎么当头儿的,给他们做个表率吧……”

      䙟“不不,其实刚才我们就是开个玩笑,真没想跟您动手。您别吓唬我,我胆小。”

      “不是吧?你还胆儿小?我可听说,你们劫道ꨃ儿的时候挺横的呀。还要给我那小兄弟脑袋剁下来,威风得很哪。”

      椩“瞧您说的,我们哪儿敢杀人啊。跟您实话实说,我们也就是吹吹牛的本事。就您那小兄弟,我们渰一个手指头可没碰着。倒是我们俩兄弟,让他伤的不轻。您看看啊,这鼻梁子贴着呢,뼇这룥胳膊还吊着呢……”

      “哟,那照你这么说,是我该代我那小兄弟儿跟你们赔礼道歉呗?是他不对,他错了。是他求着你们劫他,他鴳应该让你们随밲便折腾他就对了呗……”

      瞧这딴几句话说的㐪,简直烧鸡大窝脖啊! ᨾ

      朱大能他˗们几个差点没被生噎死。

      他互相瞅着,倞谁不知说讋什么好。

      但事已至此,又能怎么办呢?

      别说他们确实没理,就是有理鶃也不敢争辩,只能怂到붨底。

      于是朱大能斵抹了把汗,咬着牙,咽了口气,继续发着狠儿的赔罪。

      “我们错了,⋯我们活该,我们不是东西,我̣们干的不是人事。不过您小兄弟终究没受伤不是吗?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您到底想怎么样?也给我们划条道儿出来,给我们一个改错的机会呀……橱”

      唉呀妈呀,爽透了!

      这䛦种成功忽悠人的滋味,就犘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啊。

      没有什么比看着对头在自己面前伏低쁷做小,听他们自己骂自己更爽的事儿了。

      而且有了这话,距离大功告成可就不远了。

      于是宁卫民也不以为甚,再郌行逼迫了。

      他语气缓和了一些。 豱

      “我想怎么样?祸是你们自己闯的,该怎么弥补你们还不清楚?人没打着,可东西你们劫走了啊,是不是?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吧?” 佥

      嚶 朱大能这۪下醒悟了,一拍自己脑门儿,就吩ኗ咐旁边几个站着发楞的手下。

      “快去Ꙓ,麻溜儿的,把头几天弄回来那낼些铜都拿过来,让人家带走啊……”

      可这哪儿是宁卫民要的啊?

      ࠌ 他立马不乐䤻意了,冷笑了一下뽎。

      “你就打算这么办哪?”

      龚朱黺大能又迷了头。

      “您……您什么意思?”

      “嘿,你也不想想,我从你们这儿拿一麻袋铜走算怎么回事?我쐨有病啊?从你们废品站往外拿铜?然后我再让我小兄弟把铜卖到废品站去?仑”

      “哎哟綅,您说的是。瞧我这脑子!明白,明白!”

      朱大能赶紧打开装钱的小箱子拿钱,摆了一沓子大团结在桌上,然后带着谄媚请示。

      “差不多应该是一百八力九,我给算个整儿行吗?二百,您看……”

      宁卫民看着那些钞票,心里止不住的美啊。

      但本着利益最大化出发,他可并没打算就这么结束今天的演出。

      他想的是既然来了,反正都荽是ᯎ演一出。ӗ

      到底毵能敲出多少嶳,总得尽力试试才行,是不是?

      于是装作很无所谓的说。

      “成,二百就二百。铜的事儿就这么冹着了。可你们还把人家的生计给断了,这又该怎么算啊?”

      “这……”

      朱大能又急得不知嶝说什么好了。

      随后眼珠子转了几转,终于叹着气,一拍大腿。

      “哎,那要不我们摆桌酒行不行?地儿随便您挑。您把小兄弟带来,我们当面赔礼道歉,保证以后再不干涉他……”

      不得不说,这朱大能的态度,应该是뗝很有诚意的。

      可惜他又没猜对宁卫民的心思。

      宁卫民⟶对此建议完全嗤之以鼻。

      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儿。那不就穿帮了吗?॥

      何况他要的可是钱,不是这虚头巴脑的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