浓密多毛av

      敖文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惊惧룗,探头往桥上瘛望去。

      只见一个瘦削欣长的身影,全身都혏笼罩在金光中,一步步踏上了桥头。

      他踪步伐虽慢,却几步跨越첉了金桥,来到敖文身前我。

      此时敖文体长达数十丈,龙头更是大如城门。那黹人站在敖文身前,细小有若蚂蚁,却让敖文顿生不可抗拒之感,只能盄趴伏在地上ㅚ,丝毫不敢妄动。

      “你是谁?”

      “不咟可说——”筒

      林白轩微微一笑,指着金桥道:“龙世子,你看这奈何桥。横跨苦海,超脱彼岸,渡尽众生。世子可愿一渡?”

      “你要干什么?”敖文神色有些慌乱。

      他竭尽全力的睁开神眼,却依然㸯只胛能看到一团金色的光芒,明明有人站在身前,却딏看不清、闻不见、触不到、识不明。

      “你龋想看清我?”

      晱林白轩呵呵轻笑,周身金澇光顿时敛去㬙。

      看清对方的服饰打扮,敖文不由得悚然而惊。

      这分明只是一个最低级的阴兵鬼卒啊……

      再看面容,却是朦朦胧胧ඈ,如同雾里看花,始终看不清他的真实样貌。

       “阁下神詻通无边,为䰖何不敢让小龙看清你的真面ᜂ目?쉳”

      林白轩哈哈大笑道:“好个龙世子,进退有据,顺势而动。如今身处下风,便自称‘小龙’,又刻意吹捧对手,想要图谋后计。四海龙族的后辈当中,当以你最黅为出色!啀”

       딸他又道:“不是不肯让你看清,而是你쀡神通法力不够,不足以窥破我的法身。只要我愿意,心念一动,便有亿万面鷤容,你没有那份破妄的六神通本事,如何知道我的真面目㷱?”

      一句话说得敖文悚然而惊,喃喃道:“修为不够,便是连真面目都看不到吗?”

      他忽然又变得冷静下来,低喝道:“阁下既然是世外高人,ၸ为何以大欺小?冕辱我龙族颜面?”

      “谁要欺负你了?”林白轩轻笑道,“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了,要请世子渡一渡这彼럑岸之믈桥!”

      “渡桥?如何渡?”敖文顿时紧张起来。

      谁都知道,奈娏何桥␅横跨忘川河,渡桥ޙ之人都要喝一碗孟婆汤,忘却前世今生,随即投身六道轮回。

      ——简单来说,渡桥的人,都蜂已经死了!

      林白轩凝视着强作镇定、实则惊慌失措的敖文,ꨖ徐徐道:“渡过奈何金桥,便是一次轮回新生。念你并未对地府韇有过大恶,罪不至死!反而要送你一场造化!”

      他袍袖一抖,敖文便身不由己的被金桥携裹而起,朝极东方向奇쵌快无比的飞去。

      几乎与此同时,东海突然掀起万丈波涛。

      ⽥ 龙宫震动,天翻地覆,亿万水族惶恐不安。

      龙王正坐在殿中,被这突如其来的震动险些甩下坐案,不由得勃然大魣怒,喝道:“外面发生了マ什么事?”

      不多时,便有巡海夜叉快步奔进大殿,叫道:“龙王,大事不妙,世子被一道金光镇在海底了!”

      “快带我去——”

      东海龙王敖明,乃是人世间的顶尖强者,位列真ꨘ仙极境。即便是在四海龙族中,战力也是首屈一指붘。

      쇑他一听世子出了事,饶是他养气功夫极深,也不由得心中有些慌乱。暗道:“莫非ꐑ是文儿在地府出了事?但是以他的本事,纵然不敌,也断然不会如此狼狈,除非䳒是崔钰那老歖儿……”

      2等敖明赶到海底深处횋,却见一道璀璨金光不断流转,底下压着世子敖文,神情灰败,不知在念叨着ꑌ什么。

      “这是怎么回뷜事?”敖明勃然大怒,正准备救起敖文,再去找崔钰算账。

      “父王!”敖文突然开口道,“您若是没有把握掀动奈何桥,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罢……”

      “奈何桥?”

      敖明不由得一愣,急忙抬头去看。只见那金光徐徐展露身形,化作一座气象万千,仿佛横묨贯千古的金色巨桥,闪动着浩瀚光辉,其中蕴含럌的㷓磅礴力量意境和雄浑气息,连敖明都不由得心中震颤。

      “到底怎么回事互?”强忍着内心的骇然,敖明急切的追问道。

      㵒 等敖文一五一十的说完,敖菰明已经彻底变了颜色,喃喃道:“地府竟然如此深不可测?羸弱万年,居然还藏着这等世间罕ﰤ见的上仙大能?”

      “父王……”敖文挣扎着探出头来,试探问道,“您也抬不起这奈何桥么?”

      “这怎么会是奈何桥?”敖明苦涩一笑,摇头道,“若这是奈何桥,那亿万亡魂麲又如何通过忘川河?”

      “但是,这却比奈何桥更加可怕!”

      “这是金桥化㫂生,形成的功德至宝。驾驭金桥者,非大能不可为之!”

      “띴地府有此人物툇……有此至宝……”

      ˃ 敖明长叹一声,苦笑道:“是我⻰错算了,地府有这样一뉏位大神坐玥镇,我东海龙宫如何谋夺得下?”

      金䟒桥的另一端,忽然传来걶一个宏大的笑声。

      ﺵ“是他——”听出那人的声音,敖文顿时惊得瞳孔一缩。

      输翻手之间␀便将他π镇压得丝毫不能动弹,这份本事当真是骇人听闻!

      “东海龙君?”

      以敖明的见识,自然知道对方并没錴有亲自到场,而是仅仅传来一道神识。

      一道神识,竟然跨越万里之遥,从阴司地府一直传到东海海底?

      값敖明心中骇然之极,急忙拱手道:“正是小龙,敖明见过上仙!”

      ﵿ

      “令⿸郎也算是돋个人才,我也不愿伤他性命。只是他对我阴司얒出言不逊,小小惩戒,为期一年ᷪ!”㯶

      声音渐渐远去䅨,余音袅袅。

      敖明肃然而立,朗声道:“恭送上仙!”

      ॓ 等到确认那位鱱上仙的神识已经离去,敖明这才长叹溜一声,看着奈何桥默然不语。

      “父王,那人连您也不是对手吗?”

      敖明摇了摇头,叹道:“始知天下之大,一山还有一山高。对方的一ﭑ件法宝,为父便燦苦无良策应对。若是正面较量,非输得一败涂地不可……”

      他思索片刻൞,徐徐道:“老实说,那位上仙的本事,为父着实看不透。你说他以神通法身掩盖了真实面目,这等手段,至少高过你两重大境界。”

      “换而言之,对方ᶸ即便再弱,랬也至少是真仙修为。又有奈何金桥在手,为父……为父实在难以匹敌!”

      见老父亲口承认不敌,敖文不仭由得惊疑不定,喃喃道:“这世间竟然还有比父王更强的仙人?”

      “地눦府不比其他地方,虽然积弱许久,但是亿万年的底蕴,谁知道有什么样的底牌?为父算计到底还是有所疏漏,实在是过于小瞧了阴曹地府。”

      敖文还有些不甘心,问道:“那咱们谋算阴コ司的计划呢?难道就这样放弃了?”

      敖明苦笑一声,摇头道:“就此作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