潦草影视mliaocaocm

      横滨市的五大龙头组织,在这场蔓延八十余天的腥风血雨里,五患已去三。

      不久之后,白川泉就收到了最后的四大组织之一,“圣天锡杖”,全数灭亡的消息。

      ᮻ 唯一存活的,只剩下港口黑手党。

      在白麒麟最后的进攻中夹缝生存的港口黑手党,比起死去的ꥡ其他龙头组织,自然可以面带微笑地哀悼惋惜。而实际上,独自承受白麒麟及其ᗢ同伙全面攻击的港口黑手党,也并非幸存者的光鲜亮俲丽。

      准干部太宰治的失踪,只是一个开始。

      在其后的半个月中,港口黑手党陆续有准干部甚쒮至干部被发现尸体,数人行踪不明。

      歾在横滨市区中心的某座大厦上,被绑在椅逿子上的太宰治困倦地眯着眼,眼皮欲坠不坠。

      坅 推门而入的白发青年盯着太宰治绑着绷带的뢋脸,将手伸向白色的绷带。

      “不行哦,白麒麟涩泽君。”太宰治睁开臑眼,目光是与上一秒表现浑然不湱同的清醒。

      他注视着涩泽龙彦,如同枯叶色泽的ꉓ眼眸晦暗一片,似乎看不见底的黑色深渊。

      丝毫没有被绑架的自觉,太宰治露出笑容,满面可掬地开口:

      “和中也的帽子一样,绷带可是我的特色标志呢。”

      他灿烂的笑容配上眼底黑暗的目光,表现出一股悚然的扭曲感,是令心理正常的人类第一⪯眼就直螈觉不适的恶意。

      如同黑泥一般的恶意。

      梕 ᙞ“……无聊。”

      涩泽龙彦收回了手,一脸漠뼲然,眼底是百无聊赖的厌倦Ώ神色。

      他在太宰治身前的椅子上坐下来,纤长白净的手指交扣,支在下颔。

      涩泽龙彦依旧是那身嶉外面全白的衣服,披肩充当外套,红色的眼睛垂下。

      “带领人为我设下陷阱,成为我的计划一昞部分的太宰君,至今为止一切都在按照我的ⶼ预想进行,我很想知道你是否能给我됫一些不一样的体会。”

      “被我抓住的太宰君,有什么方法安排一切呢?”

      催 ௅ 涩泽龙彦的语气毫无波澜。

      “以这种方餞式结束横滨持续的抗争状态的白麒麟涩泽君,”太宰治学着涩泽龙彦的说﷓话方式,笑吟层吟开口,“稍微有些恼火了吗?”

      “是有一些。太让人失望軰了。”涩泽龙彦道。

      “至今都尚未遇峪见能让我摆脱百无聊赖的情节,一믇切都按照所想进行。”

      涩泽屢龙彦垂着脑袋,看着太宰治脚下的地面,语气漠然,甚至有些落寞。

      “太宰君,先前你有一点说错了。”

      䘳 “就算建立组织,我也依旧不觉得期待。”

      “乏味。”涩泽龙彦评价着,“一眼就能看见的世界。这样的世界。”

      “你和我是同䭝类人,太宰君。”涩泽龙朮彦站起身,“你的建紖议无用,你让我有些失望了。”

      “如今这于你而言无聊的局面,又是谁建议的呢?”

      太宰治在涩泽龙彦背后,绑在椅子上,低着头轻声윤笑道,看䘙不清神色。

      “带太宰君去天台吧。”涩泽龙彦侧过脸,对着守在门口穿着白色披风制服戴着⳦全脸面具的人ꮃ说道。

      红色眼眸的白发青年,声音很轻,清晰,且毫不在意。 找

      他在来到横滨后建立的组织,成立不过寥寥数十天的组织成员,握着冲劐锋㍽枪点点头。孤

      ብ ▊涩泽龙彦走回到五彩斑斓琉璃玻璃搭建的收藏室,一颗又一颗,一个又一个,把它们取下,堆在一起。

      潵黄金。

      珠宝。

      异能力者的能力结晶。

      敌苇对组织的ꩊ首领头颅。

      ……这是他的『龙彦之间』。

      独属聁于涩泽龙彦的收藏室。

      太宰治被拖拉拽着走向楼梯,黑色长大衣披在纤獈瘦身形的黑手党准干部身上,令汈人不敢靠近的黑手党威势。

      他没有说话,一言不发地顺从着。

      披着绒领披风的黑发青年戴着白色绒毛软帽,从太宰治身边走下楼。

      太宰治转头眯眼看着他离去的背影。

      娯 正好看见了乌发白帽的青年回眸的目光。

      쀜䑻长相个纤丽面色苍白的青年温和地笑着,좒恍若无害。

      ꭘ 켣……

      “魏尔伦?我没记错名字吧?捾”

      带着风衣帽子的金发男子张开躚双臂,做出拥抱的动뫅作,止步節于法国青年的异能力之外戂。

      “离我远点,背叛者。”

      “啧。”金发④男子笑了起来,充满男子的硬朗气息,仿佛空气中都充斥着强烈的属于男性 的荷尔蒙。

      ✽ “真是不好意思,我不在意哦。”

      一头短发发质柔软往后梳起,露出额头的金发男人含笑说道。

      保罗·魏尔伦用异能力隔开两人距离,一向绅士般弯起的唇角不再有弧度,只剩下厌恶。

      멙 “密茨……”

      蠳 他话还没开始说,他眼前的“背叛者”就已经打断了话头,开朗道:“叫我亚当就好,朋友!”

      亚当用欢快爽朗的语气说着,那双灰底绿色的眼眸注视着他人,其中纯粹的热情简直能让人化了。

      ᢤ 而这只能让保罗·켉魏尔伦更加不适地皱了皱眉,强力克制着自己再退一步的欲望。

      同为“超越者”,他并不需要害怕꺥。

      在“背叛者”面前示꒘之以弱的行为也足以令他蒙羞。

      出于这样的念头,保罗·魏尔伦勉强停下了想离开的脚步,听着眼前热情洋溢的青年说些什么。

      ﷈ “密茨……亚当。”

      保罗·魏尔伦淡蓝的眼眸注视着亚当,如同爱琴海的ꚛ平静广瀚,淡淡地开᥻口顴:“你为什么会㬰出现在这里,背叛者也对一个远东小国感兴趣吗?”

      “应该叫度假吧,对,就算是度假吧……朋友!ᆥ”亚当突然变得激昂起来,眼底像是燃烧着뾥太阳,高声笑道:“就像你,我的朋友,我也是遵从了我一个朋躲友的建议,前来此地啊!”

      “背᩠叛๿者?ఆ”

      “魏尔伦,亲ӎ爱的朋友,我知道主职暗杀的䴯您平日也客串谍报工作,非常可惜,这并非免费的쉞情报……”

      亚当以不可思议的캻爽朗态度,说出了拒绝的话语。

      虽然看上去錠热情得仿佛是个没脑子的白痴,亚当当然不是。

      웪能让身为“超越者”的保罗·魏尔伦所忌惮,冠以솒“背叛者”名号的男人,自然不是傻乎乎的青涩小子。

      “说起来,我핤的通缉令是不是还在你们政府手里呢?”亚当如同好友聊天,丝毫没有防备般说道釂,“明明我的祖国都接受了我,穷追不舍的家伙,真让人头疼啊!明明…姺…约翰可是在钟塔侍从的庇护下生活得风生횄水起呢!”

      “我可不关心你们背叛者的事。”心知肚明亚当口中的“约翰嘝”是谁짴,保罗·魏鿱尔伦对此根本没什么好说的。컆

      谁让亚当没有两名同为超越者的同僚好友明里暗里偏向,而他锈的 祖国又只有他一位超越者呢?

      异能力者为主导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騎

      没有同伴的家伙,注定被抛弃。

      挚友啊,你就是太相信这一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