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3电影

      第二日,他去上课时,蓝珏已经等在那大殿之外,看见他来,立马致歉道:“元飞道友,昨日之䣼事,实在是抱歉,혾我也不知那玄明道人如此恶劣。”

      “一时不察,差点让道友受了委屈。”

      “蓝道友说的哪里话,道友能邀请我与会,已是荣幸,至于那点小冲突,何必挂在心上。”

      “我那灵酒百花酒虽然还軑没有酿制,不过有另外一味灵酒五粮液将要成酒,道友可有兴趣三日后去看看?”

      见牙他两人在秚这里嘀咕,进出的那些新人们都看了他一眼,惹得两人也不好意思在这里堵着了,立马썜让开通道。

      匂只听蓝珏道:“荣幸至极,我三日后一定到。”

      课后,周元又去了藏书阁。

       如今,他在这里已经㌪颇为熟悉了。

      进来之后,睠直奔功法典籍区翻阅了起来。

      这里存的基本上都是玉简,能让他们翻阅的,也就是目录玉简和前面一小段内容。

      ࡍ不过他看了看,其中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剑术典籍,说实话,还不如他的风火旗便利。

      就在他想,要不要干脆多炼制几面风火旗护身之时,一个女修走了过来,问道暩:“你在找什么?”

      周元认得,这是藏书阁负责典籍整理៟的女修孙蔚,筑基巅峰修为。

      周元忙回答道:“在下想寻找一卷好点的剑术。湆”

      “不用找了,这里没有,都是些大众化的东西,鈈好东西只有你立功之后在藏经阁找到。”

      “不过你昨天在鮋宴会之中维护清雪了,她告诉我可以帮你忙,你明天过来,她会给你的。”

      ꬂ周元一愣,没想到还有这好处,不过,也有可能是造化道想要给自己一点什么东西,然后以此为借口。

      ᎕ 因此,他直接开口道谢道:“多谢䝣孙道友,我明日此时再来。”

      第二日,周元再度来到藏书阁,孙蔚已经等着了,见到䇾周元,丢给他一块玉简,道:“内容在里面了,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㳁,你自己回去看。৤”

      ꗗ ꮹ周元点点头,接过之后就回了小院。

      回到小院,将阵法封闭,然后才在二楼静室中闭起了关,看起了这枚玉简。

      神念䗱透入,这枚玉简没有他预料中的某人交代什么,只有一段前言:余前日得一剑诀,颇为奇异,涉及星辰之道,疑为昔日星宿剑宗一段剑诀㼔。

      其名为星辰隐杀剑,取星辰之辉,揉为一体,化为星辰之光,杀人于千里之外,凡星辰所照,皆可杀之。

      可惜,剑诀残破,总纲和练法皆有残缺,不可修炼。

      吾得之后坨,苦思良久,一日忽然想到,万象宗以天地万物为本,能化雷霆、雨露、冰霜,若能将其杂糅其中,以天地万物为剑,或可一试。

      后余又得白莲教之罥《白莲剑经阜》,化剑为莲,神出鬼没,被其幻术所伤者,再难以逃脱。

      吾杂糅三家之长,终创出一剑术,此剑有质而无形,善于隐入万千元气之中,平时静纳天地元气,用时,则雷霆万钧,诡异难防。

      其中法意쨦取自星辰之意,练法取自《白莲剑经》,用法则得自万象门万象之法,命名为《大象无形剑⑞诀》。

      周元仔细品读୛这卷剑诀,发现与自己修炼的《幻世㥱经紀》有点关联,最重要的是,它采纳天地间所有元气,又能隐匿入所有元气之中,类似于他前世看的那无形剑↖诀。

      贐 如果配合上他的幻术手段,是施展暗算最有利的利器。

      不过,他也发现,这卷剑诀推演到金丹期就没有了,显然,修士如果要继续修炼䨺,要么找到原主ᄚ,继续推演,要么自己推演。

      因为他发现,到了金丹期之后,不是没有,而有一点思路,但是没┳有具体的方向,明显是这位修士未推演完全,而不是特意裁去了下半截。

      不쐙过,这剑诀的缺点在于,只有准备已久的第一剑威力够大,孕养越久,威力越强,后续的剑招,都是虎头ꏶ蛇尾了쭬。

      第二个缺点在于,这剑要想办法洗炼,从有形洗炼到无行,这个过程在法器完成之后洗炼一次,法宝成就之后洗炼一次,所费不菲。

      䊺 不过,因为这剑诀杂糅三宗,他的《幻世经》法力用上,콷毫无问题,甚至还可以有幻术加成。

      不过,要练这剑,需要的材料不少,按照剑诀推演,需要蕴含五金之气,雷霆之气,阴阳之气这八种元气的灵金,߄质量越好,法宝成就后的本质越好。

      蕴含五金之气元气的有金银铜铁锡五种灵金,雷霆之气和阴阳元气的金鎐属就不用说了。䠓 ஒ

      这八种每一种都需要他去换,想到这里,他又头痛起来了。

      埿不过풏就在他忧愁之时,第二天到了,蓝珏依约而来,还带了一样灵物,是一株罕见的灵花,鴆曼殊沙华,佛教中传说生在地狱的一䲇种灵花。

      但是这种灵花却不是阴、死之类的属性,而是生死轮转之属,白日为生,夜晚为死,在生死之鼛间不断转换。

      첱 蓝珏道:“这灵花虽说是佛教传说中地狱的彼岸花,其实就是生死轮转之故,象征着佛촑教中的轮回。”

      “只是这花目前还只有筑基期,当不得什么大用,要培养쮸到金丹期不知道还要几百年,反复正我家也有种子,不如就送给道友。”

      ⷡ 周元接过来,看了又看,谢道쥜:“多谢道友,这花传说只有西辽有,远达千里,实在是珍贵,多谢道友慷慨ꂪ。”

       说着,将蓝珏请进了小院。

      小院虽했小,但布置的生机勃勃,蓝珏一进䒗来就赞叹道:“人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每灵,道友这小院虽小㏹,却也灵动自ᴧ然。”

      윦 “蓝道友谬赞了!”两人又闲扯了一番,喝了两盅酒,周元才带着蓝珏来到了厨房。

       这里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周元点燃灵木,升起火焰,开始煎酒。

      这一煎就煎了大半天,直到太阳西斜才完成,最后得到成酒不过三十六뒽斤,其中最好的一道酒不过六斤。

      而小院中弥漫了一层浓浓的酒味,随便呼吸一口,就连周元和蓝珏这种筑基修士都觉得熏熏欲醉,却一点也不难受,相反,那种陶陶然的感觉让两人更加放松。

      “好酒,好酒啊,我以往喝的那些,只能뇮算缪ᔔ糟啊。”蓝珏赞叹道。

      周烃元将一道酒拿了两斤,将二道酒拿了十斤,给了蓝珏,道:魣“蓝道友前日送我数十种灵花,无以为报,今日就将这几斤酒送给道友,全当回礼,请道友务必收下。”

      蓝珏也不推辞,接过了,道:“这么好的酒,推辞了就是傻子了,日后,我想要喝好酒,就找道友了。”

      뼯“蓝道友尽管来,不过,我就会两种酒,一种就是这五粮液,另一种是百花酒,其中百花酒还从未试过,不知道成色如何。”

      “道友谦虚了,你放心,前几日你不是还在找灵花吗?我这就吩咐家里的船队继续搜寻,只要道友到时分我一点灵酒就蹀可。”

      “没问题。”

      周元大包大揽嬸,反正到时的事,到时再说。

      送走蓝珏,他想了想,继续准备酿制下一轮的五粮液。

      他的大部分积蓄,先前可都采购了两份五粮閐液的材料,如果不尽快回本,哪里拿钱去买炼制法剑的材料。

      作숶为一个散修,他什么都要自己来,特别是法宝,可不放心让别人来炼制,谁知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不妥。

      芨 鄖说起来,他㵿的三昧真火修炼了这么几个月,还是一点进展没有,连火星子都没有。ૢ

      他都不想费这个功๚夫了。

      且说蓝囑珏,带着两种酒回去后,高兴的找他大哥蓝璨显摆道:“大哥,我今日得了两种好酒,你可要尝一尝?”

      蓝璨看着他的神情,问道:“你喝酒了?”

      ⑎ “还没,闻着酒气就醺醺然了,确实是好酒啊碘,否则就不会拿来与茝大哥同饮了。”

      说着,自有小厮过来布置酒菜,验证有无毒性等等。

      待一切准备完毕,⩷两人对坐,蓝珏各倒了一杯。

      괇 先前在瓶中检验时还只闻到微微一点味道,确实不错。

      此刻,酒味散开,顿时满室酒香,熏人欲醉,未饮而欢。

      接着,元气散侢开,这元气与酒气紧密结合,元气就是酒气,酒气就是元气,二者密不可分。

      芾“好酒”☄,蓝璨赞了一声,接着,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㺠呡在嘴㉺里,良久才咽下去,接着道:“这灵酒已经近于丹药,确实不错,特别对于小弟你来说,比灵食更易于吸收,元气含量更高,而又没有畝丹药的丹毒,确实是好酒。”

      又问道:“这酒你有多少?”

      “这是我那朋友元飞道人所椨酿,他먪称这酒为五粮液,ꨯ是清雪捒真人所赐酒方,一轮廥酿造下来,㧮得酒三一十六斤,六斤上品,三十斤中品,我得了三分。”

      “不错,就论这酿酒的手艺,这톺人也交得,日后即使不能招揽也可以给虪修为不高的子弟买点好酒,当做修行助力。”

      “不过,我看这人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上次与那玄明道人就敢当场翻脸,恐怕不是有什么后台,而是身上有什么办法能够抵挡那位金丹真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