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的直播平台怎么把主播纳入自己的队伍

      夜深人静时,七宝琉璃宗别院客房,宁缺研究着从天下仓带回来的三件宝物。

      其中最让宁缺感兴趣的是青铜虎符。

      不过他暂时还搞不明白使用方法。

      “时间不早了,大部分人都已经睡下,该我出手啦。”

      见夜色已深,宁缺将三件宝物收起,随即动用第三魂技,不知不觉将房间内部的气息全部掩盖起来。

      “十二生肖,未羊赐福!织梦!”

      做好防护工作后,宁缺发动第五魂技,赤金色的巨大魂环闪耀,宁缺一瞬间感应到了周围数百道梦境泡影。

      这些梦境泡影由人的心境而生,五光十色,常人无法看见,更无法触碰。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梦是有意识看无意识的一扇窗子。

      是潜意识欲望的满足,人在清醒的状态中,可以有效地压抑潜意识,使那些违背道德习俗的欲望不能为所欲为。

      但当人进入睡眠状态或放松状态时,有些欲望就会避开潜意识的检查作用,偷偷地浮出意识层面,以各种各样的形象表现自己。

      梦是人的欲望的替代物,它是释放压抑的主要途径,以一种幻想的形式,体验到这种梦寐以求的本能的满足。

      隐藏在潜意识中的欲望之火由于现实的原因遭受压抑不能满足,而潜意识中的冲动与压抑不断斗争,形成一对矛盾,进而形成一种动力。

      这种动力使欲望寻找另外一种途径或满足,这就是梦。

      人在的梦境,会很放松,思维通常不太清晰,哪怕是再荒诞无稽的梦境,也会自然而然的接受。

      梦中会出现欲望、情绪等各种感受,虽然这些都是自身的神经系统产生的,但并不能完全代表你,不能说梦中出现的需求,就是你的本质所在。

      很多的时候理性需求与感受类需求是相互矛盾的,他们并存在你的意识中,并相互争斗伴随你的一生。

      同时梦境也会受到环境与生理的影响而改变,比如睡觉时,感觉寒冷,梦境可能就会呈现出冰天雪地的场景。

      如果憋着尿,梦境里可能就会急着找厕所。

      梦境因人而异,大体可以分为:直梦、象梦、因梦、想梦、精梦、性梦、人梦、感梦、时梦、反梦、籍梦、寄梦、转梦、病梦、鬼梦(噩梦)等。

      宁缺的“织梦”魂技则可以切入到他人的梦境之中,并通过制造恐惧,主宰他人的梦境,做梦者越恐惧,越容易被宁缺侵蚀,一旦侵蚀到达一定层次,宁缺就可以通过梦境影响现实。

      甚至做到梦境杀人!

      最容易被宁缺操控的就是噩梦,因为这些人本身就产生了恐惧情绪,心灵防线相对薄弱。

      不同的梦境,在宁缺眼中则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红色的梦象征充满热情,生活积极,生命力特别旺盛,多是青少年的梦境。

      橙色的梦给人朝气勃勃的感觉,在梦境中,它同样暗示着一个希望、生活上的一个新开始,尤其在精神方面会得到满足。

      黄色的梦多半是拥驾驭他人的权力,富有、光荣和大调调式的音乐的情感意义。

      绿色的梦代表生命、青春、成长和健康的色彩,它会给人以舒适感。

      蓝色的梦象征着一种清新、明晰、合乎逻辑的态度,人们看到蓝色时会感到开阔、博大、深远、平稳、冷静,这种人相对比较理性。

      白色的梦象征欢快和纯洁,是纯洁无瑕的象征,然而苍白又是缺乏力量、虚弱的象征,一般十岁以下的孩子容易做这样的梦。

      黑色的梦往往象征着暗无天日、死亡、恐惧、沉重、紧张、威严等等。

      宁缺环视一圈,发现宁风致就在做黑色的噩梦。

      看样子这个弟弟还没有从落日森林暗杀的阴影中走出来!

      心念一动,宁缺开始入梦。

      ……

      梦境世界。

      灰蒙蒙的天空,黑压压的乌云,云层之中仿佛隐藏着无数凶恶的妖魔,让人的心中产生一种极大的压抑感。

      “咔嚓!”

      雷鸣声不断,让天地之间短暂的明亮,映照出下方厮杀的人群。

      晃眼睛,宁缺发现自己出现在了冰火两仪眼的山坡上。

      “充满了压抑感,看来武魂殿的暗杀给风致造成了不小的阴影!”

      感受的梦境的氛围,宁缺微微叹息一声。

      突然,远处一抹光亮了起来,吸引了宁缺的眼神。

      那是一头金色巨鳄,张牙舞爪和大长老,二长老厮杀在一起,地面上尸横遍野,还有各种奇形怪状连宁缺都叫不出名字的怪物在与七宝琉璃宗的弟子厮杀。

      这些东西并非真实存在,应该是宁风致的潜意识将武魂殿的人扭曲过后的形象。

      在宁风致心里,那些黑衣杀手就是凶残丑陋的怪物。

      心念一动,宁缺出现在宁风致的不远处。

      在梦境之中,他便是无敌的存在,能够使出各种奇特的能力,自身的强大取决于他的想象力。

      “这是?”

      看着眼前的破旧小屋,透过缝隙看到房中的景象,宁缺的眉头一皱。

      宁风致正缩卷在角落颤颤发抖,这个木屋应该是他构建的心灵防线。

      宁缺直接推门而入,因为是心灵投影,宁缺现在是本来面目。

      “哥!”

      看到是宁缺后,宁风致原本恐惧的眼神明亮起来。

      “嗯,有哥在,你不会有事的。”宁缺点点头,习惯性的揉起宁风致的头,手感还满真实的。

      “哥,外面有坏人,他们好凶,我怕。”

      因为是梦境,宁风致在这里显得更加柔弱一些,说话也不会过多考虑。

      梦境是虚化的,可是却能投射出一个人最真实直观的想法,不会考虑其他。

      简单来说,人在梦中说话,通常不会过脑子。

      “不用怕,我宁家的男儿顶天立地,遇到挫折不应该唯唯诺诺,而是该想着怎么解决问题。”

      宁缺给宁风致灌了一碗毒鸡汤,接着拉着他走出木屋。

      “看好了,只要你够强,敌人都在纸老虎。”

      话语落下,宁缺抬手化出无双剑。

      “剑十一.涅槃!”

      飘渺剑意,无双绝式,层层叠叠的剑气横布虚空,如同秋风扫落叶,瞬间将那些魑魅魍魉一扫而空。

      即便是看似凶猛无比的金鳄斗罗,也不堪一击。

      因为他们本就是虚幻,强大与否,取决于宁风致这个做梦之人的想法。

      原本阴沉的天空恢复清明,转眼间,天高海阔,鸟语花香。

      宁缺安抚宁风致时,动用魂技,编织出一个温馨的童话世界。

      原本黑色的梦境,逐渐转变成白色。

      在睡梦中的宁风致,眉头和紧握的小手逐渐舒展开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