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app优酷的到电脑里

      这时的张阳也感觉到有一点不对劲了:“小辣椒,你刚才喂的什么丹药?”

      小辣椒笑着说道“什么丹药?⎽你不是说要喂最好的丹药吗?我这正好有一个当年大帝留下来倴的,不死金丹,就喂给他了,没想到这丹药还不错!”

      这时,一团红光在张依海的皮肤上若隐若现,大量的生机从身体里那颗丹药中涌了出来,朝着他胸口的位置冲了过去。渐붜渐的生机变成一团淡淡的,不停闪动䓹的白光在张依海的胸口处盘旋着,越来越多,越来越亮。白光的声势在不断的增大,强大的热力一波波的涌出。

      此时的张依海就好像一个煮ュ熟了的大虾,痛苦的蜷缩在那儿。感觉自己仿佛身处熔炉一样,差点就要被炼化了!那热浪从体内冒出来,从每㦃一个细胞,每一次肌肉每一块骨骼都冒出来,自己就算一团火药,哪怕有쨫一次是火星,整个人就要爆炸开来。强大的药力᪚,把那身身体组织눆一次一次的融化,然后又一次一次的重组。张你海就᧿在昏迷于半苏醒之间徘徊着,也不知道疼死了多少次。

      “不好,完蛋늉了,好心办成샴了坏事!”小辣椒一见状,吓得赶快躲进了张阳的丹田之中。

      雤张阳来不及犹豫,赶紧运转《混沌决》,顿时,在他的体内,十六种神决熔合而成的《混沌决》产生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一点一点的把那白光吸引过来。可是不死金丹的力量又一次大发作,一道道的白光如利刃一般,穿过张依海的肌肉,依旧楺盘踞在心脏的边缘。

      张依海终于还是没有抗住,彻底的昏死过去,可这却正好磙方便了张阳的救助。 䱫

      张阳一边运转功力使劲的吞噬着这一股能量,一边用酳神念指引着这一团白光冲到张依海丹田里。张依海原本也只是一个普通的金丹中期修士,何曾见过这么大的能量,可是那白光却不管这么多,仿佛要决堤的洪水找到了泄洪的缺口一样,迅速的扑入了那一颗弱小的金丹。金丹根本就来不及吸收,但白光却不管홅这⚽么ǔ多,依旧一浪逐一浪的涌ㆉ来,把金聍丹一层又一层的裹在里面,而且把丹田也拼命的往外ᯓ撑着៼。不一会儿,张依海就到皂了金丹后期,丹田足足₩扩大了十倍有余。可是白光并没有就此打住,依旧在不断的涌入,终于,金丹似乎已经达䗽到了极致。“轰”的一声,爆炸开来,一个白괭白胖胖的元婴出现在丹田中。

      䶕 这时张阳ړ才算松了一口气,尽管在他强大的吞噬力之下,白光被他足足吞噬了䑡九成,但就那一成的力,也不是金丹期的张뀫依海能承受的。现在对了元婴期,张依海元婴炼化白光的能力何止提高了十倍。此时不死金丹释放的力ꌑ量与ᫀ张阳的吞噬速度以及张依海自己的炼化速度完美엵的平衡了མ。元婴中期,元婴后期,元婴大圆满。

      直到此时,不死金丹的药力才完全的释放出来。张阳重重地吁了一口气,唉,这一条命终于保住了,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此时的张依海就算一个婴儿一样,静静的睡在哪里?身上的红色也在不断的褪去,皮肤逐渐的白皙起来。这是他的力量何止强大了百倍千倍,是他在全然不知道袚,依旧静静的听鍀睡在那里。

      賷张扬⪵也还是盘膝坐在那里,刚才从乍一看体内吞噬而来的能量,足足抵得他半瘔年多的修炼,虽然这在他看来并不算什么,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我,我还活着……”张依海终于醒来了,虽然身体依旧不能动,而且整个身体还时不时传来巨大的疼痛,这才是提醒他还活着的唯一证据。

      “嗯,师祖,你醒来了?”张阳看到张一海醒来,逐渐的露出了微笑:“是的,你还活着,我们还都活着。”

      张依海试着自己做了起来运转全身真气,可是体内庞大的真气,差点把他吓个半死:“元婴䲮大圆满,我怎么一下子变成了元婴大圆满了簀,这是做梦吗?”

      “不,你不是在灝做梦,붮这是真的,你真的是元婴大圆满了!”张阳并没有告诉他,不死金丹并没有完全炼化,还有一大部分储湄存太大的肌肉中和骨骼中。而这时的张依海就好像一个人形丹药一样,储存着大量的能量,这也为他以后的修炼之路铺平了道路。ᳪ ꡟ

      “张陌真的是你,你回来了?”张依海再次确认氆道。

      张扬挠了挠脑袋,笑着回答:“是的,是我回来了!”

      㠻张依海仔细的看着张阳,手掌轻轻的拍着他的肩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可为什么我却看不出你现在到达了什么境界呢?”

      张阳感觉自已又像小时便一样,在张依海的身边撒着娇:“师祖,你当然看不出我的境界,我现ᘓ在的境界比你稍微高一点,到达分神初期,而你还只是元婴大圆ᶋ满!”

      ﰱ “啊!”张依海简直难以至信,一个一年前还是后天期的修炼者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竟然到达了分神初期,这是一种怎么样的速龽度啊!可是事实却由不得他不信,他自己不也刚从金丹中期晋푇阶到了元婴大圆满。

      “不行,还是不够敌人太强大了,得仐马上让他走!”张靽依海提醒自己道。于是⚂他站了走来,向张阳招了招手道:“孩凝子这些年真的委屈你了,可꽕是真뤾的没有办法,敌人太强大了,你还是回到方天学院去,那里才能保护你䊩!”

      张阳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嗯,鼕师祖你和我一起走吧!是方天学院。”

      就不想功,张依海却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不,所有人都能走,但我却不能走,这里才是我的꽪家,也是我守护的地方!我在这里长大,在这里成长,这里才是我的根啊!”톳

      忽然,张依海似乎想到了什么镒,拉着张扬的手就往后山跑,嘴里却轻声的说道:“对了,这里还有一件东西是你师父临死前留下给你的,可是那时却没办法给你现在好的你也逐渐的强大起来了,有些事情也是该告诉你了!”

      张阳嘴里含着笑,就这样静静的跟着﹕他后面来,돼到了后山,进入到一个不起眼的荒废小石洞里。

      张依海用手扒开了地ꏺ上的毛草在翻开了覆在地上的一小块石板,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玉简来,把嘴巴几乎贴到了张阳的耳朵上面,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当年你师傅带你来的时㘋候就只带了两样东西,一个是这个玉简,另外一个是一块石头ᅕ。那块石头被昆仑派早抢去了,现在只剩下这一块玉简了。在他临死的时候,他要我把这块玉简,在你足够自保的情况下交给你。如今好了,你的修为也到了分神初期,应该可以自保了,我的任㯪务也算完成了!”

      张阳默默的把玉简收入刺激的储物戒指中,这可是师祖和师傅两代人用生命保护下来的玉简,肯定有什么重㰖要的东西在里面,但㉖是他现在并不会看,现在也不是看的时候。

      “师祖,我师傅是怎么死的?”张阳的眼睛湿润了。

      张依海回过头来看了看张阳,低声无可奈何的说到:“敌人非常强大,现在的你我是比以前强大了不少,但是要报仇却远䏒远不够,也许ᜑ这一辈子都不够!还是算了吧,能够保存我们的性命,对你师傅也是一个安慰!况且鎷你似乎并不퇍一定死了,也许他总以另外一种方式活着。他是一个天횎才,可惜的是我青要宗太弱了,弱到根本没侀办法给他提供成长的空间。” 굥

      “师父没有死?”张阳开心极了,对于以前的张阳来说,张睿是亦师亦父的存在。现在的自己不光继承了以前张阳的身体,也继承了他全部ී的记忆和彰全部的感情。

      张依海摇了摇头,似乎在回忆什么事情,过了好久才说꾊道:“我也不清楚,当年你师傅把你身上挂着퉧的那퐧块石头交给了我,并且告诉我:如果仇人来了,而我又没办法保护ఋ你的时候,就把你那块石头交给交出去,以此保住你我的性命。可是后面仇人来䘀了的时候,他现在仇人的一掌之下,化成了一阵灰,消散于天地之间。我清楚的记得当初就你那仇人也吓了一跳,因为他的力量并不足以把人打成一团灰烬!” ⧮

      “被打成一团灰烬!”张阳重复了一遍,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甚至他都没有听到过这样的事情。

      䰾“小阳子,你师父是被打成了一团灰烬?”小辣錎椒在丹田⦹里听到后皱了皱眉头。

      张阳用神识回答道:“不熉错,师祖是这样说的,而且仇人的力道并不是很大,并不足以廗把血肉之躯,打成灰烬,你听到过这样的事情吗?㲧”㘌

       小辣椒点了点头,努力的回想了一会,才确定的说道:“不错,我听说਴过,这可是虚空大帝当年亲口和我说的。当人的精神力足够强大,而且修练的功法很特别的话,还真有可能在打斗中尸解了,这样有机会变成鬼修而假死遁走。”

      张阳仿佛看到了一丝的希望ಈ:“哦,还有这样的事?你所说的机会是多少?” 甜

      小辣椒皱了皱她那可爱的小鼻子,一字一顿的说通:“是有机会,但是却不是很大,几乎百不存鵁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