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戒影视韩国私人影视

      大海上,破云舟快速的航行着。

      不过这一次航行可比以前热闹多了,有了专门的水手,而且还找了懂航海的修士,能演算天象测算方位,还能预知天气变化。

      不像以前像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

      丘思意还从三仙岛弄到了一张简陋的海图,陆晨知道了这片海叫做无尽大海,往西走就是极西之地,是海上水族的地盘。

      也叫做西海!

      那里是人皇宫影响力最弱地方,也是陆晨接下来目的地,他想去那里躲避一下。

      不过这一次他不是单纯的逃命了。

      逃命的过程中,他的炼器工厂再次运作了起来。

      这一次他让丘思意去三仙岛,除了采购一些生活物资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采购炼制合金和炸弹的材料。上一次为了抓风青鸟,储备的炸弹都用光了,导致后来遇到海兽一点办法都没有,需要马上补充。

      有事情可做,航行的时间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这大海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讨厌。

      不过可能海神看陆晨过得太舒心了,觉得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所以出海的第二个月,遭遇了重生以来最恐惧的一次天灾。

      第一次

      陆晨对这片天地起了敬畏之心。

      这不

      破云舟狼狈的躲在一个荒岛的沿海峡谷中,十几条巨大的法器锁链深深的扎在海底和峡谷上,船上还放满了巨石。

      然后所有人躲在船上,恐惧的看着老天发怒。

      海面上,咆哮的暴风和雷电正在肆虐着,雨大得像有人在天上放水一样,不停的往下倾泻,夹杂着从数米到数十米大的冰雹。

      不过这些都是小意思。

      最胆寒的是天空中的雷电,鬼知道那紫色、黑色、蓝色的雷电是什么级别的雷电,粗得吓人。

      破云舟如果挨了一道,铁定要玩完。

      陆晨甚至怀疑这附近是不是有仙人渡劫啊。

      “思意姐姐,你说是不是谁在渡劫?”

      陆晨问道。

      “公子,惠心姐姐都说了,这是海上百年难得一见的海风暴。”

      “既然百年难得一见,那为什么我们才出海就遇上,我记得我烧香拜了海神了,而且好烧了很多次。”

      “公子,你不会怀疑惠心姐姐吧,她可是立下神魂誓言的。”

      “不是!”陆晨说道:“我的意思是说,这十有八九是有东西在渡劫,而且很可能会失败,到时候我们过去看看,能不能捡点漏。”

      “少爷又在做梦。”

      丘思意直接白了陆晨一大眼。

      终于,风暴还是过去了。

      死里逃生的众人都深深的松了口气,抱在一起不停的欢呼着。

      陆晨也是激动不已。

      “青垣,船身受损严重吗?”

      “回主人,船身损伤不大,但是灵力消耗非常严重。”

      陆晨松了一大口气。

      先去雷电最严重的地方找了一圈,没有捡到任何遗留下的东西,又回到了荒岛,带着一群娇滴滴得了炼器师在附近海底直接采矿。

      就地修复!

      不过现在人多,进度也比之前快了很多,而且这些人都是非常专业的炼器师,修复的技术不但非常高,而且非常专业。

      不像陆晨这种临时转职的。

      乱来!

      ......

      十天后

      破云舟再次出行,直接大变样。

      “果然,专业的事情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陆晨不由的感叹。

      破云舟从被发现那天起,除了丘思意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上来过,陆晨一个人也没有那么大精力去修补,看起来有些破旧。

      在这些美丽的炼器师面前,是不可能容忍的。

      于是,该清洗的清洗,该修补的修补,该修复的装饰就修复,或者直接更换,这些看起来娇滴滴的女炼器师眼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怎么漂亮怎么修补。

      于是,焕然一新的破云舟再次开始上路的时候,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经历这这件事情后,陆晨也觉得不能再一个人玩单机游戏了。

      他需要合格的属下。

      于是,他把所有的炼器师和炼药师都召集了起来。

      “都看好了,这个东西叫做炸弹,就是和霹雳弹效果差不多的东西,你们不要觉得这东西没有灵性,只是普通的凡物。”

      陆晨说完,直接让傀儡拿起一个差不多两百斤的炸弹,扔到了海里。

      “轰!”

      一声巨响之后,海面暴起一团巨大的水花。

      “看到了吧,比霹雳弹还厉害。”

      所有炼器师都安静的不说话。

      “那我告诉你们,这东西不是高阶修士炼制的,就是刚启灵的修士都能炼制的炸弹呢!”

      话音刚落,下方顿时一片哗然。

      “这怎么可能?”

      “这绝对是霹雳弹,刚启灵的修士怎么可能炼制。”

      “太不可思议了。”

      ......

      陆晨很满意大家的反应,第一步的目的达到了,所有人都被提起了好奇心。

      陆晨继续抛出第二个。

      “如果你们以为这就是尽头,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更不值得我把你们全都召集过来。我今天叫你们过来的目的,是让你们从新实验,改良配方,提升炸弹的威力。”

      实验?配方?

      一大堆好奇的目光看着陆晨。

      然后

      接下来行程中,陆晨又多了一项让他无比后悔的任务。

      上课!

      而且是天天都上课。

      “什么是实验,实验就像你们配药一样,通过各种药剂不断的组合,从而得出最好的配方...”

      “不要小看物质间反应,能发挥神奇作用。”

      “量变引起质变,这跟修道是一样的。”

      ......

      固有观念是很难改变的。

      所以,陆晨不得不从初中物理化学课程开始。

      不过好的是,这些修士都是聪明之辈,只要陆晨点拨成功,那就是给他们开启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同样,合金钢的炼制课程也开始了。

      ......

      半年后。

      破云舟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这段时间以来,航行得还算平稳,没有遇到过于恶劣的极端天气,也没有遇到非常厉害的异兽,期间遇到两个无人的小型岛屿,只做了短暂的停留。

      “主子,如果我的推演没有问题,我们快到西海了。”

      “西海!”

      陆晨站在甲板上,看着远方的浪花,不由想起了书上的传说。

      一个在他看来很狗血套路的传说。

      据说数万年前,这片天地和现在不一样的,虽然也是万族林立,各种奇异种族数不胜数,什么妖族、灵族、异灵族、巨人族、修罗、魔族......

      但是

      所有种族都是一个种族的小弟,这个种族是处于绝对领导地位的老大。

      古灵族!

      又称上古神族。

      据说古灵族是这片天地诞生的时候就存在的氏族,是这片天地最早的主人,其它的万族包括人族,都只是寄生在古灵族羽翼之下的子民。

      蝼蚁一样的存在。

      后来

      发生一场在陆晨看来很套路的天地剧变。

      古灵族死伤惨重,传承断绝后消失了,剩下的小弟们为了争夺机缘大混战,而人族乘势而起,成为其中的一个大族。

      水族正是其中一个族群,也是西海的主人。

      西海的水族以龙族为首,和人族的关系很微妙,形容起来有些复杂,简单来说就是:

      既井水不犯河水,又藕断丝连。

      为什么这么说呢?

      这又得回到上古那段时期。

      据说那个时候,水族和人族是古灵族麾下很要好、也很忠心的两个喽啰,两个族群守望相助一起混日子,血脉上甚至还有互通之处。

      后来古灵老大哥垮台了,两个族群也闹掰了。

      人族据说是最早跳反的小弟之一,水族一直很忠心老大,就有些看不上人族的背叛,有些反感。

      原本打算直接断交。

      不过万年来水族和人族的关系最为紧密,生活中方方面面都有沟通交流,高阶水族的子嗣传承有些艰难,大量人族生活在水族地盘,为水族提供香火、财富、人口。

      根本不可能完全断交

      所以就藕断丝连!

      “公子,这西海以龙族为首,不过龙族子嗣很困难,已经有上千年没有露面了,现在主要是一些次等水族统领。”

      “次等,怎么个次法?”

      “这个.....比如蛟龙族、玄龟族、鲸族、龙人族、人鱼族等等。”

      “竟然真的有人鱼。”

      陆晨一脸惊讶的看着丘思意。

      “有啊,怎么了?”

      丘思意一脸不解的看着陆晨。

      “你先等等,等我捋一下。”

      陆晨一下子坐直身体,然后拿过一张白纸。

      唰唰唰......

      一阵飞龙走凤之后。

      陆晨很严肃的看着丘思意道:“你一定要老老实实、认认真真的告诉我,到底是上面是人,下面是鱼;还是上面是鱼,下面是人;或者左右分布。”

      “什么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

      若雅一脸不解的拿过陆晨手中白纸,看了上去。

      然后

      双眼瞬间......一片迷惘。

      “公子,你这画的什么啊,我看不懂。”

      陆晨再次看向自己的大作。

      看着上面那个简单明了、充满了后现代注意的线条,还有魔性的曲线。

      然后

      “好吧,那个我的绘画水平有些差,我描述给你听,这个人鱼是不是像那种......”

      “这个是人鱼的画像。”

      丘思意直接放了一幅画在陆晨面前。

      陆晨一下子紧张起来,眼神异常凝重的看向了身前的画。

      下一刻。

      “你搞什么,这明明就是一个人,哪里是什么人鱼,鱼的特征被你吃了。”

      “那身上的鳞片不是。”

      丘思意指着画像道。

      “这是人鱼族?”

      陆晨有些难以置信。

      “不然勒!”丘思意直接白了陆晨一大眼,道:“你以为是什么样子的。”

      说完直接走出了房间。

      “我......”

      陆晨感觉自己被人暴击了,无视防御那种。

      算了

      有些事情他觉得还是要自己去验证一番,才能真正的弄清楚,自己才能真正的死心。

      不然他真的不甘心。

      “那个...”

      丘思意再次去而复返,然后从新拿出一幅画来到陆晨面前。

      “你说的是不是这种样子的。”

      “嗤!”

      陆晨感觉丘思意又在耍他,懒洋洋的看了过去......

      然后

      一下子激动的站了起来,呼吸瞬间急促。

      “哼!”

      丘思意一脸嗔怒的指着陆晨,大声吼道:“你们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就喜欢养这种血脉不纯正,不知道廉耻的人鱼女奴。”

      啊!

      不知廉耻?

      “这有什么问题吗?”陆晨指着画像说道。

      “你没看到她们用两片贝壳当肚兜,下面就只有一些水草遮掩,太不要脸了。”

      “......”

      终于

      陆晨弄清楚了人鱼一族的来历,然后不得不发出一阵发自心底的感叹。

      人类的审美,不会随着位面的变化而发生变化!

      都一个四德行!

      丘思意所说的人鱼女奴是人鱼一族中地位较低的一个分支,血脉驳杂,实力较差,常年栖息在几个环境很差的海底。因为缺少布料,所以喜欢用水草当做衣物,用一种彩色灵贝作遮羞的物品。

      深得一些男人的喜欢。

      而且这种灵贝是一种顶级的水系灵材,能够粘附在皮肤上,还有滋养、美容的功效。而且还有一个传说,每一个女性人鱼出生时会选择一个灵贝,只有遇到最心爱的人才会为他拿下贝壳。

      更加迎合了一些男子的趣味。

      “是不是很喜欢这种灵贝,我弄一对七彩灵贝送你。”

      陆晨见丘思意一只盯着画像上的灵贝看,于是问道。

      “七彩灵贝!那是人鱼族的公主才有资格使用的灵贝,可是很值钱的。”

      丘思意酸酸的说道,然后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落寞道:“而且很难找到适合我的大贝壳。”

      “西海这么大,总能找到合适的,要不我先量一下尺寸。”

      “啊,大白天的公子你别乱来,我可是......”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陆晨的企图,一个女子在门外大声吼道:

      “主人,后方有一艘船在追赶我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