妞干网AV

      틬邕城大牢

      烈日焱下众人依旧忙碌的搬⅂运。㉤

      张谦在红石场中忙碌着,但他朑并不搬€运,只是清㪔点石头的数量,数清楚后记录在手中的账本之中。

      탩 “大哥!”金锣和阿虎二人急華匆匆向他跑来,二人兴高采烈,手中捧着一大块红石道⨱:“大哥,你看縴,今天我们赚大셿发了!”

      张谦笑骂道:“至于嘛,这么点石头开心成这样,瞧你们剻这点出息。”

      阿虎傻笑道:“大哥你믵不知道,自从你管了牢房以后,大家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现在大家都ヮ赚大发了!连赌钱的人都少了。”

      둿 쓨 张谦笑而不语,让他们二人离去,继续记账。

      蠻过넮了一阵他将账本拿给一个魁梧的汉子道:“大龙,这是今天红石的账,找人把石头给轳张家、林家、钱家送过去,记得林家那边可以少收点。”

      那大龙应了是,随后憨笑道:“大哥岻,那你这次的分成......”

      㰹张谦笑道:“老规矩,都分给兄ṥ弟们。”

      枵大龙大喜过望,跪倒拜道:“谢谢大哥!”

      张谦悠然自得地朝牢房里走去,一路上每个犯人,甚至连衙役、侍卫都对张谦毕恭毕敬,都会笑着尊称他一声“大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一个月之前大刀阔斧开始改革的缘故。

      原来一个月之前,自翀从陈进被释放之后。张谦便去找凌云,毛遂自荐自己要掌管大牢,直接了当告诉凌云他也有利可图,凌云如踶此精明之人,他深知张谦的手段且自己能够从中获利,自然将大牢的权利给了他。

      张谦掌管大牢后,他深知“֨天下꾎熙熙皆为利往,天下攘攘皆为利去”的道理,所以他在大牢期间将犯人、衙役、侍卫各方面的利益一一记下,颁布如下条令:

      险1.取消牢房监理的交易抽成。这一条是他观察到原来胖丑子在犯人与衙役、侍卫之间交튀易之间谋取譭利益而实行,这样使犯人与衙役맬、侍卫的交易更为直接,没有互相猜忌。

      ᜊ 2.允许犯人书信联系家人,并且要求探亲,前提是寻人地址要十分准确。他来到大牢之内,看到许多人都饱受骨肉分离之苦,这样能够让犯人缓解痛苦,二来能够让他们振奋精神,重新振作。

      3.允许牢房内外货物流通,买卖商品。张谦在大牢中发现,大牢中流通钱饄财的方式只有赌博、劳作两种方式,并且发现犯人私下跟衙役交易被举报两边会有被处罚的危险,再者无论衙役、犯人、侍卫都是家灝中顶梁柱,家中有子女老人赡养,所以允许商品买卖可以让犯人们在即便被抓的情况下也能够补贴家用,赡养子女,也能解决衙役月钱少,家用不够问题,侍卫也禚能够赚取银两换取修炼的法宝、法术ꇕ等。 ᰐ

      4.开设借庄。所谓借庄便…是将手ㇳ中的大量的红石、黄石、银两按特嫼定的份量借给犯人。犯人可以用其交易、㈗赌注等等,设定期限归还,若是犯人不能归还,可以去石城用劳作捡石屑归还,只需比原来多两癛成,这个条令为货物流通买﷗卖提供矁本钱ꐫ基础,让大量的红石与黄石、银两更好的流通,从中获益能上缴官府、城主府。劳作归还能够让石头运输的效㕀率提升。

      龉 㧻5.改善犯人伙᡿食,开设菜品购买制,给饭菜订价,让犯人根据自己手上욫的钱财购买饭菜。张谦自从看到众人因为馒槫头而争得血流成河,不忍见到更多无辜的人惨死,便想到这个条令。这样既能够调动犯人让手中钱财利益最大化,也能够减少伤亡,而且也减少侍卫的工锶作。

      6.赌场收益上缴,将赌场的收益分出三成给官府、城主府。张谦深知赌䗃博的危害,但此时赌场的背后人物的利益却不能够损害,只能够暂䂿时牵制,让他们少挣一些银两。

      7.犯人分批外出,由侍卫严格看守必须每月行善两件事,大新朝以仁德治国,仁德也从人心教化,张谦也想让犯人能够得到善意的教化。

      这几䯐个条令一出,众人开始纷纷尝试。一个月之内,以往如同死水一般的牢房变得热闹起来,一派繁荣,犯人们开始互相沟通交流,开始去借庄用Ɩ本钱买卖货物,探亲的人数㹋比以往多处了好几十倍。因为他们各自心中都有自己的想讜法,利益。有的为了家中ږ的孤儿寡母,老弱双亲,有的是为了能够在牢中重获新生,更有的只是为了在牢房中吃上一口好的饭菜,他们从这时候开始都开始想着努力。

      邕城大牢,真的变了。 䧛

      清桼晨的阳光每日按时升起。

      当阳光照进陈府时,让已经在핽忙碌的下人们的身影更加的清晰了。

      只见一个厢房中,一个臃肿的人依旧躺在床上,他一个转身,搱最中咯吱咯吱转的磨着他的牙齿,嘴里咂巴咂巴两声,看来是在做一䎛个美食的带美梦,他便是陈进。

      栆阳光从窗口照射到他的双雚眼펅,让他从梦中噫苏醒。受到光芒照射的他有些不适应,将头外过一边。昨天晚上又是与一群狐朋狗友喝得酩酊大醉,烂醉如泥,回到家中时已然不知道时刻,倒头便睡。 

      他睡眼惺簕忪的爬起,打了个哈欠道:“来人啊,更䎩衣。”只见几个下人从门外进来,替他更衣洗漱。他一直鰾砸吧砸吧嘴,口中感觉十分口渴,让人给他喝了一杯̞水。

      随后他出门狩猎。

      츢丛林中覭,一群人骑着骏马,追逐林中的麋鹿,兔子,山鸡等动物。只听瀹见弓箭嗖嗖嗖的几声,陈进弯弓搭箭射向那些动物,那些动物都中箭倒地,众人满堂喝采,陈ヲ进自然是心中自豪不已,拿起水袋咕噜咕噜将一大袋的水一饮而尽ꜩ,喝完以后他ඏ看着水袋,心中一疑,这是他今日喝完的第二个水袋了。

      回到府后,只感觉腹中饥饿,命后厨做饭。

      但见桌上鸡鸭鱼肉更是不必说了,还有许多糕点甜品罗列其中,奢华无比。

      只见陈㍋进见到那些菜肴色香味俱全,腹中饥饿感加重,狼吞駑虎咽地吃了起来。

      暭 不多时几盆菜与糕点几乎吃空,此时口中口渴的感觉又来,拿곑起⧃水袋又㱮喝了起来。

      他心ҡ中兀自奇怪,道:“今日喝水比以往的多得多。”

      待到下午,腹中又有饥饿之感,又将五盘糕点吃下。

      晚上,陈进又셳要去百花楼喝酒,以前他来到百花楼中只跟酒友、姑娘们谈天论地,胡吹一鹠气。但今晚他全然在喝酒,吃肉,仿佛胃中随便胡拀吃海喝,全不顾其他人的感受,众人都为之一惊。

      却见昨晚那个老鸨又来,道:“各位公子,你们今天还想喝些什么酒?”

      其他还未答话,只听见陈进道:“全部每种都上一坛。”

      众人一惊,却不曾阻挡,毕竟옗这每晚的儉花销都是由他来结账。随后那老鸨着人将酒每一坛都端了上来。陈进将每一坛都喝了个遍。뫴

      只见那老鸨手拿两支小杯,笑道:“今晚陈公子海量呀,来我敬你一杯。”说罢也不等陈进回答,一口将那杯中酒送进了陈进的嘴中。这一杯酒下肚,陈进突然感觉自己酒气上头,腹中感觉撑胀,立刻倒了下去。

      众人兀自嘲笑,只道他是饮酒过度ᵒ,不胜酒力,再让人将他抬了回去。

      那老鸨走到门外,来̧到礱一个矮小的黑衣人面前道:“大爷,今天的也办妥了。”说罢,那黑衣人给了他一锭金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