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人视频小棉袄

      一个身穿青色铠甲,手持三尺长刀的身影带着青色气旋,从西方御空,以极快的Ɐ速度冲向朱文涛。

      “清风杨柳,飘满地——”

      随着一声爆,司麋徒浩身影瞬间䝌化成了四道虚影以极为刁钻的方向刺向了朱文涛要害部位,气息强大挡无可挡ᾰ。

      “如此粗略之技,还鱉敢拿出ᓇ来丢人现眼,”ꅈ

      凝血成盾——

      眼看四道剑影就要刺中自己之际,朱文涛果断放弃对陶生的控制,魔影瞬间化为一个血色屏障。挡믏在朱文涛身前,

      铮铮铮铮——

      连续四次碰撞之后,攻击未果的司徒浩,直接闪身向后撤,但朱文涛岂能给他机会。

      鐽 赤血剑阵——

      朱文涛周边血气,突然变劧得如血液一般凝实,凝成数䢂百把血色剑气,同时暴露寒光,煞鰨气噬魂。

      凝聚完成之后,血剑全部指向向后撤的司徒。直接向他射过去,根本不给他,落脚闪避的地斢方。

      好在多年征战经验,司徒浩绝非初入江湖的小白,招式熟练应变能力极强。

      旋风斩——

      就在血剑嵸临近司徒浩时,司徒浩的身体连带刀身,形成一股旋风,把所碰到的血剑全部斩覹散落。

      铮铮——

      一旁缓过劲来的陶生也没闲着,虽然两人都到了金丹初期,但司徒浩的灵力明显弱轼上了䨂一筹,就在这空隙之际,陶生提剑,右左互换划了一个弧刃,朝着朱文涛射去쎾。

      碰——

      一声巨响,剧烈疼痛让他把正要给司徒浩施展赤血剑⸂阵的第二阶段㤖的ꣽ赤血画牢朱文涛给拉了回来,因护体灵力的作用下铁剑爆炸并没有给他造成伤害,但冲击力还ᦉ是使他气血翻滚,但铁剑爆炸的碎片,触碰血气或剑影后,瞬间化作白气,碎片消散,血气仿佛失去了灵性,变得干巴直接掉落在地,血气的丢失,让朱文涛的脸色螌变得难看起来,如受了重伤一把。

      “混蛋!要杀了你!”朱文涛面目狰狞的冲着陶生吼到,并招来飞剑,连续打了十几法诀,个巨大的青色符印从朱文涛的眉心没入剑身,符印没入剑身后,苵飞剑髕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生出了藤蔓花草的虚影,同时剑身覆盖淡淡幽光吾,如抹上毒药一般,令人不寒而栗。

      一直没有向陶生射䇺出的飞剑,好似在等待的什么,但无论陶生走到任何地方惌,他都会跟着陶生的身形移动,仿佛已经锁定他一般,不给他逃避躲闪的机会。

      彪与此同时,朱文涛双手施法,一法化解叶永城身上束缚之法,右手掐诀。凝聚剩余血气,继续化剑攻击,陷入赤血̒剑阵的司徒浩。쥨

      “朱兄!你爷爷我的剑,怎么样?我这里还有好多,保证今天把你邊伺候的舒舒服服。”说完,陶쁾生手里又多了两把精铁剑,吊儿郎当的,迈着差步,一手扛剑,一手防御,轻ꭧ描淡写的嘲讽着,颜色略显显苍白的朱文涛隕。

      “怎么!看来你在灵符门还是有些地位,本命灵符还不错融入剑法更是让人羡慕,不知你在害怕什么,为什么不出剑,让我尝尝你长绿毛的剑。”

      “你……恶⡹奴不过城口舌之力ᣛ罢了噘,自会有人收拾,等我解ꗫ决司徒浩,定把你抽筋练魄,制成摆饰”

      符生绿意,万物朝生——杀

      朱文涛一姶声大吼着之后飞剑瞬间化为无数条尖头彭满朝,陶生刺去,有的没入地下破土而出。有的从天上垂直而下,有的包뜷围四周封住陶生所有退掱路,而一旁起身的叶永城拿着一把三尺战锤,虎视眈眈的看着陶生,以趁其不备要其性命。

      䑙 止——

      清风抚影痸,意相行——

      陶生与司徒浩两人接连发动了刀技和咒法。

      以陶生现在的精神力,虽然无法定朱文涛,近距离下,陶生却可以定住他的飞剑,虽然只有短短的一个呼吸间,但也够陶뮷生闪出藤蔓包围。此时也因精神力消耗巨ⲿ大,脸色开始发白,脚ᄌ步薇薇开始轻浮。

      另一头的司徒浩,就在血剑化牢的瞬间,化成一道青色的虚影反向朱文涛的方向冲去,翻转刀身,想趁着朱文涛没有防御之际,给予致命一击。

      碰——

      斆 铛——

      刚闪出藤蔓包围的陶生,就在藤蔓相撞之际,还未等他松一口⢈气,叶永成便携着巨锤,朝着逃生脑袋砸去,还好陶生机智,直컱接顺势扑在地,朝着侧面翻滚过去。

      唯一不幸的是,陶生翻滚的方向刚好到了叶永城的脚下,叶永城反脚一击瞬间把陶生踢出了数丈之远,撞在了一棵铁树杆上,大量的血液陶生嘴里涌出,但陶生知道此时不是矫情的时候。

      ᛖ 手撑地,极速的坐了起来,擦了擦嘴上的血,怒视着,又要冲来的叶永城。

      湤“啊!小子拿命来!”

      铛—— 䜦

      司徒浩此时已经把刀,斩在了朱嬲文涛的手臂处,但令人奇怪的是刀身虽然已没入血肉,但触碰骨头的时候,任司徒浩如何使力?都不能再进分毫。

      反观朱文涛,好像并未感到疼痛,嘴角露出邪笑,双眼红光面带怒色,一股要吃了司徒浩的驾势。

      就在朱文涛。伸手要勤助司徒浩之时,司徒浩果断弃刀,腾空连踹朱文涛几脚,借势向后翻,侥幸躲过吸血之劫。

      司徒浩虽然没了武器,但依然摆好战斗姿势,气势丝毫不弱刚才,反而爆发出的灵力略胜一筹。

      铛——

      “混蛋,给켿老子滚!”

      碰——

      陶生用手中精铁剑,挡下叶永城巨锤后,连忙翻身踹了一脚,拉开两人之簙间的距离。

      刚落脚䷷稳定㊼身,陶生便从怀里拿出了一片竹叶,吹了起来。

      嘶嘶嘶——

      声音难听至极,丝毫没有韵律,但好似一种奇怪的语言,与什么东西交流着.

      就在这时,刚要踢谁再次捓上前的叶永城,巨锤突然从手中滑落,叶永城痛苦的抱着腹部,好似受到了什么攻击,疼痛的连声音都喊不䰼出来,口水伴随汗水,如此反转让,众人根本摸不着头脑,以为是叶永城突犯了顽疾。

      “副城主大,不知小子的食腹蛊你可满意。”

      叶永城冒着虚汗빎,艰难的抬头怒视陶生,嘴里艰难的发出了一句“你是…什么…时候……”

      “叶城主何必在意这些,死人而已。”ἇ 뷒

      疾——

      陶生再次打了一道符咒。把叶永城束缚起来,但这次陶生学聪明了,直接把叶永城踢到,郑英和涂娇娇身前。

      ⥍ “伯父!接着。”陶生看着司徒浩手中的武器已经被朱文涛丢弃在了一边,赤⦉手空拳没有法宝加持下,司徒浩很难伤到朱文涛分릧毫。

      扔完飞剑后,还向司徒昊使了一个眼色。

      “好!陶生小子,今日定要斩杀这邪恶修士,此役之后,你我在共饮抜欢。”

      “שּ好!”

      杀——

      杀——

      杀——

      此时三人皆杀出了真火,朱恩涛更是袣不再留守,撤掉所有在外散落的血气,凝聚出血色地魔,把它融入其中,如同佛门法身一般。不䔈过散发不是金光,弥漫的不是渡人佛法,血色漫天,在这一方天地,竟无月空,魔音款款,劝人入魔。

      “你们成功惹怒我了,不知深浅的蝼蚁,让你们看㜰看血魔真正的力量。”

      血魔经,剥魂离魄——

      녁随着朱文涛不断的捏动法诀,里念着咒语。

      两人周围好似凭空,凝结出了퇊一َ条数十丈的血色巨蛇发出

      丝丝——之音

      声音不大,但两人听到ꡂ后,身形开始摇摆,目光时而换,甚亠至⑥手里的武器,已经快要把持不住。

      这巨蛇吼叫之音,如清月阁离魂魔音一般,蚕食灵魂。

      “伯父!封闭五识ꯀ,气息内敛,这个是幻术,只要我们中招!他便会发动攻簋击,要我们性命。”

      在噬魂印的作用下,陶生只是短暂失了一下神,陶緕生回复后便及时提醒司徒浩。

      ⒦ 㰴 就在司徒好听到陶生声音从,幻术中恢复之技,朱文涛便斜着剑瞬间移动到司徒浩的后方半空,一剑刺下便取其头颅。

      굦“伯父,小心!”

      听见陶生的提醒之后,司徒浩急忙转身,提精铁剑也同样朝େ着朱文涛的స方向刺䋶过去,有一股以命换命的架势。

      ᖪ 虽然两人以命ᗚ换命,但司徒浩的剑由于出剑较晚,会慢上半筹,。幸好陶生及时赶到,就瀽在剑刺中,司徒긼浩之际,陶生单手抓住剑刃。朝着自己的方向拉过来,也不管手上被划破伤口变得干瘪,而是直接瓵发动地龙玄甲上的。闪烁技能,强烈的白光之下。司徒浩与朱文涛被强光晃得不开眼睛,司徒浩刺出的剑也根本收不回来。重重的命中,被命龄中后,朱文涛不顾一切的往后退去。

      “混蛋!要杀了你们俩。”说完,朱文涛忍着疼痛强行拔縰出刺激胸口的铁剑。

      就在他准备扔掉之际,洼铁剑上开始出现华光,大量的灵气好似要喷涌而出。

      随着一生“碰的巨响”陶生和司徒浩两人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司徒浩则收起长刀。

      就在뱄这一刻,烟雾散去。血色身影并没有直接消散,缓缓的露出血肉模糊的朱文뒄涛,此时朱文涛像矸疯了一般头发散乱,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我要杀了你们,详我要杀了你们,啊!”槓

      说完,朱文涛全身散发红光,把留在体内的铁剑碎片全部崩飞出去。,偺

      Ⱒ当当碰碰“……:”” 㼳 骐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