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ro3100在线播放

      嗒嗒㔨嗒……

      好吵!

      这好像ν是金属被敲打的声音,好刺耳,好烦!

      这是哪里啊!怎么这么吵!

      “石哥,石哥,你快醒醒!”,一阵十分着急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脑海里。

      石哥?这次我又成石哥了,但是石쫚哥,谁啊?

      怎么慷不记得诺丁츗城里面有哪个꣞人叫石哥,ҏ虽然好像我也不认识几个人……

      我努力地睁开了眼睛,又是那熟悉的头痛和头晕。

      这熟悉的感觉㇐,一回生两回熟,这都不知道第几回了,还是这个套路밸,我感觉都有点烦了!

      每次都要来这么一次,还戜要不要人活了!

      揉了揉朦胧的眼睛,仔细地看了看四周,这里是一间比较大的锻造工作作坊。

      从大门一进来便是一个熇宽阔的大厅,大厅两边排列着许多展览的架子,架子里面展现着各式各异的锻造品,有农具,如锄头,镰刀,铁质犁具等,也还有一些武器,盔甲等其他金属制品。

      而展架后面不远处就是一个个区域划分明确的工作区,每个工作区里面的工荡作人员的两三个工作人员成一组,从事着体力活。

      聖离的有点远,看不来在干什么事情……

      튑 我再次揉了揉紬眼睛,甩了甩脑袋,这次看的有点清晰了。

      看到其中有一个工作区里面主要是两个壮汉为䳋一组,噴一人挥舞手中锻造锤锻造着黑乌乌的金属,另一人在火炉蝅旁Ķ使劲来回拉着风箱,风助火势,⎈提高火炉的温度。

      两人看起来十分的默契,一锤一拉之间,形成莸了一卵种完美的节雊奏,看起来不知为何쪞感觉有点美感,甚至听起来能听到“嘭,呼,嘭,呼……”,这种富有节奏的声音……

       在其旁边还看到一个工作区,桌上摆放这各种雕刻的工具,现在一个满头白发齐肩的老头霚,带着一个单镜片眼睛,全神贯注地利用各种雕刻的工具在工件上雕刻着花纹。

      很难想象在这팔种吵杂的环境下Ꚉ,他是怎猜么能保持这么沉稳的?

      再看看其他的工作区,有的工作区负责工件的二次加热,对半成黛品进行热处理。还有一些工作区负责给成品上色,风干̢冷却成型。还有雱一些就是ײַ我看不懂,不明工作的工作区。

      每个工作区的工卯作人员各司其职,一切都显得十分地井然有序,井井有条。

      现在,整个工作作坊人不多,大概就只ᗇ有二十个흖左右的壮汉。

      个个浓眉大眼,脸部线条分明,赤裸着上身,露出古铜色健硕的肌肉,下面穿着黑皮裤的长靴子,给人的感觉十分的彪悍凶猛。

      现在每个壮汉都是满身是汗地辛Γ勤工作,有的锻造,有的䛔拉风箱,有的搬运工件……

      在整个工作作坊里感觉非常的热蜩,充뻮满着热气,不仅仅是锻造需要产生的热,还有那些壮汉身上肉眼可见冒出的热气。

      所有的热气汇聚在一块,浮在工坊上空,就삧算屋顶上左右各有三个大的排气口无时无刻在进行排气,但还是能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热量。

      ꎤ 除了温度以外,那轰鸣刺耳的声音,也真的让人心惊,在这里待久了,感觉不仅听力要下降,心脏病也快要吓出来了!

      “石哥,你没事吧!”,那声音再一次在耳边响起。

      我看了看旁边,站着一ᄘ人,这人面容刚毅,五官像是刀刻的一般,轮廓线条明显,眼神里带着坚韧之色,赤裸着上身,下㮍面穿着一条棕色皮裤和黑色皮质马靴。

      “我”摸了摸脑袋,大声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事,就是有点脱水,休息一下就好了。”

      “你先去检查一下最近这批订单的成品ᡟ质量,今天下午就要交付了,不要出现什么失误!”

      “好,石哥,那我先去仓库솻看一下那批成品了。”

      “我”顺口说道:“嗯!”

      鉵 然后小李便离开了,穿过其砤他的工作区不知道去哪里了……

      而“⢖我”搬了一条凳子,直接坐在上面,一边大口喝着水,一边在那里闭目养神…… 9

      没错,这次是寄生,愿趁着那位石哥休息的空档,我开始理清一下现在的状况。

      “我”叫石三,是一名普通不能再普通的铁匠箠,在诺丁城经营着一톫家铁匠铺。

      刚才那名年轻人是小李,也是这两年才来铁匠铺,是铁匠铺最年轻最쀭有活力的精神小伙,同时现在也是石三的搭档,平常石三负责锻造,小李负责拉风菬箱。

      샻 通过石三的记忆了뉼解到这铁匠铺是祖传的产业,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先后辗转了多个地方,到现在定居在诺丁城。 鰜

      虽然有悠久的历史背景和一定的名声,但是这几十年来,铁匠铺的生意却一年不如一年,到现在也只能勉强为生。

      市场不景气时,甚至还会出现关门一段时间的㳟情况。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时,石三便会早早的让兄弟们会乡里去农耕维持生活。

      平常铁匠铺里的有些兄弟是早上农耕,下午和晚上来铁匠铺打工,一鸩人身兼数职,维持家用。

      如果能接到军队的一些订单,倒是还是˾可以赚上丰纣厚的一笔,但是这些年两大帝国无战事,就连天斗帝国里的联邦和小国之间也没有发生冲突。

      也这导致这几年都很少接到军队的订单,就算有也是维修武器,打磨装备等一些低回报的工作。

      颌 但像平常一些农具和日常用品的商家单子,油水少,数量少,还要卖力多,遇到一些无良商家,常常吃力不讨好,所以这螛些年铁匠铺的规模也在慢慢缩减。 䲩

      很早以前的时候,诺丁城里面有不下十家的铁匠铺,ᭂ但是现在诺丁城只有寥寥三四家铁匠볷铺还在苦苦支撑,至于其他的铁匠铺早早就因为入不敷出,早早关门了…ዖ…

      而至于铁匠这行业落寞的原因有⻅很多,一方面쏬是外在的因素,有些人迫于生꿡活压力和社会的넵风气选择离开这一行,另寻出路。

      另一方面是内在的因素,铁匠这份职业在这年头真的没有什么出路。

      铁匠,在很久很久以前是一份十分神圣的职业,那时候人们对抗魂兽靠的就是这些由铁匠打造武器,陷阱䐩等工具。

      䝋但是自从魂师群体渐渐壮大时,原先吃香的铁㣕匠群体萄便渐渐开始落寞了。

      儅 有魂师的帮ᮍ助,人们对武器的消耗便没有那么巨大,而至于说魂师也要武器,那个不是铁匠锻造出来的吗!

      䀃 就从石三的记忆得知,还真的不是铁匠打造的,至少不是普通的铁匠,是那种具有强大实力的魂师锻造而成。

      一方面是因为普通人锻造的武器,对于魂师来讲真的在某种角度上来讲真的就是一燆个笑话,杀伤力不够,还䉱没等近身,就直接被魂ⷉ师轰飞出去了。

      所以在斗罗大陆上大多数的魂师都是依靠着武魂在战斗,很少会用武器协同战斗,这在他们看来武器只会约束自己的战斗。

      而另一方面,让一名魂师成为一名铁戠匠,这真的很难很땝难,难到什么程度,不仅需要有坚持不懈的动力,还要适应外界的流言蜚语。

      在鰔很多的魂师学院中,魂师学习锻造在他们看来就是学习旁门左道,自⏌毁前程的体现。

      릒而除了魂师群体的不断发展外,这些年和平的环境也是铁匠铺生意减少的重要原因之一。

      要不是之前发生几次大型战争,让那时候苦苦挣扎的铁匠又看见了一丝希望⣋,可能现在铁匠这行业会更加衰败不堪。

      但是随着现在两大帝国站稳脚跟,日益强大,再加上武魂殿制约着两大帝国,使得如今斗罗大陆的局面趋于얆稳定,那一丝希望也算是熄灭了。 ᧘

      除了一些日常工具的锻ﰣ造,铁藘匠便没什么收入来源了,然而偏偏铁匠又是一个非常辛苦的体읡力活,没人愿意干这份费力不讨好的差事。

      除了铁匠这行外,社会上还到处都透郓出对铁匠的浓浓恶意,大街上家长训诫不听话的孩子,常常挂在嘴边的便是,“你再不听话,就把你쏠扔进铁匠铺里面打一辈子铁!”

      孩子一听到这种话后,立马就变老䭪实了……

      说来也真是嘲讽,如今铁匠依然成为最低贱的职轎业,如若与几百年前相比较࿙,只能摇头叹息,哀叹时过境迁觟,物是人非。

      就算礫铁匠这一条路没有前景,宛律如一条无꒩比漆黑的道路,无法知道下一刻是否会撞上墙上뤻,但是还是有那么一批人,喜爱锻造,并且愿意赌上一生去追逐锻造的无上之境。

      那一批人就是现在依旧还在对抗着生活压力,而不断努力的铁匠,石三是如此,小李也是如此,现在在铁匠铺那一群壮汉也是如此。

      㺸 这里面有很多人都是因为家里之前是铁匠,因为子承父业,不想浪费这门手艺而选择这行的뚴,为此几十年如一日,拿着痱微깡薄的工作维持家里的日常开支。

      同时这几年大城市里商人纷纷勾搭政府工作人员,用钱换权,再用权压榨底层劳动者的劳动,使得这几年不光光是铁匠铺,其他很多行业都备受打击,只是不像铁匠这行业濒临崩溃……

      毕竟铁匠这行业被号称最低贱的行业,也不是说说而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