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小猫直播

      段枫打开家门的一瞬间,自己握住门把手还没有来得及松开的右手手腕处,猛然间传出一阵尖锐的刺痛。

      由于窗户都被加厚的遮阳窗帘死死地遮挡着,所以段枫的家里非常黑暗,以至于段枫看不清楚眼下是什么情况浂。

      然而即便段枫看不清楚眼下正數在发生的事情,他也猜出来了个大概。

      ᷛ难不成,那个该死的骷髅头又咬了自己一口?

      为了不让对门↏的妳弥弥혡听到不该听到的响动,段枫快速地走进屋里,反手㐢便从里面锁上了门。

      弄不清楚是习惯黑暗,还是喜欢黑暗的缘故,总之段枫觉得自己没有在房间里装灯的必要。所以段枫家连一盏灯都没有。

      段枫快步走到电视机前打开电视机,借着电视机屏幕发出的光亮,段枫终于看清楚了一切。

      事实证明,段枫猜的没有错。他又被骷髅头咬了一口。

      不过骷髅头不仅仅둤是咬了他一口这么简单,现在的情况是,骷髅头正在死死地咬住段枫的右手手腕不放。

      这个该死的骷髅头,真是金过分,你丫的还有完没完了?

      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段枫就被脏兮兮长着大黄牙的骷髅头咬了两次。也不知道这骷髅头生前有没有见不得人的疾病,死后有没有被疯狗撕咬过,万一自己被感染了怎么办?

      是可忍孰不可忍。

      刚刚吃饱喝足的段枫,力气也比平常大了许多。眨眼的功夫,段枫已经死死掐肾住骷髅头两个空洞眼眶的左手,正要用力拉扯骷髅头的当下,骷髅头竟然又开口说话了。

      “你不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比如你爸爸是谁,你妈妈究竟是怎么死的?这些我都知道,我统统都可以告诉你。现在就让我喝一会儿你的血吧,我太饿了,已经有至少一百年没珳有吃过任何东西了。你也知道的,饥饿的滋味可不好受啊!”

      “就让我再多喝一会儿你的血哈!我心里有数的,你刚吃拓饱喝足,现在气血很足。没有你,我也活不下去。所以千万放心,我一定不뒗会喝光你的血,让你失血过多而死的。正相反,为了你更为了我自己,我会想方设法让你好好地活着,天长地久地活下去的。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骷髅头说话的时候情绪不太稳定的缘故,这一次骷髅头说话的时候,声音竟然好像比它第一次说话的时候更尖锐了一些。

      就在段枫去妳弥弥家吃饭之前,骷髅头第一次开口说话。那个时候,骷髅头的声音听上去比较中性化,光靠声音不太能分辨骷髅头生前到藳底是男是女。

      然而这一次,骷髅头的声音听上去,很明显是个女人才能发出的声音。

      继续往下听,骷髅头的声音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转眼间由刚才的尖锐女声,变成了低沉ꇜ的男声。

      真是奇怪鞥。

      骷髅头说话的时候,因为嘴巴在忙着喝段枫的血,所纥以声音并不是从他的嘴巴里发出来的。

      段枫刻意地盯着趴在自己手腕处,疯狂吸食自己的鲜血的骷髅头。结果他非常意外地发现,当骷髅头说话的时候,骷髅头的耳骨处在若隐若现地颤动着。

      㗡 而当骷髅头的右耳骨微微颤动的时候,骷髅头发出的声音是尖锐的女歪声。当骷髅头的左耳骨微微颤动的时候,骷髅头发出的声音是低沉的男声。

      这个骷髅头酪到底是什么物种?不仅可읝以用耳朵发出声音,而且还能同时发出低沉的男声和尖锐的女声?

      然而无论是尖锐的女声还是低沉的男声,当骷髅头再次发声的时候,因为骷髅头说出的௭话对段枫很受用,所以段枫立马就放弃了要掐着骷髅头的眼窝,将它狠狠地甩쐉出去的举动。

      确实,段枫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爸爸究竟是谁。但是和知道自己的亲生爸爸究竟是谁这个欲望比起来,段枫更想弄清楚自己的妈妈夏天到底是怎么死的。

      虽然妳弥弥ή的父母曾经告诉过段枫,他的妈妈夏天是在生段枫的时候,难产而死的。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冥冥中段꯶枫总觉得自己妈妈的死好像另有隐情。

      这一次,骷髅头喝段枫的血足足长达半个小时。

      在骷髅头嗜血的ㅖ嘴巴,心满意足地松开段枫䲧那血肉模糊的手腕的瞬间,骷髅头的七窍开始流泄出绿莹莹的光线出来。

      紧接着,骷髅头消失不见了,一个须发洁白的瘦老头的形体,魂魄一样飘飘悠悠地出现在段枫的面前。

      骷髅乒头变幻成的白胡子老头告⒵诉段枫,段枫可以称呼他“白骨老头”。

      茆 邋 白骨老头引着段枫来到他客厅里的那棵百果树前,不由分说地开始对段枫讲解百果树的用途。ௗ

      白骨老头告诉段枫,百果䂎树之所以叫百果树,粗略的讲是因为百果树可以长出一百种果实出来。㘫

      ፒꡳ当然一百种果实只是大概的一个数值,如䲈果百果树长势好的话,也可能长出一千种甚至一万种果实出来,都是有可能的。

      如果百果树长势不好的话,很可能只能结出几十种或者几种果实,甚至是只能结出一种果实出来。最坏的情况,百果瀬树长不出任何玷果实的事情,也是发生过的。

      百果树最终结的果实多少,全看百果树的主人怎么养育百果树。当然如果百果树出现一种果实都长不出来这种概率几乎为零的情况的话,只能说百果树的主人的人品有问题。

      当賢然,百果树也不是只能结出来果实。像辣椒,茄子,豆角,土豆这种土里长的,树上挂的这些常吃的蔬菜,百果树也能长的出来。可以这样毫不夸张地说,百果树上孕育着无数的可能。

      百果树又叫记忆树。和别的树木不同,正常的树木ꈣ生长,都是要靠施肥,阳光雨水的光合作用才可以的。

      百果树不需要阳光,不罼需要雨水,不需要光合作用,也不需要施肥。只要给百果树灌输记忆,百果树就能生长。正是因为如此,百果树才有了“记忆树”这ƛ个别名。

      襞 虽然段枫的存在就够不正஌常的了(一个还没出生,就被医生断定已经胎死腹中的婴儿,竟然现在还活着。一个刚出生就患有罕见的先天性心脏病,被整个米国最权威的临床医生断言过绝对活不过一岁的婴孩,竟然形单影只地已经在这个冷暖自知的世界上活了十七年,而且至今还活辇着,这真是够不正常的了),但是眼下的世界好像更加的不正常起来。

      一个嗜血的骷髅头,用耳朵就可以说话。用右耳朵说话可以发出女人的声音,用左耳䄵朵・说话࠾可以发出男人的声音。喝了段枫的血以后,骷髅头菉可以幻化成一个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头。

      一棵半米高的百果树,在没有松软泥土的情况下,竟然可以扎根到坚硬的水泥地面之下。

      䖵 一棵树上便可以结出近百种果实,而且可能还不止쯙这个数。百果树上结出的东西,还不局限于果实,甚至还能长出豆角,辣椒,土豆,茄子这样的蔬菜来。

      百果树的生长不借助于施悜肥,阳光和水的光合作用,而是靠着吸取的记忆。

      瓐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是太离奇了吗?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튮闻啊天下奇观啊!

      “为了表达诚意,我现在送你一份见面礼,百果树送你了。”白骨老头顿了顿,继续道:“现在百果树属于你了,从今㈇以后你就是它的主人了。你手里不是已㺵经有两段记忆了么,刚好百果树也饿了,你何不给它补充点能量呢?”

      “两段记忆?”一雱时之间,段枫陷入了沉默。

      确实,段枫手里确实有两段记忆춡。一段是段枫跪在妈妈흷墓前禪,一不小心流出眼泪的时候,在他脑中陡然间出现的ྺ一段属于段枫自己的记忆。另一段是段枫从雁南山回来的袯时候,遇到的那对年轻的情侣。

      옒那个胆小怕事的渣男,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段枫讨扰的时候,段枫从他那里读取到的ሪ。

      白骨老头看着沉默不言的段枫,继续自言自语般地说着:你把记忆灌输给记忆树,记忆树在读取了那些记忆以后,那些记忆并不会从你的脑海里消失。也就是说,你还能继续拥有那些记忆。

      除非你想要某段记忆消失,你便可以通过和记忆树达成买断契约,然后霵彻底把脑中的记忆兑૥换苣给记忆树,从此那些记忆便会从你℅的脑中彻底抹除。

      쓙在给记忆树灌输记忆的时候,会有三种模式。一种是文字模式,一种是语音模式,一种是意念模式。

      文字模式是默认模式,只需要按照文字提示操作就行。开启语音模式的时候,整个过程不会出现任何数字,全靠语音提示。

      意念模式是最难的一种,同时也是是三种模式中安全系数最高的一种,也是最难以掌控的。暂时不详细介绍,以后时机成熟了再详谈。目前这个阶段,不建议新手使用意念模式。

      记忆树远远地看上去,树干上确实像长着两只耳朵。但是走近细看,你会发现,左右两只耳朵里却还长着两只手掌纹路。

      记忆树左耳朵里的左手纹路,可以吸取段枫手里掌握的属于别人的记忆片段。记忆树右耳朵里的右手纹路,可以ﯨ吸取段枫手里⑵掌握的属ᔆ于他自己的记忆片ླ段。

      在白骨老头的提示下,段枫让自己的左手和记忆树左耳朵里的左手纹路完全重叠在一起。琔

      曾说来奇怪,记忆树左耳朵里的左手纹路好像是专门为段枫量身打造的一样。潘无论是记忆树上的手掌大小还是手掌纹䖥路,都和ꩽ段枫的左手严丝合缝。

      当段枫的左手和记忆树左耳朵里的左手紧紧贴合在一起的瞬间,段枫的左手竟然变成了透明的。

      与此同时,段枫竟然无比惊讶地感觉到,记忆树上那原本是木质的左手纹路,似乎有了温度,而且还软乎乎的有了肉质的感觉。

      记忆윽树树杈一样的两耳之间的树干上,出现了三꟧种模式。因为段枫识字不多,所以没有选择文字模式。因为意念模式⾞难以掌控,弄不好还会白白损뗗失掉段枫手里已经掌控的两段记忆,所以段枫也⸇没有选择意念模式。

      粷段枫抬手选择了位于第二位的语音模式,紧接着记忆树就发出了声音。

      ﳤ“主人你好,一场神奇之旅漬就要开始喽。现在,请点击你左手掌心中的开始按钮,接下来的一切就安心地交给小人吧獺,小人会为你处理妥当的。”

      记忆树发出的声音非常稚嫩,听上去像个六七岁的女童的蘰声音。非常干净,而且很是悦耳好听。

      记忆树话音还未落地,段枫࿖已然变的透明的左手掌心里,还真的就出现了一个开始的按钮。在那个黑洞킪一样的按钮的中心,并没有出现“开始”两个字,而是出现了“9”这个阿拉伯数字。

      “9”这个数字,代表的是九个记忆币。也࿊就是说,段枫在从雁不归公墓回家的路上,遇到的那个渣男提供的那段记忆,价值九个记忆币。

      쫱ಶ当段枫的手掌和记忆树耳朵里的手掌纹路重合以后,记忆树就会自动读取记忆碎片,并且自动对那段记忆作出评估,紧接着便会自动◅生成一个记忆币数值。

      虽然段枫现阶段还不知道记忆树,是根据什么对自己手里掌控的那段记忆作出价值评估的,但是来ຠ自渣男的那段记ꑢ忆对段枫而言,也着实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 段枫并没有浪费时间做些没有太多意义的胡思乱想,他抬起右手通过自己处于透明状态的左手手背,点击ப了自己左手手心里黑洞般的开始按钮。

      大约三秒钟以后,记忆树又说话了。벎

      “主人,通过我公平公正地计算,最终给您列出了三个方案:一,您可以用这九个记忆币换取一根牙签。二,您可以用这九个记忆币,换取一根针。三,您可以用这九个记忆币,换取一张羊皮卷。现在,小人静候主人的选择。”

      虽然段枫不知道九个记忆币的价值到底是多少,但㾨是用九个记忆币只能换取一个牙签,一根针,或者一张羊皮卷其中的一个。这九个记忆币,似乎也太不值钱了吧。

      “主人,您只有一分钟的考虑址时间哦。一分钟时间到了的时候,如果您럂还没有做出选择,这九个记忆币就会自动骨作废。到时候,您也就不能继续用这九个记忆币购买任何东西了。”

      说话间,记忆树的声㎠音不由得急促了起来,好像心里很是害怕似的,“这样的结果,小的也不愿意看见。但是这就像游戏规则一样,既然开始了,无论好坏,总要有个结果。还望主人,尽快做出您明智的选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