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自摸

      푕 “璇儿......”裴囍公子ላ往她靠近一点,故作情深意切,悔汽不当初的模样。

      臬“别叫的潄这么亲热!谁是你的璇儿?你我毫无瓜葛!此刻还想在这儿装什么情圣!”她随탾后执起手中利剑拉远彼此距离,令裴公子愕然禁言不敢再多言语。继而她将剑指向他身后柳诗诗:“还有你!自上任花魁ᯠ骆盈盈死后。我便依你所求,推你为旋香楼花魁㇍首位。我与你之间本无仇怨,我还处处为你着想。甚至还想让楼里的姑娘们都恢复自由身,能够选择自己想走的路......为何你昨夜还串通凤姨,助她陷我于不义?霂”

      “璇姐姐......诗诗这齓么做也是迫不得鎛已......”

      “迫不得已?椥呵呵......诗诗,你一向最自持无辜自怜。现在就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楼里这么多姑娘,为何偏偏㍯唯独你迫不得已Ҥ?偏ᙩ偏是你明知非我意ᗲ愿,明知这是一场加害我的阴谋,却是你亲手将那红盖头盖在了我头上!่”

      ழ“不是的......诗诗只是一潆介弱女子,哪里反抗得过凤姨啊....裍..”

      “这里究竟是谁主事?我还保不了你们?分明你不是反抗不得,而是你想和凤㯊姨狼狈为奸。看准了姓裴的丧家犬那几箱子财宝,就想着事成后能够坐享其成罢了!” ꤢ

      綸 “璇姐姐既然不愿原谅诗诗......那么,诗诗也就实话实说了。并非每一个人都与盈盈姑娘那般想向往恢复自由,做回寻常女子。你我都是卑贱之身,京城人尽皆知......唯有青楼才是我们容身的最终归宿。姐姐你.㋔.....你不能擅自作主,就这样遣散旋香楼。弃我们姐妹们后半生不顾......”柳诗诗偏向躲在裴公子镹身后,握紧手中那颗夜뿇明珠,终是大着胆子对她道出了真实缘由。

      頗 说扻到底,柳诗诗还是放不下眼下ᚽ信手拈来的荣华享乐。她鏿和荣妃是同一类人!

      “我弃你们于不顾?我早就为你们选好了两条退路,钱财与身契Ĵ一样不少。要去要留,都不們会亏待姑娘们半分...붏...”

      ꏮ终归是她太轻率,猜不透人皮下的诡谲。 箰

      “诗诗说的没错!旋香楼绝对不能就这样被剌你遣散!”这时,凤姨甩着花枝招展的罗裳宽袖大摇大摆地走过来:“老奴当然知道旋香楼是谁作主,但是今时不同往日。这回可是楼主无킯情在先,也就莫怪老奴无义......”

      轲 “昨夜尚属楼主侥幸,但楼主一日不交出我家娘娘解药,老奴绝不会善罢甘休!”待站定后,凤姨有意无意扫一眼她狼狈的模样。面色微变,随艳后秒懂地掩嘴,笑得极其猥琐又暧昧:“看楼主的样子,昨夜可是有好沢好伺候玉副将满意而归?看样子老奴猜你们二人倒是过了极涥其逍遥快活的一夜......啊—꘩—”谁知凤姨话还没说完,腹䚯部便被她狠狠刺入一剑。

      妇 “快!快来人啊!”裴公子手忙脚乱的揽着柳㼃诗诗退后好几步,召唤自己的手下。 

      两名彪悍壮汉从门廊处奔了上来,她一眼就认出那身形是昨夜钳制自己的黑衣人。

      迅速拔出一半连着粘稠鲜血的剑刃,她催尽丹田仅剩一星半点的内力。挥剑砍倒左扑向自己的诅两名壮汉,并斩断他们咽喉,血溅当场。在周䛚围一连贯此起彼伏軦的惊声权尖叫中,看着两具尸体࿵倒在凤姨身边。

      裴公子雄看到他们的下场,脚软得跑不动路和柳诗诗瘫坐在台阶。

      她强撑着药效反复而极度虚晃的身驱,看着剑鏝上♞的血竟有种十分解气的快感。

      凤姨捂着血流如注的腹部,핌倒在台阶。面露难以置信的惊惧:“你这贱人......中了软筋散。竟还......”

      “狗奴才!你㝝忘了?我说过定要把你一刀一刀剐了血肉,方才解我心头之恨!”说完,她空洞的眼里盛满兴奋的杀气。再度双手执起剑,在凤姨൨声声哀嚎下。在其双腿处划下两道深刻的血口,没有给歽凤姨任何붻喘息以及求饶的机会。强行调整内息,使褿尽力气不断连贯重复地往凤姨身上疯狂挥舞手中锋利的剑刃。

      ꓬ 一剑接着一剑,看着恶奴满身血肉模糊居然觉得如此惬意。她嘴角露쇏出诡异的笑,手中剑仍未停歇。带着走火入魔的䫆恨意,一直使劲佳砍址伐着脚下的凤姨。

      血接连飞溅在她全诜身上下,渗入赤红嫁衣츴里。

      杀人啦!杀人啦!

      花街周围开始回듷荡人ꌩ们恐慌地呐喊,一道道人脄影奔走掠过从旋香楼惊慌四下逃窜而出。

       鲜血喷溅在她精致五官上,流淌下温温热热的滑腻触感。鼻间的血腥味越Ἥ来越浓郁,伴随惊恐的喊叫与脚步声。她听不到也看不到䯺,麻木的大䡊脑只指挥自己手中剑一直挥舞砍下,反复鞭笞着脚下嚎叫的恶鬼。

      像在切둟割着树皮,直到剥下深可见骨的血痕,鲜血四溅流淌在ᙋ台阶。柳诗诗和裴公子在凤姨ฟ的惨叫声中䜞浑浑噩噩,相互脚软得无力逃脱。也被血≊丝溅了一身,相互瑟瑟发抖。看着她面无表≋情地一次次挥落手中利刃——

      有人跑去报了官,衙役们的策马叫嚣声正往这里汇聚而来。

      她终于两眼昏眩地吐出一口血,被迫停下动作。렐盯着凤姨满身血口,奄奄一息地抽搐在地。

      ᯆꄠ“贱人......你杀了我......这辈子干永远也别想......得到软筋散的解药!我做鬼......也不会放ѷ过你......”凤姨满口鲜血涌踳出啋,瘫在台阶上血流如注。每一道푄血口中都露嗶出森森白骨,撑着两只眼睛死死瞪苷着Γ她:“我给你下的......并非普通毒药......若......强行动用内力。重则将筋脉尽ꊓ断,武功尽失......”

      “无妨..鴿..썯..”抬手抹去脸颊上沾染的血痕,她抿唇笑得格外轻松自若。眼中杀意不断加深ቚ:“我早就深中蛊毒命不久矣,解药对我来说早就无济于事......但今日若不亲手杀了你,我江书懿死不瞑目!”

      “恶女!你会......不得好死......蝗”凤姨还在不断咒骂。

      “不如......我先送凤姨去做鬼!咱们在地府......走着瞧!”她居高临下凝望脚下血肉模糊的凤뉵姨,毫不犹豫地举剑⋫砍下她的头颅。

      ⴨ 随着头颅滚落,鲜血喷涌流过每一处台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