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蝴蝶剑密集

      起因是赵三两的老爸半个月前参加老战友聚会,从军营兄弟情慢慢转移到各自成家立业的儿女身上。

      而三十岁还没有结婚的赵三两,无疑是三炮无药可医的心病。

      多喝뷹几杯酒。

      飖 鱸当着老战友的面,就开始对一事无成的儿შ子大吐苦水。

      “一辈子硬气,竟生了㒔个废物儿子秊”

      其实也不뺂算徙废物,至少四審年前赵三两还是三炮眼中的骄傲和自信底气。

      但骄傲是有保质期的,而人往往善于遗忘的。

      赵三两像个废物在家游手好闲一段时间,立马变成ⴾ三炮肉中刺眼中钉,曾经那点骄傲也被扔进马桶抽的一干二净,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同一营出来的老战友,一听三炮儿子꽠三十岁居然还是老光棍,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僺 䐾于是成家立业子女也不谈论了。

      炮火全集中在赵三两这个倒霉老光棍身上。

       出主意,嚷着介绍对象ǀ的。

      但凡家里亲戚有一왊个女性%是单身,不管长຀相年纪都拿出来与赵三两这条没招惹过谁,叝更没害过谁的老光棍比对一番。

      合不合适其次再说臑,反正必须尽到늛心。

      ◩但三十岁没车没房,连个像样工作也没有的赵三两确实是大뉄问题。

      谈了整整两个小时,一群炮兵꒭营出来的战士,硬生生没帮三炮儿子找到䟄开火点。

      㫭 “三炮,쟎我家倒有个离过婚带个小孩的闺女,与你家儿子一样大,你也不是老古板,要不我们安排两孩子见⽒一面,你放心,成不成都不影响我们感情,正巧我也没见过你儿子,絧趁着这次机会,也让我见见”

      聚会结束时。

      三炮被一个老战友拉到一边说了一句。

      一个家里离异女儿愁嫁。

      一个三十岁老光棍愁娶。

      两人一拍即合,约定好时间,相亲地点后,立马回家做思想工作。

      ᱙ᆚ三炮这人셠哪里都好。

      唯独有一个毛病,因为在部队当过几年炮兵,便觉得世界所有声音都是可以压制的灙,说话声音特别大具,性格也龙像大炮一样珉直来直去。

      回到家还没坐下,找上赵三两挑明来意,让픣他把自个儿收拾像个人样。

      相亲。

      赵三两一口拒绝了。

      三炮ᚧ也没多说,干脆用实际行动表明这个家他当得了主,更当得了赵三两这个废物᎔儿子的主。

      㩡 第二天一早。

      一脚踹开房门,将手里一盘七八度自来水浇到赵三两身上,然后二话不说粗暴冲上去将惊醒的赵䎱三两提起来。

      没有为什么。

      ჭ更ꠀ不许问为什么,

      憯三炮和三婶像押解犯人一样将赵三两押进市中心一家海澜之家,挑选了一身很硬派的西装,打了一辆쓼出租车直奔约定好的饭店。

      动作表现心情。

      三炮心情很急躁؝,三婶同样⺳很急。

      ퟼ ♀ 只有赵三两这个当事人不急,쵝优哉游哉到了饭店。

      那时他第一次见到周念卿,见到但没细看,甚至连基本印象都没有。

      “人的一生总有很多无关紧要的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不问来意,不问因由,更不想熟ㆣ悉”

      当时赵三两就是这样效心境。

      回家后。 嘳

      三炮对老战友的女儿一通夸奖,从长相到礼节,再到穿衣打扮,一看就很有家教。

      三隅婶也像个应声虫一样,在旁边不停迎合着。

      不过三婶不像三炮在意无关紧要的外在,反而说那姑娘び自己开了一家装修设计公司,一年能赚七八十万,妥妥的白富美,很有内在美。

      末了非常担心人家姑娘看不上一事无成的赵三两。

      “你觉得怎么样?”

      ꚪ三炮第一次询问赵三两的意见。

      但说话语气与表情,完全就是告诉赵三两没资格有밄意见,有意见的应该是别人。슟

      赵三两能怎么说?

      ᔝ只能很敷衍的说了句“挺不错的”。

      他不想有爱,更不想结婚。

      刺 因为喜欢这座城市雨季的女孩,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熟悉城市中。

      蓉城。

      这座不大的城市,塞满了伤心人。

      时间是位伟大的作家,可以给所有故事结局,但却㟮无法为每괶个故事都写上完美的结局。

      ᙞ有些事仿佛冥冥之中注定。

      晚上老战友打电话过来,他女儿居然说“赵三两挺好,特别好”,至于是不是与赵三两很敷衍的“挺不错”延伸而来就不得而知䯟。

      “我儿子也觉得念卿特别好,大有相见恨晚的架势,俩孩子看来有缘”

      三炮回道。

      两껐人通了很长时间一段电话,临睡前三炮走进房间,正式通知赵三两认真对待这件大事。

      “别费心,拘我真没这Ả想法”

      赵ඉ三两记卾得他当时就这么说的。 껯

      没想到就这么一句话,引得三炮暴跳如雷。

      一把掀开床上被子,上去一魘巴掌抽在赵三两脸上,咆哮道“你今年都三十了,三十了”

      㧠 等房间灯关掉以后。

      赵三两靠在床仼头想了ဍ半天。

      三十了。

      他都箊三十了。

       已经到了不为自己考虑昫,也要为父母考虑的年纪。

      三炮和三婶头上夹杂的白发告诉他㷚,他们已经不再年轻。

      曾经强輈大到为他顶天立地的肩膀,也渐渐消瘦揿。

      䡎 宜早不宜迟。

      天刚亮,赵三两迷迷糊糊被쾺三歈炮陘踹醒,嘴里不满嘟杖哝几句,本打算蒙被子继续醒,但注意到三炮提着两率个热水壶,以一种强桭势的目光逼视着他。

      还煞有其事的晃了晃手里水壶。

      캄意思很明显,也很明确。

      再废话,他可以大义灭亲。

      ᝷赵三两无奈起床,隔審壁房间的三婶,竟然将不知何时买的一套帅气的休闲服扔在床上,示意赵三两换上。

      “约会,又是约会”

      赵三两对操之过急的父母委实没有ἢ办法。

      ၣ三炮性子急,做事雷厉风行追求一个“速战速决”,做了他三十年儿子,赵三两已经适应了。

      但平时慢条细理,说话不骄不躁ㄢ的三婶,罕见与三炮⼼一个阵营。

      婚姻大事上,不给赵三两一丝怠慢机会。

      而这次赵三两猜中开头,独独没猜中结尾,一种偏离原来轨迹的事情就在早饭以后悄然发生。

      赵三两确覥实见到昨天相亲的女人,也见到周叔和周婶。

      他俩如警局警员看守犯人般守在女人身边,模样与三炮三婶如出一辙,连脸上表情也近乎相似。

      见面地点不是小资情调的咖啡店,也不是浪漫헍的电影院,而是民政局婚姻登记处。

      昨天相亲。

      隔天进民政局领证。

      很意外,也很惊人。

      三炮和三婶和女人打了一声招呼,又夸了几句,然后拿出赵三两身份证,和户口本。

      结婚不用户口本,还是赵三两领完证才知道的,当时他整个人处于一种游离,茫然状态,连身在何处都忘了。

      周叔和周婶也夸了即将成为他们家女婿的赵三两。

      然后做出和三炮三婶一样的动作。

      匮拿出女人户口本和身份证,与赵三两的摆放在一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