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野翔ed2k步兵

      淡淡白光从小影的体内脱离出来,飞向浩瀚的夜空,很快便消失不见踪影,小蝶眼神空洞的望着面前的小土堆,一动不动,就像一尊雕像般。张讼侧身在一旁倚着树干,独自沉默着。

      一个凸起的小土堆,就是她死后的归宿,张讼有些唏嘘,生老病死是世人无法摆脱的宿命,有执念所以妄㑵图长生,数不清的枯骨前仆后继的埋在这条路上。

      张讼撇撇嘴,立刻把这个无聊的感慨抛之脑后,因为相比之下更较实际的就是—罅—

      “⒛臭小子,老子死了以后,你必须给老子修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坟圈子...金银珠宝,山水锦绣,风水宝地,缺一不皶可啊...”

      “否则老子绝对跳出来狠狠地锤你一顿,然后把你也带走下去陪老子!听到섹没?”

      “...”

      易甚是无语,果然놊三句话不到,必然没有正形,他都不知道师傅如何能将这门“功夫”精确到这个程度。

      来不及悲伤,三人便开始启程前往离城,这齀边☙的事情目前已经断了线索,再追查㻉下去恐怕会有危险,张讼便dz在路过驿站时,将这个消息写下来,雇人送到最近的天宫分舵。

      写完之后,他却直拍大腿,骂自己傻X。

      “奶奶的,天宫这些年屁都没替老子放一个,我咋还想着他们呢...”骂完以后便摇摇头,顺便将这个杂乱雲的思绪也扔到䃏脑后。

      作为降妖师第一战,他对自己的徒弟是非常满意的,无论是分析、决策、淩应变、实力,各方面表现都无可挑剔!

      ෗ 反正那只“妖”受了重创,一时半会也不能兴风作浪,他们师徒二人是做大事的。

      这种收尾的活,还是交给“专门”的人干吧,这࿢么想,张讼顿时觉得心情好了起来。

      回去的路上,有小蝶这个开心⌠果存在,几个人都感觉到一阵久违的放松,不自觉的放满了脚步。

      署 当然,最主要还是有张讼这个,上갾赶着抽鞭子都不愿意赶路的ェ人,原本四天的路程,走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才能远远望到离城的轮廓。

      “蝶蝶,真的,真的,让我歇会,人到中年,身不由己,我,我真不行了...”

      “...”已经习以为常的小蝶,直接就把那个奇怪的名字无视掉。

      厬 一边喊着奇奇怪怪的“外号”,张讼又四仰八叉的躺下去,没错,在对于休息这种神圣的事情面前,面子是什么?我张讼不知道。

      “老子辛辛苦苦养起来的肉啊,说出去你敢信吗?啊?臭小子?”说完他掐了掐腰侧的肉,在眼前比划半뤵天,冲㊄着易哀嚎道。

      “冬天正是养膘的鯘好时节,老子居然瘦了五斤!五⺀斤啊!你知䣒道这䁐五斤肉养起来需要消耗多少粮食吗...”张讼说的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荀师傅...你真的,太丢人了!”

      此刻,易终于爆发出来,他自然能看出一路上张讼都在想方设法的墨迹,有一万个理由不想上路。甚至在后来这几天,居然提议步行赶䨦路。

      最扯的一次,他居然直接说,“根据卦象显示,今日不宜出远门行走。”

      说完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便关上门,任他们如何叫门都不搭理。

      易理解张讼这种心态,近乡情更怯嘛,毕竟那么漎多年都没再回来过,曾经熟悉的一切,早就该支离破碎了。

      所以他会害怕如今的这些⠏人事都会变的难以接受,记忆中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很可能也会随着这一次重温而彻底消散,这都是情有可原的。

      这么想,易就感觉自己身负重任,同时信心满满,必须要鼓舞师傅,给他前进的动力!

      “师傅,您不是一直和我说,离城里漂亮姐姐数不胜数,那些为您茶不思饭不香的姐姐们,可都在等着您呐!”

      “还有,离城的美酒美食贸,遍地都是,吃的好喝的好那肉不愁长啊...”

      “您瞧咱们这些年风餐露宿的,您就不想开开荤嘛?”

      一连放出一大堆烟雾弹,张讼明显开始动摇了,眼神都飞了起来,似乎下一刻人便已经在享受了。

      3易露出坏坏的笑容,“世间万般,惟女人与美酒不可辜负!”他深知这两点是张讼无法抗拒的诱惑。

      不过易这话里“敬词”用的太过明显,张讼这老油条才不雞吃这套呢,这都是他一早玩剩下的了!

      “小兔崽子㘥,很上道嘛,老子当年在离城意气风发的时候,那可是阅尽人间繁华,莫说小小的离城,就连帝府的九巷十二街,也是老子寻欢作乐之地ᷗ...”

      张讼躺着喋喋不休起来,易一头黑线,没꙱想到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有心思和自己满嘴跑火车。

      索性他也不催了,噌地转过身去,牵起小蝶的手,大步流星地向离城走去。

      “小姐姐,我们走吧!让师傅他老人家,自己去!”

      “哈哈,好哟!出发!”小觊蝶再次露出她招牌式的可爱笑容。

      两人有说有笑巫的,故意把每个字都说的很大声,然后真就将张讼直接晾在囈原地不管了。

      “不是说要请我回去吗?喂!哎?”

      “不是,这么大的事没我能行吗?啊?”张讼直起身体,扯ㆇ着嗓子朝前面蹦蹦跳跳的两个人吼道。

      “我看您的徒弟也不错啊,没准这次的事他也能摆平呢!反正也到门口了,您绝对认路了.ϔ..”獆

      “既然您这上了年纪,就先好好歇息,我们俩先进去玩啦!回头见!”小蝶也开始和张讼开起玩笑。 ﱝ

      “蝶蝶,你你你你...开开开什么玩笑?没有我能成事吗?老子可是数十年不遇的天才,是天才!老子这雉叫养生!战术性休息!是韬光遭养晦,卧薪尝胆...”

      “嘿...你们真不等我啊?等等我,我来了!我来了——”

      张讼最后只得拍拍屁股爬起来,向两︑人追去,一味地逃避永远无法解决问题。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来之,则安之”,张讼不停地在内心说服自己,瓌以做好准备,銡面对他十多年콃没有回过的张家。

      他斗志满满的迈出“六亲不认”的步伐,샓却没想到这进城第一关,就把他这刚燃气来的斗志,一把浇熄了。

      “城主有令,近期任何进城人员必须严加检查,请配合!”

      “通关文件有效期过了的、身份证明与本人不符的、申报事项理由不足的,统统듧过不了这扇跶门啊...”

      “后边排队的都听仔细了,为了不耽误大家时间,请大家提前准备好通行证件,这样可以尽可能的节约大家时间...”

      一个长官模样的士兵,正在城门前重复宣读着最新的入城规定。

      城门检查卡口的人群在大量的士兵维持下,缓慢而有序的通过,但由于检查盘问的十分详细,所以一个时辰过去,他们依然在龟速移动中。

      起初,易还猴急猴急的向前探头瞅瞅,估测㿫等繋待的时间,一个时辰过后,他也蔫下来,变成一个莫得灵魂的排队选手。

      离城有南北两个正门出入口,东门一囃般情况下从不开启,是军队以及“特殊人员”的专属通道,西边原本也有为了缓解南北门压力的通路,不过在这非常时期已经被封起来了。

      平日里,南北城门前五百米处设有一处关卡,一般情况下对于普通群众都是抽查制度,⬌像降妖师、异能者之类的修炼者,只需要进行一个登记便能入城。

      谢像今天这种规格的检查,已经算得上是战备状态,看✣来小蝶带来的消息不假,所以关嘃卡处检查严格也在情理之中。

      随行的小蝶早已换成便装,本就喜欢扎着双马尾,再加上她人畜无揵害的脸蛋,根汆本不会有人难为她。

      就这样,排队排到正午,终于看到了城门。小蝶给两人都准备好了通关文牒,按理说是不会出现纰漏的。

      但问题还是出现了,并且出在张讼的身上。由于他坚持自己“行的端,坐的直”并且“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耿直的报上张家名讳,却又拿不出张家子弟的身份证明,一下子便引起士兵们的警觉。

      ﲆ 瘒 张讼虽然已经多年没有回来过,但当年的他可是名动离城的一号人物,这些值班的士兵们可都是听说过他的事迹。

      䡐 三年前鄂县的惨剧中,张家宣称他战斗在当时的第一线,直到他壮烈牺牲,至今连尸骨都未炳寻回,是一个当之无愧的英雄!

      保家卫国,守土戍疆本就是士兵的天职,所以他们对于那些,为守护人类而抛头颅洒热血的降妖师都由衷的钦佩,所以眼下㠕这个妄图“亵渎”英雄名讳的家伙,自碖然要好好“招待招待”。

      士兵们不动声色的先将他截住,说文件有些小问题,需要请示长官,十分客气的请他来旁边营账中稍作歇息。

      小蝶拉着一脸茫然的易到跟了上去,摆出一副准备看戏的架势犸。就在张讼进入营帐的一瞬间,几个人一拥而上把他围起来,二话不说就把他双手反剪住。

      张讼显然没料햊到会是这么个情况,刚进入营帐他的眼睛还在适应里面昏暗的情形,直到自己被控制住时才反应过来。

      訞不过他并没有挣脱的意思,紧接着,一个乌黑的镣铐便锁住他的脖子和双手,锁上的那一刻,淡淡的金光浮现在妑镣铐表面。 ⥓

      一行行淡金色符文被释放出来,围绕在张讼的周围㉻,不久后又再次回归于平䁎静。直到这会,那些士兵才长出口气。

      小㿊蝶看着张讼一脸窘态,哈哈大笑起来,并且大声说道。

      “我不认识他啊,他就是在我们回来路上死皮赖脸跟上来的家伙,并且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张家的谁谁,我们就大发慈悲,把他捎着了。”

      说完她还转过头问易,“对吧,小弟弟?”

      易点Ⴙ点头,也不解释,他饶墜有兴致的看着췲张讼,也不准备帮他解围。因为他见也想看看,폐在这种情况下,师傅的“一本道”究竟还还能不能力挽狂澜。

      如果真行的话,他一定认认真真、诚诚恳恳地给师돲傅道歉,并且从此以后虚心向师傅请教这门功夫。

      솦 “说!洱谁派你来的!我已经通知天宫分舵,来鉴定你是人是妖!趁现在还봹有机会,老实交代!”

      “如果你够聪明的话,就不要试图挣脱这捆妖索텻!”

      “如果我们错怪你了,就老实交代你究竟是谁!来离城又所为何事!”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新年加班,大家都不容易,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谈话❙的士兵们倒是挺有经验的,威胁恐吓加安抚,胡萝卜棒槌式谈判技巧运用的十分娴熟。

      他的态度坚决却并不强硬,其他几个士兵武器锋芒毕露,但并未显现出杀机。

      对于这种情况,张讼心里还是挺感慨的,一别这么多年,离城部队的风气跟那会依然相似。

      即便在这个快要被和平享乐主义腐蚀的时代,能够始终如一的保留下来这种不卑不亢췚的军队作风,实属难得!

      他们的话Ě并不夸张,这个“捆妖锁”是天宫专门为护城军打造,内含镇压与封禁的阵纹。一旦被强行破坏,必然会在其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菂即便是逃到天涯海飾角,天宫都能追查到他的位置。

      它主要的作用,就是能在一定时间内封禁可疑人员体内的能量通路,㌲同时以用阵纹隔绝身体与外界环境的能量沟通。

      㬀天宫出品,必是精品。捆妖锁经荦过这些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标准的制式装备,在军队中广受好评。

      天宫的价格向来是垄断的独一家,从不议价,但确实一分钱一分货,功效从不打折扣,帝ೢ国虽然䜊肉疼,所以这笔钱终归是省不了的。

      不过眼下的这批捆妖锁可是才实装不久的最新产엒品,据说是武昌星君特意向天宫申请的调令,用来确保离城的安全。

      据说是可以针对人类星宿境以下的任何修炼者,不是大神通境界的妖族遇到它,都⎡得老实的Ḗ盘着。

      这不,拿到手新鲜劲都没过,就有用上的机会了嘛。

      说起来,军队一直是隶属于帝国ݟ管的战争机器,自天历元年以后,人类确立了绝对的生存优势勌后,军队就开始不停地演化。皍

      天宫也是从那时起跳脱出来,成为一个遍布大陆的超级大势力。一门心思扑在除妖一事,从不参与帝国之间的纠纷,出现重大事故时,同样也不偏袒任意一方。

      发展到至今,军队中的体术也有了长足的发展,逐渐演变成名为“体术”的修炼法门。

      修炼“体术”的人,一般统称为战士,因为修炼人群以士兵居多数。普通人的接触到的都是些强身健体的内容,与军队修炼的有很大差异。

      能够降妖师的人全凭天赋,天历元年后,人口出现爆发式增长,虽然经历过几次战争浩杰,但如今大陆上的人쪣口已经是一个十畤分夸张的数字,天宫现有的降妖师加起来,都远不及普通人口总数的一个零头多。

      在这种情况下,“体术”自然而然的有Ắ了肥沃的发展土壤,不少退役士兵都会将自己修炼的体术加以改冊进,开设专门的“战堂”,以传授体术为生。

      帝国对于这种行为自ꈮ然是大力支持,毕竟这天宫一家独大的情况,已经ৼ持续太多年。

      虽然现在随着人口增多,天宫的影响力已经稀释很多,但依然是一柄悬在所有帝国头上的利剑,⪘他们在做任何决定的时候,依然要先掂量掂量天宫的分量才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