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精品免费线视频观看视频

      纵然有雷索王国大主教的全力支持,但是国王泰达米尔依然心存顾虑,不肯祭拜。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过了一星期。

      余雾的眷族进城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是:

      来一个全方位的大扫除,看看这个位面有没有被污染的痕迹。

      某种意义上,余雾有位面洁癖。

      这一查,还真有。王都内另一股新兴神明崇拜者,是传统教会的强力竞争对手。因为他们虽然神神秘秘的,但是他们的神明好像偶尔还能显灵一下。

      一查之下,真相大明,原来这些次位面土著是信了污染位面的残余。

      余雾二话不说一道圣光下去让对方大庭广众之下现了原型,顿时这个教派再没人敢信。

      大主教见多年大患一朝清除,感动的泪水都要下来了,心里都快真的相信高等精灵就是旧神的使者。

      一波名正言顺的宗教审判之后,高等精灵声望在王都内到达顶峰。

      每天都有白花花的信仰值入账,李延看了估计口水都要下来。

      泰达米尔再也承受不住压力,跑到圣索菲亚大教堂跪拜高等精灵之神,宣布圣光精灵为神使,传统教会再次恢复国教身份。

      并下令全国范围内消灭异端,恢复国教。

      这下余雾每天都有上万信仰值收入。

      这要搁李延妥妥的私吞了,不过余雾还是实在人,把信仰值花在了保障巨石关战事的后勤补给,国内城池加固防御,扩大国教影响力上。

      因此,茅三国等人杀出灰山山脉,兵临王都城下时,迎接他们的,是一个被魔法环绕,神术加固的神圣之城。

      昔日雷索王国的城墙在凡人国度中还算的上坚固。

      现在王都的城墙加厚加高了一倍不止,上面符文环绕,在白天也能肉眼观测到上面朦胧的神圣光辉。

      城墙上的士兵一个个站在防御法阵当中,就是平凡的雷索王国士兵也有了和神明眷族过招的能力。

      茅三国等人是轻兵突进,力求突袭拿下王都。

      看到矮人的手持轻型火炮打在王都城门上连能量盾都打不掉的时候,人都要傻了。

      擅长攻城的矮人重火力在后面,硬冲眼前的圣城怕是失了智。

      茅三国等三人作为神明,破城神术倒也不是不会,只是怕硬啃圣城到一半,被巨石关回援的李延楚晴雨包饺子。

      东方未明提出建议:先象征性的几次攻城之后,等李延从巨石关出发,就转向东进军。

      运气好了截住来支援的部队,直接三打二消灭李延和楚晴雨的军队,最差也是和对方进行一场决战。

      根据东方未明的规划他们将在巨石关和王都之间的平原上,吸引李延等人来决战。

      某种意义上这个战略是成功的,如果不想龟缩在要塞里,看茅三国等人把雷索王国变成白地的话,李延必须选择出战,和茅三国硬碰硬打上一仗。

      那么问题只剩下一个:这仗怎么打?

      次日凌晨,李延和楚晴雨明显看出了茅三国等人的意图,放缓行军步伐。余雾的眷族也出王都,随时准备接应队友。

      茅三国三人放弃埋伏,提前进军占据决战有利地形。

      计划中是茅三国作为主力占据中部平原,和同为半神的楚晴雨决战。

      东方未明和王易生分别占据河谷和高低,分别迎战余雾和李延。

      东方未明盯着地图,回忆起过去和李延对弈时的经历。

      他不觉得李延会采用“正常”的战术。

      “茅兄,我有个建议。”

      “东方兄不必客气,请讲。”经历几次挫折之后茅三国明显成熟了不少,对待东方未明一直格外客气。

      “我以为,敌军刚经历大战,疲惫不堪,我军以逸待劳,优势明显。这点我们清楚,敌人更清楚,所以我不觉得他们会按常理出牌。”

      “那你的意思是?”

      “如果对方先不让楚晴雨和茅兄对战,而是先派一人拖住茅兄,然后集中优势力量先击破一路,再回援夹击茅兄,则胜负难料。

      如果让我和茅兄的布置换一下位置,来的如果是楚晴雨,我就退到茅兄那边,来的是别人则正中我们下怀,茅兄以为如何?”

      茅三国听后沉默不语,良久后,说:“这招甚妙,我请东方兄果然请对了,不过——”

      听到不过,东方未明心里一沉。

      “余雾从王都进军,如果有人拖住我,来的必定是李延。虽然这小子眷族有点邪门,但我看他神域上限应该不会超过4w。

      东方兄大可放心,如果李延真的不自量力认为他能拖住我茅三国,那我就让他看看,什么叫半神之威!”

      对于茅三国来说,如果对方派出觉醒神域一个月的李延和他对垒,那是对他极大的侮辱,他必然不可能回避。

      见劝无可劝,东方未明识相地闭嘴。

      ——————————————————

      实际上,东方未明的判断还是准确的。

      “晴雨,一会儿战斗开始后,我希望你能去进攻东方未明,我来对付茅三国。”

      楚晴雨先是沉默,眼神复杂,不过还是装作轻松道:“你认为我敌不过他?”

      李延机智地转移话题:“并非如此,你知道田忌赛马吗?”

      楚晴雨一脸问号:“又是上纪元的小故事?”

      “对,假设我们把双方都分为上等马中等马下等马,那么如果同级对拼,则胜负未知。但如果下等马对付上等马,上等马对付中等马,中等马对付下等马,则是必胜。”

      楚晴雨并没有喜笑颜开,而是担忧地看着李延:“你要牺牲自己?”

      按照传统实力划分方式,也就是神域人口划分,李延的确是下等马。

      李延嗤笑一声:“你才是把我看扁了,我其实是准备正面打穿茅三国。”

      楚晴雨苦笑一声,半神和普通神明的差距她再清楚不过,对付同级别李延或许可以靠着眷族特点碾压。

      可半神和一般神明完全是两个概念。

      李延看出她的顾虑:“别担心,我有逼数。这是最稳妥的方案了。”

      楚晴雨轻叹一声:“那你如何确定茅三国就一定会当第一个上等马?不是说东方未明了解你吗?万一他识破了你的计策怎么办?”

      “无妨,茅三国眼高于顶,他不会选择逼战这么屈辱的策略。至于东方兄,他的计策非要等茅三国吃了瘪之后,才会被采用。”

      虽然东方未明算中了李延,但是李延算茅三国算的更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