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灵异幻言>

      “不好意思,妆容有些破了,会影响拍摄的效果,真是不好意思了,大家先休息一会儿,我去补妆。”

      因为秦妍的原因,拍摄组只好中止休息。

      化妆间,乔姐和秦妍都是面色凝重,乔姐眉头硬生生拧成了“川”字,愤愤不平道:“是哪个没良心得干的!这可是在时氏公司的拍摄组,竟然也有人敢下毒手!”

      秦妍看着那根见了血的长针,不由得后背刺痛,她思考良久,“先别声张了,不要给人家添麻烦,我们暗地找凶手。”

      找凶手,这说简单又难,毕竟这化妆间的衣服是人家公司的,自然也是时宴公司的人来安排,她们总不能去一一排查,这样做只会把事情闹大,到最后肯定都不好看。

      乔姐突然想到:“对,我们可以调监控,之前是我不冷静了我应该早点去看监控才是。”

      这和秦妍想到一起去了,想要找出凶手他们只能私下去查监控,总不能把这事情搬到明面上来。

      “嗯,调监控,我倒是想看看,谁这么恨我,她到底是想毁了我还是想要了我的命!”

      敲门声突然响起,两人立刻噤声,秦妍自己去开门,她开门的时候还想想这个点到底是谁会过来。

      是拍摄组的人,只听他皱眉说道:“秦小姐,时间不早了,我们得抓紧了。”

      秦宴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闹钟发现时间确实不早之后也开始慌了起来。

      秦妍点了点头,然后带有歉意地看了他一眼,“好,再给我三分钟,我需要换一套衣服。”

      那人明显惊讶了,他不确定地问,“您要换衣服?可是时间……好吧,大家会等您的,您尽量快一点吧,后面还有别人的广告要拍。”

      秦妍虽然知道对方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恐怕她这第一次来就坏了自己的印象了。

      又是突然休息,又是换衣服的,实在是让人很难认同,八成是要留下一个耍大牌的印象了。

      至于会不会传出去就不好说了,虽然她很相信公司的保密措施。

      接下来顺风顺水,没什么突发的事故了,而且秦妍基本都是一遍过,所以哪怕是耽误了时间,第一段下来也比预计中的时间好多了。

      见导演和时总的小助理要走,秦妍叫住了他们,很快乔姐也赶到了,只听秦妍冷冷地斜了他一眼,“各位,我在你们公司拍摄广告,却被一个化妆师在衣服里藏针,这怎么说?”

      大家都是脸色一变,乔姐拿出视频和那根针,就连化妆师都带来了,可以说是人证物证都在,怕他们不认,若是身后之人背景大有意包庇的话,那秦妍忍不了。

      “这也幸好是我只是向后抬头,若是我在拍摄中做出任何摔倒的动作,这根针的长度,足以扎进我的骨头里了!”

      秦妍语气强硬,丝毫不肯退让,今天不给个说法就不能走。

      方才去化妆间提醒的工作人员也站出来说话道:“方才在化妆间秦小姐转身的时候,我确实看见了伤口,想必秦小姐要换衣服也是因为这个,恐怕是不想声张才这样做。”

      小助理知道秦妍也惹不得,她立刻道:“您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处理好的!”

      “好,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希望严惩!我不管她有什么苦衷,我只想维护我的权益!无论如何,都不应该伤害天理,何况若是还有人遇到这样的事…”

      后面的话,不用说大家也都明白了。

      小助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就在这时,时宴咳了一声,大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落在西装革履的他身上。

      只见他拨开人群,脸上全是歉意,“抱歉秦小姐,在我的公司出了这样的事是我的问题,我会处理的。”

      看他身边的秦暖,秦妍就不舒服,而且看她那副心虚和没得逞得咬牙切齿,秦妍就什么都明白了。

      她也没有有意刁难时宴的意思,只见她笑道:“好,既然时总这样说了,那我很相信贵公司的能力,我也应该抱歉,影响了贵公司的拍摄能力。”

      时宴没再多说,开始打电话处理化妆师的事,肯定会给一个满意的答复。

      而秦妍则跟着秦暖一路到了卫生间,秦暖自然知道被人跟踪了,她一边洗手一边讥讽道:“想不到秦小姐还有跟踪的喜好?”

      秦妍嗤笑一声,然后嗤笑了一声,“秦暖,你脏不脏?”

      “呵。”秦暖关了水龙头,一边用纸巾擦手,一边同秦妍对视反驳。

      “你这是说得哪里话?我脏?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看她还是和当初一个模样,秦妍这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她怎么也没想到就算两人再怎么不和,再怎么互相看不顺眼,也不会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现在想想,还真是她太天真善良了。

      秦暖冷笑了一声,随手将纸扔进纸篓道:“妹妹自己不讨喜被人下了毒手,可不要想着把这脏水泼到我的身上,毕竟姐姐无论是什么可都好着呢,犯不着。”

      秦暖死不承认,秦妍也知道继续说下去没用,她今天做的这些事,早晚有一天她会加倍奉还!

      只是可怜了那化妆师,恐怕是被她那三言两语就迷惑了,以为秦妍是什么好惹得主,想随随便便拿点报酬。

      “既然你无情,也别怪我了,今后大家走着瞧!”秦妍冷嗤了一声,转身就走。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秦暖心里就像一团乱麻,想起时宴对她的百般关照,她真是恨得不能再恨,咬牙切齿地跟了出去。

      秦妍继续拍摄广告,秦暖则是凑在时宴身边,跟着一起看她拍。

      “时宴?时宴?时总!”她叫了好几声,都没人应。

      看时宴那深情专注的眼神,就好像全世界都不如秦妍一个人一样,秦暖呼吸急促,死死地攥着拳头。

      凭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你处处高我一等?凭什么你什么都不做就可以让时宴高看你一眼?

      凭什么我做了这么多,还不及你得触手可得!

      秦暖的内心在呐喊,比起眼里的水雾,她更多的是内心灼热的嫉妒和无边的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