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淫下载过程

      柳相锦知晓自家师父在修行界名声不小,却没想到威名却这么大。

      軱 也就◙莽撞的王忿将军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其他人都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表现出不痛快。

      不过脙柳相锦一想,自家师父曾经也转战三万里,单人匹马破了一家山门,将仇人斩杀,而后ᡌ毫发无损的离开,之后更心愿了结,顿破妄障,龙虎风云聚金丹。

      ᐩ成ꧯ就金丹后,在神州游历一周,斩妖除筙魔,又闯下赫赫声名。 ꡓ

      最后才归流海城,执掌归阳观。

      前日又悄싽然成就阴神,这名头自然更加响亮,这消息再传几ꚲ日,整个神州定然都是他的传说。

      而侯府的人虽是世俗人,但都是勋贵,可是知龉晓许多修行界的事,所以也不敢怠慢了柳相锦。

      柳相锦被客萕客气气的迎进侯府,然后请宴在客厅。

      蚺 酒셴席不小,一张大红圆桌,上边摆了好酒好菜,有柳相锦认识的,也有柳相锦不认得的,但酒柳相锦却是认识一样——洋酒!

      看来这是侯府投他师父所好,查了他师父的喜恶,见他师父以前下山时常去那家欧罗洲人开的酒肆,于是就以㜌为他췼师父喜欢喝洋酒了。

      豋땽只可惜这个马屁却是拍错了,他师父不爱饮酒,只爱喝西北风。

      (应君再给柳相锦记一“功芣”。)

      席上,侯爷就要将柳相锦送上上客尊座:“道长请坐,本是给应仙师准备的,如今应仙师没来칐,道长就代师炌入座吧。”

       也不知是当代忠勇侯没甚伖脑子,还是他为应君没来气恼,说话就有些阴⻭阳怪气的。

      “不敢坐,还请忠勇伯为我再挪一张椅子,可否?”柳相锦퍅认真道。

      沝“这…好吧。”忠勇伯瞅瞅宽松有距地圆桌,只得应下。

      샬  他也只是一时气不过,觉得自己好歹是朝廷勋贵,即使是世外듣人,本事虽不少,但也该尊敬自隠己一点吧。

      但现在又一想,这些世外人即使是京城也会重视对待,而这位应道人在世外人中颇有名,他自然就迅速熄了给个绊子的想法。

      椉ꯚ谁知会不会哪天就有一道飞剑悬下来,割了他脑袋呢。

      一阵桌椅腾挪声后,柳相锦才落座。

      柳相锦也不知为何要吃酒吃饭,这不是要应对阴山鬼王吗,不应该找个议事厅,然后商量对策,怎就吃起来了。

      虽不懂,但柳相锦还是顺从大家,慢条斯理地吃起这些䌢酒菜。

      这Ⓙ些酒菜的味道是真好,让祝柳䳚相锦都来不及应答一旁的这些人的问答。

      至于当೹事人徐青瑛,不在桌上。

      明国的女子地位虽不低,但녤有栝些古老传下来的规矩却在勋贵间多有传播,也不知是勋贵传承古老,还是勋贵想让哎自己尊贵。

      总之勋贵府上,有客至时,家中女眷不可上桌,即使客中有女子。

      不过,뵣寻常人家并没有这种情况。

      ˏ

      “道长,不知该这事遾该怎么解决?”侯爷见柳相锦风卷残齼云后的歇息时,摨问了一句。

      “小道……韸听诸位前辈的。”柳相锦띮沉吟一阵后说道。

      “……”ᘢ侯爷无语。

      其他人也无语。

      这小道士真就油盐不进。隇

      “诸位…”侯爷无奈,也没法逐緤了柳相锦,只能望酒席上뺓的其他人。

      “忠勇伯,某将那恶鬼斩了便լ是。”王忿将军怒目圆睁。

      “可行?”忠勇伯还有疑虑。

      忠勇伯门上虽然没有修士供奉,但武ટ夫却有,而且他本身也练过武功,好歹祖上也是以武封爵。

      武夫也有几个境躁界,从淬⣁炼体魄,拔筋锻骨,再到气魄凝形,武开三花,最后真意化神,无双武仙。

      统共六个境界,最后一෢境武仙便相当于道门元神,虽然홀其中天机道理,变化莫测不如道门ꧼ元神,却也攻伐无敌,曾有一位武㽋仙三拳就将一̳洲陆沉。

      武仙也能遨ᒁ游宇宙,无惧任何宇宙诅咒。

      更有传说,武仙至境,也能蜕化天仙,总之也是通天大道。

      不过乾坤天地已经为道门独占,除练气士一脉外皆外道,即使是佛门也是偏门,只不过佛门亦有不少大能,正因此,才能与道门在乾坤天地빻分庭抗礼。

      皞回到正题。

      㼶 ଛ忠勇伯是知晓王忿的实力的,三花未开,武道法相未成。

      而那阴山鬼王欅是怎么个实力,在场人却都还未估算出来,⢧只能从徐青瑛的描述中知晓这阴山鬼王身份不凡。

      ᙲ 所以王忿怕ᥥ是难以将阴山鬼王斩了。

      其实欙忠勇伯心底更有许加多愤懑不平。

      他平常可没少给海城各山头道观寺庙添香火钱,有时候还会亲自去拜访ჷ那些观主主持。

      可是临到关쎞键时刻,他去求这些人,这些人听闻阴山鬼王和黑山老妖的名头,就都退缩了,最后竟只有这一道一僧愿意前来帮忙뫚。

      至于将军王忿和大儒张荆楚皆忠勇伯以自身地位请来的。

      而佬山观也只派了个小道士来,那最近名声响亮的应道人却没来,也是让他꼋很失望,尤其是汸在华清子多有夸赞巎后,他本就对应道人多有期待,没想蠋到却等来了柳相᫯锦。

      先前他女儿带消息回来他不信应君会흌不给面子,现在看来,他是真不想给面子,就好像其他道观的道士。

      这⾶些世外읞人都太不地道了。

      往后这香火钱却是得少些了,还不如多给自家祖宗槲多多烧些金银元宝。

      唉。

      ᰶ “贫道以为此事却该从长计议,那阴山鬼王乃黑山老妖后裔,他的鬼楱道修为௛定然不差,王将军虽悍勇无双,有统兵大才,但侯府地方狭小,王将军的士卒怕是难以列阵变ᅊ阵,若无兵阵,王将军可有信心关拿下一位堪比金丹宗师的鬼王?ᕾ”清华子长篇大论,劝阻道。

      ᠻ “…没有。”王忿迟疑片刻,最后答的很老实。

      “那道长以为?”侯爷露出渴望的眼神。

      뤃 “与阴山鬼王周旋几日,让他ꀍ没了耐心,自愿放弃掳走徐小姐。”华˝清子很简单的说了自己的想法黙。

      “这可行吗?”侯爷仍不觉这ﰡ方法好。

      ə“贫僧以为,可以佛法超度感化这阴山鬼王,贫僧已将舍利佛骨带来。”和尚接着话푬茬。

      说话间,和尚还拿出了一方似金非金,似石非石,似木非木的盒子出来。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