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操天天操天天干

      诺丁学院,데工读生七号宿舍。

      魂力包裹着黑色古朴的戒指쬬,随着光芒笼罩全身。角落中的床铺上空无ꆨ一人。

      桃花随风飘荡在这䓉无人认识的地方美轮美奂,秦风走在落在地㹦上的桃花上。

      尊瀑布哗啦啦的声音逐渐清晰,㈎竹屋也在桃树薋的遮掩下若隐若现。

      “狐叔我来看你了,我䔇还带了一些你爱吃的烧鸡૜。”

      㰍 “狐叔你在吗?”

      “狐叔你鬒在吗?譇”

      斀畀 狕“狐叔你在吗?”

      ɍ“停!停!停!”

      “别喊了,我听见改了。”

      玄뉇焱打즯着哈欠的拉开竹屋的门,看着刚刚一直拍着竹门的秦风ꊗ脸色룼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自从上次被这个门弹开后秦风也学聪明了,现在对门的动作都变得温柔了。 ኆ

      “那只ᔎ魂兽是……”

      “你……你不是给我带了烧춗鸡?”

      혍“烧鸡呢?”

      “额,薘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魂兽?魂兽?”

      “那个什ﰸ么我屋里的煤气罐忘记关了羚,你先等我一下……”퉴

      觲淆玄䆋焱还没说完立刻关门使得秦风在微风中凌乱。

      神他喵的没关煤气罐啊,这里有这个东西吗?

      ⩣ 话说你怎么知道煤气罐的,不知道还以为你是个现代人呢?

      铒秦风看着关着的门有些忧伤:“狐叔你变了,你关门㷀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了。”

      “啪啪啪”䗻

      ⌠“狐叔你㰌至少给我说一下那只魂兽的资料。”

      “开门,开门……”

      时间如手中的沙怎么也握不住。

      第一魂技䶰

      譎“嘭”

      一个直径半米的火球飞向一块磨㕚盘大小的石块,如雪花在阳光下没有一丝反抗能力一样石块碎裂成一块块걖人头大小的小石块。

      火属性的魂力打ᔉ在石块上有一部分魂力没有被完全利用到,逐渐分散在天地中。

      “唰”

      又一个直径半米的火球在天空中䛺成型飞向另一块大石头핪。

      現 石头:我心态崩了呀。

      뷛秦风感觉自己已经感觉到了那种特殊的法门了。

      就像在侠岚中侠岚们可以ꨇ一边吸收钌元炁一边攻击。

      天地中的元꿄炁或者殁是魂力都是有属性的,特别是某些特殊的地方。

      但是如果能利뷤用到这些有属性的魂力或者元炁礯,那么他秦风的攻击方式什么的都不用局限于体内的魂力了。嫎 ܚ

      ………

      “话说你真的没有教︀他?”

      “还是说你们天资聪颖,念头通㐣达之际可츼以不讲道理的创造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

      玄焱看着虚影有些古怪的说道。

      葬 “有些东西是奚天生的,你羡慕不来。” 裵

      玄焱看着虚影表情真诚的看着他属实感觉心呦态爆炸了:“我…我…我就不该跟你说⊁话。”

      “说真的,真没教?”

      虚影专注的看着秦风在那里实验自己個的想法,头也不会的说道:“没有必要,你知道的。”

      ⏻ “……”

      玄焱看着虚影感觉ʣ自己不是一般的贱豈,非要找虐,这下好了被虐的不要不要的。

      ……

       “哈哈,瞔终于成功了。”

      ㋕ 秦风在多次实验后终于找到了一些实用的小技巧。

      首先在空气也就ධ是天空,大地듣,森林,以及一些特殊䃪的地方都有各种各样属性的魂力存在,只不过是比例多少的问题。(就是世界各个位置。特殊的地方也有的。)

      属性是相生相克的,就比如一团火属性的周围不可能会存在水属性的东西,哪怕有也不会很多最多一点点。

      他使用第一魂技凝聚成一个火球,那么火球旁边会吸引火属性的魂力驱ᄉ散水뵬属性的魂力以及别的属性的魂力猜或者消灭水属性魂力或者别的属性魂力。(就是这样一个设定,别太介意೬。)

      那么秦风在他第一魂技的周围凝聚出另外一哐个或者多ࣟ个第一魂技会쇨轻松许多。反之亦然Ꙇ。

      说实话秦风感觉㛑他这毨个第一魂技就⨼是一个BUG,他不一定要凝聚成一个火球,也可以凝聚成뛬别的东西,因为可以转化成实体的原因也可以用来詝凝聚成一条绳子缠绕住敌人。就像唐三的第一魂技缠绕一样,只不过他的没有毒素뿇和麻痹,他的㴽缠绕可以附带红莲业火的效果“而已”。

      䶏 就感觉这个第一魂技是神技一样,用法没有上限,威力也会허随着他等级的提升而提镧升。

      “啪” 荔

      夅 犊突然一本風雨文学的窗户飞来被秦风接住。

      져 겳 傻子专用四库䅁全鬴书

      “我……真小气一点也没有高手气质。”峼

      뾠 八个红色的大字쫍令秦风有些忍不住挑了挑眉。

      (下班码子码到十点半,游戏都没得玩了。呜呜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