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口哨肉段越野车

      小ῶ厮接过告示就要走,陆长生叮嘱道:“一定쿥要在鎔人多흫的地方贴ꟙ,贴显眼一点,要是之后被我看到你偷奸耍滑,饶不了你!”

      小厮连忙点头。

      老陆童鞋满心欢喜,奋斗多日,终于能走上驰名双标的人生,这㤿感횃觉还真的不赖,难怪阶级无论是哪,嶷都无法消除。

      这才༡是世界的本质慨,想要推翻,无异于龙傲天逆天,难上加难。

      回到药铺,借着查看寝室宿舍的便利,将药童们的屋子搜刮了一遍,人都死了,好东西留着也是浪费,重点当然是在孙教习的屋子,不过这种武者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大都是随身携带,不

      方便携带的才会藏在屋子里头。

      陆长生花了不少功夫才从床底地砖上找到了一个空隙,里头埋了一袋银钱,银闪闪的正道之光让他颇为感慨,鷨仔细一看,估计有百两,倒是铜子比较少,仅有七八串,一串1Ꞁ00铜,其中两串看着颇为熟悉亽,应是上次自己贿赂孙立的铜子禎。

      兜兜转转,又是一个轮┄回。컙

      既⇪然你这么爱我,那我也不能辜负你的好意!

      于是셁将银钱铜子包好,塞到贴身衣物里头。

      ⼗ 回头分两份,起码要⻂有八成进药老␉的口袋。

      这是规矩,썢虽然自己可以省略这步骤,但他总觉得药老恬身上还有好处可挖,为了银钱导致药老新生隔阂,就是因小失大了。

      百两可能只是药老一次出诊的费用,或许连他都不是很在意,但自己不同,态度要正,至少表面是这样。

      夅除了这些,便没了其他东西。

      漍 于是叫来了郑二牛,将屋子清理一下,该烧的烧,该扔的扔,死者为大这说法在这里可行不通。

      拳头为大倒是真的薒!

      然后他汥又跑到了侧院的药圃,那里是药圃的种植区,里头有好几种珍贵的药撋材。

      “怜星子、黄精、金线莲——”

      陆长生眼缿皮一跳,在药圃的角落䫥里看到了一株造型有些特别的植株,有半人来高,但底下的泥土姂却是有些平实,一≹副久无人ꬪ打理的样子。

      ꫁郑二牛走了过来,见他看着那植株出神,说道᠃:“这东西是药老弄回来的,有大半年了,但什么都没能结出来,药老开始还对它抱有一些希望的,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心思就淡了许多!”

      “药老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么?”陆长生ɳ心中一动,问道⣓。

      墤“应该不知道,不过Ꭻ我听药老说,他发现这东西的魬时候,这家伙长在什么宝地펺上,四周无任何杂草植被,还有一条大蛇守护,因此才将袯其移植回来!”

      等郑二牛走远了些,陆长生目中激动之色一闪而过。

      郑二牛節所说的‘宝地’在医术之中被称为‘地脉’鬨,是一地精华所在,有的地脉诞生出各种矿石、奇树、湖泊等,有些则是驊会孕숒育出奇药。

      誼 眼前这颗植株,便是奇药的一种,植株整体翠绿,和一般的植株并无多大区别,但若是仔细观察,就能看到枝叶中蕴含着一些红色的脉络。

      陆长生脑海中蹦出了一个名称来!

      朱춝果!

      “看来药老是真的不知道这植株的底细,否逃则就不会让这朱果植株在角落螘里自由生长了!”

      朱果价值非凡,按照軇记忆中,应该是属于二品药材,哪怕是自个吞吃了,都有不俗的效果。

      自己没有离开药铺是对的,否则琑要找到这种层次的药材可不容易。鍘

      几乎所有즪的资源都被帮派把控,想要另怘外找寻资源,绝对是非常困难的。

      整理了一下情绪,陆长生回到屋里,片刻后就到了药铺前头。

      药老出门,掌管药铺的事情就落到自己头上,十多个药童死賞得只剩自己一个,⸢铺子里冷冷清清、他也不介意,㈩本想拿出宋丁的黑虎刀法脔秘本来看,提升其他两式的入箜门进度,但想到这里人多眼杂,若是被发现了䉹,那就不是一件小事,于是暂且作罢。

      正寻思着要找点什么事做,就看到门外传来声音,随螈后一뜜个小子弱弱地走了进来。

      “ㅚ什么事?”

      ည “请问,这里招药童么?”

      陆长生点了点룯头,看来告示起了作用。

      药童虽然是高危职业,但卖命钱十分ᑬ丰厚,对于很多贫困家庭来说,值得冒险,若是孩子足够的幸运,ĭ成为三河帮正式帮众,那就是赚大发了。

      穷人ᗡ不怕辛苦劳累,甚至丢掉性命,就怕没有一点希望。

      “识字么?”

      “我念过半年私塾!”那孩子说道,两只手夹着身子,脸上闪过一丝急促。

      一看就知道这话说的有水分,荆山镇有几个私塾,좈但并不是面对穷苦人家,大多是一些有余钱的人才能进去,墮这小家伙说自己读过半年,基本上可以肯定是假的。

      多半是偷学成才!

      꾡陆长生也不介意,药童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更何况现在是非常时期,要不是因为药童辨认的药材上标注了字,恐怕连识字这个条件,都可以略去。

      “认一下上面的醇字!”陆长生指着后面的药柜贴着的字権条。

      “百川、紫苏、蛇皮······”那小孩一连念出了十多种药ﲘ材的名字。

      陆长生点了点头,“和家里人迬说了吧?药童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也许哪天都丢了性命,要是没问题,到时候再过来,每个人都有5宦串铜子领!不过话说在前头,领了钱,你的命就不属于你了!”

      顿了顿,敲了一下桌面,嗒嗒声和小孩的心跳声几揫乎一趽致。

      “命——属于百草药铺!”

      小孩脸色发白,但想到家中情况,还是点了点头。

      “叫什么名字?”

      “陆小猴!”

      ຿陆长生执笔的手顿了一下,“ﮐ名字不错!”

      陆小ᘘ猴仰起了脖子,道:“是我阿爹起的名字!”

      “好了쎱!你先回去栲吧!”陆长生说道。

      陆小猴正要走,忽然记起了什么来,弱弱地道:“那——要是识字比较少礳的,你们这里可以要么?”不等陆长生开口,他连忙⇵解释道:“她很努力的,这几天一直在跟我学字,用不䐶了半年,不!是三个月,就能和我学得一样好!”

      陆长生⬹想了想,道:“之后再说吧!当不了药童,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识字是药老定下的条件,他也不好逾越。

      陆小猴有齱点失落地离去。 ೊ

      看着那干瘦的背影,陆长生无奈地摇头,若不是他有金手指,陆小猴就是自己的写照,在这拳头为大的世界뮢里,文抄公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经商也不仅仅靠得是脑子衷。

      ······

      礅陆小猴离开了药铺,转过好几条街,渐渐地,四周的建筑变得低矮而充满贫困的씫气息,骨瘦如핺柴的孩子睁着眼睛在废㧉弃的下水道旁蹲着,看到一些寻常见不到的异物,无神듁的眼睛才出现一丝神采,然后飞快地将其抓了起来,닠似乎担心被人抢了去,待看到那异物不过是一块破布后,才失望摇头,继续盯着。

      面皃黄肌瘦的大人来来往往,时而有人提着一些野髏味回来,便是引来一阵垂涎。

      齁陆▫小猴羡慕地看着,然后到了地儿,推开了虚掩的木门。

      里头,一个瘦弱的女孩正盯着一本发黄的书看,听到开门声,身体先是一紧,见是陆小猴,才松了口气,道:“小猴?你回来了!”

      ᮐ“嗯!大姐又在䉧认뢈字么?”

      “是啊!认了字才能找到好ꁁ的事儿!”女孩五官不错,但皮肤很粗糙,身子干瘪干瘪的,一副营养严重不良的样子,自然没有任何美感。

      陆小猴道:“大姐今벹天没袛出去找小哥么?”

      女孩摇了摇头,一脸的黯然,“我找了他这么多天,荆山镇都跑遍了,也没看到影子!恐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