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悬疑>

      댠 一头头雪怪站在万兽山的山顶,发出高亢的驴叫。

      ܳ 与普通雪怪不同的是,这些雪怪中有一头巨大的首领,高达十米,它发出的驴叫更加正宗,更加洪亮和激情,手中还握着一把大棒做武器。

      就在逸帆刚落到地䡛上,把青年从背上放下来,准备喘口气的时候,一头雪怪发现了他们。팑

      鰪雪怪眼前一亮,︱瞬间兴奋无比,手舞足蹈,好像青春期的公驴找到了初恋,发出洪亮的驴叫声!

      听到声音,其他雪怪也纷纷转过头来,看到逸帆之后,立刻精神抖擞,一个个争先恐后,如饥似ײ渴地赶到,朝逸帆扑了上去!

      ⮘“喂喂喂!别过来!我和你们不熟啊!”逸帆惊慌失措,낉一把拉住青年,撒㫓腿就跑。

      瘶藗 雪怪们像打了鸡血一样,在后萸面穷追不舍,嗷嗷直叫。

      “为什么有这么多!一般这种大型野兽不都是繁殖缓慢的吗!”

      因为刚刚飞得太累,逸帆一时半会儿施展不出“核心”能力,只能拼命逃跑。

      这让他想起三个月前刚进入降灾组织的时候┕,那会퀺儿进行体能训练时,也是这么跑的。

      当时他背后追着十几个凶神恶续煞、硌肌肉发达的武术ໄ教练,手持刀枪剑戟。韷 ꃅ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降灾组洷织的教练一个个都精力旺盛,每天都要追着他撵十条街才会停下来。

      不过托他们的福,逸帆的体力确实因此突飞猛进,刚开始稍微跑两步就要肌肉酸痛,后来洡居然练필出了八块腹肌。

      现在,逸帆再次感受到了当时的快乐。⟋ 訒

      “你们怎么回事啊!我又不是母雪怪!追那么勤快干什么蓈!你们这群混球!”逸帆双腿如飞,背着青年在山顶上窜来窜去。

      “不行了,要赶紧办正事,否则炸弹就要爆炸了!”逸帆焦急地测算着时间,如无意外,定时炸弹很快就会爆炸。

      之前一直在拼命恢复体力,现在꫄恢复的飓风之力应该足挏够支撑这场战斗了。ᗹ

      “땋我和你们拼了!”停下脚步,逸帆回头胹看着气势汹汹的雪怪群,不由得头皮发麻,左手举起羌长枪,风刃缠上枪尖。

      “凌风散!”

      长枪飞快挥舞着,青色的风刃一瘝道道划过苍穹,斩向雪怪们夊! 楐

      鲜血不停地飙起,一头头雪怪倒下,但其余雪怪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害怕,而是变得볚更加狂野,追得更紧了!

      “你在这别动!”逸帆将瑟瑟发抖的青年藏在一块岩石后面,手持武器冲向雪怪群。

      “旋风龙卷!”

      逸帆的右手心展开,一道青色旋风从掌心中升起,逐渐冈加强,壮大,最终形成一股强烈的狂风,狂风呼啸着,将雪怪냷们一只只ᱶ卷起,抛下媸了山。

      雪怪王大吼一声,手持大木棒冲向逸帆,手中巨棒狠狠砸向逸帆的头顶!

      这一棒炟携带着排山倒海般的气势,正面轰下,把逸帆吓得렡不轻,急忙朝旁边一躲,巨棒砸在地上,溅起一㢝大片飞雪。

      “这家伙力气好大!”逸帆一个翻滚웷,重新站起身来,左手举枪,又一击大冲风,轰向雪怪王。

      但雪怪王的圆肚子像一块橡胶一样,风卷打在雪怪壩王的肚子上,只打得肚子晃了三晃,风就散了。

      雪怪王见自己的肚子无恙,得意地大笑起来。

      “笑得太难听了!”逸帆大叫着冲上前,再次一枪刺向雪怪王!

      雪ꍑ怪王也不甘示弱,抄起巨大的棒槌狠狠打了过去。

      䰯 逸帆的手肘处飓风뺻卷起,推进着他的这一枪,向前冲刺!

      籃枪锤在空中对撞,掀起的气流扰乱了山顶ث的空气!

      过度的用力和风力的压迫使逸帆左臂上的伤口再次崩开,剧痛蔓延了整条手臂,让逸帆痛不欲生。

      长枪也被馴一点点压制了回去,风力逐渐减弱。

      煮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

      “好痛!受不了了!”

      “狂风乱流!”

      剧痛使逸帆变得疯狂起来,右臂一挥,将䔭身边被搅乱的䆡气流强行汇聚,形成具有强大冲击力的飓风,附加在了左臂的枪上!

      一声觃巨响,雪怪王的棒子连同ⴭ右臂鱬被狂风轰碎,炸裂开来,血肉横飞,疼得他嗷嗷乱耚叫望,上蹿下跳,左掌朝逸帆狠狠拍来!勓

      “疾风盾!”

      ꐕ 逸帆右手的盾牌上,盘旋的旋涡形成强力的风盾,抵消了大部分冲击力,但뒛剩余的力量还是把他拍到了地面上。

      “疼疼疼!”逸帆捂着左手崩裂的伤口嶪大叫起⁼来。

      雪怪的公驴葬礼进行曲还在疯狂进行䁩中,雪怪王在山顶櫏上狂躁地跳来跳去,左掌再次朝逸帆全力拍下!

      귉 “我这么疼你还敢叫!岚卷大冲风!”逸帆气急败坏,大吼一声,将全部风力聚集在长枪上,威力惊人的风卷气势如虹,爆射而出,裹挟着无尽风刃,将周围所有空气全部卷入,释放出挪令人窒息的威压! 尥

      飓风狠狠绞在了雪怪王巨大的肚皮上,寈如同撕纸片一样将它的肚子扯破,紧接着继续向各个方位蔓延,最终将激雪怪王一击轰成了碎片!

      뺚 雪怪王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分散誂的风卷覆盖了整个ꑸ山顶,将㢫剩余的雪怪也像破豆腐一样抛飞了出去!

      攻击过后良久,狂风才逐渐散去。

      逸滬帆大口喘着气,看着漫天飞舞的雪怪肉片,露出了一丝苦笑。

      然后吐了。

      姎“逸帆先生!”

      낽躲在岩石后面的青年见外面没⡜了动静,急忙探出头来看,见雪怪쒁被全灭,赶紧冲了出来,跑到逸帆身ꆺ边。

      过了一会儿,逸帆醒了过来。

      “还好吗?你脸色很苍白!쀲”青年一脸싰担心地说道⥇。

      “我刚刚怎么了?”

      逸帆感觉身体被⤬掏空。

      “你刚刚吐了一大堆东西,然后就两眼一翻直挺挺地晕了过去,你吐了很多血,吓死我了!好像肋骨断了三根,右臂骨裂了,左臂有一大块撕裂伤,很严重,有点失血过多了。”青年说道,“我刚刚帮你包扎好。”

      딑 䰌 “呼!”逸帆艰难地坐了起来,哈了一口气,口中吐出浓浓的白雾。

      头还是好晕,昏昏沉沉的。

      刚刚自己好像发挥出了非常强的力量。手臂撕裂的剧痛,激发了他的潜能。

      撒旦王牌给自己做训练的时候就说过㘥,自己的实力远䖅远高于现在能发挥出的水平。

      只是自己太胆小,平时又很懒곁惰,所以战斗时畏手畏脚,一切招式都以自保为前提,因此无法춑完美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㭓 “一味地保护自己只会让自己陷入险境,自卫最콈好的ね方法就是拼尽全力反击。当你找到信念ē,放下自己手上輶和心里的那块盾牌,全力以赴舍命去战斗㷛的时候,你就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了。”

      这句话是撒旦王牌对自己说的虧。

      只有做到这句话,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降灾者。

      “唉,疼死了!为了打败这些蠢㶶驴一样的家伙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逸帆愁眉苦脸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骨折,体验差极了。”

      欦“什么事?”

      见青年一脸急切地看着他,逸帆没好气地问道。

      “那个……骨折ꇿ以后还会有机会的,但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青年小心翼翼地说道。

      “什么事啊?快说!”逸帆毫无兴趣地说道。

      “定时炸弹还没挖出来呢!”

      “糟糕!忘了!”逸帆一拍脑袋,惨叫一声,从地上弹了起来!

      “快快!炸弹在哪里?”

      “在……大概是哪里……糟糕!”青年四处张望一番,绝望地꓋指向旁边。

      定时炸弹埋放的地方已经响起了起爆警告!

      “完蛋了!快跑!札”逸帆绝望地大喊。

      逸帆一把抓住还在发愣的青年,快速压榨出几丝飓风之力,勉强使两人浮在了훢空中!

      翌轰!山顶埋着的炸弹还是爆炸了!

      强烈的爆炸引发了ʔ剧烈的雪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