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田咏美百度云资源

      九风川睁眼是在西野七濑扶他起身时。

      “不用扶了,就是在地上睡了一晚,又不是摔坏了了腿。”九风川道。

      西野松开手,表情狐疑,眼睛在他面白如玉的脸上扫来扫去,似乎是在确认刚刚的亲吻有没有被发现。

      还是陪着九风川进了屋,西野拿起自己之前留的纸条,团皱放进手里。

      既然九风川都醒了,就没必要留纸条了。

      “娜酱,你好像还有事情的样子。”

      背着手,西野右脚抬起,用脚尖戳地。

      “九点还要去排练舞蹈,十四单也发售了,下午四点才有空,接着还要录……”

      “停停停……这些行程和我说真的没问题吗?”

      九风川赶紧制止。

      “如果是别人当然不行,但如果是风川哥哥的话,就没问题。”

      现役偶像,在线双标。

      有汽车靠近的声音响起,五秒后,引擎声音消失,车子停在楼下,两次关车门的声音。

      “两个人,来找我的。”

      九风川指指窗外,“这栋联排房包括我共有六户,一楼最右是单亲妈妈,没有来索钱的垃圾前夫、不欠外债、没有混混顶上她们也没有男人纠缠她,其他人际关系我也大致有所了解,不会有人在大清早来找她。

      一楼中间的住户是个小学数学老师,单身,似乎是暗恋隔壁的单亲妈妈,从不惹事生非,过的中规中矩,也不会有人这时候来找他。

      一楼最左的住户是风俗女,每天晚出早归,偶尔有人开车送她回来,每次都是一辆黑色本田,那个引擎声我记得,显然不符。

      我隔壁是个中年律师,这两天回老家,应该是看望生病的父亲,以他那点知名度,找他应该去事务所或者打电话。

      二楼最右的住户是个外地学生,很正经的那种,所以也不会有人找他。”

      也不管西野好不好奇,反正在那两人走上二楼的时候,九风川不知道抱着什么心理,没有叫西野到卫生间躲一下,反倒故意解释给她听一样,把推理过程讲了一遍。

      西野还在犹豫要不要躲一下的时候,九风川已经开门了。

      门外,站着两个青年,其中一个和九风川身高相仿,十分帅气,西野转身前扫到一眼,楞了一下,也就让青年看到了她的脸。

      “啊!西野姐姐,你怎么……嗯……哎?哎哎哎?你和风川哥……”

      九风川右手堵住他嘴,左手竖起食指叫他安静:“大早上的,非要嚷是吧?”

      把他推进屋,九风川看向门外的另一个人,楼下那辆路虎揽胜就是这家伙的。

      “我是……”那人刚要说话。

      九风川道:“先进来吧。”

      关上门,不大的小屋里挤了四个人。

      西野七濑坐在床边,想了想还是从兜里掏出口罩戴上。

      因为脸小,所以戴上口罩之后就只露出了刘海和眼睛。

      先被九风川拽进来的青年自然就是桥本奈奈未的弟弟,桥本健太。

      西野七濑和他姐姐桥本同在一个偶像团体,他自然认识西野,何况LIVE之后什么的,成员和成员之间的家属都有见过面,西野也对桥本健太有印象。

      他和他姐姐桥本奈奈未长得挺像的……

      九风川示意桥本健太与他的同伴坐两个豆袋沙发,他则是坐在旋转椅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那个一进来就好奇的打量他房间的青年。

      这青年看上去和桥本健太年龄相近,虽然穿的不修边幅,但衣服鞋子都很考究,身上戴的饰品也都价值不菲,面上带着愁容。

      “风川哥,你和西野姐姐……?”桥本健太问。

      西野心虚的按了一下口罩,没有说话,眼睛余光瞥着九风川。

      九风川表情都没变:“四点十五分,这么大早来找我要是就想问点八卦,那你还是闲的没事儿干了。”

      “哦……”桥本健太懂九风川,他知道这种反应的九风川,不能继续追问下去,否则他可能会欲仙欲死,

      “他找你帮忙。”

      说着,桥本健太横肘去碰那名青年,顺便给了九风川打了个眼色。

      九风川接过眼色,念头一转,打算先看看这青年要委托什么。

      那青年让过桥本健太的肘击:“九先生您好,我叫菊文友,从健太君这里得知灵异侦探事务所的名号,所以前来寻求帮助。”

      西野目光奇异,不知道九风川家竟然还是个什么“灵异侦探事务所”。

      “哦,碰到什么事?”九风川问,顺便扭头对西野解释,“灵异两个字用特殊颜料写的,普通人只能看到‘侦探事务所’这几个字。

      普通人找我委托任务基本都是抓小三、拍照片,碰到超自然事件的话,要么碰巧看到我在其他地方用特殊颜料写的广告,要么是这种,通过熟人找来。

      你也能看到‘灵异’两个字的。”

      西野动作幅度极小的点点头,心想大概是和空间任务有关。

      看到过鬼的话,就会产生类似于“灵视”的能力,也就能看到九风川所谓的特殊颜料。

      在现实世界中也是有特殊东西存在的,比如鬼魂之类的,相对应的也就有处理超自然——灵异事件的圈子,在这个圈子里九风川也算小有名气。

      至于接受委托后真碰到那种鬼魂,他也能打得过。

      归熵空间的馈赠之一就是,归熵者可以在现实世界以任何手段接触鬼魂,拿把普通菜刀都能砍到鬼魂。

      像【修改】【献祭】这类技能自然也是能用的,只是效果会大幅降低。

      菊文友和桥本健太对视一眼,说道:“我女朋友变成了一只鹦鹉。”

      “什么鹦鹉?”九风川问。

      “啊?就是变成鹦鹉了啊。”菊文友没听懂。

      “鹦鹉有82属,332种,你说的鹦鹉是哪种?”九风川只好问明。

      “哦,哦,种类啊,是一只小太阳鹦鹉。”菊文友回答道。

      九风川倒是没想到这个一看就很有钱的家伙,居然养了一只普普通通的小太阳,还以为他会养个绯红金刚鹦鹉这种大型鹦鹉呢。

      “带来了吗?”

      小太阳鹦鹉,也就是锥尾鹦鹉,从小养会很亲人,适合作为宠物饲养。

      菊文友从衣服内侧捧出一只小鸟,给九风川看。

      是一只普通黄边小太阳,九风川预留的“稀有蓝化肉桂”猜测也用不上了。

      这只黄边小太阳身长大概十五厘米,一小半都是尾巴,此时双脚勾在菊文友的手指上,小绿头平移一样、一段一段的转动,观察周围。

      “怎么说你女朋友变成了它?”

      表面上什么都看不出,九风川也没发现这只鹦鹉和一般鹦鹉有什么不同。

      “惠美子。”菊文友对鹦鹉说道。

      “放我出去!我被变成鹦鹉了!”鹦鹉扯着嗓子喊道。

      桥本健太显然是见识过了,对此没什么反应,倒是西野七濑吓了一跳。

      “你怎么了?”九风川也试着问。

      “我被人变成鹦鹉了!”

      “谁把你变成鹦鹉了?”

      这下鹦鹉没有回答,而是低头啄着菊文友的手。

      “意思就是说,你口中的惠美子变成了这只鹦鹉?它还会回答其他问题吗?”

      九风川站起身,摆出送客的意思,“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你还是回去搞明白状况再来吧。”

      见他如此反应,菊文友赶紧起身解释:“不是的,它能回答的问题还有很多。”

      “都是提前设计好的问题吧,故意训练鹦鹉,只要说出‘惠美子’这个关键词,它会就回答‘放我出去我被变成鹦鹉了’这种话。”

      走到菊文友面前,九风川伸出手指,想逗弄一下这只黄边小太阳。

      拧开身子,菊文友不给他碰:“怎么说也是我女朋友,你这么随便不好吧?”

      “入戏这么深?怎么证明你女朋友真的变成鹦鹉了?只凭这几个固定的问句,恐怕我无法相信。”

      说话间,九风川偷偷把手机录像功能打开放到一边桌子上,然后转到了菊文友的身后。

      “因为我女朋友真的不见了,我贴了好多告示,买了好些新闻,不管是警视厅的还是雅库杂,到处都找不到她。

      请的那些私家侦探,也全都像你一样怀疑我,他们一边说着所过必留痕,一边却又找不到一点惠美子失踪的痕迹,原本阿卡酱也不会说这些话,直到惠美子失踪……”

      菊文友一边解释,一边转身向九风川。

      九风川示意桥本健太站开点,然后对床边的西野说道:

      “娜酱,能不能麻烦你站到我那排书桌前面。”

      他指的是电脑桌那边,那边的东西比较重要。

      “嗯。”西野听言,起身站到电脑桌前面。

      “所以你就没有想过是你自己的问题吗?”

      手掌快速探出按在菊文友肩膀上,九风川语气冷冷的道。

      一道推力从菊文友身上迸出,沙哑的声音从他身体中发出黄边小太阳跟着消失不见,接着说出一段傻傻的台词:

      “嘎!我想起来了,可恶的人类,我只想要我的惠美子,没想到你这个灵异侦探不是虚假宣传吹出来的。”

      “啊,傻孩子,在看到我住的地方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付不起宣传费,只能怪你不相信还有我这样能从深巷中放出香味的美酒。”九风川的回应乍听还有点莫名其妙。

      推力明明并不强,至少对九风川来说,这一下都不应该让他动一动脚步,偏偏他特别夸张的往后一仰,后背撞到衣柜上,竟然直接将衣柜门板撞坏。

      站在那边的西野看九风川从衣柜里“挣扎”起身,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虽说九风川身体素质比她差一点,但好歹也是Lv.2归熵者,不会那么不抗揍。

      难道说这个什么菊文友是隐藏高手?但看九风川的表现,只是场面大了点,他根本没受一点伤的样子。

      正要上前帮忙,九风川却竖掌制止她,表示他没问题。

      之后的三分钟里,西野七濑和躲在卫生间里的桥本健太,就那么看着九风川和“菊文友”,像小孩子打架一样,互相揪着对方在房间里摔跤。

      直到把床以外的东西全都弄得乱七八糟、不少物品损坏,九风川才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将菊文友按在下面。

      “哈!没想到你竟这般棘手!不过最终的胜利还是属于我的!西内!”

      九风川在发表中二胜利言论后,从菊文友身上揪出一道鹦鹉影子,接着不知道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壁纸刀,连续好几刀,终于将其杀死。

      又是一分钟,摆脱附身的菊文友幽幽转醒。

      “头好疼……我这是在哪儿……”

      “你现在在我家,有份清单我不得不给你读一下。”

      九风川衣领还是歪的,故意没理正,他手上拿着个记事本,一边说一边写:

      “毁坏卫生纸两卷,本人擦汗一卷,二舍三入就是五卷,算作五百日元,四舍五入,一千日元;

      毁坏豆袋沙发一个,此豆袋沙发跟我两年,与本人感情深厚,且用讲究,坐上去十分舒适,我想没有能代替它……雪酱的了,作价一万五千日元;

      还有这个热水壶,东京沃尔玛限定版,我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用了也有半年,便宜你点,算作十万日元;

      …………

      帮你解决附身的鹦鹉妖怪,二十五万日元。

      最后,这件衣服我从小穿到大,样式绝无仅有,从华夏带过来的,算上邮费,怎么也要六万日元。

      我看看,一共是六十一万三千六百二十一日元,给你抹个零头,六十一万三千六百二十日元,刷卡还是现金?不信的话这里有视频为证。”

      说完,九风川扯下纸条递给一脸懵逼、脑袋还隐隐作痛的菊文友,顺便点开播放,将两人刚刚的“搏斗”在房间里放了一遍。

      且不说抹个零头就抹了1日元的抹法,也不说那一堆明显不符其价值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菊文友更想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儿的,还有眼前这个比桥本健太还帅的奇葩男是谁。

      于是,在桥本健太先解释前因,九风川配合视频给他补充了后果之后,菊文友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很简单,大概就是富二代菊文友买到一只奇怪鹦鹉,这只鹦鹉是只丧偶不久的妖怪,由于无法接受现实,所以迷失了意志,控制了菊文友,一心想要找到去世的女友,接过和菊文友的意志一混,反倒认为自己的女友变成了鹦鹉……总之说起来乱七八糟的程度和意志迷乱后的它的大脑乱七八糟的程度差不多……它本质呢倒也不算坏……

      然后作为菊文友的好友,桥本健太听说其到处发奇怪的寻人启事(连个照片都没,描述怎么看说的都是鸟类),还请了不少私家侦探后,想到另一个好友,也就是九风川,比较缺钱,于是主动上门推荐九风川。

      之后就是健太发现好友不对劲之处,提前暗示九风川的部分了——他以前陪九风川解决过附身类的事件,所以猜测菊文友可能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再之后的事情我们就知道了。

      菊文友了解前因后果后,给钱倒是痛快,表示既然九风川救了他,他付出报酬是应该的,六十二万日元,小意思。

      “好了,那么事件结束,健太作为中介可以拿到百分之五,可以拿到三万一千日元,娜酱保护了我重要的工作区,值三万日元,至于税,走个损失扣除,也就不用交了…

      没有疑问的话,如果想一起吃个早餐我也不介意,不过我家现在的状况各位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怕是没办法开灶做饭,我倒是不介意有人请我吃……

      哦,对了,娜酱,你之后还有工作的话就先回去吧,你也不适合和我们一起出去吃饭,给我留个卡号,到时候我把报酬转给你,不用拒绝,有得有失、为他人的劳动付出应给的报酬是我的原则……

      至于他们两个,不会有其他影响的。

      喂,健太你不会乱说什么吧?还有你,姓菊的,不会乱好奇什么的吧?”

      这口气摆明了是威胁,所谓阎王好过小鬼难缠,菊文友一看九风川就是那种难缠的人,而且还不是小鬼,是难缠的阎王,自然是点头答应。

      而桥本健太,他姐姐就和西野七濑一个团体,自然不会乱说什么“紫团top一大早从某穷鬼大学生家中离开”的话,更何况他和九风川关系之好,就差让九风川当他姐夫了。

      本来还有点话想跟九风川说,但这里还有两个人,西野不好说,也就简单打个招呼,就走了。

      九风川站在窗边,目送西野七濑离开,到路边打了个出租车离开。

      他摸摸嘴唇,从昨天下午开始到西野亲了他这一串事情,真如流绪微梦一般,令人迷乱。

      桥本健太坐在还算完好的那个豆袋沙发上,看着九风川站在窗边目送西野七濑,心想姐姐大概是没戏了,就不用等姐姐毕业再介绍九风川这个会赚钱、长得帅、十分能省钱的优质男生了……

      “唉,这两天跟做梦一样,没想到买个鹦鹉还买出事了,走吧,健太君,还有这位……”

      “九风川。”

      “这位救了我的风川君,我请你们去吃拉面。”

      桥本健太用明显模仿某个屁股下巴角色的语气说:“好耶~嗯,艾博~一起去吃拉面吧~”

      九风川:“……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