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ts午夜福利

      柳金华政委回答:

      “因为这冺里的地形复杂,害怕有敌人埋伏,我们正在分三批通过这条小河,结果똴最后面的一批被敌人伏击了。好险啊!如果不是陈营长的提醒,赶在一起渡河,앸那损뎘失就大了!”

      陈连长问:

      蘮 “大概有多少敌人?什么装备?有鶎没有鬼子?”鑞

      柳金华政委回答:

      “我们就没有看见敌人,不知道是鬼子还是伪军,从枪声判断,起码也有百把人,有不少轻重机枪,也就打了八,九分钟,突然停止了,你们是从东面过来的,这里前后都有我们的人,估计是从西面撤退了!”

      몜1连长陈世璞一听,马上命令1排长:

      “马上向훇西警夏戒ꂩ,派一个班跟上去,摸清楚敌人的情况!”

      回过头来有厭一点埋怨的䅉口气对柳金华政委说:

      “这么大的行动,应该事先和我们联系一下嘛,营뻚长成天都在挂念你,还好,你在前面啊!”

      一听这话,柳金华政委的泪水一坫涌就出냖来了,她说:

      ᮪ 阥“的确是情况紧急,都怪那个李光,让他到小镇镇警戒田庄的南翼,他却去顱万仓打什么土豪。被围在那里了,不救⳼也不行啊,一个中傓队呢!”

      ዕ这时候,3营长带纬领着1连2排3排赶到了。一见柳金华政委,几个大步就朝她跨过来。柳金华政委一见陈营长,竟然“哇”的一下哭出声来了,她向陈营长扑了过去,就像一个劚受了委屈的小姑娘。

      可是一迈✜步,人一歪,就朝地上倒下去,3营长陈俊霖一看꼏,大吃一惊,还以为她负了伤鷛,向前跳了一步,一伸手就把她接住了。

      䔽“伤那里了?”

      柳金华政委指着脚说:

      “脚,脚疼。”

      敡 大家一看,柳金华政委右脚㮍一条大口子,流了那么多血,刚才ﭴ情杆况危急,鞋还没有穿上,就一볂路跑过来,被锋趪利的石头刃划破了,当时没懵有感觉到,现在绷着的神经一松,才知道疼了。

      狡 3营长就势把她抱起来,放在旁듳边的石头上坐好了,接过一个战士递过来的急救包,一边为她消毒包扎一边㭹对她说:

      “看来这섉股敌人不简单啊!他们肯定是临时改变了计仁划,才打的븐你们后面。我知道伪军围万庄的情况后㸱,派脠了廯人追你们也没有追上,敌人玩的咱们经常玩的围点롇打援啊。

      八九不离十,这就是那股去向不明的敌人。袭击你们的是὇小部分,㋓而且已经跑了这么长时弫间賷了,肯定追不上了。

      ᪍他们打援的目的没巻有氂真正达到,估计他们的大部分的这一燌块,会回头吃왷掉万庄的中队。

      $ 这样,你们处理好程牺牲同志的遗体,马上撤回田庄,小镇的警戒不能撤。我们带1连马上向万庄出发。哎,不知道赶的上赶不上了!

      玭你自己注意伤口,千万别感染了。过几天我去田庄看你。纇”

      说着带着筼部⾻队朝万庄的்方向出发了。柳金华政委还楞ǩ在那里,她ꗓ没有想到,一双舞枪弄棒的大手磺,竟然是这样灵巧的把㛸她的伤口包扎的好好的,她还在回想刚才倒在他怀里的一瞬间,多么宽阔的胸膛,多么有力的双臂,真的是羞死鿜人了鋼。

      当陈营长带着1连赶到万庄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石头大院周围寂㵷静的可怕,虽然外球面的石头墙还没有破损,但是院子里面却是一片狼籍,残塬断壁冒着袅劕袅青烟,迫击炮炸軜出的弹坑比比皆是,损坏的璔枪支到处都是,十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令人惨不忍睹。

      在附炳近搜索的班组回来了,告诉陈营长,朝西的方向有非常杂乱的脚印,看样子有不少人通过。

      到底怎么回事情?

      怎么就쩁这么一点县大队战士们的遗体呢?

      其余的那里去⤽了?

      敌人ᵖ为什ﺜ么没有朝渡口的正南方向撤退呢潛?

      他叫1连连长陈世璞去找几个住在附近的老乡,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一会儿,陈连长就带着几个老乡过来了。

      看样子老乡非常恐惧,还在不停的哆ァ嗦呢。

      他们把他们知道的情况薖语无伦次前后颠ʥ倒的说了个大概,陈营长一听也就听明白了。

      他们讲的情况连贯起来是ꙟ这样的:

      昨天大约几十个먇没有穿正规军装的共产党地方政府的武装,到这里打掉了他们村थ最大的恶霸张一䷯刀,可是今뇥天一早就被百十来个伪军给围在石头大院里了。

      伪军打了大半天,也没能攻下礤石头大院。

      后来又来了好几百人,还有不少鬼子兵,可打了没有多뉊大一会,就没有动静了。

      有胆子大的靠近看见了,石头大院쓝里的人都举着手出来投降了,被押着朝西去了。

      那个领头的好像还在和一个鬼子的大官说着话,距离太远了没有听见说什᫛么,但是老㞈远看上ࡃ去挺暑亲热的勝样子。

      䀠当陈营长问他们敌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们都说,到现在算,少说也有两个时辰了。㝋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个老者说,那边有个土窑子,媇里面盧的几个娼妓和伙计还有村长都死在那里了,不尗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肯定不是鬼子他们干的,那㤬时候鬼子他们还没有来呢! 쥃

      陈营长一听感觉这个情况重要,就叫老乡带路,带着陈连长和几个战士䒤就过去了。到了现场一看,陈营长他们都气炸了肺!

      肯定就是县大队这个中队干的事情,里面一个小屋的炕头上还有一顶帽子忘记了損戴走。

      县大队没有统一的军装,可是干部们都千方百计的去弄顶纬新四军的帽子戴上,没有找到的也托人照葫煯芦画瓢做一顶,显摆궧嘛!

      陈营长叫1连连长陈世璞把帽子装起来,以后拿给柳金华政委辨认。

      离开的时候,陈营长骂着:

      “CTMD,都是什么东西!你他먒妈的把人家杀了干什么?

      以后落在老子手里,先把他那个玩意儿割下来喂狗,再活剐了他狗日的!”

      陈副连兮长也在骂:

      “割下来喂狗太便宜他们了,老子要用洋火慢慢的烧他的狗头!”

      쨜3营长陈俊霖对1连长陈世璞说:

      “通知部队,迅速向高副营长那里靠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