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平台流量费用收费标准

      小丫鬟依依心灵手翍巧,没一会就做了一桌子的好菜。

      红垟烧排骨,糖醋鲤鱼,小葱拌豆腐,葱油干豆腐,鱼香肉丝,一大锅鸡汤,一盘奶豆腐,麻婆豆腐。一共ỿ八道菜왺,馋的牛大力直流口水낅。

      ♦ 駏 四个人八道菜。一大桌子的珍馐美味,牛大力和孙浩都齐齐뎟的咽了咽口水。

      江云凡提着10瓶特制仙酿二锅头进来,笑道䤀:“好菜怎能没有好酒?”

      说完江云凡抄起一瓶二锅头扭开了瓶盖,顿时浓烈的酒香就飘了觻出来,灌满了整个雅间。

      酒水精纯ⲿ,酒香四溢,清澈的酒液,刺鼻的酒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依뛒依湶接过酒瓶,为四人斟酒。

      只⳿见此酒清澈见底无半ꃯ分杂质,酒线绵长,拉丝如蜜。

      “我等同饮。”江云凡端起了酒杯笑道。

      四人齐齐举杯。

      牛大力一口酒下肚只觉得清香纯正,醇甜柔和,酱香突出,宛如一团火焰。

      “好酒!”牛大力赞道。

      孙浩仰头一饮而尽,自然谐调,余味爽净,尾净香长,一股火苗在内心升腾。

      张涛也饮下一杯,幽雅细咃致,酒体醇厚,回味悠长,整个身躯都燃起了熊熊烈火。

      볯 “真桇是琼浆玉液,够䟌烈!”

      牛大力嫌小碗喝的不痛快,⸲把碗扔在一边,直接抄起了酒瓶子。

      孙浩和张涛也直接把碗换成了瓶子,江云凡也只好照做。

      牛大力拿起二锅头酒瓶,眼睛直冒绿光,仰头就干了下䐾去。

      “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

      江云凡都傻了,狠人啊!68度的三十年陈酿,说干就干了?

      孙浩大笑一声,也端起了二锅头仰郚头就往嘴里灌。

      “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騠……”

      张涛不甘示弱,紧随其后。

      “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吨……”

      江云凡有点怀疑人生,这是三个怪物吧?难道这就是二锅头的正确쎝喝法吗?

      江云凡无奈只能照做,拿起二锅头缈闭着眼睛灌了下去。

       “吨吨吨吨吨吨吨疱吨吨吨……”

      “啊!爽鞨!这酒真烈!”牛大力大喝一声,把雅间賎外面喝着奶茶的小姐姐们吓了一跳。

      孙浩放下了空瓶子낇,边咳边道:“咳咳咳~ꖣ好酒!够劲!咳咳~”

      “嗝!这才是好酒!”张涛打ง了个饱嗝。

      ᪊江云凡也放下了空酒瓶。

      干了一瓶68度的二锅头,江云凡表示满天都是小星星。

      依依端了一大盆奶茶进来蓺,连忙给江云凡倒了一碗,心疼的说:“公子快喝点奶茶缓缓。”

      江云凡喝了一大碗奶茶,感觉好了不少。心道:不能再这样喝了,再干一瓶非得出事啊!퍢

      “扑通!”张涛醉倒了逬,趴在桌上叫都叫不醒。

      ሢ 而쮖江云凡有个特殊的本领,那就是走酒。

      他ဏ喝酒喝多的时候会大量出汗,也会撒寤尿,还会直接呕出来。走酒的人有很多,但同时具备这三种技能的少之又少。

      江云凡起身去了趟厕所,撒了泡尿,又吐了一些,顿时感觉身体一轻。漫天的小星星消失了,人也精神駂了很多。

      回到雅间,看到牛大力和孙浩正抢着吃菜呢。依依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做的菜也越来越香,炒菜都没吃过的牛大力和孙浩正狼吞虎咽,差点没把舌头给吞下䕞去。

      “真香!”牛大力大呼。

      “太好次了!”孙浩嘴里塞了ῦ好些食物,话都说不清楚。

      䦁 孙浩嚼着嚼着,只感觉脑ϟ袋越来越重,最后身子一软也趴到了桌子上。

      漂ॅ亮,四个㙡人阵亡一半了!

      ------⍱------䩒---------------------------------------------ⲙ---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去。

      牛大力还没倒뒰下,已经干了四瓶特制仙酿二锅头了,桌子上的菜也几乎都是他吃的。

      江云凡吃了一些,孙浩也吃了一些就醉倒了,张涛깙连口菜都没吃上就倒了。

      ꂃ不得不说牛大力是真的猛!喝了四瓶68度的高쏗度酒居然还没倒下去。

      江云凡也喝了不少,尽管他走酒技能独步天下,现在也喝了三刎瓶了。头有点大,䦚眼睛里的依依也有些重影。

      㾇 这时候䁺孙浩突然醒了,大着舌头说道:“洁白~我们洁白~”

      “退退退!我们借呗!”牛大力也舌头也大了。

      江云凡明白了:这是喝酒喝的对䕃脾气了,要结拜。

      江云凡点头,依依忙着去准备香案了。

      雅间靠着窗子,窗外不远处颈就是仙女湖。

      牛大力扛起昏睡不醒的张涛,四人翻出了窗户,来到了仙女湖湖畔。

      香案已然摆好。

      烧黄纸,斩鸡头!

      香案上摆三牲祭品。

      䔎 烧香,向天叩首。

      一般来说结拜需要叩头换帖。

      帖为金兰帖。金兰帖的内容很复杂,祖宗三代的内容都要写上,还要签字画押。但现在这种情形不适合,便坣省去了。

      三人将手指割破,张ౙ涛被依依扶着也割破了手指,将血滴入酒中。

      盟誓!

      “皇天在上!我牛大力,29岁。今日与孙浩,江云넿凡,张涛结컯为异姓兄弟。日后有福同亨,澘有难ﴻ同当!”牛大力跪的笔直。

      뽚 “皇天在上!我孙浩,23岁。今日与牛大力,江ཀ云凡,张涛结为异姓墆兄弟。从此,吉凶相照,祸福相依陫!”孙浩大声喊道,身子有些晃悠。

      “皇天在上!我江云凡,19岁。今日与牛大力,孙浩,张涛结为异姓兄弟。此后义字当头,生死相随!”江云凡大声起誓,情真意切。

      “皇天在上!我张涛,19岁。今日与牛大力,孙浩,江云凡结为异姓兄弟。白首同归,吉凶相救!”ꗎ最丢৔人的就是张涛了,他这句誓言还是依依说的。

      四人右手举起,曲大拇指和小拇指,对天起誓。

      “皇天在上,今日我四人结为异姓兄弟!皇天后土,覭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函戮!”

      “纳投名状,结兄弟谊;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ᯥ依,患难뱷相扶。箊外人잤乱我兄弟者,视投名状,Ꮯ必诛之!”

      “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 话落,四人同饮血酒。

      意为:从此血脉相连,情同赜骨肉。❶

      礼毕,摔碎酒碗。

      ꄯ意为:如若背盟낒,有如此碗!

      四人相拥大笑。

      牛大力为大哥,孙浩为二哥,江云凡为三弟,张涛为四弟。

      뉮 “哇!居然썌是江公子在跟人结拜䙧啊!” ↵

      “真的啊!江公子跟人结拜了,几人感情定是极好。”

      “对!江公子文武双全,牛大力力大无穷,孙公子腰缠万贯,张涛忠心❥不二,四人今日结拜,今后定被传为一段佳话!”

      奶茶店里赖着不走的小姐姐们,看到了这一幕。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

      【叮!获得奖励:10点经验,一次抽奖次酝数,随机一本初级技能】

      莉【叮!获得技能:马术】紻

      天已经黑瀝了,四人也没回家,就在奶茶店搬了几个桌子拼在了一起,就这䵗样并排睡下了。

      赵山夫妇忙里忙外的收拾着桌子,依依细心地做了几个枕头,垫到他们头下,孙浩䮈的护卫们坐在桌子的四个角上,戒备守夜⦜。

      依依又做了一大锅悊姜汤给四人喂了下去,免得他们晚上着凉。

      赵山夫妇回家去了,他们明天一早还要来看店。奶茶店빊的桌子被四兄弟霸占了,也没有睡的地方,况且赵山妻子还怀着身孕。

      依依呆튻呆的看着熟睡的江云凡,坐在柜台里面,拄着下巴也睡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