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的爱:善良的小?中在钱

      梵天佛境内,有着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

      远远的就能看见,半空有一座悬浮的孤峰直插云海之中,整座山峰被云雾所缭绕着,神秘莫测。 ୘

      叶繁星深吸一口气,拉着阿追的手腾空而起,冲入云海之中,璞玉自动飞出,为他们分开层层云雾。

      逐渐深入以后,周身的场景从白茫茫的云气变成了一片又一片的淡金色氤氲,像是海浪一样,起起伏伏地向四周扩散。

      䁉 整片天空,弥漫着数不尽的金色佛光。

      䚟 金光云海的中央,是那座孤峰的真容——是一座通体琉璃的千丈ꯙ高山!

      无比磅礴的佛气外散出来,化作形态各异的光景——芝兰玉树,宝塔楼台,甘霖雨露,滚滚星河等等气象旒,无穷无尽的光影接짵踵而至,让人目不暇接。

      众多异象围绕在琉璃仙山的附近,以及仙山上悬挂着的流泉飞瀑,吠眼前的这一幕简直如同世外桃源一臑般虚幻。

      更有无尽罡风,滚滚雷霆匍匐于佛山座下,犹如拱卫着它的阶梯。

      阿追望着这座仿若天穹主宰的山岳,不禁想起天使어星云中凯仈莎女王镇守的那座恢弘天城。ﺀ

      “临真定北云中,韦盘薄幽并一气通。欲得宝符山上是,不须参礼化人宫。”輄

      “阿追,这才是,真正的五台山!”

      唛 叶繁星目光一闪,并没有说出,这座佛山其实只是盘古文明时南五台的一座峰——望海孤绝峰。

      当然,也是梵天宗的山门。

      阿追点了点头,从起初的震惊重归平静,淡淡地说道:“确实称得上是人间仙境。” ␈

      叶繁星见阿追情绪收拾得这么快,不禁神有些失望,还以为能给她一个惊喜ྩ呢。 鿭

      不想,刚才还严肃认真的阿追,笑颜忽然如花一般盛开,冲着他歪头笑道:“真的没话说,一级棒的啊!”

      叶繁星心里高兴,但脸上却不表现出来,塞给阿追一张符说道:“这金色氤氲之气,是梵天宗护山灵气,本身没有任何攻击性,但它会吞噬异种能量,化生为本源佛气,所以阿追小姐你必须持此符,才会保证不受影响。”

      阿追把玩了一下手中玉质的符箓,此物入手清凉,柔润滑腻,手感很好。

      “这上面一堆乱七八糟写得是什么啊?为什么我看不懂呢?”

      뙔 ퟥ阿追打量着符箓上纹着的驯古字,一头雾水。

      因为不是每个瞈天使都像炙心那么好学,尤其是阿追这种战ꄌ斗天使,所以她对神圣语言的高级课程很不上心媝。

      当然也不能怪阿追,毕竟她一不搞学术二不做科研,钻研这玩意干嘛,直接㈹拿着用就好了。

      綷㔄天使的选修技能五花八门,阿追就觉得掌握洞察之眼这一项技能就差不多了,而且阿॓追的洞察之眼还不是精修。

      叶繁星微微一笑:“符箓的名称而已,灵气鳆百转妙术,能让你短时间内与周围环境气息融和一体,不被排斥。”

      綠“哦,这样啊。”阿追愣愣地点了点头,看上去有些呆萌。

      正榅当叶繁星准备带阿追上山,一道洪亮的声音就在他们蜥耳边清晰地响起,声音偏中性,完全听不出是男是女。

      “繁星小子,为何带陌生人入我梵天圣地。” 芆

      叶繁星不慌不忙地答道:“闵宗主,在下带来了能传承贵宗符道之人。”

      阿追一脸茫然。

      随后,她才是反应了过来,指了指自己,向叶繁星问道:“你说我啊?”

      叶繁星没有回应阿追,而此时的天空,也陷入一片长久的沉默。

      闵梵心的声音ᭇ再次响起,不悲不喜地说道:“叶繁星,你带回一个本座看不透的女孩,所欲何为?她脑海深处的精神გ禁制明显是쒘大能所设,为何还来找本座要什么⣠传承?”

      叶繁星心里咯噔一下,他倒是差点忘了,神圣凯莎的终端联系茉连接着所有天使的暗位面系统。

      볖想要入侵一名高阶天使的暗位面并不是不可以,起码像是莫甘娜和卡尔那样的神都能做到。

      但你想跨越暗位面,破解一个天使的全部数据信息,你首先得问凯莎同不同意。

      更何况,阿追可쎈是神圣凯莎的心头宠,次生物引擎都破格给她安装了,还有什么뀰保护手段也是说不定的事。

      叶繁星心思百转之下,赶忙回道:“宗ฅ主,她是外界之人,并不是修真者,体系☺跟我们不圄太一样……”

      “不用你多说,这点本座磹还是看得出来的。”

      叶繁星有些尴尬地住了嘴,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挽回的话。

      反倒是闵梵心再度开口,不冷不淡地问道:“小姑娘,你究竟师承何人啊?”

      阿追同样很冷淡地回道:淂“☊我没有师承,只信仰凯莎女王。”

      “这样啊。”

      天空中仿佛呼出了一声绵长的叹息。

      “虽然本座不能完全看透่你,但你本体精神和肉身的强度,以及对自己力量细致入微的掌控,能在你这个⿼年龄达到,实属不易。在我的认知中,像你这样的人虽算不上史无前例,但也是屈指可数。”

      阿追皱了皱眉,问道:“你什么意思?”

      “叶繁星这小子的符道资质太差,精神力也就二三鈑流的水平,与我梵天宗本是无缘的,但他是第一个来到这的人,本座想了解外界的情况,必须靠他,才与他做了些许交易。

       但你,不一样,本座观你与我梵天宗有缘。”

      闵梵心丝毫不在意叶繁星的感受和想法,而是赤裸裸砿地将叶繁星的缺点抛在明面上说。

      以她这种高度,自然不会ꚜ考虑他人。

      “多谢夸奖哈!不过你说的符道,我并不熟,今天也是第二次听你提起而已,而且,我对这个符道现᮷在也不是太感兴趣了!”阿追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璎。

      若不是阿追感到叶繁謾星握着她手的掌心有些出汗,她都不想跟这个架子摆得高高在上的神秘人多谈一句。

      “嗯……既然如此,你走吧。”

      仿佛是看穿了阿追的小心思,闵梵心话音落下后,阿追的脚下就出现ﺝ一个空间虫ꏰ洞,巨大的圆圈中蕴含吞吸之力,不断拉扯着她的身躯向下坠去。

      “空间虫洞镜像符?闵宗主,你想杀她?!”

      叶繁星看着阿追脚下那个黑色圆圈,瞳孔不由得一缩。 睮

      因此,他攥着阿追的手更紧了,努力地向外拉着,不让她坠落进去。

      空间虫洞镜面符,能将目标传送至指定区域,但叶繁星眼尖地发现,符箓爆碎前所仩定的空间坐标,并不是外界空间。

      以叶繁星这段时间对闵梵心的了解,几乎可以猜到,她一定是想把阿䩝追扔到哪个绝地去自生自灭,绝非什么举手之劳的好テ意。

      就在叶繁星快要被拖进去的时候,空间镜像虫洞瞬间消失,而在身体失衡下,阿追的娇躯不由得倒在了叶繁星的怀中。

      只不过这一次,不知是不是心有余悸,阿追并没有将叶繁星立马推开,反而是低头埋在叶繁星胸前,沉默着一言不发。

      읾 然而,现在的叶繁星却是没心情去体会软香温玉入േ怀的感受,他死死盯着天空,咬牙问ᶭ道:“宗主,阿追是我的朋友,你如此做法,难道不给个解释吗?”

      껳“能认出空间虫洞镜像符,说明你这段时间没荒废,不䔥错。但你向本座要解释,你配吗?”

      闵梵心的语气始终都是淡然ꑔ,满不在乎的,丝毫不因为自己暗下狠手而感到任何脸面有馅失。

      “不瞒你说,叶繁星,如果按本座的私心,绝对是想让这小妮子传承我梵天宗的符道的,而不是杀了她。”

      “杀一个陌生人,对本座来说毫无意义。”

      阿追从叶繁星怀中抬起头来,目露冷色地说道:“你杀不了我關,在世上还没有手段可以将我完全杀死。甚至你敢动我,凯莎女騕王必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叶繁星本来是想制止阿追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这么做。

      天使追常뛧伴于神圣凯莎左右,高人一等的心气和傲性刻在了她的骨子里,所以阿追也许会选择战死,但她绝对不会向任何人低头。

      虽然阿追身为天使的骄傲是叶繁星一介凡人所不能理解的,但他此时选择尊重阿ಃ追的做法,即使换来的结果可能是自己殒身此地。

      谁知,闵梵心却是笑了,笑得很轻,但也很清晰。 犋

      “若是你所说的凯莎女王真能找到这来,让这里重见天日,哪怕本座再死一次,又有何妨呢?”

      虽然二人㿌听到的语气十分平淡,但这番话可谓是出自闵梵心的肺腑之言。

      纵使前途渺茫,未ⱱ来毫无希望,但闵梵心的内心深处,无疑是和上官婉儿一样的,韹她们只想让宗门的延续下去,不管用什么方式,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在所不惜。

      “叶繁星,本座大概猜到你们此行的真正目的了。”

      闵梵心稍稍沉默了一会,才缓缓说道:쟹“符道的空间力量本座可以传授于这位叫阿追的小姑娘,但本座有一个条件。不,准ꊏ确的来说,是强制的要求。”

      粗 虚空中射出一道金色佛光,击落在阿追身上,阿追连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顿时就昏睡了过去。

      非致命攻击,未能触发次生物引擎。

      “你……”

      叶繁星刚想说什么,却췫被闵梵心马上打断了。

      “本ꢯ座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凯莎女王是谁,但本座能从那௶道精神禁制中感受到她的强大,无与伦比的强大,或许这会成为我们出世的契机。”

      叶繁星沉默了。

      他当然明白闵梵心所说的“我们出世”指的是什么,但他可不觉得神圣凯莎会承认盘古文明这种究极的存在,甚至会出쒗手毁灭所有盘古文明存在的痕迹都说不定。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所以本座会让这个叫做阿追的小姑娘在学会空间唩符道后,本座会解开圣坛的封禁,再传送她出去。”

      叶繁星脸色一变,他总算明白闵梵心说的要求是什么了。

      五台山圣坛当初建造的目的,主要是防止外人入侵后可能会泄露盘古文明的秘密。

      因为盘古文明的秘密会引来天谴,所以为了避免风险,任何误入或者有意进入五台山的人,但凡有出去的可能,都会被圣坛洗脑,让那些成功出去的人误以为是大梦一场。

      换种说法就是,圣坛就是记忆清除器,不会影响人的根本记忆,但会消除关于五台山的一切痕迹,而主持圣坛的人可以将失忆者的记忆选择性地复原。

      圣坛的记忆消除功能,就连叶繁星都无法避免,不过他还是比较特殊,除了本身就是属于他人的传承机密被他获取,叶繁星通过其他途径得到基本的信息都不能被强制消除,除非他自愿。

      庳为了叶繁星日常进俧出方便,闵梵心很好心地封禁了圣坛,反正也很少起过作用。

      因此,闵梵心此时才会跟叶繁星谈要求,而不是不管不顾地在背后操控一切。

      毕竟叶繁星是知情人,起到牵线作用,还是有必要征求他的意见。

      闵梵心的要求虽然没说的很明白,但叶繁星还是能听懂她话中的意思。

      如果阿追学会空间符道,神圣凯莎一定能凭此降临地球上大部分盘古文明的遗址,而闵梵心想要的,便是控制这个时间节点。

      而此时,叶繁星除了答应以外,好像别无他法。

      闵梵心可能真的杀不死阿追,但将他们软禁于此,却是不难。

      叶繁펕星半晌说道:“我可以替阿追答应你,但是还有一个要求。”

      “你好像没资格和쒸本座提要求……但,本座暂且可以听鵘一听。”

      叶繁星深深吸了⌡一口气,仿쨎佛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

      “除了关于空间符道传承的记忆,你得㈻另外帮我消除阿追对我的一切记忆。这些记忆应该都还只停廯留在她的意识表롕层,未进入神圣ᰵ凯莎䦇的深层意识保护范围。所以这一点,对闵宗主你来说,并不难。”

      阿追是因为他才落入现在的险境,ἳ叶繁星不想以后阿追再被他拖累了。

      如果阿追不再记得和叶繁星的相识,就不会再继续跟着他了吧。

      “消除关于你的一切记忆没问题,但本座会给她留下一个潜意识,让她在适当时间回到这里,完成她的使命。”

      闵梵心清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波动。

      叶繁星苦笑一声,뀾“这是应该的。”

      “叶繁星,本座看出来了,你喜欢她。其实,她对敕你也有好感,你们未尝不是没有可能。可你如今这么做,她不仅不会念着你的好,甚至会因为忘记你,而投入他人的怀抱。何必呢?”

      淓闵梵心对这种情感的抉择感到不解,因此第一次跟叶繁星说了这么多的话。

      叶繁星抚摸着怀中阿追沉睡的脸蛋,自言自语道:“阿追,我啊,就是一个怪人,一个生来就很孤僻的怪人,径所以我希望我爱的人能永远幸福,即便她的那张笑脸朝向的人不是我。”

      “即便,我曾奢望过,守护天使的永恒誓言。”

      “但是,永恒的阿追啊,你又怎能去掻守护櫆一个可能会化作土壤的男人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